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四章 绝境生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老吉、s、地狱裁决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本来被困在悬崖之上,再也前进不得,谁料却被玄火门的仇家抓住,直接飞跃了天堑鸿沟。如此倒也罢了,竟然被绑在山峰上,而尚未挣脱束缚,又被一头大鸟给抓住带到了半空之中。

如此星海境之行,真是意外连连。

够了,放我下来。

无咎竭力挣扎,而双臂被一双铁钩子紧紧抓住,骨头都要碎了,不仅疼痛难耐,也根本挣脱不得。而那头大鸟,只顾着穿云破雾而去,对于自己的痛苦,全然不予理会。

我踢它

腿短,踢不着。而带动身子摇摆,更是加剧了双臂的痛楚。大鸟的铁爪,黝黑,粗壮,难以撼动。而它扇动翅膀的身子,怕不有四五丈之巨。便像是一片青色的云,卷起阵阵呼啸的风声而令人惊惧且又无所适从。

它要干什么,带着自己飞出星海境?怎么会呢,我与它无亲无故

“哎呀”

无咎被一头大鸟抓住,尚自惊惶无措,忽而双臂一松,人从半空中跌落。他惊呼了一声,四肢乱舞,而百忙之中,没有忘了低头俯瞰。

会飞的时候,辽阔的天穹,意味着放纵自由,与无拘无束。而没有修为,那无从凭借的失落,除了空虚,便是恐慌。

到了何处?

只见峰峦扑面而来,层层云雾随风破碎。

而尚未看清端倪,似乎有鸟鸣嗷嗷,好像还有个黑坑,当头狠狠砸来。

不,应该是自己砸向黑坑

“砰”

无咎一头砸在坑中,坚硬中好像垫着厚厚的树枝,随即又被弹起,接着仰面朝天再次摔下。疼啊,五脏六腑都要碎裂。刚要咧嘴惨哼,“扑哧”一口热血喷出。而与之瞬间,两个黑影带着腥臭的味道扑来,竟刀凿爪撕,并出欢快的嘶鸣。

噫,竟是两头过人高的扁毛畜生,看似羽翼未丰,却体型健壮,尖嘴好似刀子,爪子如同铁钩,双双冲着自己的大腿与肚子拼命撕扯,俨然就是一对幼鸟吞噬猎物而享受美餐的架势。

欺负人呢,我打

无咎挥拳便打,抬脚要踢。

而刚有动作,又是腥风骤降,继而“砰”的一声,有庞然大物落在不远处的石头上。数丈的双翅犹在扇动,尖嘴利爪隐隐闪光,尤其它猩红的双睛,竟带着睥睨天地的气势而叫人心惊胆战。

无咎急忙僵硬身子,再不敢动弹,任凭两头幼鸟撕扯,浑如死人一般。

那头大鸟,或是青鸾,堪比筑基高手的存在,且凶悍异常而善于飞行。或许真正的筑基高手,也难以与其相提并论。不用多想,它在狩猎呢。而我无咎,则是它的猎物。或者说,是它两个幼子的盘中美餐。

只见它稍稍低头俯视,随即带着矜持高傲的神态转过身去,又慢条斯理地舒展羽毛,随后默默眺望着四周翻卷的云雾。少顷,双翅伸展,扶摇而去

“吼吼,疼死了我”

无咎怔怔看着大鸟离去,再也忍耐不住。本来衣衫破碎,如今更是遍体鳞伤。原本刀枪不入的身子,因为没有修为支撑,也少了几分的坚韧,双臂早已出现几个血洞。而裸露的双腿,以及腰腹,更是被两头幼鸟给撕扯的血迹淋淋。剥皮抽筋的痛苦,不外如此。再等片刻,真要肠肚横流而任由宰割了。

一家老小都欺负我呢,岂有此理。眼下老的已经走了,小的焉敢放肆?

无咎暴跳而起,闪身冲出所在的黑坑。而尚未远去,又吓得猛一趔趄。立足所在,万丈悬崖啊,且四周均为雾气茫茫,浑如置身于九霄云端而叫人无路可去。

而便于此时,异变又起。

无咎只觉得肩头一紧,大力袭来。他猝不及防,猛然离地倒飞,“扑通”一声,再次落入此前的黑坑之中。

这又哪里是什么黑坑,分明就是位于悬崖峭壁上的鸟巢。

而两头幼鸟,乳臭未干,毛都没长齐,却也好大力气,并颇通灵性,竟然懂得拦截抓住猎物?而四处悬崖,也根本逃脱不得呀!

无咎躺在鸟巢里,满头满脸的野草枯枝。

两头幼鸟却是颇为振奋,一左一右扑了过来。

无咎急忙翻身爬起,再不躲避,冲着一头幼鸟便挥拳砸了过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便如砸在一道软墙上。力道反噬,他人往后退。竟手臂麻,脚下踉跄。而尚未站稳,另一头幼鸟竟高高跳起,挥舞锋利的双爪与尖尖的嘴巴,带着凶狠的气势从天而降。

我我要是对付不了两头扁毛幼畜,当真是白白闯荡了多年,也辜负我曾经的威名啊!

