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 上古宝物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那一缕亮光,手指粗细,淡弱、朦胧,而在黑暗中,又异常的醒目。??网  细细的光线,便仿如凭空而来,静静横穿虚无,再无声倾泻在地。

众人尚未缓口气,又一个个惊奇不已。

“天界之梯……”

“通灵之光……?”

“不,月光罢了!”

“那洞穴顶端,有个细小的洞口,恰逢夜半时分,月光从中照射而下。仅此而已,并无异常!”

“哼,那老儿故作玄虚,自取灭亡。只可惜此地空无一物,白白忙碌……”

看清了亮光的来由,象垓等人大失所望。

在场的几位羽士弟子,也都是满脸的郁闷。折腾数日,依然没有收获。尤其死了一位同门,着实令人沮丧。

阿三倒是神色如旧,两个大眼珠子滴溜溜乱转。

他虽贪图宝物,却有自知之明。又是人仙师祖,又是筑基前辈,即便此地藏着好处,也轮不着他占便宜。何况还有一位诡计多端的师兄呢……

阿三想着他的师兄,不由得扭头看去。

只见他的无咎师兄,独自站在一旁,正在默默凝视着那道亮光,背着双手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阿三的眼光一闪,失声道:“快瞧地上——”

在场的众人循声看去,皆微微一怔。

那一缕亮光,竟在极为缓慢的移动。不知不觉,移动到了洞穴的当中。与之瞬间,细微、暗弱的亮光骤然一闪,忽而爆出耀眼夺目的光芒,顿时将偌大的洞穴照如白昼。而光芒的来源,却在地上。方圆之地,此前恰好位于蛮族老者的身下,随着蛮族老者化为灰烬,以及月光的映照,竟于此时浮现出一块诡异的石盘。所爆的尺余粗细的光芒,由下往上逆射而起,与洞顶的月光交相辉映,莫名的威势随之弥漫四方……

“通灵之光……”

“上古宝物……”

惊呼声乍起,洞穴内一片混乱。

混乱的人影中,圆盘离地飞起。

只见象垓伸手如电,一把将石盘抓在手中:“哈哈,此宝为我所用,尔等小辈焉敢相争!”

阿威、阿胜、阿牤与阿荠,以及在场的羽士弟子,围在象垓的四周,一个个盯着那块石盘而眼馋不已。即使阿三也跑过去两步,却怕惹火烧身,僵在原地,一时不敢妄动。

唯有无咎,在悄悄后退。

他也想得到地上的石盘,获悉其中的隐秘。不过,那位蛮族老者的念诵声,仿佛还在耳畔回响,并让人为之心生不祥。

犹还记得,老者最后的一段话:以我血、我肉,献祭,乞求通灵之光降临……

“哈哈,此物或为阵盘,看似寻常,嵌入地下,几近错过……”

象垓兀自神情得意,举着石盘凝神端详。洞顶的月光照在石盘上,再又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并随着他双手的移动而倏然掠过四周。他大笑道:“哈哈,这便是通灵之光……”

他笑声未落,异变突起。

圆盘的光芒与月光对映,倒也无妨,而移动刹那,划出一道爆闪的光华。四周尚在观望的人影,竟随着光华的掠过而顿然消失。便如虚空绽开,瞬间吞噬所有……

无咎察觉不妙,闪身疾遁。而闪遁再快,快不过光华乍泄。他的人影尚在半空,刹那间已寂然无踪。

洞穴之中,只剩下象垓一人。

他笑脸僵硬,愕然看向手中的圆盘。光华翻转,景物变换……

……

昏黄的天穹下,一望无际的荒凉大地。

近处,寸草不生,满眼的碎石沙砾;远处,荒丘起伏,阵阵的寒风掀起漫天的烟尘。

便在这荒凉之间,突然冒出一群人影。

无咎落地之际,诧然四望。

几丈之外,正是阿威、阿胜以及金水门与四象门的弟子。紧接着象垓也现出身形,兀自抓着石盘而神情错愕。此前的十三人,一个不少,只是洞穴没了,换来一片陌生而又荒凉的所在。

不过,象垓手中的石盘,已失去了光芒,变成了一块尺余见方的圆形石片,上面隐约可见的符文,显示着曾经的诡异。而任凭他高举双手,细细打量,并以神识查看,石盘再无异常。他抬起头来,狐疑道:“这是何处?”

众人面面相觑,皆不明所以。

“禁制幻境?”

“神识所及,均为真实;碎石沙砾,亦绝无虚假。浅而易见,此处并非禁制幻境……”

“既非环境,又怎会前后迥然?且阴风阵阵,过于古怪……”

“哦,莫非已达异域?”

