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一章 星云阵法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喔呐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山谷之间,一道人影缓缓飞行。

而别人施展云板,都是脚踏云光,来去随风,颇为洒脱飘逸。他却是屁股斜坐在三尺长的云板之上,耷拉着一条腿,而另一条腿则是舒服盘起,并以两手抱着膝头,浑似一个闲懒之人。只是他人在半空,倒也不乏几分奇特而又惊艳的架势。

哎呦,之前吓了一跳。

无咎坐在云板之上,看着身下的山谷丛林,以及远方的郁郁苍苍,顿觉心怀舒畅,却又不忘回头一瞥。

云板的驾驭,颇为简单。而飞行之间,却有诸多限制。其高不过千丈,快不过御剑。飞得太高,难免掉下来。之前于高峰之巅,猛然坠落,还当是有人偷袭,着实吓了一跳。当云板离地千丈,忽又平稳,这才明白是虚惊一场。而飞行快慢,与御风术相当,却能凌空横越,堪称一件不错的法宝。

而飞行半日,还是不见人影。看来玄武谷的弟子早已离去,如今真的只剩下了自己一人。而独自穿行在这秘境中,倒也别有趣味。至少能够安心体会远古的流逝,还有那岁月的永恒。尤其是远远传来的兽吟鸟鸣,仿佛光阴的见证……

如此这般,又过去两日。

一路之上,颇为顺利。途中没有异状,也没有异兽的侵袭。

当那座临渊高耸的山峰出现在脚下,无咎坐着云板悠悠停转。

依照图简寻来,方向无误。再去不远,便可抵达来时的峡谷,也就是星海古境的出口。不难猜测,之前堪堪抵达秘境的深处而已,却未窥全貌,便又匆匆离开。此番的秘境之行,亦将就此终结。起初惊险连连,随后则是平淡无奇。不过,能够恢复四层的羽士修为,也算是收获匪浅。

无咎继续往前,兀自心绪翩跹。

恢复修为,真不容易。九块乾坤晶石,等同于九百块灵石。如此换算,加上之前,吸纳了足有上千的灵石,这才好不易打开闭锁的经脉,终于抵达羽士四层的境界。而随着修为的缓慢提升,那种经脉的撕裂灼痛渐渐消失,四肢百骸间的气息也愈通畅无碍,却唯独少了一种充盈。便如同法力不济的症状,又或是吸纳不足所致。而归根结底,还是气海没能真正打开的缘故。丹田气海,乃造化之源,唯有完全开启,方能容纳万物而再造乾坤。

总而言之,继续寻找灵石……

须臾,一道峡谷出现在前方。

无咎落下云板,双脚着地,又稍加收拾,抬脚往前走去。

他如今还是披头撒,却换了一身粗布衣衫,腰里系着带子,并悬挂令牌,一个寻常弟子的模样。只是他背着双手,步履沉稳,举手抬足间,多了几分淡定自若。

云雾扑面,景色变幻。

无咎停下脚步,人已到了峡谷之外。

恰是午时,日头当顶。

明媚的天光下,四周景色怡人。而不远处的大石头,还是老样子。上面的“星海古境”四个大字,依然透着几分神秘。

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并出声质疑:“是你……没死?”

无咎尚自沉

浸在重见天日的欣然中,随声咧嘴一笑:“嗯,本人命大……”

现身之人,正是此前挡路的中年男子,乖戾的神情一如既往。他认出无咎,懒得啰嗦:“你进入古境,至今耗时两月,交纳四块灵石,不然便奉上所获三成……”

无咎也不多说,递上四块灵石,又拱了拱手,旋即大步离去。而他没走几步,又关切问道:“玄武谷弟子安在……”

那位看守星海境的弟子,接住灵石,更添疑惑,却又无从分解,转而恶声恶语道:“玄武谷弟子失踪七人,伤者无算。余众皆于十多日日前相继出谷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猛然想起了什么:“小子,我记得你没有灵石,也没有修为……”

无咎却是装聋作哑,只管拿出云板塞到屁股下面,旋即又双袖甩动,像是划船,又似骑马,掠着地面疾飞而去。

片刻之后,远离了星海境所在的峡谷。

无咎放慢了去势,一时迟疑不定。

是先行返回玄武谷,还是先行赶往青龙峰?

