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乾坤晶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闲小谷、万道友、书友shen819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当最后一块灵石碎裂,无咎慢慢睁开双眼。

他看着手上,以及落满膝头的灵石碎屑,再无之前的期待与欣喜,反倒是神情怔怔而怅然所失。

失去的,是灵石,足足三十六块呢。而吸纳的灵气,又到哪里去了?除了四肢百骸间,更为灼痛之外,闭锁的经脉,好像并未开启。丹田气海,也是混沌如旧。周身上下,察觉不到丝毫存留的灵气。一度炽热的期待,再次落了空。丢失的修为,还是没能找回来!

怎会这样呢,我吸纳了三十六块灵石,竟然还找不到修为,唯一有所变化的仅为神识,也不过提升了几丈远。难道是说,此路不通?倘若灵石都难以恢复修为,岂非天要绝我……

无咎愣怔片刻,急忙拍了拍手,从怀中掏出最后两个戒子,摇晃几下,徒劳无功。然后将其放在地上,又拿出一把短剑狠狠劈砍。少顷,捡起戒子,察觉神识印记所剩无几,他这才以弱小的神识强行侵入,并再次用力甩动。

“哗啦——”

两个戒子,终于相继打开。杂乱的东西掉了下来,“噼里啪啦”的好大一堆。

无咎顾不得理会凌乱的杂物,只管寻找灵石。两手划拉,十几块晶晶亮的小石头到了怀里。

俗话说,趁热打铁。他要继续吸纳灵石,尝试恢复修为。或许只有吸纳更多的灵石,借助更为凶猛的灵气,方能冲开闭锁的经脉,并打开封禁的丹田气海。倘若依然难以奏效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,不是葬身于恶鸟的肚子里,便是化为白骨……

无咎抓起灵石,便要吸纳,而眼光一闪,又微微诧异。

此番得到的小石头,足有十三四块。而熟知的灵石,只有四五块,余下的虽也晶晶亮,且大小相仿,却五色闪烁,气机迥异,好像……好像是……

无咎稍稍忖思,旋即恍然。

这迥异的气机,并非陌生。在灵霞山玉井峰下的玉井之中,那乾坤晶石所出的气机便与此相同。

乾坤晶石?

应该不差。

这两个戒子之中,竟然装着**块乾坤晶石。而自己的夔骨指环之中,便有相同之物,且为数不少。当年逃亡的途中,杀了凤翔部落的长老,得到了夔骨指环,除了其中的人骨大弓之外,便是一堆金银宝石。而那些五色闪烁的宝石,尽为乾坤晶石。此后,在万灵山的万灵谷,又得到一大块乾坤晶石。只道它吞噬血肉生机,很是可怕,权当无用之物带在身边,差点给忘了个干净。如今再次遇到这乾坤晶石,真是凑巧……

好像听说过,乾坤晶石,固然可怕,而只要有了强大的修为,便能为己所用……

无咎掂量着手中的灵石,又低头打量着堆放在膝头的乾坤晶石。

足足吸纳了三十六块灵石,结果收效甚微。如此又多了四、五块灵石,只怕也是于事无补。倘若吸纳乾坤晶石呢,是一命呜呼而化为干尸,还是另有奇效?而不

冒险尝试,又怎能知晓。况且窘迫如此,别无他途……

无咎的神色一阵迟疑,不由得双眉微竖而暗暗咬牙。

他放下灵石,抓起两块五彩闪烁的乾坤晶石,稍定心神,缓缓闭上双眼。随着心念催动,一股奇异,且又强横异常的气机,顺着掌心汹涌而来。威势之猛,怒涛激流,强大的气机,诡异磅礴,便仿佛岩浆猛兽,雄浑无匹而又势不可挡。

无咎只觉得掌心火烫,手臂刺疼,“哎呀”撒手,扔了一块乾坤晶石。而他又不甘示弱,索性两手合握,紧紧抓着另外一块晶石,并凝聚心神强行吸纳。

与之瞬间,诡异的气机所至,犹如一道无形的利剑,狠狠刺入双臂之中,再至脏腑以及四肢百骸。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,直叫人痛不欲生。

无咎的五官眉目狰狞,浑身颤抖,嘴里出阵阵呻吟,俨然是凄惨痛苦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而他几欲作罢,却依然死死抓着晶石,任凭那强大莫名的气机撕裂血肉,蹂躏骨骼,摧残脏腑,践踏神魂……

只见洞穴深处,白骨堆里,有人盘膝而坐,身子左右摇晃而抖若筛糠,并呲牙咧嘴,脑门上冒出豆粒大小的冷汗,还咿咿呀呀惨哼不止。不知道还当他自讨苦吃,陷入癫狂。而他自己清楚,他在舍命一搏!

