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四章 纵情千古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喔呐呐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两道烈焰。? ??

不。

那是两头烈焰环绕的怪兽,如虎似豹,张牙舞爪,势不可挡。

无咎吓得翻身栽落云板,倏然没入地下。只听得身后“轰、轰”巨响,炽烈的气机透过泥土尾随而至。而未远遁,去路受阻。看似寻常的峡谷之中,地下十余丈的深处,好像布满了破碎的禁制,一时之间难以逾越。他被迫转身,猛然蹿出地面。只见不远之外,犹然烈焰四溅。而两道踏剑的人影从天而降,随之又是四道人影从一块大石头背后冒了出来。

与之同时,两个星海宗弟子已追到数十丈外,跳下云板,却不敢靠近,只管大呼小叫:

“玄武谷的两位前辈,你我有言在先……”

“由我师兄弟出手,只要抓住那小子,他身上的灵石法宝,各分一半……”

无咎愣在原地,前后张望。

突然现身的六人,正是此前的玄火门一行。四个羽士弟子摩拳擦掌,而两位筑基前辈则是一前一后挡住了去路。

“呵呵,有劳诸位!”

“哼,无咎,还当你早已葬身于古境之中,不料还活着,如今打伤星海宗弟子,于情于理,我玄火门都不能袖手旁观………”

说话的正是玄火门的筑基前辈,干丘与阿户。两人一前一后,站在无咎的十余丈外,应该是埋伏已久,显然要志在必得。

“哦,我明白了!”

无咎被堵在峡谷之中,已是无路可逃,索性豁出去般地耸耸肩头,恍然大悟道:“你玄火门暗中勾结星海宗弟子,并诱使他几人出手害我,尔等则是黄雀在后而再无顾忌,好狠毒啊!”

干丘道:“何为黄雀在后……”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乃是神洲的俗语,此人听不懂,而阿户则是杀气腾腾道:“哼,我等并非鸟雀,而是猛禽,要命的猛禽……”

无咎曾被玄火门生擒活捉,并绑在星海境深处的山峰上,本来是等死的下场,却阴差阳错逃出生天,谁料不是冤家不碰头,双方又在青龙峰下相遇。他猜测对方不肯罢休,于是途中暗暗防备。果不其然,刚刚摆脱星海宗弟子的追赶,几个早已消失的家伙,终于不失时机的现身了,并且有了冠冕堂皇的借口。正如所说,此番乃是要命的架势。

只见阿户的话音未落,抬手一指。

一线火光倏然闪,“砰砰”炸开,星星点点,仿如数百上千的火虫,扭曲着、蹿跳着、嘶鸣着,并带着炙热的威势,形成一张三五丈的火网,直奔无咎笼罩而去。

干丘并未动攻势,而是面带冷笑驻足观望。

想想也是,一个羽士四层的小辈,或也刁钻奸滑,他终究还是一个小辈。如今两位筑基前辈在场,眨眼之间便可将他置于死地。更何况此前曾经生擒活捉他一回,他还敢反抗不成。

无咎依然愣在原地,禁不住后退两步。他琢磨过玄火门的功法,知道玄火的厉害。眼看着烈焰漫天而来,他无处躲避,身形一闪消失无踪。

“呵呵,想逃……”

干丘观战的用意,便是以防不测。他神识察觉,双手舒展,十指跳跃,点点烈焰弥漫开来。他要以玄火布下禁制,挡住某人的逃窜。

而与之刹那,消失的人影骤然闪现,却抬手祭出三道光芒,并掐诀叱道:“杀——”

干丘只觉得腥气扑面,威势逼人,不由一怔,旋即景物大变。峡谷已然消失不见,唯有茫茫雾气横卷。三头两丈多高的怪兽,带着满身的腥臭,以及暴虐的嘶吼,从黑暗之中飞扑而来。

这是阵法,还是一套杀阵。

他大吃一惊,慌忙应对……

阿户一击落空,很是意外。却见他的师兄已被笼罩在一团黑色的云雾之中,更加难以置信。他急忙掐诀施法,随后追杀。峡谷中在燃烧的烈焰骤然一收,化作一头虎豹的形状,在神识的驱使之下,直奔一道无形的人影狠狠扑去。

无咎出手困住了干丘,并未借机逃遁,而是身形左闪右躲,在峡谷中划出一道带着幻影的白色光芒。便在阿户驱使玄火追杀之际,他借助闪遁之术,堪堪躲过烈焰猛兽,转而扑向对方,并抬手抛出三道光芒,再次大喝一声:“杀——”与之瞬间,他不作迟疑,摸出一粒火红的珠子,顺势狠狠扔了出去。

阿户追赶正急,猝不及防。

一个羽士小辈,一个曾经束手待擒的弱者,如今面对围攻,不仅施展出罕见的遁术,还接二连三祭出阵法。遁术虽然难以及远,却快如闪电,眨眼瞬移,显得颇为诡异。阵法则是极为凶狠霸道,同样的难以对付。

