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章 师兄跑吧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万道友、全能护花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风起苍凉,烟尘漫天。网

只见滚滚的风沙,夹杂着翻腾的雾气,从荒芜的深处,从四面八方涌来。初始,缓慢,只见其形,不闻其声。而不消片刻,那仿佛幻象的漫天烟尘已到了数里之外,并有鬼哭狼嚎与尖利的呼啸声隐隐传来。

象垓,那位四象门的人仙前辈,怀揣着宝物,本想独自寻找出路,却被那远处的景象给吓了一跳。他愣愣站在一座荒丘之上而目瞪口呆,许是有所猜测,返身冲下荒丘,并扬声喊道:“阴风煞气——”

阿威与阿牤等人,也忘了追赶,却又东张西望,一时不明所以。毕竟修为与见识所限,着实弄不清四周的状况。而忽闻“阴风煞气”,众人脸色大变。

阿威与阿胜转身便跑,其中的阿胜连连摆手:“鬼族来了!你二人愣着作甚……”

无咎站在一个小土丘上,凝神远望。方才还是你追我赶的情景,转瞬变成了惊慌四窜的一个场面。面对着突的状况,他也摸不清头绪。

而阿三则是位于他的不远处,一对大眼珠子惶惶转动。

这家伙渐渐现了一个诀窍,但凡行事,只要留意师兄的举动,即使捡不着便宜,却也不会吃大亏。

见阿胜等人迎面跑来,阿三闪开两步,顺势扭头紧跟:“师叔啊,何为鬼族,何为阴风煞气?”他一边询问,一边不忘招手呼唤:“师兄,快跑——”

“鬼族,便是鬼修之人,所修炼的阴风煞气,据说夺魂摄魄,最难对付……”

阿胜应答之际,猛然收住脚步。

“糟了,跑不掉了……”

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个数丈高的荒丘。此前追赶的十二人,以及象垓,刚刚跑上荒丘,方才尚在数里之外的烟尘,已近在数百丈之外。也就是说,四周围困而无路可逃。

无咎好像是随波逐流,一行跑向何处,他便跟到何处,如今也被困在荒丘上而无可奈何。

而对于那令人色变的阴风煞气,他倒是不以为然。当年,早已经受过魔剑与阴毒的淬炼。如今虽然修为不济,却还不至于有所畏惧。不过,那真是阴风煞气?还有鬼族的说法,叫人难以置信。倘若此地真的存在鬼族,也就表明来到了另外一片异域……

“结阵、结阵!”

象垓在大声呵斥,不容置疑又道:“手持飞剑者,扼守阵脚,赤手空拳者,居中策应。四位筑基小辈,随我御敌——”

凶险当前,这位前辈似乎已抛弃前嫌。

阿威与阿牤等人,也放下芥蒂,各自吩咐弟子,在荒丘上结成一个小小的阵势。外围乃是五位高手,四周乃是六位手持飞剑的弟子。而赤手空拳者,只有无咎与一位金水门弟子。阿三很想将他的飞剑暂借出去,奈何没人领情。

不消片刻,那铺天盖地的烟尘已呼啸而至。像是风暴,又似滔天的浪潮。而沸腾的雾气之中,竟闪现出一道道人影,或赤身**张牙舞爪,或手持利斧嗷嗷狂叫。分明就是蛮族中人,只为追魂索命而来……

小小的荒丘,顿时便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座孤岛而倾覆在即。

众人只觉得狂风扑面,寒意彻骨,胆战心惊,诧然失声——

“并非鬼族……”

“鬼魂,蛮族的鬼魂……”

“不,那是鬼灵,蛮族的鬼灵,寻找你我报仇来了……”

“天呐!通灵之光,竟是通向阴灵之地,你我自寻死路啊……”

“休得惊慌!那鬼魂尚未凝形,还称不得鬼灵。凭借至阳至刚之体,克制不难……”

不过喘息之间,几道人影裹着风暴,带着怒号,从天而降。

象垓不愧为人仙的高手,虽然施展不出神通,却颇具胆量,跳起来两三丈高挥拳便砸。铁拳所致,人影崩溃,旋即化作一阵阴风盘旋直上。他趁势又是拳打脚踢,哈哈大笑:“几头凡俗间的鬼魂而已,又奈我何!”

