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四章 利害纷争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吴钩客、jourbox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山洞内,阴暗如旧。?

而血腥拼杀的场面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异常的静默。

随着人影晃动,一缕光亮从树丛遮掩的洞口投射进来。阴暗中顿时呈现出另外四道人影,却神情各异。继而有人“扑通”一声扔了所抓的死尸,然后就势坐在洞口前,总算是破了短暂的对峙,并郑重其事道:“星海宗攻山正急,只怕诸位离去不易。何妨歇息片刻,再寻机脱身呢!”

不知是有心,还是无意,无咎坐在洞口的前方,恰好挡住了唯一的出路。而他仿佛真的遇到了故人,话语中透着关切与坦诚:“我原本的修为,并不输于诸位,奈何突遭变故,这才沦落于山野之间……”

他说到此处,却低头微微一笑。

他的手中,拿着刚刚掠取的戒子。

收获,让人愉悦。

那怕只身面对一伙亡命之徒,也不妨他有回好心情。

几丈之外,四个人又是默默相视,然后悄悄换了眼神,纷纷就地盘膝而坐。

或许形势所迫,或许尔虞我诈,偷袭者与被偷袭者,最终还是坐到了一起。

“你原本修为不低,莫非是位前辈?”

“为何委身于星海宗,成了一个羽士弟子?”

班华子与姜玄以故人的身份寒暄起来,而问话中却暗藏几分玄机。

“唉,寄人篱下,纯属无奈。而往事不必多提,我眼下只是一个羽士小辈而已!”

无咎收起戒子,咂巴着嘴,摇了摇头,摆出不堪回的样子,随口又道:“两位一个来自云霄阁,一个来自于黑泽湖,又何故现身此处,能否说个明白,以便我倾力相助!”

他像是一个虚怀若谷的前辈高人,只想扶危救困兼济天下。至于曾经遭到的欺骗与贩卖,凌辱与殴打,似乎早已忘了干净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显得高深莫测。两位故人稍作迟疑,各自道出实情……

一个时辰之后,交谈的双方相继站起身来。

班华子与姜玄,各自拿出一个戒子放在地上。而姜玄放下戒子的时候,用手指了指,显得很慎重,好像其中之物不比寻常。其另外两位同伴,则是分别丢下一把短剑与五块灵石。四人颇为默契,却都是心甘情愿的模样。

无咎则是默默走到一旁,微微点头示意。

班华子四人连连拱手,很是感恩不尽,旋即悄悄穿过洞口,眨眼之间消失无踪。

无咎依旧是淡定如初,直至片刻之后,这才挥袖卷起地上的东西,已是禁不住呲牙咧嘴而面带怪笑。

一番对峙,一番试探,一番猜疑,接着又是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。曾殊死拼杀的双方,放下敌意,互通有无,最终以和善的方式分道扬镳。而班华子与姜玄很是善解人意,临别前拿出了宝物相赠。只因某人说了,他是奉命搜查姑玄山逃走的弟子。倘若空手而回,只怕是难以交差。

嘿,以羽士五层的修为,愣是吓得四个筑基高手乖乖顺从。之所谓,不战而屈人之兵,当如是也。说白了,就是连蒙带骗。是不是很无耻?非也!胆略与机智,缺一不可呢!

且瞧一瞧,那四人留下什么好东西。

两把短剑,乃筑基修士所用的飞剑。再加上十块灵石,也算是价值不菲。

班华子的戒子之中,则是装着三十块灵石。那家伙是个人贩子,出手倒也大方。

而姜玄放下戒子的时候,暗中附赠了几句传音。他身上的灵石不多,也没有什么值钱的法宝。只是他曾于黑泽湖打造地下阵法,故而存有几块阵法所用的晶石,虽然对于寻常的修士毫无用处,却依然算是仙门之中的罕有之物。

此外,他有交代:晶石,有个名称,五色石,只有五六十块,且送与无咎道友把玩,或能应付差事……

无咎收起短剑与灵石,唯独抓着姜玄留下的戒子不撒手,脸上又是一阵神色变幻,难掩的喜悦飞上眉梢。

戒子之中,装着六十块亮晶晶的小石头,皆五色闪烁。称之为五色石,倒也贴切。关键它还有另外一个名称,乾坤晶石!

不错,这正是乾坤晶石,梦寐以求的东西,当真是一不小心又再次天降横财啊!而六十块乾坤晶石,堪比六千块灵石。有此倚仗,应该能够恢复到筑基的修为!

