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七章 此番凶险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gavrii1、喔呐呐、pexxxyu的捧场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年终盘点投票的朋友!

………………

即使早有猜测,还是不免吓了一跳。

尤其是看着那数千修士,乘着云舟,踏着飞剑,穿过雨雾,直奔湖心岛扑来,着实叫人眼花缭乱。更有几道人影,凌空而行,那不是星海宗的几位长老,又是谁人?而几位长老,已分头行事,攻打别的仙门,怎会突然来到此处?看情形好像是与天心门暗中勾结,只为将管玄、车迟两位长老,以及门下的弟子一网打尽?

我的天呐,怎会是这个样子呢!

无咎愣在石头上,兀自有些恍惚。若说方才他是被自己的猜测给吓了一跳,而眼下则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彻底惊呆了!

此前攻打姑玄山的时候,早已显现出诸多的迹象。倘若细想起来,不难从中现端倪。接着攻打这座湖心岛,又是古怪连连。一切都是阴谋,无非诱敌之计。而星海宗竟然自相残杀,究竟又为那般?

而不管怎样,此番凶险啊!

风雨激荡,剑光闪烁,数千修士铺天盖地而来,整个湖心岛已然笼罩在疯狂的杀机之中。而更多的人影穿过雨雾,直冲湖心岛的主峰。浅而易见,湖心岛主峰才是围攻的要害所在……

无咎不过是愣怔片刻,猛然惊醒过来,跳下大石头,奔着山下跑去。

大战来临,生死相夺。仙门恩怨,与我无关。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。

无咎刚刚蹿出去数十丈,便见一群御剑的筑基弟子迎面冲了过来。他急忙闪身躲避,而刚刚躲在几块乱石的背后,十几道人影从头顶疾飞而过,显然没有将他这个羽士五层的小辈放在眼里。

雨在下,风更急。

山顶到处都是混乱的人影,元天门的弟子正在撤退。而四象门的弟子见机不对,也纷纷跟着逃窜。转眼之间,数十道人影蜂拥而下。

无咎不敢耽搁,跳起来撒腿就跑,一步五六丈,再去七八丈,其灵巧飘逸的身形,仿如鸟儿,只想穿过疾风骤雨,去寻找一片属于自我的天空。

转眼之间,湖滩就在百余丈外。

无咎去势正急,猛然趔趄,顺势抓住山坡上老树的一截树干,这才堪堪站稳身形,随即又是瞪大双眼。

来时的湖滩上,早已围满了人,影影绰绰的一大片,怕不有数百之众。其中或有星海宗弟子,亦或有天心门弟子,多为羽士的修为,却在几个筑基前辈带领下,沿着山脚摆开阵势。如此情形,显然是为了拦截漏网之鱼而有备无患。再远处则是茫茫的湖水,随风卷起波浪滚滚。乍然看去,那数百裹着护体灵力,且手持飞剑的数百人影,仿佛一大群刚刚破水而出的怪兽,只为狩猎吞噬,只为血腥杀戮……

与此同时,阿威、阿雅,带着元天门的弟子从山上跑了下来。随后的三四十人,则是四象门弟子,似乎察觉不妙,也同样的放慢了脚步。

而守候在湖滩的数百人,早已看清了山坡上的情形,顿时便如现了猎物,竟然大喊大叫冲了过来。

人群中的阿威与阿雅,尚在迟疑,禁不住双双色变,旋即踏剑腾空,并扬声大喊:“凌昱、殷尤长老叛乱,欲将我等斩尽杀绝。与其束手待毙,不如冲出去……”

四象门的两个筑基前辈,也混在人群中,指望着有所侥幸,谁料状况愈危急,慌忙随声附和:“杀将出去——”

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由星海宗长老引起的这场内讧、或是叛乱,已是毋庸置疑。而高人斗法,殃及无辜。稍有不慎,便要死无葬身之地啊!尤其数十对数百,敌我寡众悬殊,想要抢得一线生机,唯有趁乱冲出去。否则十死无生,必将后悔晚矣!

有了四位筑基前辈的冲锋陷阵,尚自惶惶无措的弟子们顿时精神一振。

无咎躲在老树下,将四周的情形看在眼里。他不失时机纵身而出,随着人群往下冲去。

不过瞬间,一道道人影挡住去路。顿时剑光闪烁,血肉横飞。曾经同属星海宗的双方弟子,已势若疯狂般地混战一起。但见数百人拼死相撞,凄厉的呼喊声与法宝的轰鸣声在风雨中激荡不休。

无咎左突右闪,只想趁乱突围。

而两道人影迎面扑来,两道剑光呼啸而至。

无咎来不及躲避,去势猛然加快,从剑光之中堪堪穿过,恰好处于两道人影之间。他抬手召出一把短剑,猛然强驱法力横扫而去。“砰砰”闷响,血光迸溅。两个羽士六七层的修士猝不及防,双双被拦腰斩断。

几丈之外,阿猿带着冯田等人合力突围。五六个弟子结成一个小小的阵势,彼此尾相助,且攻守兼备,竟是从围追堵截中杀出一条血路。而余下的弟子则是无力应对,纷纷倒在剑光之下。即使凶悍的四象门弟子,也身陷重围而遭受狙杀。

阿威、阿雅虽然吩咐众人突围,却无暇多顾,只管与两个四象门的筑基修士,联手冲向五道御剑的人影。半空之中,各显神通,你争我夺,生死相拼……

无咎一边突围,一边不忘留意四周的情形。恰逢人影拦路,飞剑、符箓迎面袭来。他转身躲避,几道剑光呼啸而至。他急忙施展隐身术,谁料法力尚存,一团模糊的人影在雨雾中隐隐约约,原本寻常的大雨竟然让他无所遁形。飞剑所致,“砰、砰”乱响,他踉跄着扑倒在泥水之中,身形溃散,顿时被雨水浇个通透。紧接着又是五六道剑光袭来,显然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人死了,不要紧,而死在混战之中,最窝囊啊!

