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章 化险为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我是周元杰、喔呐呐、tianshen81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本来是贴身肉搏,最终却是惹火烧身。

当那个阿健从乱缠乱打中醒悟过来,随即施展玄火反击。无咎顿时被烈焰吞没,护体灵力崩溃。吓得他急忙松开阿健,却还是没能躲过来势凌厉的飞剑。同样的近在咫尺,同样的猝不及防。这便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而眼看着就要变成烧烤,他的周身上下突然闪过光芒,竟然挡住了必杀一击!

呼,命大!

不是命大,而是坤元甲!

是丑女所送的坤元甲,在危急关头立下了大功!

而宝物虽然救了他一命,却法力逆袭,使得下坠之势更快,一道峡谷迎面砸来。且施展遁术,以免摔疼。谁料折腾如此之久,羽士五层的修为已然所剩无几。狼狈之余,想要施展遁术又谈何容易。何况天上地上,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……

“砰”

坚硬的石头地,被砸出一个浅坑。

无咎趴在石坑中,没有骨断筋折,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,只有一层淡淡的银芒从他的四肢散去,随即又悄声无声息地缓缓凝聚,化成一块银镜紧紧贴在胸口。嗯,又是坤元甲护体。而他来不及多想,急忙扭头转身。

两道烈焰剑光呼啸而下,那个阿重与阿健联手扑了过来。

无咎只想跳起来逃跑,却腿脚一软又坐在地上。他窘急无奈,抓出一把符箓便要硬扛到底。既有宝物护体,一时片刻死不了呢。而便在他想要拼命之时,有人出声断喝。紧接着一道剑光突如其来,“砰、砰”两声击碎了烈焰。凌厉的攻势顿然瓦解,法力余威却依然犹如狂风横扫。他支撑不住,仰面朝天倒了下去。而双方的话语声,犹在响起

“前辈,此乃星云宗长老要抓之人,我玄火门已在玄蛇岭守候一两个月……”

“放肆!他是我玄武崖弟子,倘若有罪,理当由我玄武崖与长老交代,岂能任由你两个小辈自作主张!”

“前辈……”

“滚回玄武谷!再敢欺我门下弟子,莫怪我泰信翻脸不认人!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阿威、阿雅,与他疗伤,阿胜,与他安置洞府。余下人等,不得四下走动!冯师弟,你我前往山门查看一二……”

话语声过后,峡谷中稍显混乱。不消片刻,尚在聚集观望的人影慢慢散去。

无咎依然躺在石坑中,满头满脸的灰尘,两眼却是愣愣怔怔,好像还没从连番的惊变中回过神来。

化险为夷,平安无事了?

虽说早已留意峡谷中的异常,而回想起来依然有些眼花缭乱!

泰信?元天门的长老。冯师弟?冯宗无疑啊!他二人救了自己,很是叫人难以置信!

阿胜?

记得,不就是千慧谷的那个管事长老,筑基的修士吗,他为人好占便宜,偏偏喜欢摆出一个道貌岸然的嘴脸。

玄武崖弟子?

如此众多的高手出现在玄武崖,莫非元天门搬家了不成……

几道人影走了过来,有高的、有矮的、有壮的、有瘦的,还有一位金发的女子,依然那么的娇美动人!

“无咎,我命你在玄武谷守候,你却一两月不见人影,如今恰逢圣殿地宫发生变故,你又冒了出来,并与玄火门弟子大打出手。若非泰信师叔救你,你焉有命在。我且问你,你究竟去了何处……”

“无咎,我起初以为,你是星云宗弟子,却不想与星海宗有关。不知观海子前辈有无大碍,能否如实告知……”

“呵呵,你竟敢独斗两位筑基高手,当真是今非昔比啊!多亏了我阿胜,慧眼识金……”

“我是阿三啊,差点见不着师兄了……”

“无咎师兄,伤势如何……”

人影围成一圈,一个个话语不同而神情各异。

无咎以手撑地,慢慢坐起,脸上的灰尘扑簌直落,狼狈中带着莫名的错愕。突然见到阿三、阿胜与冯田,也是叫人颇为欣喜。且打个招呼,也算是应有之义。却见阿威与阿雅的神色狐疑,且质问的口气咄咄逼人,他突然两眼一闭再次倒下,俨然就是人事不省的样子。

“哎呀,师叔尚未多疑,两位又何必为难于他。瞧他伤势不轻,且送去洞府将养调理!”

