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五章 几多杀孽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anhai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偏僻的峡谷,原本寂静无人。.:。

只想就此绕到山上,继续寻觅机缘,竟然遇到了四象‘门’的弟子,二话不说便要群殴。如此倒也罢了,谁料又冒出一群喊打喊杀的家伙。

而四象‘门’弟子却紧追不舍,并大呼小叫着,什么“诛杀余孽”,什么“讨回功法”,显然是不依不饶。

退路已无,前有强敌。

十面埋伏啊,这狗屎的运气!

无咎冲出四象‘门’弟子的堵截,跑得正快,前方二三十个修士迎面堵截,看服饰打扮,应为玄火‘门’弟子。尤为甚者,其中还有两个筑基七八层的高手。他暗暗叫苦不迭,随即一头扎向地下。

想必是姑玄山已灭,玄武谷弟子正在四周扫‘荡’呢,恰好遇见了他这个冤家仇敌,又怎能不借机报复呢。既然寡不敌众,躲了便是。

转眼之间,四象‘门’与玄火‘门’弟子凑到一起,而对手突然没了人影,急忙各自散开搜寻。

“咦,人呢……”

“哎呀,隐身术……”

“隐身术逃不过神识,当为土遁之术……”

“一个五层的羽士,缘何懂得土遁术……”

“人族修士,最为擅长法术,他跑不掉,此处遍地禁制……”

果不其然,无咎遁入地下,几个喘息的工夫,又从数十丈外冒了出来。顿时数十道神识扫来,他不得不现出身形。恰见‘混’‘乱’之中有机可乘,他急忙连连闪遁,瞬间穿过堵截的人群,又施展风行之术,直奔山‘门’的方向跑去。

“拦住他——”

“杀了他——”

“师叔啊,那人偷了我四象‘门’功法……”

“所言当真?岂有此理,给我站住……”

众人随后猛追,两个玄火‘门’的筑基高手更是踏剑疾行。与之同时,又有两人踏剑由远而近,正是四象‘门’的筑基前辈听得动静赶了过来。

只见峡谷之中,数十玄武谷弟子同仇敌忾,一窝蜂似的叫叫嚷嚷,并你追我赶不停。便仿佛一伙豺狼,无不恣意骄横而杀气腾腾。而一道孤单的人影,跑在最前头,却像是惊慌的兔子,在拼命的逃窜。

怎奈两脚跑得再快,也快不过飞剑。

四位筑基高手御剑追赶,越过人群,转瞬之间,便已到了身后的十余丈外。一旦落入重围,下场难以预料。

无咎情急无奈,再也顾不得多想,猛然闪遁数十丈,高高蹿上半空,随即又是身形晃动,倏然化作一道淡淡光芒疾遁而去。

冥行术啊,危急时刻的救命神通,曾帮着他无数次死里逃生,如今十余年后再次施展。凭借此时的修为,只须喘息之间,便可远遁数十里、或是上百里。已然管不了那么多了,还是保命要紧。

无咎便好似一缕惊魂,掠过峡谷,穿透云雾,就此消失在白昼的尽头。

而刚刚遁出去二、三十里,一道无形的法力突如其来。

无咎猝不及防,“砰”的一声跌下半空。

与之同时,十余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无咎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急忙翻身跳起。而连番遇险,又全力施展修为,突然遭受撞击之下,他不禁两脚踉跄而头晕脑胀。

只见十余丈外,一块刻着“姑玄山”的大石头前,落下一群修士。其中的两位老者,不怒自威,神情莫测,竟是管玄与车迟两位地仙长老。随后的应该是七八个人仙弟子,以及玄武谷的白月、毕豹等人。

此乃姑玄山的山‘门’?

方才是谁出手阻拦?

必是两位地仙长老无疑,这下真的糟了……

无咎喘了口粗气,站稳脚跟,扑打着满身的泥土草屑,然后小心翼翼地举起双手。

玄火‘门’与四象‘门’弟子也相继追了过来,却不敢近前,相继停在数十丈外,纷纷口称“拜见前辈”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管长老,他便是无咎……”

出声询问的老者,布衣长袍,须发斑白,头结发髻,双目深邃,神情中透着几分疑‘惑’。那是管玄长老,他冲着无咎凝神打量。而随声分说的竟是玄武谷的管事弟子白月,好像是因为他的缘故,这才由长老出面,并一同现身此处。

“禀长老,那人杀了我玄火‘门’弟子……”

“他还盗抢了我四象‘门’功法……”

玄火‘门’与四象‘门’的弟子,依然不肯罢休。

而管玄长老却是不予理会,两眼冷冷掠过四周。叫嚣声顿时一静,他这才神‘色’一凝而缓缓开口:“你……一个羽士五层的小辈,竟先后施展四种法术,皆非星海宗所有。而若非老夫阻拦,只怕没人拦得住你……”他话到此处,深邃的两眼中透着严厉:“说,你究竟来自何方!”

