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八章 四象之术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微风微凉、rayray1111、叶子都是冬天、鲁智深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这是一个地下的山洞,洞口以及左右四周,被一层阵法所笼罩。  而“砰、砰”的冲撞声不时从洞口传来,显然有人在攻打阵法。

山洞两、三丈粗细,十余丈深,虽阴暗潮湿,而看起来倒还宽敞。只是坐在地上的二、三十道人影,皆垂头丧气的模样。而为的两位前辈,更是情形不堪。阿威的身上,带着斑斑血迹,独自坐在一块石头上喘着粗气。阿雅则是金凌乱,脸色苍白,倚坐一旁,手拿灵石默默吐纳调息。

不过,这群元天门弟子中,却有一人来回踱步,兀自满脸的郁闷。

本以为,阿威忍耐不住,动了血性,势必要与四象门拼上一回,谁料他却是丢下青鸟与鬣齿兽,然后带着众人转身就跑。跑就跑吧,还被四象门随后追赶。他与阿雅,身为长辈,被迫留下断后,结果遭到群殴。而好不易逃脱重围,又慌不择路钻入这个山洞之中。如今倒好,已被四象门堵住了洞口,再想脱身离去,只怕比登天还难。尤其是阵法之中太过于吵闹,想要静坐片刻都不能够。早知如此,便不该遇到这群同门而徒惹麻烦上身。怎奈那头恶鸟不听话呀,一头栽下来,狗屎运气呢,真是难以捉摸……

“砰、砰”

又是一阵飞剑撞击阵法的动静传来,更加的叫人坐立不安。

正在原地踱步的某人猛然站定,握着双拳咬牙道: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……”

阿威猛然睁眼,扭头叱道:“无咎……”

无咎好像是愤愤不平,诧异道:“这般忍让下去,何时方能脱身?我的青鸟值得好多灵石,岂不白白便宜了四象门……”

“你以为如何?”

“打开阵法,针锋相对……”

“哼,方才都没你跑得快,如今倒是大言不惭!”

“我修为弱啊,比起阿三,尚且远逊一筹,又怎敢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。而你与阿雅前辈,乃是高人……”

“那就乖乖闭嘴,不让我将你扔出阵法!”

无咎耸耸肩头,随即作罢。

当元天门弟子溃败的时候,他只想独自抽身离去,故而东躲西藏跑得最快,谁料身后却是成群结队尾随而来。而刚刚钻入山洞,转眼之间已被阵法困住。即使想要施展遁法,都晚了一步,谁让他精疲力竭,早已法力不济呢。眼下与一群元天门弟子困在一起,让他很是不安。尤其一个个眼光,总是在盯着他的双手十指上的戒子。

“无咎,你有所不知。我元天门弟子,曾经吃过大亏,如今隐忍退让,也是无奈之举。来我身边歇息……”

是阿雅在说话,柔柔的话语声,加上倦色的笑容,以及轻轻招手的姿态,倍加楚楚动人。难得她对于一个晚辈弟子如此随和,顿时引得洞内的弟子们悄悄张望。

“啊……多谢前辈……”

无咎的两眼一亮,禁不住抬脚走去。那是一位金的美人,还是一位前辈,总而言之,很难叫人拒绝。而他没走两步,又途中转身:“嗯,这边挺好的……”他径自走向山洞的深处,一屁股坐在阿三的身旁,不待对方出声,他嘴角一撇:“狗东西,给我滚开”

阿雅微微一怔,却不以为忤,旋即款款起身,竟是一摇一摆走了过来。

阿三与冯田、阿金等人坐在一起,犹自满眼的妒忌之色,恰见对方临近,他忙堆出笑脸。而尚未讨好几句,反遭呵斥。他刚要争执,却听道:“无咎与青鸟搏杀,颇为辛苦,性情暴躁,也是难免……”

转眼之间,阿雅走到近前。

阿三不敢争辩,急忙挪动屁股腾出地方。

不远处的阿威尚在调息疗伤,回头一瞥而神色玩味。阿猿以及洞内的弟子们,同样的眼光闪烁而神情莫名。

无咎坐在角落里,尚未缓口气,一个柔软的身子倚靠过来,随之淡淡的异香弥漫四周。

只见阿雅金披肩,姿态慵懒,白玉般的脸颊上,两个褐色的大眼睛更是忽闪忽闪而魅惑无限。

无咎回一瞥,心神一乱,忙两手扭捏,窘迫道:“前辈……”

没法子呀,谁让自家是个男人呢。但凡男人,心头都藏着一头野兽。只要受到雌性的召唤,便会蠢蠢欲动。这与情感无关,而是一种潜藏的欲念!

