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三章 岂是人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jiasujueqi、o老吉o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条浅浅的溪水,从远处逶迤而来,便像是长途跋涉,耗尽了最后的力气,在山洼处停下脚步,汇成一个小小的水塘,滋润着四周的荒草树木。网??

落日西下,歇息时分。

水塘边,草地上,老树下,坐着三人。

接连几日的奔波,阿胜也倦了,吩咐就地歇息一日,便闭上双眼吐纳调息。

无咎则是斜躺着,手里拿着一样东西。

阿三坐在一旁,满脸的讨好之色,并分说着前因后果,以及他独到的见解。

“那群异族的男女,与野兽也没分别,而其中的一个孩童,却拿着这个玩物。我是谁呀,修仙的高人,当时便觉异常,伸手将其夺了过来。孩童竟敢哭泣,原本温顺的女子也连连吼叫,带着胸前的两坨上下乱跳,啧啧,我又摸了把,真是柔软……啊、不,师兄且看……”

“这绝非异族所有,应为孩童意外捡得。而蛮荒之地,罕有人至。依我之见,部洲或有神秘之处。倘若不然,何来宝物……”

无咎的手里,便拿着阿三所说的宝物。

一个寸余长段,拇指粗细的白玉小瓶,外边带着泥垢,里边空空如也,却造型精致,很像是存放丹药的丹瓶。此物倒也寻常,而出现在蛮荒之地,一个便是铁器也罕见的村落之中,则不能不叫人为之感到好奇。

“少见多怪!”

阿胜的人在歇息,而神识却没闲着,见两人冲着小瓶子在费神,忍不住出声嘲讽,又道:“部洲的族群无数,善通鬼神者亦有之。此地蛮荒,并不意味着别处也是蒙昧不堪。否则门主又怎会大驾亲临,哼……”

“师叔,还是你老人家见多识广!”

阿三不失时机奉承一句,问道:“何为善通鬼神者?”

阿胜兀自闭着双眼,随声道:“据说,四洲万灵,均为远古神人所留,虽经沧海桑田,而神人的印记尚在。只须修炼,或能开启封禁而善通鬼神……”

“咦,善通鬼神者,岂不是与修士相仿?”

“应该一个道理……”

“哈,你我也是神人后裔?”

“哼,听说只有卢洲的玉神殿,才是神洲后裔,且以金天眸为尊,你我不过是神光萌荫罢了,因缘而得享一世仙途……”

“此话从何而来?”

神族的后裔,应该很厉害,却与自己无关,使得阿三有些失落。

便听阿胜说道:“冯宗师叔,乃人族修士,修炼之余,涉猎甚广,见识渊博。当年传功授法之际,从他口中有所获悉,至于真假如何,不得而知……”

“何为天眸?”

“哼,休得烦我!”

阿胜没了耐心,再不理会。

阿三讪讪一笑,不敢相扰。

有人出声:“蓝眼珠子罢了,偏偏称作天眸……”

“哎呦,师兄高见!”

阿三的奉承话是张口就来,小瓶子落入怀中。

无咎对于所谓的宝物,已没了兴致。他丢了瓶子,坐起身子,看着水塘上晚霞的倒影,不由得剑眉舒展而神色淡远。

将身旁的对话听在耳中,不妨他想着自家的心事。

部洲的地域广袤,必然存在着莫测的未知。而星云宗既然来了**百个仙道高手,或许一切都将远远出想象。接下来又如何,且拭目以待!

至于神族的传说,听到冯田讲过。不外乎上古遗传一脉,只为拯救万灵于水火,等等。而当年的神洲使叔亨,似乎便是金蓝眸的样子。也不见他享受天地恩宠,最后还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。

不过,在神洲的时候,好像也听到过神族后裔一说。

哦,曾经结识了一个来自有蛟部落的女子,先是叫作蛟宝儿,后来改名附宝儿,并许配给了少典殿下,眼下应该成为有熊国的王妃。

记得她说:你我若非神族的后人,如何在洪荒丛林的血腥拼杀中延续传承至今?如何开种五谷,钟鼎有序?如何驱虎擒蛟,飞天遁地?又如何仙凡有别,阴阳轮回?

当时,那女子出一连串的反问,令人无从应答。

而她却是掷地有声:你我均为神族的后裔,体内藏着神的血脉与魂魄。甘于红尘者,乐于苦乐之中;立志探索者,便以机缘而成就仙人神通,踏上逆天征程,寻往祖先曾经走过的那条路径!不管是天翻地覆,还是光阴轮转,你我都不会因挫折而沉沦,因劫难而止步。但有一丝光明,必将传承永继!

