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八章 累不累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呼吸武器、shen819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尤其是看着那数千修士,乘着云舟,踏着飞剑,穿过雨雾,直奔湖心岛扑来,着实难以置信。天籁小『说WwW.『⒉更有几道人影,凌空而行,那不是星海宗的几位长老,又是谁人?而几位长老,已分头行事,攻打别的仙门,怎会突然来到此处?看情形好像是与天心门暗中勾结,只为将管玄、车迟两位长老,以及门下的弟子一网打尽?

我的天呐,怎会是这个样子呢!

无咎愣在石头上,兀自有些恍惚。若说方才他是被自己的猜测给吓了一跳,而眼下则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彻底惊呆了!

此前攻打姑玄山的时候,早已显现出诸多的迹象。倘若细想起来,不难从中现端倪。接着攻打这座湖心岛,又是古怪连连。一切都是阴谋,无非诱敌之计。而星海宗竟然自相残杀,究竟又为那般?

而不管怎样,此番凶险啊!

风雨激荡,剑光闪烁,数千修士铺天盖地而来,整个湖心岛已然笼罩在疯狂的杀机之中。而更多的人影穿过雨雾,直冲湖心岛的主峰。浅而易见,湖心岛主峰才是围攻的要害所在……

无咎不过是愣怔片刻,猛然惊醒过来,跳下大石头,奔着山下跑去。

大战来临,生死相夺。仙门恩怨,与我无关。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。

无咎刚刚蹿出去数十丈,便见一群御剑的筑基弟子迎面冲了过来。他急忙闪身躲避,而刚刚躲在几块乱石的背后,十几道人影从头顶疾飞而过,显然没有将他这个羽士五层的小辈放在眼里。

雨在下,风更急。

山顶到处都是混乱的人影,元天门的弟子正在撤退。而四象门的弟子见机不对,也纷纷跟着逃窜。转眼之间,数十道人影蜂拥而下。

无咎不敢耽搁,跳起来撒腿就跑,一步五六丈,再去七八丈,其灵巧飘逸的身形,仿如鸟儿,只想穿过疾风骤雨,去寻找一片属于自我的天空。

转眼之间,湖滩就在百余丈外。

无咎去势正急,猛然趔趄,顺势抓住山坡上老树的一截树干,这才堪堪站稳身形,随即又是瞪大双眼。

来时的湖滩上,早已围满了人,影影绰绰的一大片,怕不有数百之众。其中或有星海宗弟子,亦或有天心门弟子,多为羽士的修为,却在几个筑基前辈带领下,沿着山脚摆开阵势。如此情形,显然是为了拦截漏网之鱼而有备无患。再远处则是茫茫的湖水,随风卷起波浪滚滚。乍然看去,那数百裹着护体灵力,且手持飞剑的数百人影,仿佛一大群刚刚破水而出的怪兽,只为狩猎吞噬,只为血腥杀戮……

与此同时,阿威、阿雅,带着元天门的弟子从山上跑了下来,不由得纷纷止步。随后的三四十人,则是四象门弟子,似乎察觉不妙,也同样的放慢了脚步。

而守候在湖滩的数百人,早已看清了山坡上的情形,顿时便如现了猎物,竟然大喊大叫冲了过来。

人群中的阿威与阿雅,尚在迟疑,禁不住双双色变,旋即踏剑腾空,并扬声大喊:“凌昱、殷尤长老叛乱,欲将我等斩尽杀绝。与其束手待毙,不如冲出去……”

四象门的两个筑基前辈,也混在人群中,指望着有所侥幸,谁料状况愈危急,慌忙随声附和:“杀将出去——”

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由星海宗长老引起的这场内讧、或是叛乱,已是毋庸置疑。而高人斗法,殃及无辜。稍有不慎,便要死无葬身之地啊!尤其数十对数百,敌我寡众悬殊,想要抢得一线生机,唯有趁乱冲出去。否则十死无生,必将后悔晚矣!

