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五章 又痴又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gavrii1、书友83792o的捧场支持!

明天就是年三十了,提前拜个早年,并送上祝福,祝兄弟姐妹门开心快乐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瑞祥门主,或瑞祥长老的吩咐如下:

玄武崖与玄武谷的八、九百弟子,分别由十位人仙长老管辖。天籁小』说WwW.⒉辖下小辈,当令行禁止。抗命不遵者,以忤逆论处。而此去路途遥远,前景莫测。各家弟子不得擅自逃离,不得寻隙斗殴,不得背叛长辈,不得出卖同门,否则严惩不贷,等等。

十位人仙长老相继现身,并认领辖下的弟子,接着分乘云舟,赶往星云宗的山门。

须臾之后,十余条云舟所化的白云,离开了十二峰,一路往西飞去。

无咎所乘的云舟,不仅有阿威、阿雅、阿胜、冯田、阿三等人,还有三位筑基弟子,以及四十多位羽士弟子,并由一个叫作万吉的人仙修士带领。也就是说,一路之上,都要服从这位前辈的管辖。而无论彼此,均来自元天门,倒也相处无碍,至少能够说笑随意而不必有所顾忌。

“这便离开了贺洲……”

不愧为人仙修士所驾驭的云舟,十余丈的一大片白云,雾气氤氲,风声隐隐,且飞行起来又快又稳。而人在云中,回俯瞰,唯见山峦苍茫,顿然叫人心生感慨。

曾经的十二峰,峰峰竞秀,尚未看个清楚,已匆匆擦肩而过。却不知十年之后,天涯又在何方。猝然邂逅的风景,擦肩而过的背影,一如那山、那人……

“无咎……师兄,尚未出海,又何谈离开贺洲?”

冯田与阿三、阿猿、阿金、阿离,以及阿胜、阿威、阿雅围坐一起。动身启程之后,众人也从莫名的忐忑中渐渐轻松下来。不管去往何方,有瑞祥门主,以及等诸多高手随行,身为晚辈弟子,倒也无须太多的担忧。

而某人却是回张望,自言自语,他怅然郁郁的模样,与以往大相径庭,忽又蓦然惊醒,随声道:“哦……人在天涯,不知归,彩霞落处,是离愁……”

冯田还想多问两句,不由得闭上嘴巴。

无咎挥袖轻甩,转过身来,兀自神色淡远,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忧郁。而他抬手举足间,又不经意散出几分儒雅的气度,即使置身于众多修士之中,也显得洒脱出尘而卓然不群。

阿胜、阿猿有所察觉,默默打量。

阿三佝偻着身子,一双大眼中透着讨好的神情:“师兄,你好有境界,却不知所言何意……”

阿雅看了眼身旁的阿威,转而叱道:“你休得卖弄,少惹人嫌!”

无咎顿作愕然,肩头一耸而两手一摊:“我又招谁惹谁啦……”

而阿雅见他恢复常态,旋即不理不睬。

阿威却很欣慰,乐道:“师妹所言极是!多愁善感,故作玄虚,乃人族陋习,为你我所不齿!”

这对师兄师妹,倒是默契!

无咎盘膝坐下,不满道:“阿威前辈,莫非你妖人便高人一等?”

既然前往部洲,已难逆转,多想无益,不妨随遇而安。且左右闲着无事,四周的弟子们都在相互说笑。如今与阿威日渐相熟,不妨争执几句。谁让人族总是遭到蔑视,当真是岂有此理!

“哼,你又岂能懂得妖族的尊贵!”

阿威哼了一声,说道:“妖族并非妖人,而是以猛兽之彪悍神勇为传承。譬如贺州,以山黎族、山斯族最为出众,分别以虎豹为神灵,无不强壮健硕,即使毫无修为者,也绝非人族所能敌!”他伸手一拍胸膛,又指向身旁的阿雅,以及阿猿、阿金、阿离,傲然又道:“我与师妹,以及在座的几位小辈,均来自山黎、山斯族,比起你人族又如何?”

阿三急忙提醒:“阿胜师叔,据说我祖上也是妖族,若非山黎,便是山斯……”

阿威叱道:“胡说八道!你如此瘦矮,切莫玷污了妖族的威名!”

阿三顿时气馁,讷讷自语:“妖族并非都是高大威猛,短小精悍者也有之……”

无咎摇了摇头,不以为然:“人不以筋骨为能,自有智慧吞天纳地。禽兽固然猖獗一时,最终无非囊中猎物!”

“谁是禽兽?谁是猎物?”

阿威的两眼一瞪,转向阿雅:“师妹,我记得有衣冠禽兽之说,那小子是不是在骂我……?”

这人看似粗莽,却非傻子。否则的话,他也修不到筑基的境界。

“不、不——”

无咎弄巧成拙,不等阿雅出声,慌忙摆手认输:“在下岂敢造次,还是妖族厉害啊!”

