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九章 阿雅前辈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遁数十丈,再去二、三十。渐渐十余丈,最后干脆是止步不前而再难施展遁法。

而没有遁法护体,便也休想穿山越壁。

无咎耗尽法力的刹那,瞬间从山石中挤了出来。稍慢一步,便要封死在山石之中。而慌不择路,难免出错。现身之际,敲位于一道山石缝隙之间。他顿时卡在当间,一时上下不得,连连喘着粗气,很是窘迫不安。

四象门的弟子,追来没有?

隐约还能听到叫嚣声,却在山峰的另外一边。那帮家伙,神通惊人,且为数众多,又凶悍异常,真的难以对付。所幸自家的土遁之法,倒也堪堪使得。耗尽最后一分法力,总算是摆脱了围攻追杀。只是彼此相隔不远,还须多加小心。若被发现踪迹,那才是倒霉呢!

不过,这般卡在石缝之中,也不稳妥啊!

嗯,且找个藏身的地方,好好歇息一番,再设法吸纳晶石,以待恢复法力修为!

石缝很是狭窄,左右透山而过,上下则是百丈深,还有“嗖嗖”冷风袭来,并伴随着潺潺水声,一时之间令人不明所在。

无咎有心爬上山峰,而石缝愈是往上愈是狭窄。犹如一线天,难以逾越。他只得侧着身子,往下慢慢攀爬,并小心留意四周的动静。石缝深处,稍稍宽阔,他干脆以双手双脚,分别抵着石缝两侧的石壁,然后像个四脚蛇在缓缓挪动。

须臾,到了石缝深处。水流哗哗,一条山溪横穿脚下,途中陡然沉降,好像是另有去处。

无咎的双脚终于落地,却两腿哆嗦,急忙手扶石壁,继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冷风吹来,依然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叫嚷声。浅而易见,四象门的弟子仍在四周寻觅追杀。他不敢大意,循着水流慢慢往前。

十余丈之外,溪水打了个旋涡,往右一拐,蓦然消失。而两三尺宽的山涧,至此塌陷一块,出现了一个过人高的洞穴,正是溪水消失的去处。

无咎趟着溪水,走到洞穴前。他两眼一亮,暗暗庆幸不已。

总算是寻到了一个藏身的地方,且就此躲避几日再行计较。

而便在他打量洞穴的时候,远处有人影闪过。不过瞬间,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山涧的尽头,很是惊喜的样子,又伸手挡在嘴前,显然是不愿声张,随即争先恐后挤入山涧而恶狠狠扑了过来。

无咎的脸色微变,暗暗叫苦。

果不其然,还是没能躲过四象门的追杀。那两个年轻的壮汉,均为羽士六七层的高手。而自己则是精疲力竭,根本应付不了两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啊!

无咎扭头想跑,又恐再遇堵截。而转念之间,两个四象门弟子扑到了几丈之外。他心头一横,转身跳下洞穴。脚下打滑,顺着溪水往下急坠。而身后传来“砰砰”的落水声,分明是两个家伙追了过来。他无暇多顾,继续下坠。一路磕磕绊绊,水花四溅。却愈来愈深,百十丈转瞬即过。随即脚下一空,“扑通”屁股着地。他摔得“哎呦”一声,翻身就要爬起,而兴高采烈的叫喊声,已在头顶炸开:“哈哈,元天门的小子,看你往哪里逃……”

这是一个地下的洞穴,极为幽暗潮湿。而猝然置身其中,一时难辨端倪。只听得溪水溅落的动静,以及两个四象门弟子的叫嚷声。

无咎坐在地上,满身的水迹,披肩乱发成束成缕,浑如落汤鸡一般的狼狈。而循声抬头,溅落的溪水正好打在脸上。他两眼眯缝而凝神张望,旋即又是吓了一跳。

两个四象门弟子,顺流而下。而人未落地,已双双化作斑斓猛虎,旋即挥舞四肢,张开血盆大口,煞是凶狠而势不可挡!

无咎急忙连滚带爬躲避,却为时已晚。两道强劲的威势从天而降,瞬间将他笼罩其中。他被迫转身,左手抓出一沓符箓,右手抓出一把短剑,便要在危机关头舍命相搏。

而间不容发之际,一道金光突如其来,倏然一分为二,猛地扑向两头猛虎。法力所致,虎影消失。两个壮汉现出原形,却已被束缚了四肢而双双坠落……

无咎惊愕难耐,却无暇多顾,急忙收起符箓,离地蹿起,挥舞手中的短剑狠狠刺去。“扑哧、扑哧”,血光迸溅。两个遭到禁锢的四象门弟子,根本无力抵挡,眨眼之间,已是满身的血洞,而尚未惨叫,又被接连几剑捅破气海、斩断头颅,地上顿时多了两具死尸……

“咳咳——”

无咎犹自趴在两具死尸的身上挥舞短剑,一阵虚弱的轻咳声从远处传来。他手上一顿,扭头看去。而山石阻挡,什么也看不见。唯独神识之中,有个凹凸有致的身影……

“阿雅……?”