有了四位筑基前辈的冲锋陷阵,尚自惶惶无措的弟子们顿时精神一振。

无咎躲在老树下,将四周的情形看在眼里。他不失时机纵身而出,随着人群往下冲去。

不过瞬间,一道道人影挡住去路。顿时剑光闪烁,血肉横飞。曾经同属星海宗的双方弟子,已势若疯狂般地混战一起。但见数百人拼死相撞,凄厉的呼喊声与法宝的轰鸣声在风雨中激荡不休。

无咎左突右闪,只想趁乱突围。

而两道人影迎面扑来,两道剑光呼啸而至。

无咎来不及躲避,去势猛然加快,从剑光之中堪堪穿过,恰好处于两道人影之间。他抬手召出一把短剑,猛然强驱法力横扫而去。“砰砰”闷响,血光迸溅。两个羽士六七层的修士猝不及防,双双被拦腰斩断。

几丈之外,阿猿带着冯田等人合力突围。五六个弟子结成一个小小的阵势,彼此尾相助,且攻守兼备,竟是从围追堵截中杀出一条血路。而余下的弟子则是无力应对,纷纷倒在剑光之下。即使凶悍的四象门弟子,也身陷重围而遭受狙杀。

阿威、阿雅虽然吩咐众人突围,却无暇多顾,只管与两个四象门的筑基修士,联手冲向五道御剑的人影。半空之中,各显神通,你争我夺,生死相拼……

无咎一边突围,一边不忘留意四周的情形。恰逢人影拦路,飞剑、符箓迎面袭来。他转身躲避,几道剑光呼啸而至。他急忙施展隐身术,谁料法力尚存,一团模糊的人影在雨雾中隐隐约约,原本寻常的大雨竟然让他无所遁形。飞剑所致,“砰、砰”乱响,他踉跄着扑倒在泥水之中,身形溃散,顿时被雨水浇个通透。紧接着又是五六道剑光袭来,显然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人死了,不要紧,而死在混战之中,最窝囊啊!

无咎不敢有丝毫大意,顺势遁入地下。果不其然,地下的三尺深处便有禁制阻拦。他稍稍躲避,再又猛然蹿出。乱剑的轰鸣犹在不远处炸响,他顺势冲入人群,左劈右砍。数尺剑芒所致,顿然惨叫四起,继而肢体横飞,好一片血水迸溅。

而成群的人影蜂拥不断,道道凌厉的剑光,更如无数的闪电一般,掠过风雨急袭而来。

无咎去势不停,只管手持飞剑横冲直撞。但有阻拦,一剑两段。即使羽士**层的高手,围攻之下,难以施展神通,同样挡不住他的凶悍。喘息瞬间,冲过山坡。而湖滩之外,风大浪急,湖水茫茫,根本没有去路。他不由得收住脚步,一阵暗暗叫苦。即便遁入水下,只怕也难以逃远。而数百羽士呢,杀不胜杀啊!

恰于此时,阿猿与冯田等人,以及五六个四象门弟子,也冲到了湖边。而数不胜数的人影围攻而至,霎时急得阿猿大喊:“阿威师叔,不要丢下弟子……”

数十丈的半空之中,**道御剑人影犹在纠缠厮杀。

其中的阿威奋力挡住袭来的飞剑,反手祭出一道光芒:“师妹,带着弟子先走一步,我来断后……”他唯恐不虞,又道:“四象门的两位师兄,助我一臂之力……”

光芒飘落,湖滩上顿时多了一片云舟。

阿猿大喜,与冯田等人纵身跳上云舟。随即阿雅从天而降,不及站稳,手掐法诀,便要远去。而五六个四象门的弟子恰好赶到,也要趁机逃走,却因慌乱不堪,反而挡住了云舟的去向。众多修士追杀而至,飞剑、符箓疾如骤雨。悬在湖滩上的云舟尚未飞起,已然摇摇欲坠。

阿雅难以驾驭云舟,又急又气:“闪开……”

阿猿与冯田更加的愤怒,忍不住与四象门弟子起了争执。而愈是如此,云舟愈是难以起飞。无数的剑光与人影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,眼看着便要将不堪重负的云舟给压垮碾碎。

