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四章 月影古阵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闲小谷、喔呐呐、多情的话语、不许曳光晚更(尽量不晚更啊)、月下小生i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飘洒的雨水,漫过荒野山林,再汇聚成溪、成河,滚滚流淌着奔向远方。』  天籁『小说WwW.⒉

一条河水,流淌正急,恰逢塌陷的峡谷,瞬间化作一道飞瀑倾泻直下。而十余丈高的飞瀑之间,有个洞窟,地方虽然不大,却远离鸟兽的侵扰,显得颇为的隐秘。

便是这隐秘的洞内,竟然坐着一个年轻男子。

他身着长衫,头顶髻的模样,正是无咎本人。而他又耷拉着脑袋,支手托腮,眼光闪烁,冲着面前的一小堆石头默默出神。

此前,离开石塔所在的山谷之后,无咎与阿胜、阿三,找了个避雨的地方歇息一宿。次日清晨,三人再次分道扬镳。其间,阿胜不止一次询问石塔倒塌的缘由。而每次换来的都是两肩一耸,以及满脸的无辜。阿胜又问禁制的破绽,他的回答倒是干脆:真假虚幻,不过一步相隔。心障难破,便是万里之遥!

这是某位前辈教训弟子的话,却被借用,使得前辈本人无言以对,也只得就此作罢。

阿胜带着阿三,奔着西南方向寻觅而去。他临行之前,没有忘了吩咐差使,命无咎独自寻觅东南方向,待两日之后再行碰头。

听命行事,乃弟子本分。何况遵循旧例,也算是各负其责。

而无咎在荒野中转悠了片刻,却找个洞窟躲了起来。

他对于所谓的差使,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懒得敷衍了,便这么就地歇息两日。而今日这般,并非偷懒,他只想独守片刻,以便弄清楚心中的一桩谜团。

人在山洞中,流水“哗哗”,闹中取静,倒也颇为的安逸。

无咎却是无暇安逸,只管默默出神。

他面前摆放着一小堆石头,皆拇指粗细,三寸长短,色泽斑白,与耗尽灵力的五色石,或乾坤晶石没有两样。这便是被他谎称丢了的石头,而非但没丢,还被他带在身边,共有十八块之多。

正如阿胜的指责,是他无咎掀翻了石塔,之所以矢口否认,因为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不过,此前的情形却是历历在目……

当无咎寻到山谷,现石塔,尚未攀登之际,便已有所猜测。整个山谷,均为阵法所在,或许坍塌破败的缘故,看起来没有异常。而登到塔顶,依然出现了禁制幻境。他意外之余,并未过于惊慌。

试想,一群蛮族守护的残破阵法,纵使威力尚存,终究也是等闲。不过,那所谓的“月影神像”,虽然只是短短一瞬,却让人浮想联翩。蛮族口中的“神迹”,无非上古神人的遗迹。却能呈现出神人飞天的幻境,可见那座残塔的来历并非虚传。

而神人又是从何而来,去往何处?那月亮之上,是否真的住着一群月族?

诸般种种,便如“月影神像”一般的缥缈。既然无从知晓,多想无益。倒不如设法摆脱幻境,或有现也未可知。

无咎心有所想,随即付诸行动。

不出所料,随着他的一脚踏空,看似惊心动魄,却瞬间破解了禁制而落到了山谷之中。

而残塔既为阵法,其中的玄机如何?

无咎没有耽搁,顺势遁入地下。

他以土行之术,循着山谷转了一圈。果然在三十丈深处,现了极其微弱的灵力存在。一一寻去,共计十八处,分别嵌着晶石,且错落纵横,且法度严整,显然便是一座极为繁琐而又高明的古阵法。

而十八块晶石的灵力,早已消耗殆尽。

也就是说,这座残存的古阵法,没有灵力的加持,仅凭着微弱的天地灵气,便能继续护持着偌大的山谷。且不知多少万年过去,依然能够呈现幻境并困住修仙者。其真正的威力,着实难以想象。

既有如此神奇的阵法,又怎能错过呢。且记下阵法,顺便取走晶石查看,殊料牵动之下,使得残存的石塔轰然坍塌……

洞窟中,无咎静坐如旧,却嘴角一咧,神色中多了几分自嘲的意味。

那群蛮族守护的“神迹”没了,该是怎样的愤怒啊!而本人已是足够谨慎,却还是难免意外。星云宗尚有八、九百之众,天晓得又将惹出多少祸事!

无咎坐直腰身,缓了缓神,抓起面前的一块石头,在地上比划起来。

倘若复原那座古阵法,不知能否重现“月影神像”的幻境?而月影神像中,又是否藏着不为人知的玄妙?

