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竟敢耍赖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南风微凉81、昊阳天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九道人影,在空旷的荒野中疾驰。网

即使阿威、阿雅与阿胜,也改为轻身术,抬脚便是十余丈而去势如飞。三人之中,以阿威筑基八层的修为最高,阿雅的筑基七层与阿胜的筑基六层分别次之。

余下的六位弟子,随后而行。

这六位弟子,以无咎、阿猿的修为最高,分别是羽士九层,以及羽士的八层。冯田的羽士六层次之。阿金、阿离与阿三,均为羽士五层,修为垫底,却也算是同期弟子中的佼佼者。

而无咎并未逞强好胜,只管不紧不慢,一步五、六丈,独自落在最后。

虽然置身异域,且热浪袭人,而穿行此间,却有着难得的随意自在。那清澈的天穹,低垂的白云,辽阔的原野,孤独的树木,可谓风景处处,又苍凉无边……

如此又过了几日,一行九人终于停了下来。

前方的十余里外,是片茂盛的丛林,左右看不到边际,但见绵延起伏而又郁郁葱葱。

阿威吩咐就地歇息,而他本人,则是与阿雅、阿胜凑在一起窃窃私语,并拿出玉简,施法拓印,或许有所交代。片刻之后,三人又走到了数十丈外,分别冲着远方张望。

六位羽士弟子,则是坐在地上歇息。而歇息之余,各自也是疑惑不已。

“你我本来人多势众,如今却形单影只。倘若不测,如何是好?”

“所言极是,尚不知诸位同门又在何处……”

“诸位同门去往何处,眼下不得而知。而你我万里迢迢至此,所为哪般……”

“要在这荒凉之地,待上十年,且不论凶险如何,只怕荒废了修为……”

“无咎师兄,你说呢……”

阿三与阿猿、阿金、阿离、冯田在为前程担忧,而有人却是默不吭声。

无咎尚自留意着远处的动静,收回眼光,看向冯田,转而冲着众人说道:“凡事自有长辈定夺,且听吩咐也就是了!”

阿三意外道:“师兄,你是否无恙……”

在他看来,他的师兄并非温顺听话之辈,如今竟然变得通情达理,反而显得有些古怪。

冯田附和道:“无咎师兄,你最为率性洒脱,且敢作敢当,何故言不由衷……”

率性洒脱,像是赞誉,却还有个说法,那就是莽撞无知。所谓的敢作敢当,有时候更像是一种自认倒霉的无奈。

无咎也不辩解,伸手道:“谁有灵石借我两块,我穷啊……”

四周顿时寂静下来,阵阵热风吹得人烦躁不安。

无咎咧嘴微笑,翻手一抓:“啧啧,好大的个头,不知味道如何……”

众人循声看来,只见他从泥土缝中抓出一物,像是山蚁,却有四、五分大小,通体紫黑,长着獠牙,正冲着手指头撕咬,很是凶狠可怕的样子

阿三奉承道:“啧啧,如此巨大的山蚁,当真罕见,而师兄的嗜好,更是不凡……”

“嗯,这道美味送你尝尝?”

“不、不……”

无咎抓着山蚁转手相送,却被阿三连声拒绝,他自得其乐,顺势屈指一弹。山蚁脱手而出,竟出“啾啾”嘶鸣,直至十余丈外,“砰”的一声炸成粉碎。

阿三失声惊叹:“师兄厉害呀,是何神通……”

阿猿与阿金、阿离也看出名堂,又不明所以。

冯田却是颇有见识,分说道:“法力所致,凝于一线,由近而远,倒也寻常。而如此势不可挡,堪比剑刃锋利,应为剑气无异。无咎师兄,你懂剑修……”

无咎修至羽士九层的圆满之后,从未显示过法力神通。而他方才一时兴起,无意中施展出了灵霞山的剑气。却不想惹来猜疑,让他一时无从应答。

阿三好奇:“何为剑修?”

冯田自顾说道:“以气驭剑,为御剑之术,以剑驭气,为剑修之术。据说以人驭气,以气化剑,人剑合一,无坚不摧,无坚不克,方为剑修的最高境界。我贺洲的人仙前辈,多通此术,却以卢洲的仙道高人,最为精通擅长……”

阿三更是诧异不已:“师兄,你不是妖族炼体吗,怎会懂得剑修呢?”

无咎对于自家的出身避而不提,冲着冯田微微摇头:“冯老弟,你无所不晓啊……”

冯田倒是泰然自若,反问道:“师兄,莫非你不知典籍?“

无咎的嘴角一撇,不予置否。

倘若我不知典籍的存在,这天下还有典籍吗?

