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八章 依令行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用户5380507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回首东望,碧海无垠,云天低垂;

驻足俯瞰,巨石嶙峋,浪涛拍岸。

循着落日看去,则是一片暗赤色的大地。那空旷的原野,渺无人迹,只有异样的荒凉,在天地之间延伸。

这陌生的所在,便是部洲?

临海的山崖上,聚集着远道而来的八、九百修士,在人仙长老的带领下,各自就地歇息。

山崖足有百丈高,人在崖边,海风扑面,颇为的凉爽。只是那海天的尽头,渐渐暮色晦暗,几如阻断了云天,平添了几多缥缈与茫然。

“无咎,明早尚要赶路呢,何不歇息一二?你曾是我千慧谷弟子,我不得不加以关照……”

此行的八、九百人,虽为星云宗弟子,却来自十三家仙门,彼此之间并非融洽和睦。如今抵达部洲之后,依然由元天门的人仙长老加以管辖约束。而长途跋涉,难免疲惫。于是就地歇宿一晚,也算是养精蓄锐。无咎与阿威、阿雅以及阿胜等四、五十人,照旧归属万吉长老的管辖,并围坐一起就地歇息。其中的阿胜,时刻不忘千慧谷的往事,俨然就是一个体恤晚辈,且有情有义的厚道人。

无咎独自站在崖边,默默吹着海风,听见呼唤,他转过身来。

晚霞的余晖,使得所在的山崖多了一层霞红,像是天地微醺的写意,为这暮色留下最后一抹光彩。尤其是在四方的晦暗之中,颇为凸显而蔚为奇观。

无咎冲着阿胜微微一笑,慢慢走了过来。

如今虽然有了羽士圆满的修为,神识却远远不及当年的强大,而三、五十里之内,倒还看得清楚。只是不见瑞祥等人的踪影,也不知那几位前辈去了何处。

“师兄,是否来一粒辟谷丹?”

阿三举起手中的玉瓶,在讨好示意。

“咦,阿三难得大方一回呦!”

无咎就近坐下,呲牙一乐:“而我想饮酒吃肉啊,你有吗?”

阿三尴尬摇头:“出门在外,不比往日,尚有辟谷丹果腹,已足够惬意……”

一旁坐着冯田、阿猿、阿胜、阿金、阿离,以及阿威、阿雅,或是吐纳调息,或是欣赏着异域的景色。而此时此刻,若能点燃一堆篝火,架上烧烤,再来几坛老酒,那才叫惬意呢!

“仙者,当餐霞饮露,采纳天地,岂能贪恋口腹之欲呢,与修为境界也是无益啊……”

阿胜又摆出长辈的架势,侃侃而谈中颇有几分道理。

“嘿,我是俗人!”

无咎不予争辩,一笑了之。

他虽然知晓阿胜的脾性,却并无恶感。至少在夫道子的质问下,阿胜为他出头说话。不过,当时若非冯宗,还真的难以蒙混过关,那位人仙长老,为何要帮着自己遮掩?

无咎想着心事,转而问道:“阿胜前辈,你我明日去往何处,又将如何行事……”

阿胜随声应答:“只管依令行事,又何须多问?”

“依令行事?”

“哼,你不是俗人,而是浑人,竟将长辈的教诲当作耳旁风。岂不闻,弘法布道,恩济四方……”

无咎还想多问两句,摇头不语。

星云宗所谓的弘法布道,恩济四方,无非借口,只为师出有名。若说其中没有玄机,只怕阿胜本人也不会相信。星云宗的苦云子,竟然将投诚归顺的十三家仙门,派到如此遥远的地方,他真实的用意又是怎样?而瑞祥先是拒绝长老一职,如今又带着弟子长途跋涉而来。是被迫所致,还是另有缘由呢?

阿威与阿雅坐在一起,脸上见不到一丝凶恶的神情,反倒是面带笑容,游山看景般的轻松。阿雅也是玉容生辉,与他时不时含笑相对。而这对师兄妹窃窃私语之时,眼光总是不经意的在某人身上一掠而过。

突然有人小声问道:“无咎师兄,你以为此行的前景如何?”

是冯田,坐得笔直,整个人很精神,即便是问话的时候,也是深思熟虑的样子。

无咎的眼光一瞥,便想来个无可奉告,而念头一转,慢条斯理道:“我不懂占卜之术,又岂敢妄谈吉凶祸福。而元天门弟子,仅占十三家的四成之数。倘若不测,我怕再次遭到围攻啊!你该知道,上回多亏了两位长老搭救,如今想来,依然害怕呢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惹得一道道眼光循声看来。

冯田稍稍意外,反问道:“师兄的言下之意,十二家仙门有反叛之心?”

