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五章 祸福相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jiasujueqi、木叶清茶、用户538o5o71、无仙粉丝、ccz166、书友5864993、灯下书虫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,堆积的白骨,着莹莹的光,照得四周朦朦胧胧。天』籁『小说Ww』W.⒉借助目力与神识,上下左右倒也看得清楚。

山洞有着两丈粗细,十余丈深。像口井,却没有井水,只有厚厚一层白骨,透着莫名的恶臭。而一堆兽皮与凌乱的毛之上,挂着一具血淋淋的遗骸,应该是青鸾吞噬所留,更添几分阴森的景象而叫人毛骨悚然。

而洞口的尽头,依然石屑纷飞。那两、三尺的缝隙,大了一圈,尖嘴利爪犹在疯狂,还有嘶鸣咆哮声不断……

无咎坐在白骨堆中,昂头仰望。即便石屑溅落,他兀自瞪着双眼而神情苦涩。

虽说暂且躲过一劫,却掉进了一个封死的山洞,便仿佛困入囚笼,再也无路可逃。尤其是眼睁睁看着死亡的步步临近,简直就是一种更为痛苦的折磨啊!

一旦那头青鸾冲进来,疯狂之下,只怕骨头也剩不了,它势必要将自己撕成粉碎,扯成渣渣……

于是乎,山洞的两端,一人昂着脑袋,满脸的痛楚与绝望;一鸟在拼命撕扯洞口,铁爪在石头上溅出阵阵的火星,它只想钻进来,为它的幼子报仇。

如此对峙,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。

那两、三尺的洞口缝隙,变成四、五尺,却还是容不下大鸟的身躯。它似乎累了,终于停了下来,却将半个鸟头伸进洞口,冲着下方久久凝视,然后慢慢退出,随即掀起一阵风声而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无咎已是满头满脸的石屑,兀自木雕泥塑一般昂着脑袋。少顷,他终于眨巴眼皮而悄悄喘了口气。

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,却好像几日几夜那般的漫长。分明就在等死,偏偏又无可奈何,从未有过的痛苦煎熬,真的叫人难以消受啊!

恶鸟走了?

洞口狭窄,岩石坚硬,任凭它凶残,一时片刻还是钻不进来。嘿,岂非是说,本人眼下已是性命无忧了?

无咎咧开嘴角,脸上的石屑簌簌落下。他急忙伸手扑打灰尘,已是禁不住面带笑容。而他才想起身,又两眼狐疑而神色郁闷。

那头恶鸟,乃是通灵的异兽,它会不会虚晃一枪,随后再卷土重来吧?还有洞壁光滑,难以攀爬,想要出去,好像并不容易……

嗯,不急、不急啊!

且等候几日,静观其变,探明虚实,再设法逃出此地也为时不晚!

无咎有了计较,眼光落在四周。

既然要在山洞内待上几日,便要有个躺卧的地方,如此坐在白骨堆中,真的很不舒适。

无咎站起身来,一阵呲牙咧嘴。浑身上下都疼,且遍体血迹。双腿以及腰腹之上,皮肉翻卷而惨不忍睹。双臂之上,几个血窟窿更是触目惊心。

唉,惨啊!

那头青鸾,真是凶狠,若非为了抓捕活食来哺育幼子,只怕早已死在它的铁爪之下。如今虽然疼痛难耐,所幸伤势并无大碍,只是耗尽了力气,还须慢慢恢复。

唉,累啊!

人这辈子,不仅要面对同类的暗算,禽兽的猎杀,还要与天斗、与地斗。非如此,而不得以行走世间。过活一生,真的很艰难!

无咎一边唏嘘着,一边动手搬开身下的白骨。被他砸了一下,多半白骨断裂粉碎。少顷,他终于收拾出一个立足之地,这才带着满身的疲惫,慢慢坐下。还是屁股着地舒坦,稳当踏实。而四周的白骨,足有几尺高。他坐在其中,像是白骨掩埋,却又脑袋摇晃,倒也怡然自得。

不管那头鸟儿有没有离开,我且养足精神。它有本事便进来啊,彼此不妨好好座谈一番。让它说说青鸾一族的飞行神通,或是育儿体会也成。我呢,便交流一下为人之道,畜生,听得懂吗……

无咎自我安慰着,而回想着之前的惊慌失措,又咧嘴一笑,落魄中带着几分无奈的自嘲。而他尚未闭上眼睛,却又忽然神色一动,随即伸出手来,从身旁的白骨缝隙中捡起一物。

是个纳物的戒子,没有神识印记,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……

无咎的两眼一亮,急忙举起戒子摇晃。

“哗啦——”

面前掉落一堆东西,有玉简,有玉瓶,有玉牌,有玉符,有符箓,有衣物,还有几块亮晶晶的小石头。

哎呦,只顾着面对那头恶鸟,且又惊又吓,根本无暇他顾,如今突然想起来了。此处既为秘境,又何来的人类骸骨?分明就是惨遭猎杀的修士所留,遗下纳物戒子、或是法宝,也在情理之中啊……