便于此时,那三位筑基的前辈走了过来。

只听阿威吩咐道:“即日起,分头行事,间隔两百里,以便彼此照应。我带着阿金、阿离,师妹带着阿猿、冯田,阿胜带着无咎、井三……”

阿雅跟着说道:“眼下已是七月上旬,此后隔月重聚,直至乞世山,与万吉长老汇合,再行计较……”

这对师兄妹简短分说几句,便各自带着阿金、阿离,以及阿猿、冯田,相继告辞离去。彼此没有分别的不舍,反倒是头也不回而匆匆忙忙。好像前方机缘无数,只待此去寻觅收获。

阿胜无意耽搁,大声喝道:“日头暴晒,闷热难耐,还不动身,更待何时!”

阿三颇为兴奋,抬手招呼:“阿胜师叔与无咎师兄,都是我最为敬佩之人,此番结伴同行,荣幸之至也!”

而无咎与阿猿、冯田告别之后,兀自冲着那六道远去的人影默默张望。当阿胜与阿三接连催促,他这才答应一声,却不急着赶路,而是微微摇头。

想当初的**百之众,化整为零,而接下来四、五十弟子,又变成了九位。谁料再次分头行事,最后的九人继续分道扬镳。转瞬之间,只剩三人,在这陌生异域,炽烈的日头下,就此踏上一条未知的征程。

阿胜已是烦躁不安,急道:“愣着作甚,你倒是挪步啊……”

阿三也是不解:“师兄,何故迟疑呢……”

无咎看着头顶的日头,终于出声问道:“去往何处?”

“何必多问,跟着就是……”

阿胜一甩袖子,纵身而去,话音未落,人已到了十余丈外。

阿三不甘落后,动身追赶,一步三五丈,瘦矮的身子倒也轻盈灵巧。

无咎则是随后而行,依旧不紧不慢。

须臾,树林挡路。

入眼处尽是合抱粗细的老树,相互倾轧,相连成片,且枝干虬伸,藤蔓牵扯,俨然就是一片古木丛林。

阿胜已是高高跃上树梢,拿出一枚图简查看。他稍稍辨别方向,正要继续赶路,又蓦然一怔,随即翻身落地:“哎呀,缘何这般磨磨蹭蹭……”

只见某人姗姗来迟,却径自跳到一截倒伏的树干上,然后头枕双臂躺了下来,看情形是要大睡一场。

树下浓荫蔽日,也着实少了几分酷热。

而阿三是有样学样,也找了截树干坐下,趁机避暑纳凉。忽遭训斥,他忙跳起来,小声提醒道:“师兄,阿胜师叔怒了……”

无咎躺在树干上,很是悠闲,随即又翘起一只脚摇晃起来,理所当然道:“此间凉爽,暂且歇息个三、两月……”

“你要在此歇息三、两月?”

阿胜大步走到树干前,瞪起双眼:“且不说与阿威、阿雅碰头,如你这般耽搁下去,何年何月才能抵达乞世山,更何况还要赶往金吒峰,以及部洲最南端的扎罗峰……”

“又是乞世山,又是金吒峰,又是扎罗峰,都没听说过,这是要走遍部洲啊!”

无咎依旧躺着舒服,满不在乎道:“为期十年呢,何必急于一时呢……”

“怎会不急呢?”

阿胜错愕难耐,摊开一双大手:“倘若寻不见阿威、阿雅,便将错过重逢时机,说不定就要迷失在大山丛林之中,但有不虞,生死难料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阿胜前辈,你不妨带着阿三上路!”

无咎倒是善解人意,悠然又道:“我呢,留在此处,从此逍遥度日,倒也不错……”

“你要留在此处,不走了?”

“嗯,不走啦!你知道我胆儿小,最怕凶险。你与阿三,还要多多保重啊!”

“你……你小子耍赖!”

阿胜与阿威、阿雅在商议之后,各自带着两个羽士弟子分头行事。而那对师兄妹早已顺利成行,他如今却要散伙了。什么胆儿小啊,分明就是赖着不走了,这不是目中无人吗,他好歹也是一个长辈。

阿胜真的怒了,狠狠挥起拳头:“你敢抗命不尊,违反门规,我……”

无咎看似悠闲,却不忘留意阿胜的一举一动,察觉不妙,他猛然跳起身来,不甘示弱道:“你说我违反的是元天门的门规,还是星云宗的门规?我就是不走啦,又奈我何?动手打架,怕你怎地?以我羽士圆满的修为,尚且不惧筑基八层的高手,你只是筑基六层,未必讨得便宜!来、来、来,既然活得郁闷,不妨大战三百回合……”

阿胜没想到有人耍赖,更没想到有人耍横。他蓦然一怔:“你……你小子有何郁闷?”

无咎伸胳膊挽袖子,气势汹汹脑袋一甩:“至今不知去处,也不知如何行事,整日里稀里糊涂,叫我怎不郁闷……”

“我有图简,我知道啊……”

“嗯,图简拿来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