正当情形危急之时,突然有人拔地而起,去势之快,竟在密集的雨雾中炸开团团光影。

不过刹那,光影狠狠撞向拥挤的人群,极为的强横而又势不可挡,随即骨断筋折而惨叫连连。随即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毫不迟疑,挥舞剑光,冲着围堵云舟的四象门弟子便是一通乱劈乱砍。残肢断臂纷飞,鬼哭狼嚎撕心裂肺。而无咎又是环绕云舟疾行不止,剑光所至,杀气腾腾,阻拦的修士纷纷退却。他趁机跳上云舟,大声喝道:“走——”

阿雅急忙掐动法诀,云舟飞起。无数剑光随后袭来,逼得云舟摇晃不停。阿雅张口喷出一道精血,复又催动法力。云光一闪,云舟倏然腾空远去。而她尚未松了口气,又回头看向身后,失声道:“师兄他……”

透过云舟的禁制与雨雾看去,疾驰而来的阿威正被两人追杀。而那两位仇家并非别人,竟是之前与他合力御敌的两个四象门的筑基高手。他以寡敌众,难以支撑,恰见云舟远去,慌忙随后赶了过来。

冯田恍然大悟,出声道:“无咎,你不该乱杀无辜,如今惹恼了两位前辈,如何是好……”

他的身旁,还坐着阿猿与另外两个弟子,皆遍体鳞伤,余悸未消的模样,想必也是猜出了阿威遭到追杀的原委,却没有抱怨,只是默默看着某人而神情莫名。

无咎依然两脚叉开,稳稳站在云舟之上,却浑身湿透,乱成缕,双眉倒竖,满脸的杀气。尤其他手中的短剑,还在“啪嗒啪嗒”滴着血水。好像他还未从杀戮中回过神来,冷冷瞥了眼冯田,根本不予理会,转而冲着阿雅沉声道:“想救阿威,打开云舟——”

阿雅尚自焦虑不安,愕然道:“且不说打开云舟,尔等必死无疑。更何况……”

她也想打开云舟,前去接应阿威,却有自知之明,因为她二人皆非四象门的两个筑基修士的对手。倘若天心门趁势追来,只怕到时候没有一人能够逃生!

不过,她也知道。一旦阿威被杀。那两个四象门的高手,必然不会罢休。

无咎却是一甩乱,双眸寒光闪动:“只管打开云舟,我来对付那两个家伙……”

阿雅也好,冯田与阿猿也罢,皆瞠目不语,又一个个难以置信。

o68

云舟愈飞愈快,愈飞愈高,而密集的雨雾,依然好像是无边无际而笼罩四方。

云舟之上,在风雨声中显得异常的寂静。阿雅、阿猿、冯田以及另外两位羽士弟子,时而冲着那满身杀气之人投去一瞥,时而面面相觑,时而回头张望,一个个默不作声而又神情忐忑。

此时此刻,尚未逃出天心门的地盘。一旦打开禁制,云舟的去势必然放缓。稍有不测,接下来的情形难以预料。

而数百丈远处,三道御剑的人影犹在追逐不停。

阿威扔出一把符箓,在半空中“砰砰”炸响。稍加阻挡,他又急忙催动飞剑,却身形摇晃,显然已是不堪应付。

那两个四象门的筑基弟子,均为七八层的高手,极为的残暴凶狠,联手击退了天心门的围攻之后,恰见自家弟子遭到元天门的抛弃,以为遭到耍弄,顿时恼羞成怒的拼起命来。更何况四象门与元天门素有恩怨,于是只管随后追杀而不依不饶。

阿威尚未喘口气,两个对手躲过符箓,又追到了数十丈外,一时片刻难以摆脱。他无路可去,只得催动脚下的飞剑竭力往前。前方就是阿雅驾驭的云舟,不知她能否出手相助。倘若两人联手,或能逃脱一劫。而云舟之上的弟子,则是必死无疑。

唉,师妹独自逃生,也不怪她,形势所迫……

与此同时,阿雅终于抬手打出一道法诀。她看出了阿威的窘境,也知道眼下的凶险。别无选择之下,她有着自己的决断。而她打出法诀的瞬间,已抓出飞剑站起身来,并冲着那满脸杀气的某人投去深深一瞥。她的眼光中再无漠然蔑视,反而多出几分期待。

