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认得你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837920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玄武谷的玄武崖,四季为青翠覆盖,常年有云雾缭绕,且洞府、楼台错落,飞瀑与天光辉映,堪称一处胜景所在。

而如此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,偏偏有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去处。

在千丈的崖顶,另有一座耸立的山峰。陡峭的山峰,从中裂开一道缝隙,像是刀劈一般,足有丈余宽。据说,每隔数个时辰,便会有阴风从缝隙中吹过,且寒冷异常,而**蚀骨。若被阴风吹过,让人生不如死。于是,此处多个名称,冥风口。但有犯下大罪的弟子,便会送到此处接受惩罚。

如上,便是无咎所知道的一切。不过,这还是从白月与毕豹两个管事弟子的口中听说而来。他尚自懵懂不明,已飞过玄武谷,人从半空中跌落,直接摔在一块青石上,霎时铁链缠身,双腿双臂已被紧紧捆绑起来。而戊名长老则是丢下一句话,然后带着两个弟子飞下山崖。

“吹上三个月冷风,便宜你了……”

这就是玄武崖的冥风口?

青石丈余方圆,趴在上面倒也平坦,只是脑袋冲着山崖石径,看不清身后冥风口的情景。而禁锢的铁链,与青石连为一体,应该是炼制所成,稍有抵抗便愈来愈紧,让人不敢轻易挣扎。

而人在此处,虽然动弹不得,却云雾淡淡,天光高远。嗯,看看风景,很不错呦!

正如所说,杀了两个弟子,只要山崖上囚禁三月,还能吹吹冷风,欣赏日出月落,真的讨了个便宜。那位戊名长老,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。他早已知晓两位玄火门弟子挑衅在前,如此处置还算公道。

无咎趴在石头上,正在自我安慰。忽而一股冷风幽幽吹来,他只觉得后背一寒,禁不住打了个哆嗦,谁料不过瞬间,一股又一股寒风“呜呜”而来,且愈发的冷彻入骨,还伴随着阵阵寒雾,仿佛一场大雪随时将至。而并无雪花飘落,只有风声凌厉。那“呜呜”的嘶鸣,犹如鬼哭狼嚎。好像真的有头恶鬼站在身后,尽其残暴凶虐之能,却又叫人无从躲避,唯有在酷寒中咬牙忍耐。

冷啊!

无咎刚刚还想着欣赏风景,转眼之间已是浑身哆嗦、牙齿打架。以他筋骨之强,早已不畏寒暑。而冥风口的寒风,并非来自于四季的变换,而是来自九霄天上,来自于九冥深渊,或能吹得人肝肠寸断,或能吹得人魂飞魄散。他没有修为护体,只能凭借**强撑着阵阵恶寒的侵袭。

吼吼,冻死人了!

无咎的双拳紧握,僵硬的身躯在颤抖不停。他的衣衫与乱发,被寒风吹得倒挂裸露的后背与双腿,渐渐覆盖了一层白霜。其狼狈的模样,很是凄惨无助,却又无从挣扎,唯有这般苦苦承受。

而一股猛过一股的寒风,好似无休无止而永无尽头!

那呜呜的嘶鸣,已变成了撕心裂肺般的咆哮。犹如末日来临,百鬼千鬼在悲呼怒号。肆虐的雾气笼罩四方,再也看不见远近的景色,唯独寒潮滚滚而生机断绝,使人痛苦之余心生绝望!

唉,这世间,哪有什么便宜啊!

不管是悲是喜,是收获还是失落,也不管是痛是乐,是倒霉还是幸运,终归要付出代价,谁也逃脱不得。这老天若是有灵,它或有昏聩蒙昧之时,而到头来,还算公平!

无咎的牙齿咬得嘎吱直响,面颊紧紧贴在石头上,拼尽全力绷紧僵硬的身躯,却还是抵挡不住彻骨的寒意。他呻吟着,颤抖着,渐渐心神迷离,神魂倏然远去……

依稀仿佛,大雪漫天。厚厚的白雪覆盖着整个院落,也仿若掩去了曾经的荒芜与破败。却落寞深了,寂静浓了,独对这方苍白,愈发叫人无所适从。大树下的秋千只剩下一根绳索,孤零零维系着光阴的羁绊。而飘雪纷飞,天地清寒……

忽而一个老头在疯癫狂舞:噫乎好大雪,云霄路断绝,酒醉逍遥去,何处不风月……

眨眼之间,景物变换,人在山顶,抬手指天:风雪正当时,何处寻花开:就此踏天去,云外春风来……

那是祁老道,他说的不错。纵马逍遥去,何处不风月?与其这般苦苦的挣扎,不如归去。去那西岭湖畔,坐看星雨落花去那红尘山谷,远离纷纷扰扰……

去吧,岂不闻:百年一场空,临了梦无踪,随风舞尘埃,来去竞匆匆……

无咎忽而觉得心灰意懒,万念成空,再也没了寒冷,只有一丝隐约的光亮,在寒潮雾气中来回摇曳,仿佛在指引着他踏上归程,走向永久的梦境。

而恍惚刹那,又有一面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那是破阵营的战旗,凝聚着万千战魂,在呼号呐喊,杀气震彻云霄。随之还有一句熟悉的话语响起:不畏风云遮望眼,胸有天地泯尘埃……

无咎已是神魂恍惚,疲惫不堪,只想就此远去,摆脱所有的负累。而随着那面战旗出现,铁血豪情顿然而生,随即心头一凛,强行从昏迷中慢慢醒转。

寒意尚在,而那肆虐不休的阴风寒潮却终于停了下来。

哎哟,冥风接连吹了一个时辰吧?