如她所言,神洲人氏,均为黑黑眸,好像与如今的神族相差甚远。却不知孰真孰假,又与本人有何干系呢。自己只是一个沦落天涯之人……

“师兄——”

“嘘——”

阿三悄悄摸出一块灵石,便要吐纳调息,又怕遭到抢夺,便想知会一声。谁料尚在愣的某人突然伸出手指,两眼亮。吓得他慌忙藏起灵石,也不由得瞪大双眼。

只见数十丈外的树丛中,慢慢爬过来一头怪兽,五六尺长,四肢粗壮,像是巨蜥,又遍体鳞甲,极为的丑陋古怪。它稍稍停顿,左右张望,而呆滞的小眼睛,并未察觉四周的异常,只管昂着脑袋,仿佛在嗅着风中的气息。少顷,再次爬向水塘。它应该口渴了,要饮水。而刚刚爬到水塘边,其身子突然竖起,再不复之前的笨拙,竟凌空往后急蹿而去。

当真是慢如流云,快似疾风。

阿三看着有趣,笑道:“哈哈,倒也机灵……”

而笑声未落,一道剑光倏然闪现。怪兽刚刚蹿出去几丈远,已被斩断头颅,随即污血飞溅,“扑通”坠地。与之瞬间,一道人影腾空而起。

阿三错愕:“师兄……”

竟是无咎出手,顺势跃到半空,伸手抓过飞剑,这才飘然落下身形。

一头找水喝的怪兽,被杀死了。满地的血,并非想象中的红艳,而是怪异的土黄,便如流淌的泥水,更加显得脏污而又惨不忍睹。

阿三站了起来,依然疑惑不解:“师兄,你杀它作甚?”

“吃肉啊……”

无咎随口分说,却仿如垂涎三尺而迫不及待,挥动手臂,又是一阵剑芒闪烁。

地上的怪兽顿时被大卸八块,而浓烈的腥臭也随之扑鼻而来。

“咦,这般臭啊,如何吃得……”

无咎始料不及,连连后退几步。

“哈哈!”

阿三终于明白过来,禁不住幸灾乐祸,而奸笑两声,大眼珠子一转,又道:“师兄,你滥杀无辜哦!”

“此乃野兽,岂是人乎……”

无咎猎杀野物,也不过是临时起意,无非打打牙祭,借机消除心头的郁闷。谁料事与愿违,并且遭到取笑。他张口驳斥一句,却听阿三不以为然道:“师兄说是野兽,它便是野兽,师兄说是人,它便是人喽……”

那家伙还在为他屠杀妇孺找借口,并趁机泄不满。

“你放屁……”

“师兄只为兴致所杀,喜好善恶全凭一念。而在野兽看来,你与我没有分别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无咎还想痛骂,却突然无言以对。

阿三那家伙固然是个小人,且龌蹉卑鄙,而他方才的一段话,却叫人无从指责。自己的悲天悯人,好似理所当然。而天道之下,万物混同。弱肉强食的生死竞逐,又何尝不是一种天刑慈悲……

便于此时,一阵腥风突然吹来。

无咎尚在忖思,神色一动。

由此往南,树木阻挡。而树木的背后,乃是一片丘陵乱石。而暮色之中,树丛摇晃,紧接着从乱石堆中冒出两个跳跃的黑影,不过转眼的工夫便已到了数十丈外。

“好大的怪物……”

阿三虽然站在水塘边的草地上,却看得清楚,而他自恃修为,只管袖手旁观。

他身后的阿胜也有察觉,蓦然睁眼:“像是裂齿虎,又似乎不同……”

那是两个身高五尺,身长两丈的庞然大物,遍体乌黑,利齿外凸,相貌狰狞,并透着莫名的杀气。其双双越过草丛之后,缓缓停步,分别看向地上的怪兽死尸,站在一旁的无咎,以及远处的阿三与阿胜,好像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随即舔着舌头,继续奔跑起来。

神洲之地,多有狮虎豺豹。而如此庞大的黑家伙,却从未见过。即使所知的典籍上,也没有记载。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姑且称之为裂齿虎,应该嗅到血腥,这才寻觅而来,且将所杀的野物给它便是……

无咎往后退却,却听阿三在远处叫嚷——

“师兄,你也欺软怕硬啊……”

我怎会欺软怕硬呢,我只是好奇,那两头怪物,是如何吞得下腥臭难闻的食物。

“师兄勿忧,我来杀之……”

无咎已退出了几丈远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。

两头裂齿虎有所察觉,愈跑愈快。

其中的一头裂齿虎猛然跃起,挥舞前爪。“砰”的一声,竟将袭来的剑光磕飞出去。而它的前爪受创,疼痛难耐,昂嘶吼,尚未落地,借势凌空蹿出去十余丈,直奔着水塘边的两道人影扑了过去。

便听阿三惊叫道:“师叔救命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