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六章 前往部洲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闲小谷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今儿年三十,新春快乐!

………………

暮星岛的半山腰,有个洞穴。? ?

洞穴应为天然而成,数十丈大小。当间的空地上,为十八根手臂粗细的石柱所环绕。另有修士十余人,于洞外恭候相迎。

浅而易见,那是一座阵法。或者说,那是一座传送阵。

果不其然,先行抵达一步的瑞祥,以及泰信、冯宗与夫道子,站在洞外的山坡上,命各位人仙长老带领辖下弟子继续赶路。远道而来的众人未缓口气,便又匆匆踏入阵法。

暮星岛上的阵法,应为星云宗专门打造,一次足以传送三十人,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辰,成群结队的弟子们已相继离去。最后的四位长辈也不再耽搁,结伴走向阵法。

“瑞前辈,您先请——”

夫道子走到阵法前,闪到一旁,伸手相请,神态恭敬。不待回应,他又冲着泰信与冯宗点头示意:“两位长老,请——”

瑞祥耷拉着眼皮,根本不予理会,与泰信一前一后,径自踏入阵法。

冯宗却放慢脚步,拱手相让:“道兄乃宗主亲信,行使监管职责,地位尊崇而非比一般啊,你请——”

夫道子连连摆手,摇头笑道:“呵呵,星云宗的人仙弟子众多,本人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,却因通晓地理,故而前来听候差遣。倘若诸位嫌弃,小弟这便央求宗门另选贤能……”

此人谦逊随和,极易相处。而他说话之间,后退一步,显然是要告辞离去,以免遭到质疑。

冯宗始料不及,忙道:“老弟离去,谁来带路?”

部洲与贺洲相距遥远,很多人仅是听说,或是从典籍中有所获悉。至于更多的详细,则是无从知晓。故而此番前去,少不得一个带路之人。至于这个带路人有无其他的职责,只怕谁也说不清楚。

泰信已随瑞祥走到阵法之中,适时出声:“冯师弟也不过是说笑而已,夫道子你何必当真呢!”

夫道子站着没动,好似去意已决。

瑞祥终于抬起眼光,缓缓说道:“你一个人仙六层的小辈,纵有歹心,又能如何,老夫不怕……”

这位元天门的门主,现如今的玄武峰长老,不愧为地仙的高手,即使说起话来也是咄咄逼人。只是他话里话外,透着几分莫名的怨气。

冯宗趁机道:“老弟,赶路要紧啊……”

夫道子这才抬脚踏入阵法,兀自满脸的苦笑:“呵呵,我也不愿担负这趟苦差,却又不敢抗命,还望前辈与两位道兄多多关照!”他转身站定,抬手示意。几个看守阵法的弟子上前,随即光芒闪动……

……

星海宗没了,十二峰在。

而不管它归谁所有,姑且称之为十二峰。

夜色中的青龙峰,依然静谧肃穆。而半山腰的圣殿,却不复从前的景象。两个高大的石柱,已双双倒塌。曾经的斗獬与黑蛟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即使巨石垒砌的圣殿,也是门户洞开而冷冷清清。

便于此时,有人从圣殿中走了出来。

阿隆长老。

他在石阶上停下脚步,回头注视着大殿。

星海宗,变成了星云宗,而他还是老样子,没有什么变化。哪怕是自身的修为,也不见丝毫的提升。所期待的飞仙境界,贺州至尊,以及诸多的机缘,依然遥遥无期。星云宗长老的头衔,或许便是他唯一的收获!

早知如此,唉……

阿隆默然片刻,竟叹了口气,却又神色一动,慢慢转过身来。

一位身躯粗大的老者从天而降,意外道:“阿隆长老,何故叹息?”

尧元子长老,星云宗的地仙高手,几近圆满的修为,再加上又是宗主苦云子的亲近之人,十二峰弟子无不对其敬畏有加。

阿隆拱了拱手,摇头否认:“巡查山门,恰好路过此处……”

尧元子甩着大袖,神色狐疑,转而手扶长须,暗有所指道:“触景感怀,回往事,缅怀追思,也是人之常情啊!”他踱了几步,又作感慨状:“偌大的一个星海宗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阿隆的面皮微微抽搐。

而尧元子视若未见,接着说道:“观海子至今下落不明,又能逃往何处呢,阿隆长老,你能否赐教一二?”

阿隆似乎忍耐不住,哼了一声:“哼,此言差矣!我与观海子早已势同水火,他如今逃往何处,我怎知晓?倘若苦云子宗主不肯信我,我离开十二峰便也是了……”

“呵呵,稍安勿躁!”

