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八章 逃兽现身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哥很烦躁、喔呐呐、不会取昵称、昊阳天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某人的洞府中,灵石的碎裂声响个不停。

两百块灵石呢,即使不慌不忙的吸纳,也要一段时日。而十日之后,洞内的动静还是消停下来。

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颇显神清气爽,却又撇着嘴角,很是无奈的模样。两百块灵石的碎屑,在面前堆积了一小堆,寸余厚,惨白色,且细如沙粒,像是寒冬的雪,虽然走过四季,却没有想象中的收获。他拍了拍手,叹了口气。

羽士五层的圆满!

十日的苦功,吸纳了足足两百块灵石,也不过是将羽士四层的修为,提升至五层的圆满。

不过,全身的经脉,愈发的清晰明朗;脏腑百骸之间,亦更为的气息畅通。即使四肢骨骼与全身的肌肤,也渐渐恢复了几分当年的坚韧强健。只可惜丹田气海,似乎未能真正打开,并依然笼罩着一团莫名的云雾,便仿佛天上的阴霾而一时驱散不开。而自己的九星神剑,以及夔骨指环,同样的见不到踪影,叫人很是怅然无奈!

嗯,虽然修为的进境,不如所愿,而倘若自我安慰,眼下也至少算是上了一个台阶吧!

无咎默然片刻,咧嘴摇头,却不想出关,随着心念转动而抬手掐出一个法诀。

“淬火诀”,乃是玄火门的神通,曾研修几日而熟谙于胸,而法力所致,手指间却是毫无动静。或许气海阻碍,体内的真火难为。他心有不甘,抬手抓出一张火符。顺势抖动,巴掌大小的纸符霍然化作一团火光。狭小的山洞内,顿时炙热难耐。忙又掐动法诀,火光闪烁,稍加收敛,继而变化。

只见一个三尺大小,长有四肢,且通体火光的怪物,在山洞中摇头摆尾。看上去像狗不是狗,像狼又非狼,而不过瞬间,随着法力崩溃而轰然炸裂。

无咎急忙双手挥舞,飞溅的火焰终于渐渐熄灭,而四周依然炽热高温,逼得人透不过气来。他耸着肩头,面带怪笑。

玄火门的神通,或龙或虎,变化多端,很是厉害。换成自己施展,却是画虎不成反犬类。所谓熟能生巧,看来还是修炼不够。此外,四象门的神通也是颇为不俗。借四象神兽之力,威猛倍增啊。也就是说,相同的修为之下,一般人根本打不过四象门的弟子。此乃淬体之术,凭借自家的筋骨之强,应该能够借鉴一二,若与“玄火诀”相融,不知又是怎样的情形……

转眼之间,又是三日。

无咎,依然坐在洞府中用功。他一边回想着曾经擅长的神通,一边琢磨着玄火门与四象门的功法。便好像在寻觅探索着未知之门,其中存在着更多的欣奇。他渐渐找到了修炼的乐趣,也渐渐忘却了时辰。而正当他潜心忘我之际,所在的山洞突然震动了一下。

咦,出了何事?

无咎猛然从静坐中睁开双眼。

山洞震动之后,再不见异常。洞外则是传来喧闹声,叫人不明所以。

无咎迟疑片刻,还是忍耐不住,探手抓出一块玉盘收入指环。笼罩山洞的青色光芒,顿时消失不见。他站起身来,双袖甩动,劲风骤起,脚下的灵石碎屑瞬间飞出洞口。

烟尘弥漫之中,有人惊叫:“师兄,是我——”

不过少顷,有人扑打着烟尘,探头探脑,竟是黑瘦大眼的阿三,兀自惊奇道:“哎呦,师兄已是五层修为……”

无咎抬脚走出山洞,眼光狐疑:“狗东西,你莫非在近旁监视我?”

洞外挡着大石头,地方逼仄。

阿三往后躲避,满脸的委屈:“怎么会呢,小弟惦记师兄,故而前来探望,不料时过半月,师兄您更非昔比!”

井三如今已是羽士四层的修为,或想炫耀,却不料某人的进境,远远超出他之所料。

无咎的脚尖点地,纵身跳上大石头,低头一瞥,同样的有些意外:“阿三,你也不简单啊!”

他眼中的阿三,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。而如此一个贪生怕死且见利忘义的家伙,在修炼的时候,却是勤勉用功,如今已是羽士四层的修为。由此可见,什么人都有他的弊端与长处。

阿三随后跳上大石头,面带得意道:“此地灵气浓郁,且每有所成,皆获赐丹药灵石,故而差强人意。不过,听说修至羽士五层以后,渐趋艰难,筑基更是百里挑一呢!”

“你有灵石丹药的赏赐,我却没有,反倒将我随身财物搜缴一空,这世道好没道理呀!”

站在大石头上,玄武谷的情形尽收眼底。只见各家仙门驻地所在的山坡,站满了人,一个个神色不安,各自叫嚷着猜测不已。数十丈外的阁楼上,也出现两道人影。一个壮汉,是阿威,一个金发女子,是阿雅。两人冲着这边稍加打量,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而不消片刻,两人飞身跳出阁楼。与此同时,各家的筑基前辈也是踏剑凌空,竟是不约而同,纷纷奔着玄武崖的方向飞去。

“给我说说,究竟出了何事?”