只要越过高山险滩,他便能继续挺立向前。

否则,他将留下一堆骸骨,然后化作一丝游魂,随风远去……

不知过去多久,无咎终于不再颤抖,却犹自满脸的汗水,显得颇为的疲惫。

他缓缓睁开双眼,长吁了一口气,然后低头打量,嘴角泛起一抹庆幸莫名的笑意。

手中的乾坤晶石,已化作碎屑。也就是说,其中的气机已尽数吸纳入体。

他拍了拍手,轻轻握紧双拳。双臂的肌肤上,带着一层汗珠,见证着曾经的痛苦,以及拼命的坚持。而曾经的血洞,却愈合大半。不仅如此,前胸后背,乃至于双腿,所绽开的皮肉,业已愈合如初,只留下斑斑片片的疤痕,像是雨后的彩云,叫人感慨而又回味不尽。

而叫人欣喜的并非伤口的愈合,而是……

无咎又缓了口气,转而催动神识内视。

顺着掌心,看向全身。手臂之中,多了一线灵力流动的气机,并透过脏腑,直至四肢百骸。

那闭锁的经脉,终于回来了!

经脉虽然尚显微弱,而其中流动着的却是久违的灵力!

而循着经脉,内视丹田。丹田的气海,依然混沌朦胧,却多了一层旋转的气机,并藉此沟通内外而浑然一体。

我的神剑呢,我的指环呢……

无咎默然良久,凝神良久,依然没有看清气海内的情形,也没有找到他的九星神剑与夔骨指环。他稍稍失望,旋即又是咧嘴微笑。

冒死尝试之下,总算是收获匪浅。

乾坤晶石的诡异与强大,简直出想象。它一块所蕴含的灵气,竟在普通灵石的百倍以上。对于修士来说,固然可怕。稍有不慎遭

到反噬,赔上性命也是寻常。而自己经过天劫淬体,绝非等闲之辈能够相提并论。也幸亏它蕴含着强大的灵气,终于冲开了自己闭锁的经脉。倘若再来两块,打开气海,找到神剑与夔骨指环,也应该指日可待……

无咎想到此处,再次抓起一块晶石。

虽然经脉开启,却颇为虚弱,且灵力匮乏,若是论起修为,眼下不过是堪堪踏入羽士一层。而万里征程从头迈,好歹有了可喜的第一步。不妨再接再厉,继续修炼。

无咎顾不得歇息,两手合握晶石,全力凝神吸纳,他汗水未干的脸上透着坚毅的神色。

乾坤晶石所蕴含的灵气,太过于强大,以他虚弱的经脉,根本承受不住。如今只能循序渐进,倒是着急不来。

随着心念催动,磅礴的灵气涌入体内,虽还带着灼痛,而撕裂般的苦楚却大为缓解。不知觉间,经脉得以坚韧充实,奔流的灵气更为顺畅,并循着气海旋转,再化为灵力涌向四肢百骸……

如此又是几日过去,所吸纳的晶石渐渐失去色彩。

而无咎尚自沉浸在灵力运转的快乐中,突然头顶上有风声乍起。他蓦然一惊,抬眼仰望。

一块几尺大小的石头,怕不有数百斤重,透过山洞的缝隙,奔着他的脑袋砸来。神识之中,还能看见一个硕大的鸟头在出气急败坏的嘶鸣……

哎呦,那头恶鸟,一直没有离去,而是守在洞外,等着自己爬出去呢。许是一连多日,等待不及,它便抓来石头,想要砸死自己呢!

无咎不及多想,收起面前的晶石与成堆的杂物,随即脚尖点地,闪身躲避。而他刚刚顺着洞壁跳起,大石头擦肩而过,砸得白骨飞溅,洞内一阵乌烟瘴气。

而那头青鸾,只是探着脑袋稍稍查看,丢下一个怨恨而又凌厉的眼神,旋即又消失无影。

不用多想,它找石头去了。倘若如法炮制,再来几十块石头,不被砸死,也要被它活埋。

扁毛畜生,真是险恶!

无咎落下身形,站在刚刚砸落的石头上,挥手扑打着呛人的烟尘,禁不住神色焦急而又无计可施。

虽然打开经脉,吸纳乾坤晶石,而丢失的修为,却非一蹴而就。如今估摸着过去了半个月,也不过是勉强抵达羽士二层的境界,且随着修为的提升,所需的晶石愈多,修炼耗费的时辰也愈来愈长。且抛开以后不论,眼下依然不是那头恶鸟的对手!总不能任凭它乱扔石头,而我又该如何是好?

无咎想到此处,一拍脑袋。

修为虽弱,也是修为啊,只要施展曾经的神通,还怕对付不了一头恶鸟?

嗯,我所擅长的神通又是什么呢,容我想想……

无咎一边寻思着对策,一边查看之前两个戒子内的遗物。

两个戒子,应该是来自于两个筑基修士,其中的杂物繁多,一时无暇顾及。而面对十个指头的戒子,他又连连摇头,忽而想起什么,急忙催动神识。神识包裹之下,戒子终于能够彼此相容。他刚要加以选择,头顶之上呜呜风响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