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五章 蝼蚁之辈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书友xyu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月色下,两道人影相继收住脚步。网?  片刻之后,又是一道人影匆匆而至。

一路赶来,地势渐高,却于此处突然塌陷,形成一道山崖。山崖的下方,乃是一个百丈深,四、五里宽的峡谷。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去,峡谷中的情形一目了然。

阿胜与无咎轻轻走到山崖边,各自凝神观望。

喘着粗气的阿三刚要说话,也不禁瞪大双眼。

此处,距歇脚的水塘,有着二、三十里远,却地势塌陷,丛林遮挡,即使有所动静,神识中也难以及时察觉。所幸阿胜的修为高强,无咎的六感日渐敏锐,阿三不失机灵,三人还是趁着夜色赶了过来。

只见峡谷之中,火光点点。

那是一群赤身露体的蛮族,足有上百人之多,手持火把,竹叉,弓箭,石锤等物,又跳又叫,显得颇为的混乱。

而火光环绕之中,竟是三头成年的裂齿虎,随着人群转着圈子,摇头摆尾,低声嘶吼,气势汹汹。其虽然为数不多,而硕大的个头,粗壮的身躯,比起四周瘦小的人影,便如同巨兽一般的凶狠可怖。

“哈,那群蛮族在狩猎,不自量力啊……”

阿三看清端倪,放下心来。

他曾经吃过大亏,深知裂齿虎的可怕。

那群蛮族,赤身露体,不堪一击,面对三头猛兽,与送死没有两样。多愁善感的师兄,还会不会指责那三头怪物滥杀无辜呢?

而他心有所想,又怕得罪无咎,只觉得有趣,于是坐在地上歇息,分明等着看热闹。

阿胜倒是谨慎,摆手示意:“猛兽不比寻常,切勿出声惊扰!”

阿三乖觉,慌忙闭嘴。

人兽对峙,犹在继续。

三头裂齿虎,好像忍受不了四周的鼓噪,分别扑向人群。混乱的人群并未退缩,而是齐齐抛出火把。裂齿虎固然凶残,却畏惧火光。人群中趁机射出箭矢,并再次出阵阵叫喊。竹箭根本伤不得裂齿虎,反而令其更加暴怒。一个矮小的身影躲避不及,被铁爪撕得粉碎。他的伙伴们蜂拥往前搭救,又有几人当场送命。裂齿虎趁机反扑,形势岌岌可危。

眼看着便有更多的族人遭到屠戮,又一个矮小的汉子窜出人群,奋力抛出手中的火把,然后跑向峡谷的尽头。而他一边跑着,一边叫着,并拿着一张竹弓,不停地射向另外两头利齿虎。而余下的众人抛掷出更多的火把,俨然就是一个驱赶的阵势。

峡谷中到处都是火光,使得三头裂齿虎不明虚实,索性抛开众人,奔着那个开弓射箭的人影便扑了过去。许是怒火难耐,终得泄,三头猛兽相继腾空而起,只要将挑衅者碾成肉泥。

那个奔跑的汉子,却突然停下脚步。他的身后,便是悬崖峭壁。他的前方,三道小山般的黑影从天而降。他却扔了弓箭,挥舞双手,扯开嗓门,冲天嚎叫。其怪异的举止,非但不见畏惧,反而极为的振奋,便好像抵达辉煌的殿堂,迎接他毕生的荣耀,天地轮回在此一刻。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三头裂齿虎落下之际,矮小的人影顿时被铁爪踏成粉碎。而随之刹那,连番轰鸣响起。峡谷的尽头,竟然猛的塌陷下去一个十余丈的大坑。烟尘弥漫之中,三头猛兽尽数坠入坑底。而随后追来的人群却没有作罢,趁机扔出火把。坑底好似早已埋设茅草油脂,顿时火光冲天。紧接着数十人扯动绳索,几块巨石从峭壁上轰然而下。裂齿虎尚未摆脱烈焰焚烧,又遭巨石重击,竟是骨断筋折,再也挣扎不得,被迫出一声声嘶吼。而众人聚集在火坑的四周,不断射出竹箭,砸下石锤,直至嘶吼声化作悲鸣并渐渐低落……

峡谷的尽头,就在脚下。惨烈的场景,历历在目。

山崖上的三位旁观者,神情各异。

阿胜摇着头,低声感叹:“一群矮小的蛮族,近乎于赤手空拳,却猎杀了三头凶猛的裂齿虎,若非亲眼所见,谁又敢相信呢……”

阿三兀自张着嘴巴,好像还没回过神来,又猛地打了个机灵,信口说道:“若是没有陷阱,裂齿虎怎会上当呢。那群蝼蚁般的蛮族,太过于狡诈……”

他竟然有了恻隐之心,却非同情弱者,而是在惋惜裂齿虎的运气不佳,或者说,他有些忿忿不平。以他的修为,能够轻易杀了那群低贱的蛮族,却又偏偏对付不了一头裂齿虎,强弱的较量与最终的输赢,让他接受不了,于是便将一切归咎于阴谋陷害,仿佛他本人从来都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君子。

“我呸!”