无咎询问两句,抬头看向天穹。

“谁知道呢,我正在行功修炼,忽然地动山摇,着实吓了一大跳……”

阿三瞪着一双大眼珠子,余悸未消的样子,又讨好道:“师兄,莫要忘了提携阿三。我是你同甘苦、共患难的好兄弟,想当初来自瞰水镇一行五人,如今仅剩你我……”

正当黄昏,本该彩霞万里,而此时的天穹之上,却多了一层蒙白的光芒,不仅挡住了彩霞,也将玄武谷,或是整个星海宗的十二峰笼罩其中。远近察觉不到丝毫的风,而寂静中又多了几分莫名的躁动。

那是封山大阵开启的征兆?

无咎狐疑之际,没有理会阿三,抬脚跳下大石头,直奔玄武谷走去。

阿三还想畅谈兄弟情义,身旁没了人影。他急忙随后紧追,喊道:“师兄,欲往何处?”

“找我兄弟!”

无咎头也不回,大步往前。

星海宗突然开启器封山大阵,其中必有变故。不如前去玄武崖,一来拜访丑女,找那位兄弟叙叙话,二来打探消息,以解心头的疑惑。

“找你兄弟?我在啊……”

以阿三看来,无咎的兄弟只有一个,那便是他本人。

无咎的脚下一顿,回过头来。一道黑瘦的人影亦步亦趋,黑瘦的大眼中透着谄媚的笑意。他嘴角一撇,揶揄道:“你……”他本想骂上两句,却又含笑摇头。

恰于此时,一二十道人影去而复还。先前踏剑离去的各家前辈,相继落在山坡上。

其中的阿威扬声道:“元天门弟子,听候训话……”

阿雅则是踏着剑光落在无咎与阿三的面前,带着委婉的笑容示意道:“切莫擅离驻地,有事吩咐……”

果不其然,各家仙门弟子,纷纷聚集在山坡上,匆忙之中透着几分莫名的慌乱。

无咎只得与阿三顺路返回,元天门的四十多个弟子业已驻足等候。

两位前辈,则是站在山坡高处。

其中的阿威挺起胸膛,抬手抚摸着毛茸茸下巴,睥睨片刻,这才睥睨冷然出声:“据悉,青龙峰圣殿前的神獬,早已走失多年,却于今日现身,急待逃脱远遁,所幸被守山弟子察觉而及时阻拦。神兽无路可去,窜入星海古境。唯恐意外,星海宗开启封山大阵,并关闭古境,由前辈高人设法擒拿……”

阿雅附和道:“此乃仙门劫数,或也机缘所致。星海宗前辈传令,各峰弟子前往星海古境,协助擒拿神兽之外,顺便操练攻防阵法……”

阿威猛然挥动手臂,沉声喝道:“机缘不易,即刻动身!”

随其祭出云舟,一片十余丈方圆的白云在山坡上漂浮翻卷。

两位筑基前辈带头跳上云舟,余下的众人紧跟其后。无咎只得随众而行,却又东张西望。

冯田与阿述、阿金、阿离等人神情肃穆,浑似壮士出征的模样。余下的元天门弟子也多半是神色惴惴,显然对于突如其来的星海境之行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远处的山坡上,更是白云片片,已有仙门迫不及待动身,率先越过玄武谷而去。如此情形,颇有几分大军出征的架势。

阿威与阿雅坐在云舟前方,双双掐动法诀。白云腾空而起,四周风声呼啸。

无咎径自找了块地方坐下,却嫌有人碍事,伸手推搡了一把。

阿三猝不及防,猛一趔趄,蓦然回首,急忙闪开两步又顺势坐在一旁:“哎呦、我的哥,多多关照兄弟啊……”

无咎的两眼一翻,默然不语。

又有人出声道:“你……你已修至羽士五层的圆满境界……”

无咎循声看去,呲牙一笑:“从今往后,诸位是不是应该唤我一声师兄啊?”

不远处坐着冯田,终于有所察觉,很是难以置信的样子,却又脸色赧然而慢慢转过身去。其左右的阿离、阿金与阿述,则是神情尴尬:“无……无咎师兄……”

无咎嘿嘿一乐,闭上双眼。

已然修至羽士五层,神识亦达两百丈之远。虽然远远不如当年的修为,至少到了能够驱使飞剑的地步。所幸暗中藏下几把飞剑,理当祭炼一番。

此外,所谓的神兽,你不守着圣殿,何故乱跑呢。星海宗的禁制森严,又怎能任你随意逃脱。

而那头神獬,竟然走失多年,它藏在什么地方,为何突然现身?

还有啊,星海古境也是层层关卡,为何纵容怪兽跑进去?它一旦遇到了众多的地头蛇,岂不是要混战一场?

嗯,本来想去看望我的那个丑兄弟,如今却要看怪兽打架,想想也是有趣……

:。: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