无咎急忙抬手挡在嘴前:“嘘!猜测而已,切莫声张,我胆小……”

众人神情各异,转而看向远处的人群。

某人以羽士修为,不止一次与筑基高手拼命。如此泼天的胆量,竟自称胆小?装模作样,莫为此甚。而他提到的十二家仙门,不能不叫人有所戒备。

冯田像是受到捉弄,脸色不悦:“如今祖师与诸位长老在此,谁敢放肆?而救你的也并非只有两位长老,还有阿雅师叔……”

无咎微微一怔:“你说谁……阿雅……前辈……”

称呼一个女子为师叔,他叫不出口。而前辈的头衔不值钱,倒也张口就来。

他曾被玄火门的阿重与阿健围攻,被泰信长老出手阻拦,他只记得当时的情形,却不知其中的原委。而那个阿雅,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救人。

果不其然,暮色之中,金发撩动,低柔的话语声传来:“嗯,又欠我一个人情……”

无咎稍稍意外,随即装起糊涂:“冯田,我问你祖师何在?自从抵达此处,再不见几位高人的踪影。倘若生变,岂不苦了我等小辈。置身异域,无家可回……”

“哦,原来师兄另有关注!”

“你想多了,我……”

无咎见冯田的话语中暗有所指,急忙否认。而他尚未辩解,便听有人叱道:“明日何去何从,自有长老吩咐。你再敢妖言惑众,信不信我拿你问罪!”

那是阿威,分明已修心养性,而一旦牵扯到阿雅,即刻变得凶狠起来。

无咎再不吭声,挪动屁股转过身去。

正如冯田所说,他有意提起仙门的恩怨,无非想要打听瑞祥等人的去向。谁料未能如愿,反而惹来猜疑。言多必失,且讨人嫌。如今既然抵达部洲,也只得来之安之。却为期十年,不免有些茫然。人在海角天涯,神州故土又在哪一边……

夜色渐深,天上繁星点点。

而拍岸的涛声,彻夜不息。

当残夜渐去,一轮红日跃上海面,刹那间朝霞万里,沉闷的天地顿然明媚而又辽阔无边。

歇息一宿的修士们,纷纷起身远眺。山崖上顿时竖起一道道人影,无不陶醉在日出的美景之中。而片刻之后,片片云舟升起,各自载着数十、上百弟子不等,再次奔着未知的前方飞去。

无咎随着众人踏上云舟,转瞬离开了海边。

“此间日出,果然非凡……”

阿三好像依然沉浸在朝霞的壮丽之中,显得很兴奋。他一边扭头回望,一边不忘问道:“师兄,你说此地与贺洲相隔几何……”

无咎默默坐着,摇了摇头。

从贺洲赶到部洲,虽然只有半个多月的路程,途中却是连番传送,使得两地相隔之远,根本无从计较也说不清楚。不过,此时的情形倒是一目了然。云舟离开海边之后,竟不再结伴同行,而是各自散去,显然是奔向不同的地方。

“阿三师弟又何必多问,须知阵法传送,至少十数万里,如今两地相隔,没有百万之遥,也相去不远……”

“幸亏有了传送阵,不然你我尚在海上奔波……”

“相距如此之远,只怕云舟也难以横渡……”

“天呐,若有不测,岂非再难返回……”

冯田与阿三在说话,云舟继续往前飞。而半个时辰之后,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云舟。只有暗赤色的大地迎面而来,还有各种怪异的林木从下方一掠而过。

无咎随着众人往前张望,暗中回想他所看过的四洲盖舆,各种图简,以及典籍、手札。即便如此,有关部洲的详情,依然知之甚少。如今终于亲临实地,而眼前的天地,除了陌生,还是陌生。

不过,倒是记得,部洲西北的遥远之外,便是神洲的方向……

又过了半个时辰,云舟缓缓降落。

当双脚落地,阵阵热浪滚滚而来。远近依然空旷,依稀可见低矮的丛林通向天边。而头顶的日头,却仿佛触手可得,透着炽热,且光芒灼目。

四、五十位弟子不明所以,纷纷看向万吉长老。

只见万吉长老走到一旁,拿出三枚玉简,与六块玉符,分说道:“依照门主吩咐,你我分头行事。相关事宜,尽在图简之中。各自持有两枚传音符,以备不时之需。千里之内,但有召唤,即刻应援,不得有误……”

片刻之后,众人分成了四群。由万吉长老带着十人,往前而去。接着又有几位筑基高手,各带十余人往西而去。最后剩下九人,则是以阿威为首,阿雅与阿胜为辅,阿猿、冯田、阿金、阿离、阿三跟随,当然还少不了无咎,一行往东而去。而无论先后,皆舍弃云舟、飞剑,改为步行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