云舟禁制打开,云舟之上顿时风雨交加。阿猿与冯田等四人也急忙跳身而起,并闪向两旁。

云舟的当间,某人依然两脚叉开稳稳站立,只有一头乱随风扬起,手中的短剑吞吐着闪烁的光芒。那凛然不惧的气势,浑如他当年的模样……

阿威尚自窘急无奈,忽见前方的云舟慢了下来,随即禁制打开,六道人影出现在风雨之中。他不及多想,冲了过去,而刚刚临近,又从云舟之上飞掠而过。

两个四象门的筑基高手无暇多想,急追而至,趁势扑向云舟,只要将背信弃义的冤家仇敌斩杀殆尽。

而与之瞬间,异变突起。

只见一道人影从云舟之上蹿起,并抬手抓出一块玉盘凌空拍来。

蓄势以待的无咎,出手了。是否真的能够对付两个筑基高手,他也不知道。而危急时刻的退缩忍让,反而更糟。不管怎样,该跑路的时候,不能含糊。而该出手的时候,便要全力以赴!

无咎祭出的玉盘,便是那块星云阵盘。而他这边蹿起,两个筑基高手已近在咫尺,并双双挥拳猛击,风雨之中顿时龙吟虎啸而杀气凌厉。他不作抵挡,也不作迟疑,拍出阵盘之际,顺势掐动法诀。

与之刹那,一片青色的光芒霍然而现。眨眼之间,已达十余丈方圆。星星闪动着光芒,仿如一团吞噬万物的青云,瞬即已将前后扑来的两道御剑的人影,肆虐的风雨,嘶吼的兽影,以及暴虐的杀机尽数笼罩其中。

无咎只身应敌,俨然便是你死我活的架势。而他刚刚得手,猛然停转,反手祭出几道法诀,趁势化作一道光芒划过半空。不待那团诡异的青云坠落,他已奔着云舟的方向追去,却是气急败坏,扬声大喊:“等等我啊——”

适才尚在缓缓飞行的云舟,突然加快去势。

阿雅与阿猿等人守在云舟之上,只想目睹着某人的大显神威。却见对方不过是让阿威诱敌,再以阵法阻挡,虽然觉着计策高明,还是不免大失所望。于是云舟稍稍放缓,顺道接了阿威,却没有等待,竟是直奔远处飞去。

浅而易见,某人被抛弃了!

这人性啊,何以如此的龌蹉呢,我只身应敌,反遭抛弃,良心何在,天理何存……

阵盘所化的青云,在半空中缓缓降落,并出阵阵闷响,被困的两个四象门弟子犹在拼命挣扎。四周则是风雨如旧,并有法力轰鸣声遥遥回响。随时都将有人追来,此地不宜久留啊!

无咎在半空中稍稍停顿,法力难继,身形下坠,他急忙默念口诀。以他羽士五层的修为,即便施展遁法也难以持久。倘若因此耗尽修为,到时候只能自讨苦吃。他猛然止住坠势,化作一道光芒疾驰而去。

冥行术,去如闪电。

眨眼之间,一片白云就在前方。他收势不及,一头撞了上去。云光闪烁,他反弹而起。禁制光芒中呈现出几道人影,他怒声大喊:“给我打开云舟——”

云舟之上,阿威坐在阿雅的身旁,犹自疲惫不堪,而两眼中却是感慨莫名。而阿雅则是神色关切,彼此显得极为默契。便在这对师兄妹默默传情之际,有光芒突如其来。随即云舟震动,半空中出现一个披头撒张牙舞爪而又极为愤怒的人影。两人面面相觑,似有迟疑,却又看了眼不远处阿猿、冯田等四位弟子,旋即打出一道法诀……

无咎借着反弹之势,人在半空,四肢乱舞,并狠狠挥动剑光。而正要再次狠之际,禁制打开。他趁势落在云舟之上,依然怒气难消,甩着长,两眼圆睁:“岂有此理,为何丢下我……”