譬如,神人消失的缘由,以及去向,等等、等等。

怎奈洞窟狭窄,且将阵法缩小,只要法度不乱,或能稍显端倪。

无咎比划片刻,撩起衣摆,将地上的石头揽入怀中,蹲着身子,在洞窟中来回的挪动。他要依循所记的阵法,动手尝试一回。

不消片刻,十八块耗尽灵力的晶石摆在地上。当中三块,环绕成圈,外侧六块与九块,一圈套着一圈,恰好将洞窟占得满满当当,虽无十成的阵势,却粗略有着一分的雏形。

无咎拍了拍手,俯身查看,似乎有误,继续忙碌。

而愈是忙碌,愈是混乱。

时而三才就位,时而四象置换,时而九宫颠倒,时而内外旋转。十八块石头被他挪动了无数遍,所设的阵法依然没有动静。

无咎皱起眉头,来回踱步。

而稍歇片刻,接着折腾。

明明记得阵法,而亲手布设起来,并将之缩小于洞窟之中,却是另外一番情形。或阵脚偏差存许,或方位失之毫厘。而一遍不成,再来一遍。

洞口的流水“哗哗”不止,洞内的人影转悠不停……

不知不觉,两日过去。

布设阵法看似简单,却颇为不易。要将十八块晶石,分别内外排列,再逐一衍变起来,怕不有千万种变化。而稍有差池,则前功尽弃。

无咎一屁股坐在地上,满脸的疲惫与无奈。

对于阵法与禁制之道,他并非懵懂无知。当年亦曾苦修数月,并参阅过诸多的典籍,虽然还谈不上精通,却也能够略知一二。

而如今只是有样学样,竟应付不来一座古阵法?

且罢,与阿胜约定的日子到了,碰头之后,再找个地方慢慢琢磨这套阵法不迟。

无咎摇了摇头,便要就此作罢。晶石耗尽灵力,已然无用,无非十八块小石头,仅仅当作阵法的标记而已。谁料他心有不甘,忍不住站起来:“最后一回,且容我再试一回……”

他自言自语之际,就近抓向面前的一块石头,刚刚挪动,又猛然停顿而左右张望

与之瞬间,洞窟内忽而变得异常的寂静。仿佛气机停滞,便是那“哗哗”的流水声也没了。而不过刹那,一阵雨雾突然飘入洞内,随之清风徐徐,竟仿佛生机无限而令人精神一振!

阵法已成?

只将三才之天位,挪动一寸,苦思不解的古阵法,竟然成了!幸亏没有放弃,而机缘往往存在于最后的执着之中!

是否有“月影神像”,且拭目以待!

无咎小心松开石头,就势盘膝坐下,随即瞪大双眼,静静期待着幻境的出现。

洞窟内,不见幻境,只有飘飞的雨雾,伴随着清风而来。而雨雾之间,竟多了几点微弱的白色星芒,犹如幻觉般的隐隐约约,随即环绕阵法悠悠盘旋,紧接着又倏然飞入体内而融入经脉之中……

灵气?

那近乎于微不可查的星芒,乃灵气无疑。如此荒凉之地,竟有灵气,并自行浮现出来,便如沙漠中现涌出水滴一般的神奇。而创造神奇的,显然便是这座古阵。神识可见,又有几点微弱的灵气从地下,从风中飘来……

难道阵法与月影神像无关,它只能吸纳灵气?

无咎摸出一个玉瓶,看也没看,从中倒出一粒丹药,就手捏碎抛撒出去。丹药所蕴含的灵气乍一外泄,顿时在四周卷起一道狂风,并迅猛盘旋起来,又以浩荡之势猛然冲入体内。便好似在瞬间吸纳了数块灵石,不由得为之灵力震荡。

“好强的阵法,好强的丹药!”

无咎愕然失声,随即又后悔不迭:“糟了——”

他手上的玉瓶,正是丑女所赠的冰离丹,乃是疗伤与恢复体力的神丹妙药,却被他信手捏碎了一粒。所幸尚未糟蹋,其中的灵力已随着阵法尽数吸纳入体。

阵法的强大,并非想象。所期待的幻境,没有出现。

看来那座山谷中的石塔,才是“月影神像”的玄机所在。奈何残塔已然倒塌,再也弄不清其中的玄机。而这套古阵,只为加持守护之用。全赖于它吸纳的灵气,方才使得残塔维系至今。如若不然,所谓的神迹早已不复存在。

而阵法在手,也算是意外之喜。至少它有汇聚灵气的神奇,籍此吐纳修炼,吸纳灵石,应该事半功倍。且称之为“月影古阵”,不妨慢慢琢磨而有待施展自如!

无咎收起丹药瓶子,又找出一枚玉简凝神拓印。少顷,他将地上的石头尽数扔出洞窟,顺势穿过飞瀑,转而已跃到了山顶之上。

雨季未歇,四方朦胧。而此时的天色,应为清晨。

往南的两三百里之外,便是与阿胜、阿三碰头的地方。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有没有如约而至,且就此寻去。

无咎跃下山顶,掠地疾行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