据说,青龙峰,乃是仙门弟子聚集的地方,能够彼此买卖而互通有无。如今随身携带的灵药为数不少,倒不如尽数换取灵石而以供修炼之用。

无咎冲着远方眺望片刻,然后驱使云板直奔青龙峰的方向而去。

如今来到星海宗,已近半年之久。道听途说,再加上暗中留意,如今对于星海宗,也算是粗略知晓一二。星海宗的众多山峰之中,有四大主峰,分别以青龙、白虎、玄武、朱雀命名。并各有两座山峰环绕,恰好凑成十二峰之数。而其中的青龙峰,不仅是圣殿所在,还是星海宗前辈高人静修的地方。故而,弟子们常常聚集在峰下的山谷中,指望着高人的青睐,期待着机缘天降。久而久之,便有人结庐而居,凿洞为府,渐渐成了青龙峰下的一道奇异的景观。而仙门的前辈,乐见其成。于是此处顺理成章有了个名称,青龙谷。

无咎赶到青龙谷,已是黄昏时分。

青龙峰占地百里,且禁制重重。他直接来到圣殿前的山谷中,才知道走错了路。没人带领,根本不得往前半步。随即传音叱呵,并有无数道神识横扫而至。他只得匆忙离去,又不禁回头张望。

那头黑蛟,依然囚禁在圣殿之前,所出的声声悲鸣,随风传出老远……

无咎绕过山峰,又去数十里。

只见一座郁郁葱葱的山谷之中,草舍成排,洞府错落,俨如集镇,却幽谷静谧,一派凡出尘的景象。

此处,便是青龙谷?

无咎缓缓收住去势,抬脚下地,收起云板,又四下张望。

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片山坡。数十间草舍相邻,一条石径横穿而去。十余丈外的峭壁上,则是凿出了大小各异的山洞。以神识查看,随处可见禁制。不用多想,洞府中多半有人居住。

无咎信步往前,暗暗好奇不已。

此处,应该便是青龙谷无疑。却冷冷清清,不知又该怎样换取灵石呢?

无咎走到一间草舍门前,停下脚步。

草舍门户大开,内外一览无余。其中坐着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,黑黑眸,头顶道髻,应该是位筑基一二层的高手。他伏在石几前,手里拈着一

根羽翅,并念念有词,随后以羽翅点蘸玉瓶中的鲜血,就手在一张兽皮上画出符文。又打出一道手诀,兽皮上光芒闪烁。少顷,光芒散去,他这才拿起兽皮晃了晃,抬头一笑:“此乃火雀符,价值两块灵石,何不购买一张用来防身……”

原来此人在炼制符箓,并现场贩卖!

无咎摇了摇头,趁机问道:“这位前辈,是否收购灵药……”

中年男子收起符箓,笑脸没了:“我又不懂炼丹之法,要来灵药何用?”

无咎不再询问,拱了拱手便要告辞。

中年男子见他礼数周到,又说:“玄武谷的人族弟子,刚从星海境历练归来?不妨歇息一宿,明早不迟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又拿起一块兽皮铺在石几上。

“多谢指点!”

无咎道了声谢,继续四处溜达。

山坡上的草舍,十之**空置。想必是黄昏日暮,弟子们各自忙于静坐修炼而无暇现身。正如所说,且就地歇宿一晚。

无咎转悠一圈,就近找了个无人的山洞。山洞只有丈余大小,更像是一个嵌入山壁的石坑。而因陋就简,落脚歇息足矣。他在山洞内盘膝而坐,看着渐渐黑沉的山谷,随手摸出一块玉盘拍在地上。与之瞬间,一团青芒笼罩洞口。

这个意外得到的阵盘,颇为好用,或也威力寻常,却至少有了阵法防御而安危无虞。记得从前也有过类似之物,却已尽数毁去……

无咎收敛心神,手上多出几枚玉简。其中四象门的功法,让他颇感兴趣。

功法有云:凝魂炼魄,追本溯源。借兽之形,显兽之魂。形魂合一,神兽大成,等等。也就是强炼魂魄,淬炼筋骨,激本性,或是兽性,方能施展出神兽之威,并由低到高化为九层境界。据悉,修为高强者,攻守兼备,神威无敌,很是厉害的样子。

而他无咎亦曾天雷淬体,并以《天刑符经》凝魂炼魄,若是借鉴四象门的功法,会不会有番意想不到的收获呢?只是他不想成为一头没有人性的畜生……

天色拂晓。

冷清一夜的山谷,终于变得热闹起来。

一道道人影离开洞府,出现在各个草舍之间。有人拿出兽皮兽骨贩卖,有人拿出功法转让,有人兜售符箓、丹药,还有人收购灵草、灵药。这是青龙谷约定俗成的规矩,贩卖、贩卖只在一日之晨。

不过,几个修士却是凑在一起驻足观望。

只见不远处的峭壁上,有洞口被阵法笼罩。而阵法颇为奇异,竟青芒闪烁而星光隐隐。

“倘若所料不差,这应该是星云宗所特有的阵法……”

“嗯,星云阵法……”

“我星海宗弟子,怎会持有星云宗的阵法?”

“莫非歹人混入此地……”

“星海宗内,青龙峰下,谁敢如此大胆……”

便于此时,又有几人围了过来。

“且打开阵法,以辨真伪……”

“里面的道友听着,现身。如若不然,悔之晚矣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