尧元子见到阿隆怒,竟面露微笑:“你我商讨一二,与宗主无关。而观海子一日不除,我星云宗一日难安。即便如你阿隆长老,只怕也是放心不下……”

这位星云宗的长老,虽然跋扈专断,却也精于世故,并懂得笼络人心。

阿隆的神色稍缓,反问道:“星云宗尽遣人手,还怕找不到一个伤势惨重的观海子?”

尧元子继续踱着步子,随口说道:“宗主煞费周折,都没杀了观海子,反倒被他逃出重围,其高深莫测可见一斑!”

“若非圣兽之魂的庇护,他绝无侥幸……”

“哦,阿隆长老对于圣兽之魂所知几何?”

尧元子走了过来,问话中似有深意。

阿隆转身回避,敷衍道:“听说而已,不甚了了!”

尧元子点了点头,未置可否。

阿隆在不远处站定,转而问道:“莫非……观海子真的逃往部洲?”

尧元子笑而不答。

阿隆抱起臂膀,哼道:“若非如此,又为何要让瑞祥带人前往部洲?”

尧元子沉吟片刻,出声道:“你该知晓,我星云宗已派出数路人手,不仅前往部洲,还有卢洲,以及万里海疆。而追杀观海子,仅为其次……”

阿隆微微诧异:“宗主的信简由我转交,却不知其中另有用意?”

“宗主的信简之中,所言为何?”

“命瑞祥带领辖下弟子,追杀观海子,铲除异己,仅此而已!”

“哦,夫道子随身携带宗主的一道手令,或许另有吩咐!”

“夫道子,那个人仙小辈,为何我事先不知?”

“宗主行事,岂能妄加猜度!而我听说,你与元天门的交情不错,否则以瑞祥之顽固,他也不会顺从啊!”

“我依照宗主吩咐行事,你休得信口雌黄!”

“呵呵,但愿如此。不过,你倒是救了瑞祥。宗主他老人家心眼小,一个师弟都容不下,又岂容有人背叛……”

笑声犹在风中回荡,而尧元子早已踪迹杳无。

阿隆独自站在夜色中,脸上多了一层阴霾……

……

头顶一方天穹,脚下海水茫茫。

云舟所化的十余片白云,就在这海天之间飞行。而没过两日,云舟再次降落在海中的一个孤岛之上。五六个修士相迎,并打开岛上的传送阵。而阵法最多传送二十人,半个多时辰之后,远道而来的**百人,这才相继传送而去。待众人走出阵法,置身于荒岛之中,未歇息片刻,又乘着云舟继续赶路,继续追逐落日,数着星辰,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一路往西……

如此又过了数日,云舟的去势减缓。

连日赶路,却始终在大海上转来转去,久而久之,不免使人烦闷。云舟之上的弟子们察觉有异,各自起身张望,期待之余,七嘴八舌不停。

“动身至今,已半月有余……”

“哈哈,终于到了……”

“贺洲,你我抵达贺州……”

“据传,部洲与贺州有所不同……”

“岂止不同,那是……”

自从启程之后,无咎变得少言寡语,只将心思放在手中的玉简上,默默研修着他曾熟悉或陌生的功法神通。即使途中转乘传送阵,他也是一声不吭,唯有两眼之中,偶尔闪过一丝疑惑。

终于抵达贺州?

无咎自静坐,睁开双眼。见阿三、冯田等人神情错愕,他跟着站起身来。

波涛汹涌的海面上,出现一座孤岛,数里大小,不见人影,颇为的荒凉。

无咎摇了摇头。

荒岛而已,哪里又是什么贺洲。或许再次转乘传送阵,部洲的遥远有些出乎想象。而岛上不见人影,亦属寻常。星云宗固然强大,所管辖的领地却终归有限。不过,如此转来转去,人都转糊涂了,想要原路返回贺洲,只怕是很不容易。

转瞬之间,云舟落地。

一行**百人,在各自的长老带领下,聚集在岛上的一个山洞前,再成群结队踏入其中。阴暗的山洞内,有座无人看守的阵法。放置灵石,阵法依然能够开启使用。而每次传送,最多五人。于是阵法不断闪烁,一道道人影相继消失在光芒之中。

一个多时辰之后,无咎与阿胜、阿猿、冯田以及阿三走入山洞。

山洞内的阵法旁边,有一小块空地,站着瑞祥、泰信、冯田与夫道子。另有两位人仙长老,在催动阵法。

无咎抬眼悄悄一瞥,跟在阿胜的身后挪动脚步。

便于此时,有人好奇道:“咦,这位弟子,不似贺洲人氏。他头顶的玉簪,很是罕见啊……”

无咎的心头一跳,急忙加快脚步。

“无咎,站住——”

…………

ps:上午要做饭,只能推迟更新,下午终于码出一章,松了口气。祝大家鸡年大吉,万事如意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