无咎不敢有丝毫大意,顺势遁入地下。果不其然,地下的三尺深处便有禁制阻拦。他稍稍躲避,再又猛然蹿出。乱剑的轰鸣犹在不远处炸响,他顺势冲入人群。数尺剑芒所致,顿然惨叫四起,继而肢体横飞,好一片血水迸溅。

而成群的人影蜂拥不断,道道凌厉的剑光,更如无数的闪电一般,掠过风雨急袭而来。

无咎去势不停,只管手持飞剑横冲直撞。但有阻拦,一剑两段。即使羽士**层的高手,围攻之下,难以施展神通,同样挡不住他的凶悍。喘息瞬间,冲过山坡。而湖滩之外,风大浪急,湖水茫茫,根本没有去路。他不由得收住脚步,一阵暗暗叫苦。即便遁入水下,只怕也难以逃远。而数百羽士呢,杀不胜杀啊!

恰于此时,阿猿与冯田等人,以及五六个四象门弟子,也冲到了湖边。而数不胜数的人影围攻而至,急得阿猿大喊:“阿威师叔,不要丢下弟子……”

数十丈的半空之中,**道御剑人影犹在纠缠厮杀。

其中的阿威奋力挡住袭来的飞剑,反手祭出一道光芒:“师妹,带着弟子先走一步,我来断后……”他唯恐不虞,又道:“四象门的两位师兄,助我一臂之力……”

光芒飘落,湖滩上顿时多了一片云舟。

阿猿大喜,与冯田等人纵身跳上云舟。随即阿雅从天而降,不及站稳,手掐法诀,便要远去。而五六个四象门的弟子恰好赶到,也要趁机逃走,却因慌乱不堪,反而挡住了云舟的去向。众多修士追杀而至,飞剑、符箓疾如骤雨。悬在湖滩上的云舟尚未飞起,已然摇摇欲坠。

阿雅难以驾驭云舟,又急又气:“闪开……”

阿猿与冯田更加的愤怒,忍不住与四象门弟子起了争执。而愈是如此,云舟愈是难以起飞。无数的剑光与人影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,眼看着便要将不堪重负的云舟给压垮碾碎。

正当情形危急之时,突然有人拔地而起,去势之快,竟在密集的雨雾中炸开团团光影。

不过刹那,光影狠狠撞向拥挤的人群,极为的强横而又势不可挡,霎时骨断筋折而惨叫连连。随即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毫不迟疑,挥舞剑光,冲着围堵云舟的四象门弟子便是一通乱劈乱砍。残肢断臂纷飞,鬼哭狼嚎撕心裂肺。而无咎又是环绕云舟疾行不止,剑光所至,不死即伤,阻拦的修士纷纷退却。他趁机跳上云舟,大声喝道:“走——”

阿雅急忙掐动法诀,云舟飞起。无数剑光随后袭来,逼得云舟摇晃不停。阿雅张口喷出一道精血,复又催动法力。云光一闪,云舟倏然腾空远去。而她尚未松了口气,又回头看向身后,失声道:“师兄他……”

透过云舟的禁制与雨雾看去,疾驰而来的阿威正被两人追杀。而那两位仇家并非别人,竟是之前与他合力御敌的两个四象门的筑基高手。他以寡敌众,难以支撑,恰见云舟远去,慌忙随后赶了过来。

冯田恍然大悟,出声道:“无咎,你不该乱杀无辜,如今惹恼了两位前辈,如何是好……”

他的身旁,还坐着阿猿与另外两个弟子,皆遍体鳞伤,余悸未消的模样,想必也是猜出了阿威遭到追杀的原委,却没有抱怨,只是默默看着某人而心绪莫名。

无咎依然两脚叉开,稳稳站在云舟之上,却浑身湿透,乱成缕,双眉倒竖,满脸的杀气。尤其他手中的短剑,还在“啪嗒啪嗒”滴着血水。好像他还未从杀戮中回过神来,冷冷瞥了眼冯田,根本不予理会,转而冲着阿雅沉声道:“想救阿威,打开云舟——”

阿雅尚自焦虑不安,愕然道:“且不说打开云舟,尔等必死无疑。更何况……”

她也想打开云舟,前去接应阿威,却有自知之明,因为她二人皆非四象门的两个筑基修士的对手。倘若天心门趁势追来,只怕到时候没有一人能够逃生!

而一旦阿威被杀,那两个四象门的高手必然不会罢休……

无咎却是一甩乱,双眸寒光闪动:“只管打开云舟,我来对付那两个家伙!”

阿雅也好,冯田与阿猿也罢,皆瞠目不语,却又一个个难以置信。

一个羽士五层的小辈,竟然要独自对付两个筑基高手?而对于某人来说,亦并非没有先例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ps:唉,又被强行打断了码字,于是更新又迟了。说抱歉,很无力,只能说故事中的人性龌蹉,就在身边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