阿猿与冯田等四位弟子,默不吭声低下头去。

而阿威却是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不慌不忙叱道:“你以我诱敌,以长辈性命作赌,已然触犯门规,念你并无恶意,故而既往不咎。何敢无端指责,以下犯上……”

阿雅打出法诀关闭禁制,继续催动云舟往前,却又不忘回过头来,诧异道:“你口口声声,留下断后。我借机离去,有何不妥?何况我元天门弟子,多少人亡命于此。总不能为了等你一个,而再添冤魂。你除了投机取巧之外,全然不是筑基修士的对手。倘若因此侥幸而居功,为人所不齿也……”

无咎是怒气冲冲而来,却遭阿威与阿雅训斥一通。他瞠目难耐,却又哑口无言。

本以为挺身而出,英雄气概。只身断后,侠义为怀。却不料成了投机取巧之辈,便是遭到抛弃也是如此的理所当然。

阿威与阿雅,却不再多说,换了个眼神,转身继续驾驭云舟往前疾行。

无咎默然片刻,收起短剑,就地坐下,然后翻着双眼而长叹了一口气。

唉,我总是以己度人,无非自作多情。我行我素便好,只求一个问心无愧!

可惜了我的星云阵盘,值得好多灵石呢!

“师兄,这瓶辟谷丹送你……”

冯田低头片刻,竟然拿出一瓶丹药。见状,他身旁的阿猿也作势道:“若要丹药,知应一声……”

无咎循声看去:“我要酒……”

冯田与阿猿的神色一滞:“没有……”

无咎耸耸肩头,闭上双眼,摇晃脑袋,喃喃自语:“寒池残荷人伤悲,纵情千古买一醉……”

他想饮酒,大醉一场。

究竟是借酒浇愁,还是寂寥难耐,除了他之外,没人知晓。因为他的心中,不仅飘荡着一个残破的秋千,还有那红尘山谷的漫天风雪……

愈来愈快的云舟,终于穿透雨雾而飞越乌云。

豁然之间,天穹晴朗,万里明澈,一轮红日照耀四方。

阿威与阿雅相视一笑,继续加快云舟的去势。

劫后余生的阿猿与冯田等四位弟子,也同样的庆幸不已,而看着有些空荡荡的云舟,各自禁不住神色黯然。

元天门出征的时候,尚有三十位弟子。而几番转战之后,眼下只剩七人。余下的同门师兄弟,尽数成了亡魂。如此伤亡惨重,着实出乎所料。而接下来,又将去往何方?

阿猿在弟子当间,算是稳重之人,而连遭变故,不免有些茫然。他看向冯田以及身边的两位师弟,出声问道:“两位师叔,你我不如返回元天门……”

冯田附和道:“星海宗正当大乱,你我此去凶多吉少……”

另外两人也是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。

闻声,阿威与阿雅转过身来。

阿威依然神情疲惫,而伤势却已无碍,且身躯壮硕如旧,整个人显得颇为彪悍。他打量着几个弟子,不予置否。

有了高大威猛的衬托,一旁的阿雅则是愈娇美动人。

而这娇美的金女子,却是深思熟虑般沉吟道:“此时返回元天门,与叛逃无异。来日再要依附星海宗,比登天还难。且不论情形如何,只管前往玄武谷也就是了。纵有恩怨是非,料也无妨……”

她说到此处,却见某人闭目静坐,置身度外,不由得微微一笑:“无咎,你莫非还在记恨于我……”

无咎蓦然睁眼,恍如大梦初醒,慢慢扭头看向阿雅,疑惑道:“我为何要记恨别人呢,累不累啊……”

正如所言,他的仇人多了,从神州到贺洲,可谓不计其数,倘若一一记恨,只怕他早已将自己埋葬在恨山苦海之中。何况两个筑基修士而已,犯的着计较嘛!

阿雅的话语一窒,却又脸色微变。

只见一片云舟由远而近,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上面的人影……

…………

ps:我不会断更,却难免延后,不说借口了,我吃午饭去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