一个普通的凡人,便是豺狼都对付不了。岂非是说,豺狼更加高贵?而天道之下,并无高低贵贱之分。如此口舌之争,纯属意气用事。

而冯田却好像有所不解,突然出声:“据说,真正的妖族,乃异兽修炼得道所成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扬声又道:“万师祖,是否如此?”

万师祖,便是那个叫作万吉的人仙长老,独坐前端,默默驱使着云舟。闻声,他头也不回,淡淡笑道:“呵呵,阿威所言,不外乎图腾传承罢了,且以妖族自居,倒也约定俗规。而有无异兽修炼成仙,来日自见分晓!”

阿威得意之际,却被冯田打断,他有心作,不料对方搬出了万吉长老。

冯田不失时机道:“弟子冯田,多谢师祖赐教!”

“哦,你便是冯宗师兄的族人?他曾要我关照于你……”

“前辈抬爱,不胜惶恐!”

“呵呵,年轻弟子,如你这般懂得礼数,识得大体者,殊为难得啊!”

“与无咎师兄相比,我多有不及也……”

“你说他……”

一段纠纷突如其来,又突然消失,最终反倒成全了冯田,使他趁机结识了师门长辈。不过,他张口又将某人扯了进来。

万吉长老,应该有着人仙五层的修为,中年模样,隆鼻褐目,络腮胡子,很是粗壮,而为人倒是爽朗随和。而他听到“无咎师兄”,笑声顿敛,却不再说话,只作默默回头一瞥。

无咎始料不及,便要应声,旋即又尴尬咧嘴,转而传音哼哼道:“哼,冯老弟,我倒是小瞧了你哦……”

这位冯老弟,三言两语便让阿威理屈词穷,看似无意,却又恰到好处。其随机应变以及人情世故之娴熟,比起他无咎也是不遑多让。

“师兄莫要忘了,我也是人族出身啊!”

冯田端坐如旧,微微摇头:“而耍弄心机,辱骂前辈,并非我人族之美德!幸亏阿威师叔耿直,换作阿雅师叔,你必将自讨苦吃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无咎侧目怒视,却见冯田已是两眼微闭,矜持孤傲的模样一如既往。他无言以对,转向心虚般的扭头一瞥,恰见两丈开外的一个金女子,正自双眸含笑而神色讥诮。

好吧,是我耍弄心机!而没人惹我,我又何至于呢!

而讲句真心话,或许有过地仙的修为,并渡过天劫的缘故,从来没有将阿威、阿雅之辈放在眼里。自己始终坚信,注定要重登巅峰,而正是因为如此的轻忽,反倒是每每置于尴尬境地。

正如此前所说,修仙者没有傻子,除非自己犯傻,使得天下尽是痴呆。

嗯,我又何曾不是痴呆,又痴又呆……

无咎咧嘴自嘲,又冲着身旁的阿三翻了个白眼,转而远望,又一个人默默陷入沉思。

那位瑞祥门主,也就是现如今的玄武峰长老,倒也有趣。他迟迟不肯现身,终于惹得星云宗猜疑,如今终于就范,却被遣往遥远的部洲。他固然不情不愿,而行事之风颇为老辣。要知道管辖弟子的十位人仙长老,均为他门下的弟子。即便是玄武谷的各家弟子,也被他牢牢掌控。由此可见,部洲之行很不简单。或有变数多多,一时叫人无从猜测!

而临行前,那位阿隆的话语中也透着玄机。

记得他说:宗主答应,十年后容你再开山门!即使送你十二峰,也不无不可!而在此之前,尚须有番辛苦!

像不像是在达成一项契约?而听起来,更像是哄骗小孩子。而瑞祥乃是地仙高手,成精的人物,莫非也又痴又呆,怎么会呢……

十余片白云,直奔落日的方向飞去。

黄昏时分,云舟的去势减缓。

无咎依然老老实实坐着,耷拉着脑袋,闭着双眼,手中扣着一枚玉简。部洲地处遥远,三五日难以抵达。与其无所事事,倒不如趁机研修各种功法神通。而他正自默默用功,身下一震。他蓦然睁眼,难以置信:“咦,这便到了贺洲?”

只见万吉长老已带头跳下云舟,并大声示意。“此乃暮星岛,为星云宗所有。借助岛上的阵法,可省去十日路程!”

暮星岛,又是什么地方?

无咎尚自错愕,一阵云消雾散。他两脚落地,又不禁神色讶异。

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座十余里方圆的海岛。极目远舒,海阔天空,劲风扑面,落霞正红。起伏翻涌的波涛在那红红的霞光映照之下,浓艳如血。几只海鸟逐浪翻飞,一方天地壮美如斯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