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四章 有为不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天净之沙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之所以远行,据说是因为门主,来到了星云宗,并接任玄武峰的长老。

元天门的门主,瑞祥,那位高人来了?

远赴部洲,又与此何干?

为什么偏偏是部洲,而不是别的地方?

对于以上疑问,阿雅避而不提。暗中询问阿胜与冯田等人,也是一脸的懵懂。

山下的峡谷中,早已聚集了成群的修士,不仅有元天门的弟子,还有玄武谷的十二家弟子,足足**百之众,看上去到处都是人影。

阿雅、阿威,带着阿胜、阿猿、阿金、阿离、冯田、阿三、以及无咎,在山坡上,找了块地方坐下等候。这九人除了阿胜,均为玄武谷的幸存者,算是有过患难与共的经历,彼此也仿佛多了一种情谊。如今继续守在一起,看起来倒也理所当然。阿胜则是借着千慧谷的那段渊源,与众人相处甚欢。据说他的两位管事弟子,被留在了千慧谷。至于阿野等诸多弟子,早已遣散……

“阿胜前辈,你说阿野回家了?”

“他一个仙途无望之人,不回去又能如何?当时只有门主带着少数弟子留在百济峰,余下的要么遣散,要么尽数来到了星云宗……”

“哦,门主此番前来,又带了几多高手?”

“他老人家独自一人……"

“怎会是一人呢,余下的弟子去了哪里?”

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倒不如说说你的修为,也好让我帮你斟酌一二。根基不稳,乃是大忌啊……”

无咎坐在阿胜的身旁,趁机询问元天门的情形。当他获悉阿野已遭遣散,感慨之余又庆幸不已。

修仙之难,使得多少人怅然而归。阿野虽然老实耿直,而老实人着实不宜修仙啊,与其荒废光阴,倒不如回家找寻自己的日子。

而阿胜虽然好占便宜,动辄以长辈自居,却没有城府,反而更好相处。怎奈他嫉妒心重,纯属个性使然。

“嘿,与前辈相比,我的修为又何足道哉!”

无咎敷衍一句,不再多说,挪动屁股,转而靠近冯田与阿三。

阿胜能够屈尊与一个小辈探讨修为进境,对他来说很是不易,谁料心痒难禁之时,竟然没人理会。他愤愤哼了一声,也赌气般背过身去。

山坡上下,乃至于峡谷之中,坐满了修士,看似杂乱无章,而元天门与玄武谷的各家弟子,却是界限分明而强弱有别。元天门一方,人仙十余位,筑基近百,余下的羽士弟子也多为七、八层以上的高手。玄武谷一方,则为新近补充的弟子。只有四象门、雷火门、玄火门、冥月门,各自多了一位人仙前辈。而该死的阿重、阿健,也在其中……

“冯师兄,部洲位于何处?”

“海外……”

“有多远啊?”

“典籍有载,混沌初生之际,天分四方,为东、南、、西北;地裂四块,为神洲、卢洲、贺洲与部洲。其汪洋阻隔,彼此相距万万里……”

“天呐,如此之远,莫说为期十年,怕是这辈子都回不来了……”

阿三与冯田在悄声说话,四周的弟子们同样在窃窃私语而忐忑不安。即使阿威与阿雅,也显得神情凝重。而除了在场的**百位弟子之外,泰信、冯宗,以及瑞祥等前辈,并未现身。

无咎坐在人群中,独自东张西望。

记得他离开神洲,来到域外,应该已有十二载,并步入第十三个年头。而他在贺洲仙门的日子,却只有短短的两年。尚未恢复修为,也没有弄清四方的状况,又要再次匆匆离去,前往另一个陌生的部洲?

而不管如何,仅从眼前看来,前往部洲,已是势在必行。且如此阵势,身不由己。想要逃脱,都不能够啊!

既然瑞祥,也就是元天门的门主,来到玄武峰,并接任长老一职,本该带着弟子修炼度日,缘何又事发突然?若说其中没有古怪,谁能相信呢?

“冯师兄,部洲如何,是否灵石遍地,又是否机缘无数?”

“典籍早有记载,你不妨自行查阅……”

“哎呦,小弟我只懂修炼,最怕参悟典籍,还请师兄多多赐教……”

“部洲地域广袤,有两三个贺洲之大,却民风不堪,异兽横生,颇为荒凉贫瘠。至于其中有无机缘,眼下不得而知……”

“部洲竟有如此之大,啧啧,而民风不堪,又怎讲……”

“据说,部洲乃上古遗留之地,多蛮荒,少教化,故而异族林立,民风凶悍如兽,且不乏懂得上古秘术者,极为的凶残而又神秘莫测!”