无咎窘迫难耐,又急又气,索性倒地一滚,顺手抓起一根坚硬的树枝。趁着幼鸟落地瞬间,以及翅膀扇动的空隙,他离地蹿起,出手如电,猛地将手中的树枝,狠狠插入幼鸟的腋下。顿时鲜血迸溅,惨叫刺耳。他却不管不顾,继续用力,整条手臂都插入幼鸟的肚子,狠狠搅动几下,这才带着喷洒的血迹躲到一旁。

“扑通”

幼鸟倒地,抽搐不已,犹在悲啼,而眼看不活了。另外一头幼鸟应该是受到惊吓,原地摇摆而不知所措。

无咎岂肯作罢,抓起一截树枝再次跃起。

“扑哧”一下,树枝贯穿幼鸟的双眼。随即又是“扑哧、扑哧”,幼鸟的腋下瞬间多出几个血洞。其支撑不住,轰然倒地。曾经振奋欢鸣的一对亲兄弟,或是一对亲姐妹,转眼之间已是趴在鸟巢里,双双的奄奄一息而渐渐死去。

无咎丢下树枝,甩了甩手臂的血迹,倚在旁边的石头上,大口、大口喘着粗气。

嗯,两头鸟儿生于此巢,葬于此巢,来去圆满,倒也不错哦!

不过呢,老的欺负我,没法子,我忍。小的欺负我,找死呢,我杀。还想吃我,信不信我点堆篝火来顿烤鸟翅?青鸾肉的味道,应该不差

无咎先是遭遇玄火门弟子的折磨,早已精疲力竭,如今又被三头禽兽蹂躏,更是惊心动魄而险象环生。好不易杀了两头幼鸟之后,他累得难以支撑,禁不住软软坐在地上,想象着鸟肉的味道,籍此安慰补偿他困倦的心神。

谁料便于此时,一声尖利的嘶鸣破空而来。

那刺耳的嘶鸣声,动人心魄。便仿佛带着无穷的悲伤与愤怒,只要撕裂长空,碾碎风云

无咎倚着石头坐在地上,守着鸟巢里的两具鸟尸,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所在的地方,乃云雾峰巅。其三面悬崖,一侧奇峰高耸。地势奇绝,莫过如是。而透过弥漫的云雾看去,不远之外,好像还有一道缝隙,透过峭壁而下,并传来隐隐风声

无咎尚自东张西望,忽而一声嘶鸣震彻心扉。

他蓦然一惊,脸色大变。

坏了!

那头青鸾,并未远去,而是有意让两头幼鸟宰杀猎物,以此来磨砺两个小畜生的野性凶残。一旦察觉幼子被杀,随即返回。不用多想,它要报仇呢!虽为禽兽,好歹也是当娘的,起疯来,最终的情景不用多想啊。奈何云雾峰巅,绝境死地。接下来便等着被撕成碎片

转念之间,一头硕大的黑影呼啸而来。

无咎吓得跳起,又无路可逃,禁不住连连跺脚,满脸的惶然绝望。而眼看着一双船锚般的铁爪近在咫尺,生死关头,他猛然转身,不顾一切纵身跳去。

那道雾气遮掩的缝隙,窄窄的一两尺宽,三尺多长,就在几丈外的山峰峭壁之间。即使跳下去坠落深渊,还是逃不过青鸾的追杀。而躲得一时,算一时。人这辈子,就没有料定终生的时候。谁不是走一步看一步呢,形势比人强,人生啊,好无奈

间不容之际,一道仓皇的人影窜入山石的缝隙,铁爪随后急袭而至,顿时碎石迸溅而轰鸣大作。

无咎顾不得许多,只管抱着脑袋往下坠落。

唉,我不想被一头鸟儿撕碎。来道闪电吧,九重天劫也不怕。轰的一声,说不定便能返回神洲

“轰”

无咎已是抱着必死之心,于弥留之际展开最后一次幻想。谁料“轰”的一声,只觉得满天满地的金星闪烁。翻滚之中,他庆幸不已。

心想事成?

天降雷劫?

方才莫不是霹雳一声,已然碎裂虚空而返回神洲?

“哎呦”

何物锋利,刺痛腰背?

无咎犹自恍惚,只觉得后背刺疼。瞬间回过神来,这才觉滚落在一堆白骨之中。而头顶几丈之上,石屑溅落不止,一双铁爪与尖嘴拼命撕咬,却难以穿越狭小的洞口。

那是青鸾,被山石缝隙阻挡。

而自己也没有返回神洲,不过是穿过缝隙,坠落十余丈,落在一个石坑中。

咦,山石缝隙之下,竟然会有如此一方狭小的所在,不仅能够用来藏身,还帮着自己躲开了青鸾的袭击!

瞧见没有,天无绝人之路啊!

无论何时何地,都不要轻言放弃。你永远不知道哪片云彩的背后有雨,同样的道理,你也不知道,绝境之中,往往藏着生机。而生机的降临,却又总是让人瞠目而尴尬不已。

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,唯一的出口,便是头顶十余丈外的缝隙,并紧挨着鸟巢。还有一头恶鸟,摆出拼命而不死不休的架势

不过,洞穴里怎会堆满白骨呢?

野兽的骨头之外,更多的来自于人。还有血淋淋的遗骸,森然可怖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