无咎慢慢爬起,很是诧异。溅落的溪水打在身上,又落在脚边的死尸上,再又带着为缓缓流淌,而浓重的血腥依然挥之不去。他打量着捆缚死尸的鞭子,抬脚踢飞被他砍断的头颅,然后拎着带血的短剑,狐疑中带着几分谨慎,摇椅晃走向山洞的深处。

山洞足有数丈高,却深浅不明。十余丈外,另有几个天然的洞口。循着水流,踏入其中一个洞口。只见一个柔弱的人儿瘫倒在地,并全身湿透,苍白的脸色有些吓人,兀自背倚着石壁,瞪着一双褐色的大眼睛而神色幽幽。

“咦,真的是你……”

无咎看清躲藏的人影,意外之余,大松了口气,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躲在此处的,乃是阿雅,显然受了重伤,却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。这女子虽然贪财,本性倒也不坏!

“我乃前辈,唤我师叔!”

“多谢相救……”

“我若不出手,四象门弟子又岂肯饶我。你果然如师叔所说,心狠手辣,却冥顽不训……”

“哦,是冯宗前辈,他所言何意……”

“玄武谷弟子,虽有争斗,而动辄伤及性命,却不多见……”

“你缘何这般模样……”

溪水流经的山洞内,另有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穴。躲在其中,敲能够看清内外的动静。

无咎瘫坐地上,伸手拧着湿漉漉的长发,又将靴子翻转,倒出血水,再套在脚丫子上。至于破烂的衣衫,暂且作罢。接着从戒子中找出几粒丹药吞下,以便找补体力。而他忙碌之余,没有忘了问话,而抬眼打量之余,又是一阵神色尴尬。

阿雅坐在两丈之外,背倚着石壁,湿漉漉的衣衫之下,原本凹凸有致的身子更加惹眼。尤其她苍白如玉的脸色,更添几分动人韵致。只是她的一双褐色眸子,总叫人捉摸不透。或与异族有关,她的性情难以常理度之。只见她抬起手臂,轻掩胸口,长眉微蹙,稍稍喘息,这才出声说道:“我与阿威师兄为了引开强敌,只得分头逃离。奈何四象门的高手过于强大,还是不免遭到重创。所幸此处颇为隐秘,倒不虞有人寻来,却被你泄露行迹,又该如是好呢……”

她的话语中带着埋怨,很是忧虑的样子,却又眼光一闪,带着虚弱而又难以拒绝的口吻接着说道:“帮我……”

随其手掌挪开,衣衫半露,旋即转过身去,呈现出一片光滑的后背。而肩胛处却有一个血洞,霎时触目惊心。她随手丢下一个玉瓶,又道:“且将丹药捏碎敷于其上……”

无咎尚自两眼游离,悄悄留意四周的情形,禁不住目瞪口呆,只觉得有些窒息难耐。他也曾流连于风月场,见惯了美女佳人。而面对一个金发的女子,且酥体袒露,这还是头一回,所谓的异域风情莫不如是。

阿雅依然背转身子,懒散的金发,如玉的脖颈,以及光滑的后背,无不叫人目眩神迷。而她柔声的催促,更是透着无限的魅惑:“你乃心狠手辣之人,何以如此扭捏,即使狂野放纵,亦当情理之中……”

无咎禁不住吞咽着口水,并微微喘息,随即抓起玉瓶,哆哆嗦嗦站起身来。

阿雅面向石壁,依旧是虚弱不堪。只是她的腮边,却浮现出一抹隐隐的笑容。而身后突然玉瓶碎裂,丹药散落。她愕然回首,却见某人拍了怕手转身离去,并呲牙咧嘴,摇头晃脑:“纵是美人又如何,不外乎红颜骷髅。且瞧瞧四象门的神通,或可借鉴一番……”

无咎径自穿过山洞,来到溪水溅落的入口,从死尸上寻到两枚戒子,然后又是一阵撕扯,而捆绑死尸的鞭子却是纹丝不动,反而累得他去气喘吁吁。他无奈作罢,讪讪笑道:“阿雅前辈,蒙你两次搭救,这缠金鞭送你了,嘿……”

他一直惦记着他的缠金鞭,或是如意索。而宝物祭炼之下,早已成了有主之物。

“此处并非久留之地,且静修几日离去不迟。而阿雅前辈也要疗伤,不宜相扰……”

无咎得到两枚戒子,并未急于查看,而是顺手套在指头上,这才返回来处,捡起地上的短剑,又顺着山洞寻觅而去。不用多想,他要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用来静坐修炼。

阿雅已然收敛衣衫,转身正坐,而脸上却带着隐隐羞怒,并出声嘲讽:“我只当你是个下贱不堪的凡人,且好色懒惰。如今方知,小瞧了你……”

无咎依然在四周寻觅,随声笑道:“我也瞧不透前辈呀,又缘何色诱晚辈弟子呢?还有那位冯宗师祖,能否赐教一二?”

“哼,让你敷药而已,你色胆炽盛自以为是。至于冯宗师叔,无可奉告!”

“嗯嗯,恕我俗念作怪!”

“休要找寻,此地再无去处……”

“只得与前辈作伴,荣幸之至也。且换了衣衫,非礼勿视……”

“你如此丑陋不堪,便不怕脏了我的双眼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