“师兄,莫非你危言耸听?纵有上古秘术,岂能比得上我仙者神通……”

“仙者神通,亦无非来自上古的传承。岂不闻有神族一说……”

“有过耳闻,据说神族为天地恩宠,与常人迥异,以金发蓝眸为尊……”

“呵呵,我只知道,上古遗传一脉,有天赋神通,只为浩劫之时,拯救万灵于水火……”

“哦,师兄的言下之意,莫非部洲乃神族所在……”

“并非如此,嘘……”

冯田的修为不高,而懂得的东西却不少,阿三还想多问几句,被他伸手阻止并眼光示意。

无咎坐在一旁,悄悄听着二人的对话。有关于部洲,仅仅从舆图、手札,或是典籍中有所知晓。除此之外,不甚了了。只是听到“神族”二字,以及不同的解说,让他心头微微一动,禁不住默默打量着冯田的背影。而正当他若有所思之际,急忙随着众人抬头看去。

便于此时,六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为首三人,踏空而来。当间的是个身躯粗大的老者,不苟言笑。随后的两位,一个是中年男子,高大健壮,铁箍束发,脸色微红,颇为威武,应该便是曾经的星海宗长老,如今成为星云宗长老的阿隆。另外一个,胡须斑白,长发披肩,高鼻褐目,脸色淡漠,耷拉着眼角,正是元天门的门主瑞祥。

紧随其后,则是三个踏剑之人。泰信与冯宗之外,还有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。只见他黑发黑眸,颌下留着三绺黑须,头顶挽着发髻,上面插着一支铁簪,看上去其貌不扬。

转眼之间,六人相继落在藏经阁门前的台阶上。

“尧元子长老、阿隆长老,偕瑞祥长老,驾临玄武崖,众弟子见礼——”

泰信扬声喊了一嗓子,等候已久的弟子们纷纷起身拱手施礼。

阿隆与瑞祥站着没动,其中的尧元子则是往前一步,昂首挺胸,手扶长须,神态睥睨。少顷,他抬手一挥:“值此之际,本人代宗主传令——”

随其话语声一顿,山坡山下顿时一片寂静。

无咎站在人群中,翘首张望。他原本身材颀长,且颇为健壮,而比起贺洲修士的五大三粗,却要显得瘦弱单薄且又矮小。不过藏经阁位于高处,倒也看得清楚、听得明白。

“贺洲仙门初定,天下尚未大同。即日起,由瑞祥长老,率领玄武峰弟子前往部洲。弘法布道,恩济四方,为期十载,殷殷我待……”

尧元子的意思说,此番前往部洲,只为弘法布道,教化异族,虽长达十年,却功莫大焉。况且这也是宗主苦云子的谕令,任何人不得抗命。他传令之后,又道:“夫道子,你熟知部洲人情地理,当竭力协助瑞祥长老,并听从差遣而不得有误!”

那个头顶铁簪的男子,叫作夫道子,拱手称是,又转向瑞祥深施一礼。而瑞祥耷拉着眼皮,根本不予理会。他依然面带微笑,继续点头致意:“两位师兄,多多关照!”

泰信与冯宗不敢托大,双双欠身回礼。

尧元子似有不悦,哼了一声。

一旁的阿隆,摇了摇头。他拿出一枚玉简,走到瑞祥的面前:“有所为,而有所不为。何妨以十年之期,当作一场历练呢。此去或也莫测,且依令而行也就是了!”

这位阿隆长老,好像是前言不搭后语。而脸色阴沉的瑞祥却是眼皮一眨,竟伸手接过玉简。阿隆不出所料般的微微一笑,接着又道:“宗主答应,十年后容你再开山门!即使送你十二峰,也不无不可!而在此之前,尚须有番辛苦!”

瑞祥默然片刻,好像是叹了口气,这才转向尧元子,有些勉强的拱了拱手。

尧元子却是大袖一甩,踏空而起:“正当吉时,还请瑞祥长老动身启程吧!阿隆,你我前去山门相送!”

阿隆也不便多说,随后离去。

转瞬之间,藏经阁前只剩下了瑞祥,以及泰信、冯宗与夫道子四人。其中的瑞祥依然沉着脸,却缓缓往前一步,两眼掠过四方,一手攥着玉简背向身后,一手拈着长须而深沉出声:“此去万里迢迢,生死祸福难料。不管是我门下的弟子,还是玄武谷弟子,皆要听从调遣,否则成为异域的游魂野鬼,勿谓言之不预也!”

他话语一顿,不容置疑又道:“而动身之前,我另有吩咐……”

……

ps:一群三十多年的相处的小伙伴,也变成了老伙伴,各自的父母也都**十的高龄,应该尽一下小辈的孝心。于是昨日下午,去看望朋友们的父母,这才是往年的规矩,但一家家转下来,等到吃好饭回来都半夜十二点多了,早上起晚了,所以更新也耽误了。抱歉之余,说一声,有老人孝敬,是当小辈的福气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