无咎背着双手,兀自俯瞰着峡谷中的情形,而阿三的话语声传来,他还是忍耐不住啐了一口:“你与蝼蚁相比,又如何……”

“师兄……”

阿三的两眼一眨,却见他师兄的背影,异样的冷静,不似火的模样,他随即不以为然道:“师兄,你明知故问啊。仙凡迥异,岂可同日而语!你竟将我与蝼蚁相比,哈……”

无咎的嘴角微翘,似在冷笑,却没出声,而是冲着身旁默默一瞥。

阿胜抬手摸着胡须,似有感慨:“蛮族,也是不易,猛虎环伺,被迫死里求生。而纵使设下陷阱,却要奉上数十条性命,这才诱杀了三头裂齿虎,当真是极其的惨烈。稍有意外,必将阖族尽灭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又道:“也罢,只要这群可怜的人没有恶意,你我也无须相扰,绕行便是……”

他的话语中,带着一种恩赐的口吻。

峡谷中,滚滚的烈焰已渐渐熄灭,而无数的火把犹在闪亮,幸存的人们在忙着收割猎物,男女老幼从远处奔来欢呼舞蹈。

一轮明月下,烟尘飞扬。低沉的歌谣,在夜色中飘荡。

不知那群人是在祭奠亡者,还是在欢庆新生……

……

荒野上,三道人影驻足远望。

自从分头行事以来,已过去了二十多日。而途中遇到蛮族部落,不再相扰,远远查看,便绕行而过。如此赶起路来,倒也简便了许多。而所谓的灵石以及天材地宝,却无从寻觅。

晨色中,依旧是满目的空旷与苍凉。

阿胜张望片刻,吩咐道:“无咎,你就此往东,阿三,你且等候,我西行,日落相聚……”

他没有忘了差使,继续履行他长辈的职责,他要与无咎分别奔向东西,黄昏时分返回相聚。至于阿三,修为不济,唯恐意外,便留在原地等候。

“再过几日,该与阿威、阿雅碰头,尚不知他二人收获如何,你我却不好懈怠……”

阿胜交代几句,便要离去。

阿三免去了奔波之苦,满脸笑容:“师叔、师兄,来去顺风啊!”

无咎却好像没有动身的意思,出声抱怨:“如此荒凉之地,全无灵气,又何来天材地宝,纯粹是瞎折腾啊!”

阿胜瞪眼:“你……”

无咎转过身来:“与其这般徒劳无功,何不就此南行?”

阿胜摇头:“此乃万吉长老的吩咐……”

无咎微微皱眉:“长老的吩咐,莫非只是托词?”

阿胜烦躁起来,嚷嚷道:“身为弟子,怎能诋毁前辈呢?何况你也看了图简,不得放过寸草之地。但有异常,即刻传信禀报……”他猛一挥手,扭头便走:“你翅膀硬了,不妨自行其是,哼!”

一个筑基的前辈,动辄遭到弟子的质疑,使他觉得很难堪,干脆一走了之。而他没去多远,竟踏起飞剑,掠地疾行,只想远远躲开那个让他心烦之人。

无咎看着阿胜远去的背影,摊开双手:“不听人言,好大脾气!”

“嘻,谁让你目无长辈呢,啊、不……”

阿三尚自幸灾乐祸,又忙改口:“此地虽也荒凉,却不乏异域风貌,找寻宝物或为其次,让门下弟子多加磨砺,方为苦心所在……”

“咦,你倒是吐出一句人话!”

无咎冲着阿三撇着嘴角,转而自言自语:“星云宗兴师动众而来,若非为了灵石与天材地宝,又是为了什么呢……”他无意多说,摆了摆手:“日落再会……”

不管如何的猜疑,他还是要尽他仙门弟子的本分。谁让寄人篱下呢,远远未到振翅高空的时候。

“师兄慢走啊,小弟静候佳音!”

阿三找了块平坦的地方,便要坐下歇息。

而无咎走了几步,回过头来:“师弟呀,你的云板借我如何?”

“不借!”

阿三脱口而出,又疑惑道:“你也有啊……”

无咎不予分说,只管诚恳道:“我拿云舟交换?”

阿三很果断:“不换!以我的修为,还使不得云舟……”

“哼!”

无咎哼了声,扬长而去

云板虽不抵轻身术的快捷,而用来赶路倒是悠闲自在。只可惜他的云板不是丢失,便是损坏,随身倒是携带云舟,却不便掠地飞行。更何况他还未曾尝试,更不想过于招摇。

旭日东升,大地披金。

一点黑影在天际徘徊,倏然又冲入霞光而凌空盘旋。

那是鸟儿,或是一头苍鹰,仿佛在俯瞰着茫茫的荒野,翱翔于风云之上而自由自在……

无咎渐渐加快脚步,随即离地跃起。其矫健飘逸的身姿,仿佛要与苍鹰试比高。而他刚刚蹿出去十余丈,又匆匆忙忙收住去势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