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七章 心存侥幸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万道友、用户box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的节日祝福,以及一年来的陪伴与不懈的支持!

祝各位兄弟姐妹,鸡年吉运,万事顺遂,节日快乐,过年好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的一脚踏在阵法之内,一脚踏在阵法之外。

阿猿、冯田与阿三,站在他的身后,也不敢挪步,只有阿胜一人走到了阵法之中,却不明所以,忙拱手道:“祖师,各位长老,无咎乃贺洲瞰水镇人氏,出身人族,自有传承。他曾为千慧谷弟子,被我亲手调教,出类拔萃也是当然……”

“阿胜闭嘴!”

身为筑基弟子,与长辈们少有交集的时候,恰逢此时,阿胜只想借机表明他调教弟子的功劳,却被冯宗出声打断,与身旁的中年男子又道:“这个无咎的身家来历,倒也清白,老弟,不知你有何指教?”

夫道子,星云宗的人仙长老。他竟然怀疑自己的来历,而借口便是丑女留下的玉簪。

无咎只得慢慢往后退了一步,便听道:“一个羽士九层的小辈,如此年轻,而衣着打扮,却与卢洲的人族高手相仿佛。尤其他头顶的玉簪,刻着熊兽纹饰,很是罕见,不免有所好奇。而他既然身家清白,料也无妨,呵呵!”

阵法停了下来,山洞重归阴暗。夫道子,以及他身旁的瑞祥、泰信与冯宗,都变得神情莫测而叫人捉摸不透!

哦,我只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罢了。

而玉簪乃是有熊王族之物,你夫道子没有见过也就罢了,很有趣吗,笑个啥呢?说我的装扮,与卢洲仙道高手相仿?何不说与你相仿呢,你不也头结髻,并插着一支铁簪,比我更像是神洲的修士?而卢洲的人族高手,与神洲何干?你一个贺州修士,怎会熟悉遥远之外的卢洲?

不过,有了阿胜与冯宗的分说,倒也帮着自己省去一番口舌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且走了之。

无咎拱了拱手,转身再次走向阵法。

而话语声又起:“咦,那小辈的腰间,莫不是蛟筋?哦,观海子的坐骑,便是一头成年的黑蛟,已伤重而亡,于是他便将蛟筋留给了你。而你何不炼制一番,如此糟蹋宝物……”

无咎的脚下一顿,蓦然转身:“我捡的……”

他再不敢装糊涂,双手猛地护住了腰间的蛟筋:“我曾被玄火门弟子追杀,被迫逃入地下,醒来之后,再遭围攻,所幸两位长老相救,这才死里逃生,并意外捡的一根蛟筋,怎会变成别人所赠呢?前辈何意,我听不懂……”

他并非听不懂,而是吓了一跳。

那个来自于星云宗的人仙长老,貌似和善,说起话来,也颇为随意。而和风细雨中,却藏着深深的陷阱。观海子是将蛟筋留给自己,当时没有外人知晓。他纯属臆测,竟然猜了个**不离十。而一旦自己有所迟疑,便会坐定与观海子的交情,哪怕是跳进大海也洗不清,最终的下场难以想象!

夫道子啊、夫道子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何故如此害我呢!简直就是要命于无形,害你于猝不及防之中!而我的蛟筋,分明炼制许久,什么眼神……

便于此时,冯宗出声打断道:“无咎所言,并无虚假。若非意外之物,他也不会被缠在腰间四处招摇。而老弟若是看中了蛟筋,送你便是,又何必扣着老大罪名,莫说他一个小辈,即使我玄武崖也承受不起啊!”

正如所说,倘若无咎与观海子暗中勾结,他所在的师门,也难逃其咎。

夫道子却浑若无事般:“呵呵,我怎会与一个小辈争夺宝物呢!”

冯宗有些不满:“围攻星海宗,我元天门立下大功。老弟如此猜疑,着实不妥!倘若来自苦云子宗主的吩咐,岂不寒了人心!”

他言下之意,夫道子指责小辈,只为借口,而敲打元天门,才是他的心机所在。

夫道子忙道:“说笑而已,当不得真……”

既然不当真,却叫人一惊一乍。而事关仙门纷争,你吓唬我作甚?