“通灵之光,必是通灵之光所致……”

众人的眼光看向象垓,以及他手中的石盘。

虽说事突然,而一切有目共睹。此前的洞穴,乃是一处上古遗迹。其中的玄机,便是地上的石盘。蛮族老者不惜生死,只想守护宝物,却事与愿违,当时辰将至,他念诵咒语,招来尸虫,并开启了通灵之光,将洞内的众人一网打尽。如今置身异域的缘由只有一个,便是那块诡异的石盘。

象垓却是双手急挥,叱道:“石块而已,何来的通灵之光……”他的双手挥动片刻,慢慢停下:“咦,法力、神识无用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猛将石盘塞入怀中,伸手扯起衣襟遮掩,旋即又是两眼一瞪:“此物为我所有,尔等小辈不得窥觊!”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各自诧异之余,又是胆怯畏缩,又是愤怒不已。

“法力修为尚在,却无从施展……”

“护体灵力,大不如前……”

“神识也难以看远……”

“此地阴寒袭人,莫测难挨……”

“前辈,您怎能独占宝物,而置我等于不利呢……”

莫名其妙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祸福难料啊。如今没有修为的倚仗,更加叫人心慌。而象垓身为前辈,全无不顾别人的生死,哪怕是乾坤戒子无用,他还是将宝物藏入怀中。如此行径,着实卑劣无耻!

“前辈高人,不该这样子啊……”

即便是阿三,也忍不住嘟囔几句,却又不敢多说,回头叹道:“瞧见没有,人心叵测……”

他还耸动着陡峭的双肩,满脸的不屑之色。他很想摆出他师兄惯有的神态,以便得到响应,而他的师兄,根本没有理他。

无咎,站在阿三与阿胜等人的身后,对于众人的吵闹视若未见,也不参于声讨,只管默默看向远处,心头依然困惑不解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辨不清南北,也分不出昼夜。阵阵寒风吹来,竟阴冷彻骨!

所幸体内的法力尚在,虽运转迟滞,且难以自如,却足以支撑寒冷的侵袭。何况还有坤元甲的护持,倒不虞意外。奈何飞剑已被收入指环,竟乾坤阻隔,一时不得召唤,只剩下两手空空。

难道是天地禁制的缘故,这才困住了法力修为?

而不管怎样,来到此处之后,曾经的神通,再也派不上用场。如此莫测之地,不宜久留。

试问,又该如何返回呢……

“休得纠缠,滚开——”

象垓遭到众人的声讨,早已恼羞成怒,有心作,偏偏施展不出修为。而在场的虽然都是小辈,却多半手持飞剑。倘若僵持下去,情形难以预料。他大吼一声,竟穿过人群扬长而去。

阿威与阿胜等四位筑基高手,虽然人多势众,而面对一位蛮横的人仙前辈,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敬畏。只是当象垓渐渐远去,各自又愣在原地而茫然无措。

这荒凉的所在,绝非善地。而想要返回来时的山洞,却无路可循。接下来又该怎样,着实叫人难以决断!

不消片刻,象垓的身影消失在一片荒丘之中。

阿三的胆子终于大了几分,跳脚啐道:“我呸!自私自利、卑鄙无耻之辈,真乃小人也!”他咬牙切齿骂得痛快,不忘回头示意:“师兄,你说是也不是……”

无咎冲着象垓消失的方向凝神眺望,微微点头:“你在辱骂一位人仙的前辈,够胆!”

阿三的两眼一眨,急忙摇头:“不、不!我只是痛恨小人而已,与前辈无关!”

这家伙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宣泄几句,以示他的凛然正义,却又吓得心底虚,慌忙看向阿胜与阿威:“师叔啊,事不宜迟,且尾随而去,那位前辈宝物在手,必有脱身之法……”

阿威与阿胜换了个眼色,抬手一挥:“所言极是!”

阿胜则是招呼道:“阿牤、阿荠两位师兄,是否结伴同行?”

阿牤与阿荠早已郁闷难耐,恶狠狠道:“你我两家,人多势众,还怕他一个人仙前辈不成,何况他没有修为,追——”

元天门与金水门的筑基前辈,达成一致。两家弟子,也暂时合为一处。只为夺回象垓手中的宝物,以便设法离开这阴寒莫测之地。

四位筑基高手,抢先一步往前追去。余下的众人,则是随后紧跟。虽说不能施展法术,而个个身轻体健,抬脚便是一、两丈,倒也奔跑如飞。

无咎尚未动身,四周已跑得没了人影。他摇了摇头,只得撒开双腿。

转眼之间,越过荒丘。

一行十二人追赶正急,却相继停下脚步。不仅如此,象垓也在百丈之外停滞不前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