似乎有威势在不经意间弥漫开来,一阵彻骨的寒风平地而起。

无咎只觉得烟尘眯眼,心头怦怦大跳。虽说他自己也曾是地仙的高手,而今日不比往昔,稍有大意,说不定便要惹祸上身。他禁不住后退两步,任凭披肩‘乱’发随风扬起,兀自强作镇定,答道:“我乃人族,素有家道传承,只因修炼无望,故而拜入星海宗而再求仙缘!”

他一旦收起张狂,便是斯文有礼的模样。且口齿清晰,谈吐不俗,淡定自若,显然迥异于寻常的仙‘门’弟子。

管玄长老拈着长须,微微沉‘吟’:“哦。原来如此……”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玄武谷管事弟子白月,似乎不再追究,随即收起威势,转而又道:“此番攻打姑玄山,甚是古怪。车迟老弟,你意下如何……”他一边说话,一边走到那块刻有姑玄山字样的大石头前。众人簇拥追随而去,只有白月与毕豹悄悄换了个眼‘色’而暗暗松了口气。

“姑玄山已灭,其中有何古怪?你我不如趁机攻打天心‘门’,大功告成之后,便可回转……”

“非也!此前攻山,颇为艰难。毋庸置疑,山上必有高手坐镇。而如今仙‘门’覆灭,却不见人影……”

“兄长是说……”

“我也说不清楚,只觉得事出反常,也不知凌昱、殷尤等人战况如何……”

“哼,他几人擅作主张,日后必然要去宗主面前告上一状。眼下不宜耽搁,否则落下话柄……”

“所言极是!传令,安抚弟子,稍事歇息,随后动身启程……”

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却将不远处的话语声听得清楚。他很想凑上去,道出他的猜测。毕竟他从班华子与姜玄的口中有所获悉,或能解开两位长老的疑‘惑’。奈何人微言轻,只怕说了也是无用。而正当他想着心事的时候,有人走到近前:“愣着作甚,还不走开?若非戊名长老‘交’代,我才不会替你求情,哼……”

白月,玄武谷的管事弟子。

他说什么,戊名长老的‘交’代?那个‘性’情古怪的老头,怎会暗中关照自己?

无咎看着白月与毕豹背影,很是诧异不已,又见数十丈外的玄火‘门’与四象‘门’弟子依然虎视眈眈,他急忙尾随着两位管事弟子往前走去。

距离山‘门’的两三里外,聚集着另外一群修士。其中的金发‘女’子颇为惹眼,还有熟悉的阿威、冯田、阿猿等人。

“凡事多加小心,否则没人救你!”

白月丢下一句话,与毕豹转身离开。

无咎拱手致谢,又上下整理衣着,随即直起身来,不无感慨般地甩了甩披肩的‘乱’发。

不管是神洲,还是贺洲,只要人在途中,都是艰险重重啊。一不小心,遭到围攻。又是一不小心,转危为安。倘若细想起来,着实眼‘花’缭‘乱’。而诸多的蛛丝马迹,更是叫人伤脑筋。而疑云重重也好,‘阴’谋诡计也罢,与我没有关系,我只是来找寻灵石的……

元天‘门’的一行二十多人,坐在不远处的山坡上。看情形没有伤亡,却神‘色’各异。

无咎没作多想,慢慢走了过去,并咧着嘴角,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却见阿威很是愤怒,起身大声训斥:“无咎,你岂敢独自行事……”

而阿雅则是神‘色’埋怨,话语中透着难得的关切:“若非我央求两位管事师兄救你,你今日危矣……”

无咎摊开双手,无言以对。

没有人独自行事啊,无非走散了而已。而此前的有惊无险,竟是阿雅的人情?难道白月与毕豹两位管事弟子骗我,怎么会呢,‘女’人的话,真是捉‘摸’不透!

阿威发泄了怒火,依然话语严厉:“且就地待命,不得有误!”

阿雅温柔许多,抬手召唤:“来我身边,有话问你……”

无咎稍稍迟疑,还是走了过去,并冲着众人一一点头致意,然后一屁股坐在冯田的身旁,这才扭过头来:“阿雅前辈,有何吩咐?”

阿雅就在几尺之外,金发依然柔美飘逸,再有傲人的身姿,白‘玉’般的面颊与一双闪烁的大眼睛,顿如风景妩媚而使人心‘荡’神驰!

唉,美人就是好看,哪怕心怀鬼胎,也是如此的赏心悦目!总好过与那帮家伙打打杀杀,是吧?

谁让我是俗人呢,自然不能免俗……

“你去了何处,有无收获呀?”

阿雅没有了从前的矜持冷傲,话语间多了几分随意。好像她不是前辈,她只是一个有着柔软心肠的小‘女’人。

“‘混’战‘迷’路,侥幸脱险,见到诸位已属不易,又何来的收获呢!”

无咎面带感慨,老实巴‘交’的样子。

阿雅微微蹙起一双秀眉,旋即丢下一个幽怨的眼神背过身去。小‘女’人顿时没了,即使那飘逸的金发也透着无情与淡漠。

无咎回头看向冯田,呲牙笑道:“老弟,你又欠下几条人命,造下几多杀孽……”

冯田正自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短剑,不由得脸‘色’一僵而神情愠怒

便于此时,有人传令:“即刻启程,攻打天心‘门’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