阿雅的脑袋歪斜,金洒落在某人的肩头,两眼忽闪之际,柔柔又道:“你在何处遇到的青鸟,又是如何有了修为,你的纳物戒子很是不差,能否借我一观,你……”

她此时不是前辈,只是一个貌美的佳人,带着几分女儿家的好奇,亟待揭开某人的隐秘。而对方的两手扭捏间,戒子渐渐稀少。不过瞬间,只剩下两三个套在指头上。她不由得倚过身子,伸手便要抢夺。

已是山洞尽头,根本无处可去。

无咎躲避不得,急忙拔下一个戒指递过去:“前辈啊,你又占我便宜,这个送你……”戒子易手,而柔软的身子依然紧贴着。尤其那金色的长,白皙的脖颈,以及微微的喘息所透着的异样香味,不由得令人想入非非。他的眼光斜睨,禁不住喘了口粗气,而两手间依然扭捏揉搓不止,却有一道道神识悄悄施展并瞬间封住了余下的两个戒子。

阿雅所抓的戒子之中,尽为衣衫、靴子等杂物。她随手丢下,转而愕然:“你刚刚修至羽士二层,怎会懂得禁制之术……”她虽然貌美,却不乏精明。她觉某人在装傻卖呆,无非要掩饰手上的小动作。

无咎虽然又是窘迫,又是两眼迷离,而他手上的戒子,却已被层层神识印记所封禁。且繁琐复杂,绝非寻常。即使筑基高手,也未必能够开启。浅而易见,抢到他手中的戒子已是无用。不过,他此时已是两眼清明,脸上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容:“家传之术,不足道哉……”

阿雅与他近在咫尺,依然相互紧挨着,却不再出声,只管默默凝视。她褐色的眸中,泛着层层涟漪,便好像秋日山野的景色,随风撩人心弦。

无咎稍稍侧着身子,咧嘴又笑:“前辈啊,何时归还我的鞭子……”

阿雅依然在盯着无咎端详,好像初次相见,只想看穿他真实的面目。而眼前的男子,不仅又脏又臭,还斤斤计较,与曾经那个黑泽湖的苦役,好像没有什么不同。她似乎有些失望,脸色泛寒,轻哼一声,旋即站起身来摇曳而去。其凹凸有致的身姿,牵动二三十双眼光随之挪动。

无咎则是暗松了口气,捡起地上的戒子套在手上。

便于此时,洞口再次传来撞击声,随即“轰”的炸响,顿时地动山摇一般。

阿威惊呼:“阵法已破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抬手召出飞剑冲向洞口。阿雅不敢怠慢,随后而去,却没忘了长辈的职责,连声催促:“我二人抵挡片刻,尔等逃命……”

弟子们早已惊慌失色,一窝蜂奔着洞外涌去。

无咎也是吓得跳了起来,稍稍迟疑,跟着人群跑向洞口。

只见洞外守着三十多位壮汉,一个个大呼小叫而杀气腾腾。

阿威直接冲向人群,所祭出的飞剑卷出一道道银色的剑芒,倒也威势凌厉,一时之间悍不可挡。而阿雅则是一手驱动飞剑抵挡左右,一手驱动金色的鞭子横扫四方。两人并肩御敌之际,冲出洞口的弟子们趁势逃向远处。而四象门的两位筑基高手挡住了阿威与阿雅,余下的弟子则是随后追杀。混乱的情形,俨如狩猎的场面。

“抓住那小子,为我同门报仇……”

在场的众人,或也凶恶,或也惊慌,而遍体污血如同野人模样的只有一个。他曾经套着满手的纳物戒子,必然有所奇遇而身怀异宝。只要将他抓住,堪比抢夺十头异兽的收获呢。

无咎最后一个跑出洞口,尚自打量着四周的情形,却不料众多莽汉抛下元天门弟子,直奔着他扑了过来。他岂肯吃亏,转身便跑。迎头有人挡路,他想都不想便飞起一脚踢了过去。

那是一个壮汉,赤手空拳,眼看着一脚踢到面前,竟不躲也不闪,口中念念有词,旋即挥舞双臂。与之瞬间,人影消失,取而代之一头猛虎的幻影,咆哮一声霍然而至。

“砰”

便仿如一脚踢在坚硬的石壁上,强劲的力道逆袭而至。无咎始料不及,脚掌麻,凌空倒卷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而那壮汉所化的虎影却已高高跃起,锋利的爪牙带着呼啸的风声。

咦,莫不是以四象神兽化身?此法不仅力大无穷,且势不可挡。四象门果然有些门道,倒是叫人不可小觑!

与之同时,又是“砰砰”两声闷响传来。只见一头青龙与一头烈焰大鸟的身影犹在半空中若隐若现,阿威与阿雅则是分别惨哼着倒飞出去。落地刹那,两人各自摸出符箓拍在身上,转瞬之间,已是双双消失无踪。与其对阵的两位筑基高手不甘作罢,相互狞笑一声,旋即施展身形,随后紧追不舍。

无咎趴在地上,狼狈不堪。而那头虎影瞬息及至,更多的四象门弟子叫嚣着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。他情急无奈,咬牙催动所剩无几的法力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