无咎松了口气,转身走向阵法。

谁料他的一只脚刚刚踏入阵法,话语声再次响起:“无咎?老夫记得你,却不想,你今非昔比……”

这回说话的不是夫道子,而是瑞祥。

无咎的心头又是“咯噔”一下,暗暗无奈。那位曾经的元天门的门主,应该记得自己当初的修为。倘若他质问起来,只怕又是一番想象不到的麻烦。

只见瑞祥伸手拈着胡须,眼皮微抬,神情淡漠,很是深不可测。

夫道子察觉有异,左右张望。

冯宗却摆了摆手,示意道:“师叔,你我赶路要紧——”

瑞祥的眼皮又耷拉下来,不再啃声。

无咎趁机往前,终于踏入阵法之中,尚未站定,又禁不住暗暗摇头。

转乘阵法而已,却一波三折。既然惹不起这几个仙道高手,以后敬而远之。否则随便一个借口,都能叫人无所适从。何况我只是一个来自神洲的外人,贺洲仙门的是是非非真的与我无关啊!

阿猿与冯田、阿三跟着踏入阵法,两个人仙长老祭出法决。随着光芒闪烁,其中的五道人影倏然消失……

如此又过去一个时辰,八、九百弟子终于传送完毕。

山洞里,还有最后四人。

瑞祥依然是默不作声,径自步入阵法。泰信与冯宗,紧随其后。而夫道子踏入阵法的瞬间,顺手掐动法诀。

……

当闪烁的光芒再次消失,眼前的山洞已变了模样。

这同样还是一个山洞,却洞口明亮,且拂面的轻风中,多了几分燥热的气息。

瑞祥看着陌生的所在,与左右的泰信、冯宗点了点头。而三人刚刚走出阵法,便听一连串的响。他猛然回头,脸色微变:“夫道子,你……”

泰信与冯宗也是诧异不已:“为何毁了阵法……”

山洞内的阵法,有八根石柱。那是阵基,也是阵法的根本,却被毁坏殆尽,只剩下呛人的烟尘在随风弥漫。

只见夫道子挥舞大袖,有剑光一闪消失。待烟尘消散,他这才反问道:“既然抵达部洲,还要阵法何用?”

泰信怒道:“没有阵法,来日如何返回?”

夫道子抄起双手,不以为然道:“十年之后,再行计较不迟!”

冯宗愕然片刻,微微点头:“不得长辈吩咐,岂敢擅作主张。你今日断了后路,成心与我为敌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一旁的泰信已是面带杀机。而瑞祥也不再出声,淡漠的神情愈阴冷。

部洲与贺洲,相距遥远,毁了阵法,与断绝后路无异。即使人仙修士,也难以轻松返回贺洲。至于筑基与羽士弟子,处境更为不堪。莫说十年,或许这辈子都回不去了。

而夫道子面对神色不善的三位高手,尤其是还有一位地仙前辈,他竟毫无畏惧,反而轻描淡写道:“莫要怪我毁去阵法,此前经过的传送阵,均已毁坏,诸位不知情罢了……”

泰信与冯宗面面相觑,转而看向瑞祥。

瑞祥的两眼一闪,冷芒乍现:“夫道子,你以下犯上,暗行不轨,老夫便是杀了你,苦云子宗主也无话可说……”

以他的修为,要杀一个人仙小辈,对方也只能坐以待毙。何况置身海外,他对于辖下的弟子,有着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威。

夫道子却是抬手一挥:“长老杀我不难,只怕宗主不答应啊!”

瑞祥的胡须微微一颤,周身的威势缓缓散出:“我明白了,苦云子是要将元天门以及十二家的弟子,尽数葬送域外,我早有所料,心存侥幸……”

当初攻打星海宗,他也算是立下大功,而事成之后,迟迟不肯就任玄武峰长老。其中的一个缘由,便是怕苦云子铲除异己。谁料一番周折之后,还是遭到了算计。这位元天门的门主,又气又怒。而他正要作,却神色一凝:“你手中何物?”

夫道子的手中,竟然扣着一枚玉简:“临行前,宗主颁下手令……”

瑞祥愕然:“拿来我看!”

夫道子苦笑摇头,顺势收起玉简:“长老应该知晓,宗主已颁下一道手令。而在长老依令之前,不得将我的这道手令公示于众。怎奈长老动怒,我也只得徇私一回!”

“详细如何?”

“宗主下令,毁去各地阵法,以免观海子有机可乘……”

“还有呢……”

“恕我不敢多讲,来日自见分晓。要知道观海子极难对付,为免走漏风声,还请长老与两位道兄,多多体谅宗主的良苦用心!”

“哦……”

瑞祥沉吟不语,而周身所散的威势却在缓缓消失。

冯宗与泰信默默相视,也慢慢收起杀机。少顷,二人转身走出山洞。

而夫道子则是神色轻松,放声笑道:“哈哈,此番抵达彼岸,部洲就在眼前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大过节的,恕我不能准时更新,却会抽空码字,尽量不断更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