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九章 不必人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大桥伢子sun1o846万道友蜘蛛弥勒佛闲小谷追仙逍遥去2无酒不欢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的年终盘点的投票支持!

…………

逃出湖心岛的弟子,不止元..

一片白云渐渐临近,上面呈现出五六道人影,竟是玄火门弟子,纷纷冲着这边张望而显得颇为惊慌。不过,当对方虚实,轻松起来,其中的两人传音呼喊——

“元天门的运气不错啊!”

“伤亡如何,尚存几人?”

“原来是玄火门的阿重与阿健师兄,唉……”

阿威叹了口气,刚要回话,阿雅接过来答道:“我元天门并无伤亡,诸多弟子早已先行一步,我乃阿雅,与师兄阿威留下断后,故而耽搁。莫非只有你我两家幸免……?”

“攻山之际,恰逢生变,混乱之中,又怎顾得许多……”

“亦曾见到有人突围,去向不明……”

“久闻两位师兄大名,此番幸甚!”

阿雅有所获悉,不愿多说,恭维一句,又道:“奈何有事在身,告辞!”

“咦,那不是杀了阿户,重伤干丘的小子吗!”

“是他——”

双方对话之际,彼此所乘的云舟愈来愈近。

玄火门共有六人,分别是两个筑基修为的中年人与四个羽士修为的年轻弟子。两个中年人,叫作阿重与阿健,乃是玄火门继任的前辈。而前任的干丘与阿户,则是一死一伤,如此悲惨的命运,皆拜某人所赐。而所谓的仇人,就在元天门的云舟之上。清楚楚,人族模样,披头撒,撇着嘴巴,目中无人的德行,不是那个小子又是谁?

阿雅与阿威换了个眼神,云舟骤然加快。

玄火门的云舟随后紧追,一时追赶不及。

“慢着——”

“两位道友稍候片刻——”

阿雅不为所动,随声敷衍:“有话来日再叙,恕我先行一步!”

“留下那个小子,再走不迟……”

“否则莫怪我等翻脸……”

叫作阿重与阿健的两位筑基高手,原本假意寒暄,终于忍耐不住,穷凶极恶的嘴脸终于暴露无遗。与之同时,两人不忘全力驱使云舟。怎奈元天门早有防备,彼此依然相隔百丈而难以追赶。

阿威身旁的阿雅,很是敬佩师妹的小心谨慎,又回头人,忍不住出一声闷哼:“哼,又是你无咎惹下的祸端,眼下如何是好……”

也不怪他恼怒,刚刚逃出天心门的重围,便遭四象门的追杀,尚未缓口气,接着又是玄火门的纠缠。两个玄火门的高手,皆有着筑基**层的修为,倘若正面冲突,他与师妹根本打不过人家。而究其缘由,均为某人造下的罪孽。不用多想,那就是一个惹祸的灾星!

无咎坐在云舟的当间,默默注视着所生的一切。早便听说,玄火门来了两个修为高强的前辈。征讨仙门的途中,有过留意。于是当对方带着弟子现身之际,他已忍不住暗暗叫苦。

那两个家伙,来的不是时候啊!

正如阿雅所言,以他无咎的修为,想要对付筑基高手,只能凭借着投机取巧而侥幸一时。嘲讽的话语虽然难听,却也道出了实情。怎奈最后的星云阵盘也丢了,没有倚仗,倘若不测,下场难以预料!

而如此倒也罢了,却又遭到阿威的埋怨与指责!

他说什么,都是我惹下的祸端?

我屡次遭受欺辱,面临生死凶险,不得不奋起抗争,他身为元天门的前辈竟然视而不见?若非我驱逐四象门弟子,阿雅又岂能带着阿猿冯田四人逃出天心门?我只身断后,反遭抛弃,他与阿雅依然大言不惭,莫非真当我是个傻子一般?而两个玄火门的家伙,原本来意不善,竟归咎于我,还要不要脸啊?

“如何是好?”

无咎尚自打量着百丈外的云舟,以及上面摇晃的人影,猛然收回眼光,冲着阿威而反问一句,随即拂袖一甩站起身来,带着揶揄的口吻又道:“将我抛出云舟,便可化险为夷。有请阿威前辈动手,莫要连累了诸位,哼!”

他说到最后,哼了一声,两道剑眉微微竖起,邪狂的气势张狂欲出。

一个羽士五层的弟子,竟敢与筑基前辈顶撞?

