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一章 敬畏常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大桥伢子、seying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灵蛇内丹?

真的没了。W.⒉

阿胜在远处盯着呢,骗不了那位筑基的高手。

坤元甲,虽然挡住了雷光霹雳,却挡不雷光中,所蕴含的雷威。一道无形的天威,瞬间击碎了灵蛇内丹,然后又以它的闪电之迅猛,穿过坤元甲的护持,从头顶贯体而入,直至四肢百骸,以及全身的每一条经脉。

刹那间,魂不守舍啊,且心神战栗,惶恐难耐,而又莫名所以。

嗯,那就是挨了雷劈的滋味。

灵蛇内丹,没了就没了。一条通灵的玄蛇,与羽士的修为大致相仿,纵使修成内丹,威力也是寻常。这也是阿胜不再追究的缘故。

不过,灵蛇内丹崩溃之际,似乎有一丝陌生的气机,伴随着雷威轰然入体。

陌生的气机,来自于灵蛇无疑,应该是它数百年吞天吐地的精华所在,经过了雷火的淬炼,变得很微弱,又极为的精纯。气机充斥四肢百骸,瞬间融入脏腑之间,却又随着雷威之势,带动全身灵力,浩浩荡荡直冲气海。那一刻法力狂乱,难以自持,只能强行忍耐,央求阿胜带上一程。而如今稍歇片刻,压抑的气机再次疯狂起来,且一波接着一波,一浪接着一浪……

雨水透过树梢,淅沥而下。“唰唰”的雨声,有些吵闹。而雨雾笼罩的丛林,又显得异常的寂静。

便在这片喧闹与寂静之中,无咎独自一人坐在树下。

他背倚着树干,昂着脑袋,闭着双眼,身子不断的颤抖。他胸口的坤元甲,也仿佛随之凌乱起来而为师不再。溅落的雨水,渐渐打湿了他的髻,浇透了他的衣衫。而他嘴角的苦涩笑意中,又似乎多了几分期待。

福兮祸兮,都是天泽。

修己度人,难道不是仙者的初衷……

……

三日后,乃相约碰头的日子。

阿胜,没有如期而至。

又过两日,依然不见人来。

树下,无咎独坐如旧。

他不再倚着树干,也不再颤抖,而是盘膝坐着,微微耷拉着脑袋。湿透的长衫下,是他孤单的形骸。任凭那寂寞的雨,化作梢的点点滴滴。

“啪嗒——”

雨水顺着梢、脸颊,又一次轻轻滴落。掌间水花飞溅,仿佛心湖涟漪,再又顺着指缝,浸润着漫长的雨季。

不知许久,无咎终于松开了手。

掌间的雨水,释然而去。

他摇摇晃晃站起,像个佝偻的老者,而稍稍默然,又猛地昂起头来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层雨雾炸开,梢、衣摆飞扬。

他的体内好似压抑着一团风暴,于刹那间释放。迟滞多日的灵力,瞬即充斥全身,并顺着经脉回归气海,再又旋转而循环不息……

这便是静坐五日的收获?

无咎的两眼中,精光闪烁,却又神色疑惑,旋即舒展双臂而低头打量。

灵力已然无碍,坤元甲自行护体。威势稍稍外泄,顿时震开了满身的水迹。随着威势收敛,整个人犹如融入雨中,却上下清清爽爽,不再有湿漉漉的狼狈模样。而体内的灵力,也变得更加顺畅。便好似打开了桎梏,尤其是……

那团缠绕不去的黑云,已荡然无存,封禁的气海,终于显露峥嵘。

只见久违的气海之中,有一小团光芒在静静的旋转,虽然极其微弱,却七彩分明而神异不凡。而七彩光芒的当间,隐隐约约坐着一个拇指大的金色小人,眉目依稀可辨,岂不就是另外一个公孙无咎?小人紧闭双目,两手结印,浑似入定,又显得淘气顽皮。他光着的屁股下,竟然坐着一个环状之物……

“嘿嘿!”

无咎内视片刻,禁不住微微一笑。

他的笑声中,有意外,有惊喜,有感慨,而更多的还是一种庆幸!

曾几何时,经脉枯竭,修为全无,成了凡人一个。被迫投靠仙门,又屡遭周折。好不易获得灵石,重踏仙途,却迟迟打不开封禁的气海。于是不肯放过任何一次机缘啊,哪怕是于雷电之中抢夺灵蛇的内丹。

而灵蛇内丹,本属寻常。天降雷电,也是等闲。谁料二者合一,竟威力大增,使得气机逆行,牵动全身的灵力更加紊乱。随即三者合一,化作疯狂之势,在体内横冲直撞,并接连不断地冲击气海。

如此这般,整整四日!