“师兄,我来背你……”

“哎呦,去往何处……”

“我元天门住在玄武崖……”

“哦,后山有个现成的洞府……”

“也罢,冯田将他带到后山安置,我还有两瓶丹药……”

阿胜,张罗救人。冯田与阿三,上前相助。而某人好像昏迷不醒,嘴里却在呻吟着出声示意。当一行顺着石梯奔向后山,原地只剩下了阿雅与阿威在相视无语。

……

辛卯年的冬天,星海宗遭遇了一场劫难。

据说这场劫难,起因于兄弟相争。

身为师弟的观海子,虽为星海宗的宗主,却目无尊长,欺师灭祖,可谓罪恶累累。他的师兄,也就是星云宗的苦云子,秉持道义,率众讨伐。最终观海子众叛亲离,落荒而逃。威震四方的星海宗,随之不复存在。曾经的十二峰,也改换了门庭,并由星云宗,以及归顺的各家长老一同驻守。此外还有两个大长老,分别是阿隆,与尧元子,代理宗主权柄,统辖内外事务。苦云子本人,则是返回星云宗所在的妙云山,以便通晓四方而掌控天下大势,等等。

当山外的春风又起,已是壬辰年的三月。

玄武崖一度遭到毁坏,且混乱不堪,如今得以修缮,并渐渐恢复了它应有的秩序。只是山上多了数百个弟子,或开凿洞府,或相聚交谈,或打坐修炼,倒是颇有一番不同的气象。

在后山的半山腰,顺着石径,依着峭壁,新开了一排洞府。彼此相隔十余丈,各不打扰,又相互照应,且颇为的僻静。其中分别住着阿胜、阿猿,以及冯田、阿金、阿离与阿三。六人要么老相识,要么患过难,比邻而居,更添了几分亲近。

正如某人的猜测,元天门还真的搬家了。或者是说,元天门不远万里,尽遣菁英弟子而来,并单独占据了玄武崖。当然还多了一个身份,星云宗弟子。而元天门的门主,瑞祥,据说已是新晋的玄武峰长老,却迟迟未能到任,使得阿隆、尧元子很是不快,已传信召唤。

至于玄武谷弟子,在宗门混战中死伤惨重。而各家仙门,竟然不计前嫌,趁机归顺星海宗,并补充了人手,依然还有十二家的四、五百之数。所谓的适者生存,便是这个道理。只是比起独占玄武崖、且高手众多的元天门,各家再不复之前的强盛,反倒成为了附庸的弱者。

此外,在那场混战中,元天门的留守弟子并未全军覆灭。阿三虽然胆小怯懦,却不失机敏。危急关头,他钻到了一个山洞中。而阿金、阿离随其而去,也同样的躲过一劫……

……

这日的午后,半山腰的洞府中冒出一人。

他虽然还是黑瘦矮小,却颇显精神,尤其两个大眼珠子,透着贼亮。他吐出一口浊气,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整理衣着,抚摸腰间的令牌,转而背起双手,在门前的石径上,学着某人的模样,摇摇晃晃踱起步子。

相邻不远,又是一间洞府。洞门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,即使瞪大双眼也看不到其中的情形。那是阵法所致,远远强过寻常的禁制。

他又是羡慕,又是嫉妒,旋即脚下一顿,出声问道:“冯师兄,进境如何呀……”

话语声未落,洞府的光芒消失。少顷,从中走出一个精壮的年轻男子。他颔首示意,并上下端详:“阿三……不,井三师弟,你已修至羽士五层,可喜可贺……”

黑瘦大眼者,正是井三。因为某人叫惯了口,如今众人也跟着称呼他为“阿三”。他口中的冯师兄,则是冯田。

阿三连忙摆手,佯作谦虚道:“哎呀,修至五层之后,再想寸进,都颇为艰难啊。而师兄已是六层的修为,小弟远远不如呢!”

他话虽如此,却满脸得色。

冯田在门前站定,拂袖掸尘,就地坐下,淡然说道:“修炼之道,自当勤勉,却要内外合一,方能循序渐进!”他摆出师兄的架势,伸手示意:“以无咎之强,也不过羽士五层的境界。阿三师弟,你又何必妄自菲薄!”

阿三就势坐在一旁,禁不住乐道:“呵呵,师兄所言极是。小弟眼下的修为,应该与他相差仿佛。只不过……”他忽而有些心虚,忍不住又道:“他已闭关数月,想必收获非小。依我之见,他理当强上一筹,嗯,强上一筹……”

两人忽而收声不语,双双扭头看去。

与此同时,相邻的洞府中,相继冒出几道人影,分别是阿胜、阿猿,与阿金、阿离。许是默契,又或好奇,众人竟然不约而同看去,看向石径的尽头。

百丈之外,树丛遮掩,一间洞府,寂静依然。

正所谓,山外柳燕飞,寂寞云天远。

洞府之中,有人慢慢睁开双眼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