阿威始料不及,勃然大怒。

而他面前的人族弟子,背着双手,两脚叉开,神色凛然,而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。那双剑眉下的眼神,竟然透着前辈高人才有的深邃傲然。其中隐隐的怒意,叫人敬畏……

便于此时,阿雅回头一瞥,微微讶异,忙道:“无咎,阿威师兄关切则乱,你怎能意气用事呢,总不会与他动手吧,这般不识好歹,让你的师兄师弟又如何”

这女子的用意很明白,唯恐无咎与阿威动手打起来。无咎虽是小辈,却有过诛杀筑基修士的罪名,倘若他再次疯狂起来,天晓得又将生什么。何况一旦冲突,遁玄火门必然趁火打劫。此时此刻,她真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而她虽然偏袒阿威,却又两眼盯着无咎,闪烁的神情中透着暧昧,竟也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韵致。

无咎摆出豁出去的架势,纯属无奈,却不想在那金美女的眼里,他竟然如此不堪。男人啊,难免不服不忿。他顿时恢复常态,叱道:“哎,怎会是我意气用事呢,尔等欺人太甚……”

而阿雅根本不听分说,转而扬声道:“我元天门,急于前往星海宗与师门长辈汇合。两位师兄若愿同行,最好不过……”

百丈之外,云光闪烁。

那两个叫作阿重与阿健的筑基修士,已打开云舟禁制,便要御剑行空追来,忽而又迟疑不定。

“星海宗大乱,尔等岂非送死……”

“星海宗怎会有你元天门的长辈,胡说八道……”

阿雅却是微微一笑:“真假如何,此去便见分晓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哼,同去便同去,且探明虚实,再返回玄火门不迟……”

阿重与阿健迟疑片刻,竟关闭禁制,驱使云舟,继续尾随在百丈外而不愿罢休。他二人唯恐遇到元天门的长辈,到时候惹祸上身,却又不肯相信阿雅,索性跟随而临机应变。何况星海宗的变故也叫人颇感意外,不妨顺道探查一二。

方才还是剑拔弩张,转眼风平浪静。

只因为阿雅的几句话,便化险为夷。或许,这也是她能够带着弟子来到星海宗的一个缘故。

而这女子稳住了玄火门,摆平了纷争。而她并未得意,轻轻缓了口气:“无咎,切莫忤逆犯上,否则我也救不了你……”她眼光斜睨,意味莫名,随即转过身去,披肩的长透着迷幻的色泽。

无咎没有了之前的张狂,反倒是自讨没趣的模样,他独自愣愣站在云舟的当间,满脸的漠然与苦涩。

“师兄,歇息片刻……”

“无咎师弟……”

冯田与阿猿以及另外两个弟子,在小声示意。不管阿威与阿雅如何,至少他四人心里清楚,此番能够侥幸生还,与无咎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无咎微微点头,走到一旁盘膝坐下,威与阿雅的背影,他不禁眉梢耸动而神有所思。

那个金女子,固然贪财,且自傲固执,却并非一个心机深沉之辈。而她的所言所行,总是透着种种的怪异。

尤其是攻打天心门的时候,她带着弟子,作势上山,而稍有动静,随即撤退。最为不济的元天门,竟然第一个冲出了重围。也就是说,她早已知晓攻山的下场并早早有了防备!

此外,见到玄火门追来,她避实就虚,三言两语稳住了两个筑基的高手。或是蓄意恫吓,却也真真假假难以猜测。倘若她所言不虚,元天门的前辈高人又怎会出现在星海宗那个是非之地呢?而她既然执意前往,其中必有蹊跷!

还有一个,她偏袒她的师兄也就罢了,又说什么,她也救不了自己?

她是救过自己两回,无非私欲作祟。而如今本人有了羽士五层的修为,虽然打不过筑基修士,想要逃跑却是不难,她心知肚明,为何又出言告诫?是吓唬我,还是她背后的前辈高人……

“师兄,两位师叔也是好意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!”

冯田见某人依然脸色古怪,于是出声劝慰。余下的三个弟子深以为然,其中的阿猿跟着附和道:“顶撞前辈,总归不对。以下犯上,触犯门规……”

无咎不得不收回思绪,诧然旁的四位同伴,张了张嘴便要辩解,随即又是两肩一耸而默不吭声。

这几个师兄弟,只执,却不辨端倪,即使加以分说,也没谁懂得其中的玄机。所谓的驴唇不对马嘴,当如是也。而我究竟如何,不必人懂。还是当年与祁散人太虚相处的日子,那才叫痛快呢,闻弦歌而知雅意,即使放个屁响,也有几分默契,嘿……

无咎摸出两块灵石攥在手心,行功吐纳之余,回味着当年的种种,漠然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暖暖的笑意。

祁老道,我真的想念你老人家了。还有太虚那个老头,依然在骗吃骗喝吗……

……

ps:盛怒伤肝,这几天真的气糊涂了,昨天匆忙上传,竟将上一章也粘贴上去,因为家人下乡扶贫,我来不及做饭,老母亲也陪着挨饿,更添几分急躁,整个人都完蛋了。见到书友反应,这才知道,而节不得删除,也只能将错就错,愧疚啊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