当雷电与内丹的威力,渐渐消耗殆尽。那团环绕气海的黑色云雾,终被撕得粉碎。体内的狂乱,顿时回归如初的平静。只剩下原有的灵力,愈的畅通自如!

简直就是阴差阳差,却造就了意外的收获!

随着气海的开启,多年来的担忧也为之霍然顿消。那金色的小人,正是曾经的金丹元神。他屁股下坐着的,乃是自己的夔骨指环。而环绕四周的七彩光芒,无疑便是九星神剑所化!

嘿!

修为,指环,九星神剑,都没有丢失!

而为何召唤不了神剑,也得不到夔骨指环,还有我眼下的修为与境界……

无咎的嘴角依然挂着笑容,又眉头浅锁。他在原地踱起步子,继续回想着前因后果。

记得,星海宗的观海子说过,地仙渡劫过罢,须闭关百年,方算是修为大成。而当初本人渡劫的时候,一边要抵挡天雷,一边还要与神洲使叔亨拼命,所幸修炼过《天刑符经》,最终于凶险光头堪堪过关,又借七剑凝魂而重塑**,并为此耗去了十年光阴。与观海子所说的百年,相差甚远。一时难以恢复修为,也应在常理之中。

故而,眼下的情形很是尴尬。折腾了几日,也打开了气海的封禁,而真实的修为,好像并未有所提升。

而从那元神的栩栩如生的模样以及威势看来,显然已达飞仙的境界,却双目紧闭,像是陷入酣睡之中。

或许,正如观海子所说,只因闭关修炼的不足,元神尚未真正的醒来。

而气海虽为自己所有,却是元神的中枢所在,只要他一日不醒,便一日得不到他屁股下的夔骨指环?想要唤醒元神,好像除了修为之外并无他法。同样的缘故,致使九星神剑尚未凝实,也召唤不得……

难道真要百年的苦功,方能重归仙道的巅峰?

唉,等不了那么久啊!

不过,随着气海的开启,灵力的运转再无阻碍,即便神识也更为的随意自如。好像一条宽广大道就在眼前,只待挥鞭疾驰而直达巅峰。照此说来,寻找灵石,寻找更多的灵石,应该还是唯一的途径。一旦吸纳足够的灵力,恢复足够的修为,便能唤醒元神,并得到夔骨指环与九星神剑……

无咎停下脚步,双眉舒展。

仿如一个迷途的孩子,再次看清了脚下的路。庆幸之余,更加坚定了方向。遑论刑罚慈悲,抑或祸福天泽,无非弱肉强食的借口,一种自欺欺人的说辞。想要避免命运的摆布,不妨如同那群卑微的蛮族一般。敬畏常在,自强不息……

咦,缘何迟迟不见人影?

无咎忽而想起了什么,转身远望。

在树下折腾四日,苦想一日,虽然境界没有变化,而神识却涨了一大截。心念一动,几达百里。纵使丛林雨雾阻挡,数十里内大致了然。只是不管远近,依然没有现。

与阿胜约定三日后碰头,如今已过了五日。他与阿三,究竟去了哪里?莫非又去屠杀蛮族,当真可恶!

无咎左思右想,不得其解,随即脚尖点地,瞬间蹿起十五、六丈。其去势之快,便如利箭脱弦。身后留下一串雨雾,并卷起片片的树叶。他人在半空,暗暗欣慰。

时至今日,总算是有了与修为相符的法力与神识。至于何时筑基,且拭目以待!

无咎稍稍辨别方向,趁着落势脚踏树梢,又是一小团雨雾炸开,他已疾驰而去……

……

西北的数十里,直至正西的两百里,便是阿胜与阿三所要巡查的区域。而用了小半日的工夫,前后跑了个来回,除了几处蛮族部落,并未见到他二人的踪迹。

而从途中的情形看来,阿胜没有带着阿三滥杀无辜,算是一位讲信用的前辈,只是两个大活人,竟然凭空消失了?

就地往南,继续找寻。

当无咎又跑了两百里,已近黄昏时分。

阴雨绵绵,四方晦暗。山石突兀,还有成片的密林挡住了去路。

无咎落下身形,四处张望,又抬头看了眼天色,便要就此放弃。

阿胜修为高强,阿三精明滑头。在这荒野之中,他二人应该没有性命之忧。且歇息一晚,明日找寻。即使找寻不得,也只能听天由命!

无咎正要找个地方歇息,却又神色一动,随即纵身往前,继续在雨雾中穿行。

穿过密林,翻过山岗。

一道峡谷,出现在十余里外。

此地的峡谷,多为塌陷而成。若非临近,极难察觉。

而透过雨雾看去,那峡谷的深处竟有火光点点……

无咎迟疑片刻,奔着峡谷而去。不消片刻,他忽而隐去了身影。

但见暮色中,风雨凌乱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