所幸及时醒转,否则说不定便是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。

无咎甩动乱发,又是蓦然一怔。

似有一个小巧的身影在眼前一闪,又瞬间没了。

“你……谁……”

无咎失声惊呼,而牙关咬得太久,乍然张嘴,根本吐不出声。而寒雾散去,山崖如旧。并无人影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心神错乱,难免幻觉啊!

无咎吐出一口寒气,自我安慰着,而默然片刻,又摇了摇头。

不,不是幻觉。

方才的人影,并不陌生……早间前往青龙峰圣殿的时候,便在玄武崖上见过她,怎奈相隔遥远,看不清楚。而晨霭中的身影,如真似幻,娇小玲珑,那样的缥缈动人!

哦,应该是位玄武谷的弟子。却不知她姓字名谁,为何要偷窥自己……

无咎弄明白了方才的原委,放下心来。而回想着刚刚经受的寒风,依然心有余悸。

那是冥风?

比起所遇到的阴风,更为的阴森寒冽。即使灵力护体,只怕寻常的修士也是难以消受。而自己凭借**强撑,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。或许是上辈子修炼过天刑符经的缘故,使得这辈子的命魂足以经得起各种折磨。而那面“破阵”战旗的出现,更是功不可没。便仿佛一股凌烈的战意,随着那面旗帜在心头升起!

还有苍起的那句话,同样的让人心怀激荡而神志清醒。

不畏风云遮望眼,胸有天地泯尘埃!

胸有天地,无所畏惧!

犹还记得,那句话还有后两句:挥剑斩尽百千恨,铁血难断一寸柔……

无咎侥幸之余,心绪万千,却又难以动弹,在胡思乱想中慢慢闭上双眼。

对抗冥风,破耗心神。且睡上一觉,但愿醒来已是三月过去。

嗯,很久不曾酣睡,想必红尘梦远……

无咎又是一阵心神恍惚,嘴里终于发出久违的鼾声。而他鼾声才起,一股寒风突如其来。他倏然惊醒,随即整个人已被阴风寒潮吞没。他禁不住呻吟一声,苦也!

冥风,一吹,便是一个时辰,停歇三个时辰之后,将会再次卷土重来。如此周而复始,无休无止……

无咎吃过苦头,再不敢大意。

他在彻骨的寒冷中收敛心神,于迷离的恍惚中展开一面战旗。随着风儿,马踏飞雪而挥剑披靡。随着风儿,穿透云霄而纵横万里。而大风吹个不停,他的一念神魂也在飞个不停……

不知不觉间,三日过去。

一个娇小的身影,再次踏着石阶,悄悄来到崖顶,却又躲在崖石背后,直待冥风停歇,这才探头张望而好奇不已。

山峰的缝隙之前,一个年轻男子,被紧锁四肢,动也不动趴在青石之上。他的衣衫倒卷,挡住了脑袋。裸露的身子,覆盖一层厚厚的冰霜。其形状凄惨、狼狈,就如死人一般,却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从倒卷的衣衫乱发下传来

“大风那个吹呀……我脚踏祥云飞呀……吼吼,冻死人喽,高处不胜寒呀……”

“你没死啊……”

娇小的身影,似有诧异,旋即失声,又伸手掩唇而转身躲闪。

只见石头上的某人,一阵脑袋乱甩,堪堪摆脱了遮挡的衣衫与乱发,终于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。只是他的脸色发青,双眉带霜鼻孔垂着寸余长的鼻涕,依然还是冰碴状。而他的两眼中带着同样的错愕,惊讶道:“我招你惹你啦,缘何咒我死呢……”

那是一个女子,十六、七岁的年纪,虽然身着粗布衣裙,却遮不住她娇小玲珑的身姿。尤其她秀发披肩,面容半掩,虽肤色稍黑,却颇显精致秀丽,显然是个难得的美人。

无咎瞠目片刻,恍然道:“咦,我认得你哦……”

妙龄的女子尚自有些不知所措,便要就此离去,却又微微一怔,慢慢转过身来。

无咎咧嘴含笑,还想着多说两句,而当他看清那女子的面容,像是白日撞鬼一般,吓得鼻涕摇晃,顿时目瞪口呆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