阿户无暇躲避,一头扎入阵法之中。但见三头怪兽踏着云雾扑来,声声嘶吼叫人胆战心惊。他急忙小心应对,不料一道红色闪电倏然而至,瞬间化作一头火雀啾啾啼鸣,旋即挥舞双翅而烈焰滚滚。他乃是用火的高手,忙而不乱,而那头火雀突然炸开,俨然便要同归于尽。“砰”的一声,威势横碾。他抵挡不住,灵力崩溃,惨哼倒退,周身上下火光四溅。而便在他勉力支撑之际,三头怪兽到了面前,昂咆哮,狠狠扑下。他惊慌难耐,一手召出飞剑,一手抓出符箓,试图竭力一拼。而云雾横卷的天地突然震动,一声巨响随之炸开……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峡谷之中,出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随之烟尘翻腾,岩石崩塌,威势横卷,狂风迷乱。

那是阵法自爆的动静,威力很不一般。

只见翻滚的烟尘之中,无咎飞蹿而出,落在地上,狠狠喘了几口粗气。

与之同时,又是两道人影跌落尘埃,却一个遍体鳞伤,昏死不醒,一个肢体破碎,俨然亡魂不再。

数十丈外,玄火门的四个羽士弟子以及星海宗的两个弟子,犹在连连后退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两位筑基前辈合力对付一个羽士小辈,竟然一死一伤?而那个羽士的小辈,却毫无损。亲眼目睹啊,依然叫人难以相信!

无咎却是啐了一口,满脸的惋惜。

自爆阵法,乃是当年惯常的手段。而舍弃了两套三魑阵法,以及刚刚到手的火雀珠,这才勉强摆平了两个筑基的高手。如此代价,叫人肉疼。而形势所迫,又逼不得已。且罢,不知能否找补一二。

无咎缓了口气,伸手挥打着呛人的烟尘,然后慢慢走了过去,并在阿户的遗骸前停了下来。

便于此时,半空中传来一声厉喝:“谁敢斗殴杀人……”

无咎面带苦涩,循声看去。

几道剑虹,风驰电掣……

……

玄武谷。

冥风口。

无咎趴在青石上,四肢与腰身均被铁链禁锢,且乱遮脸,遍体冰霜。并随着冷风吹来,整个人出阵阵的颤抖。他凄惨狼狈的模样,好像又回到了两个多月前。

不过,他打伤了星海宗弟子,并杀了玄武谷的筑基前辈,此番遭受的惩戒并非三个月,而是足足的三年。不仅如此,只要他活着,到时候还将废去修为而另行落。

凌厉的冥风中,歌唱声响起。

“冷风吹呀吹,我飞呀飞……”

“吼吼,太冷了……”

“我有修为护体呀,缘何酷寒难耐……”

“哎呦,我继续飞……”

当冥风停歇,一道娇小的人影绕过山石悄然走来。

“冥风口,乃天地生成,禁制古怪,故而风过之时,有催魂断魄之险,且吞噬修为,愈是抵抗威力愈强。不妨听之任之,或也淬体犹未可知呢!”

“丑女,你见识不俗哦……”

“不当我是兄弟了?”

“唉,我休想活着离开星海宗了,怕兄弟难过,从此情断义绝!”

“你倒是仁义!来,饮口酒,祛除寒气……”

“嘿,兄弟懂我!”

无咎闻到酒香,抬起头来,依然带着鼻涕冰碴,而两眼中却是闪烁着笑意。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丑女,她倚在青石旁,自然而然地顺手拈去某人的鼻涕,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的陶罐,示意道:“不必客气……”

无咎又怎会客气,急忙张嘴。陶罐内装着的酒水,不过一斤,被他一口吸尽,顿时火辣入怀。他稍稍闭眼,久久默然,随后酒气长吁,摇头晃脑道:“寒池残荷人伤悲,纵情千古买一醉……”

丑女如同往日一般,照顾着这个将她当作兄弟的年轻男子。或许同为人族的缘故,亦或是同病相怜。至于真正的缘由,只怕没人知晓,也没人在意,正如她清扫弟子的身份,卑微且不惹人注目。她见无咎贪酒的模样,不禁微微含笑。而当她听到对方随口念出的两句话,却神色微凝,悄悄转过身去,黑的背影透着莫名的寂寞。

“哎呀,兄弟何来的烧酒……”

无咎依然回味在烧酒的火烈中而意犹未尽,即使脱口而出的两句诗词有些莫名其妙,他也没有多想,只管惊喜问道。

“偶尔下山,采得五谷,以俗法酿制,权作尝试而已!”

“再来几罐才够痛快,也算是为我来日壮行!”

“没了!”

“兄弟,所酿烧酒,莫非都被你私吞了,不仗义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嘿,说笑而已,不当真。咦,你缘何闷闷不乐?”

无咎见丑女始终背转身子,话语清淡,只当她心有郁闷,不料对方忽而转过身来,竟带着埋怨之色叱道:“为何与你壮行?你给我听着,你死不了……”

这女子不仅心地善良,还是一个性情中人。或许彼此熟稔的缘故,她丑陋的神态中竟然多了几分莫名的关切。

无咎不以为然,咧嘴微笑。

丑女见他玩世不恭的样子,似乎有些无奈,稍稍迟疑,又道:“切莫自暴自弃,戊名长老答应放你一条生路!”

无咎微微愕然:“此话怎讲……?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