而姜玄那个家伙,竟然随身携带乾坤晶石?而他带人打造的黑泽湖阵法,有何名堂,竟离不开乾坤晶石……

无咎回想着之前的情形,不由得双眉浅锁而若有所思。

从班华子的口中得知,他原来所在的云霄阁,听着唬人,却是一家小仙门,难以为继,只得以行骗为生,并依附于姜玄所在的仙门,便是以黑泽湖命名的玄金门。而玄金门曾受某家大仙门的委托,暗中打造一座不为外人所知的阵法,不料却被元天门所灭,只得转投姑玄山。班华子与姜玄的交情不错,也是无处安身,便带着几位同伴,一同拜入姑玄山,彼此成了同门的师兄弟。正如所言,寄人篱下也是无奈。班华子与姜玄始终不得重用,整日里无所事事,便常常凑在一起着牢骚,并有了远走他乡的念头。听说卢洲不错,或有仙缘也未可知。恰逢姑玄山遭到围攻,几个人吓得不轻,又不甘替姑玄山卖命,于是躲入地下山洞。而刚刚寻到出路,又迟疑不定之际,突然有人追来,随即设伏。却反遭逆袭,并折去一个同伴。而那位疯狂的小辈,竟是当年瞰水镇的穷小子,如今的星海宗弟子,很是叫人诧异而又捉摸不透。唯恐他招来高手,于是攀故人、论交情。随即获悉,对方奉命搜山而来。索性拿出灵石法宝贿赂一二,且求脱身免灾了事……

如上,便是无咎得到乾坤晶石的由来。

不过,班华子与姜玄曾于无意之中,抱怨了几句,很是值得玩味。

据说,姑玄山遭到攻打的时候,仙门的高手亦曾竭力抵抗,凭借着护山大阵,应该能够防御个十天半月。谁料突然之间,仙门的高手都不见了人影,使得仙门中的晚辈弟子猝不及防,为此死伤惨重而不得不各自逃亡。

姑玄山为何就放弃了呢,仙门中的高手又跑到了什么地方……

无咎在山洞里踱着步子,百思不解,却又摇了摇头,很是不以为然。

贺洲仙门同样的错综繁杂,有着无数的利害纷争。而不管如何,都与自己无干。自己只为灵石而来,如今小有盈利,且再接再厉,以求更大的收获!

无咎想到此处,收起戒子,抬脚走向那个树木遮掩的洞口。

虽说也从图简中获悉了姑玄山的地形地貌,而人在地下,没有参照,依然辨不清东南西北。如今一个多时辰过去,也不知外边的情形如何。且走出洞外,再见机行事。

洞口低矮狭窄,弯着腰方能穿行。而过了洞口,便是蓬松茂密的树丛。从中挣脱而出,眼前呈现出一个幽深的峡谷。四周山峰陡峭,云遮雾绕。该当正午时分,而抬起头来竟然见不到日头。

无咎穿过树丛,走到峡谷之中。

回头看向来处,那个洞口似乎消失了。唯有神识留意,方能有所察觉,倒是一个隐秘的所在,却不知此处又是何处。

无咎一边四下打量,一边回想着所看过的图简。

此处应该位于姑玄山以东,与崇山峻岭相接。就此东去,便能远离仙门。而顺着峡谷左转数十里,则是山门所在。不妨上山,再顺道寻觅一二。也不知元天门弟子到了什么地方……

无咎纵起身形,顺着峡谷往南跑去。

而不消片刻,突然有人叫嚷:“站住——”

姑玄山应该早已覆灭,峡谷之中很是僻静。而便于此时,东侧的两座山峰之间,竟蹿出一群壮汉,足有三、四十位之多,分明就是四象门的弟子,一个个杀气腾腾疾驰而来。再远处的丛林之间,似乎躺着两具死尸,从服饰模样看去,好像是班华子与姜玄的两个同伴,许是突围之际遭到截杀,而班华子与姜玄本人则是不知去向。

眨眼之间,一群凶相毕露的汉子纷纷冲到近前。

“小子,束手就擒……”

“姑玄山余孽在此,格杀勿论……”

无咎尚在诧异,又是目瞪口呆。

这帮四象门的弟子要干什么,我怎会成了姑玄山余孽?

哦,想要杀人劫财呢,于是冠上罪名,以便将我置于死地。看似一群头脑简单四肢达的家伙,使起坏来一点都不差!

无咎见机不妙,撒腿就跑。

而两个四象门的弟子已然挡住去路,并双双大吼一声扑了过来,并化作两道虚幻的虎影,张牙舞爪很是吓人。

无咎不作躲避,纵身跃起,手臂挥舞,狠狠砸出两拳。

随之刹那,拳风所至,两头虚幻的兽影破空而出,虽然不伦不类而颇为怪异,却异常凶猛地分别迎向两头虎影。

“砰、砰”闷响,四头撞在一起的兽影相继崩溃。

两个四象门弟子始料不及,惊呼道:“小子,你怎会懂得我师门神通……”

无咎却是不理不睬,趁势飞身而过。

而即将冲出重围,正前方突然冒出又一群人影,并惊喜大喊:“两位师叔,那便是元天门的小子,恰好落单,趁机杀之,为我同门报仇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网站搞了个年终盘点,手机阅读的书友,会有免费票投,可以玩一玩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