无咎想到此处,冲着几块闪亮的小石头瞪了一眼,眼光中不无贪婪,又神色暧昧而变幻莫名。而他再也顾不得查看面前之物,急忙趴下身子,竭力驱使他微弱的神识。少顷,他伸出双手,又掏又摸,又拉又扯,四周的白骨上下折腾,出一声声“咯吱”的动静。而他浑然不顾,兀自寻觅。片刻之后,这才坐直身子,捧着双手,已是咧着嘴角而“嘿嘿”笑。

他的手上,捧着十余个戒子,多半色泽斑驳,很有年头的样子。其中两个,还带着残存的神识印记,却颇为淡弱,若有若无。

有道是,祸兮福所倚,古人诚不我欺啊!

无咎抓起戒子,一阵挥动。“噼里啪啦”,坠落的杂物,好大的一堆,竟是将面前的空地填满,还将他的整个人给埋了大半。而他的嘴巴都合不上了,眉开眼笑,继续挥手,只想将最后两个戒子打开。怎奈残余的神识印记,还是远远出他的手段之外。他只得将其揣在怀中,然后又是“嘿嘿”直乐。

自从混入元天门之后,便为了寻找灵石而费尽周折。即使来到星海宗,同样的一筹莫展。哪怕是进入星海境,最终也是止步不前。谁料却被玄火门的仇家抓到了星海境的深处,又遭遇青鸾的袭击,眼看着性命不保,又掉进白骨堆里。而恰逢身陷囹吾,难逃生天,竟意外寻到十几个纳物的戒子,当真是峰回路转而又叫人匪夷所思!

啧啧,这狗屎运气。不,应该称之为机缘,嘿嘿!

十几个罹难的修士,早已藏身于青鸾的腹中。而所留下的东西,却是不少。尤其对于一个身无分文的穷人来说,可谓一笔天大的横财啊!且瞧瞧,有啥好东西。还有比起查看意外收获,而更叫人快乐的事情吗?

无咎搓着双手,两眼贼亮。

四、五把短剑,成色不一,却是飞剑无疑。之前,连把小刀都没有。如今终于有了利剑傍身,且远不止一把,暴富的滋味,不外如此。

十余枚玉简,多为功法典籍,各门各派,不一而足。

数十符箓,兽皮与玉符各异而威力不一。还有几块玉符,似乎有些另类。

十几个玉瓶内的丹药,多为疗伤之用。

十二个玉牌,乃是仙门令牌,名称古怪,有熟悉的,也有陌生的。

一堆灵药,形色各异,有成束捆扎,有玉匣盛放,足有两三百株之多,皆灵气未失,仿如刚刚采摘般的新鲜。

还有一堆晶晶闪亮的小石头……

无咎有些眼花缭乱,重重喘了口粗气。

都是灵石,朝思暮想的好东西啊。

一块、两块……三十六块?再数一遍,嗯,没错,三十六块灵石!

曾几何时,身家无数,纵横仙门,也算是神洲鼎鼎大名的人物。区区几块灵石,根本不会放在眼里。而此一时,彼一时。唯有失去,方知得到的不易。如今为了寻找一块灵石,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而正当身陷绝境,三十六块灵石从天而降,仿如梦境一般,又怎能不叫人为之惊喜而感慨万千。

有了灵石,便能恢复修为。一旦恢复修为,有了法力。那头恶鸟,再欺负我试试看……

无咎的脸上荡漾着喜悦之色,却也没有忘了置身的凶险,随即动手忙碌,不敢有丝毫的耽搁。

衣物、靴子,捡合体的留下,破旧的尽数扔了。日常用物,也是如此。

丹药,选择疗伤的吞上几粒,余下的收入戒子。

玉简、符箓、灵药等等,也分别收归己有,并装入不同的戒子。而所得到的戒子,或是低劣,或是怪异缘故,彼此竟然难以相容。且套在手指上,十根手指呢,绰绰有余,大不了一根手指套两个。

转瞬之间,眼前已稍显清爽。唯独剩下一小堆灵石,闪动着诱人的光芒。

无咎看着晶晶闪亮的灵石,又看着十个指头上的戒子,仿佛乡间的土豪劣绅,很是阔绰的模样。他呲牙一乐,稍稍定神,伸手抓起两块灵石,旋即双目微阖而催动心念。

那头恶鸟,随时都将返回。恰好灵石在手,且趁机恢复修为。时不我待啊,我吸……

“喀、喀——”

不消片刻,灵石碎裂。接着又是两块,碎裂声再次响起。汹涌的灵气,顺着掌心瞬息入体,又眨眼消失无踪,而接连不断的激流冲击之下,四肢百骸隐隐作疼。

无咎不作停歇,抓起一块又一块灵石。“砰、砰”的响声愈密集,三十六块灵石渐渐消耗殆尽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