阿威等四位筑基高手,以及在场的弟子们,顿时精神一振,各自施展手段。

而那不是几头鬼魂,而是成千上万,若非如此,也掀不起漫天的风暴狂沙。

一道人影扑向阿三,阴风寒雾之中根本看不清楚,只觉得怨气缠结,且来势凶狠而难以阻挡。他硬着头皮挥剑乱砍,“扑哧”一声,阴风回旋,鬼影消失。他稍稍意外,胆气大壮。又是几道人影扑来,他慌忙故技重施。谁料“砰”的闷响,一把利斧穿透风沙凌空而至。他惊得转身便跑,却被人一脚踏翻:“元天门的鼠辈,哪里逃——”

阿三猝不及防,扑倒在地。利斧带着风声,“铿”的扎入他身旁的岩石之中。他吓得扭头张望,这才知道是象垓救了他。而那位人仙前辈已被十余道人影缠住,兀自疯了一般大吼大叫。阿威、阿胜等四位筑基前辈,同样是无暇多顾。余下的众人或是拼命抵抗,或是战战兢兢,不过……

“师兄——”

整个荒丘,已被寒雾风沙所吞没。此时此刻,没谁能够幸免。而如此凶险之地,竟然有人盘膝而坐。漫天乱飞的鬼影,便好像忽略了他的存在。那是无咎师兄,咦,他在袖手旁观呢?

阿三挣扎爬起,又匍匐在地:“痛啊……师兄救我……”

象垓的一脚,势大力沉,差点将他屁股踏碎,他又是惊吓,又是疼痛。且不管师兄的秉性又是如何卑劣,或得庇护一二也未可知。

阿三抓着飞剑继续挪动,好似穿越硝烟战火的艰难与狼狈。

嗯,趴在地上,虽然不堪,却没人践踏,也没有鬼魂侵扰。

阿三抬头张望,终于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就在眼前。他稍稍安心,又诧异不解:“师兄,你缘何安然无恙……?”

“冤有头,债有主啊!”

当无数的鬼魂扑来之际,无咎也是暗暗戒备。而身旁的金水门弟子都在惊慌躲避,却没有一个鬼影冲向自己。或许体内藏着魔剑的缘故,这才使得鬼魂不敢近身?究竟如何,不得而知。他索性坐在地上,默默面对那疯狂的混乱。恰好阿三爬到近前,他轻叹一声,又抬眼望去:“岂不闻,以我血、我肉,献祭,乞求通灵之光降临!蛮族阴魂不散,报仇来了……”

阿三吓得急忙爬起,忘了屁股的疼痛,唯恐遭到冤魂索命,挥剑一阵乱砍。

但见烟尘、风沙,与那寒冷彻骨的雾气之中,悲鸣、呼号,撕心裂肺的咆哮,在相互交织着、挣扎着,再又化作阵阵的风雷,蹂躏着这方昏聩而又荒凉的天地。

无数的人影,狂扑而至。

有白苍苍的老者,狰狞暴戾的壮汉,嗷嗷哭喊的幼儿,还有满身带血的妇人与少女,无不咬牙切齿而怨气冲天。而随着拳打脚踢,飞剑的劈砍,一道又一道人影崩溃,继而化作阴风回旋直上。

而风暴不止,阴魂不断……

象垓来回跳跃,凶悍异常;四位筑基高手也是竭尽所能,全力抵挡。

而满天的冤魂,依然无休无尽。

众人难以施展神通,只能凭借着体内的修为苦苦支撑,却难免渐渐疲惫,有的已是左支右拙。

象垓的修为高强,凶悍如旧。固然如此,他还是暗暗心惊。

这般纠缠下去,没有尽头。何况被一群小辈拖累,绝非所愿!

象垓挥拳击溃几道鬼影,突然扬声大喊:“困守无益,另寻去路——”他喊声未落,竟抛开众人夺路而去。

原本结阵固守,好歹一时无忧。如今却自乱阵脚,且带头逃走的还是修为最高的一位前辈。

阿威与阿胜始料不及,慌乱无措。而阿牤与阿荠唯恐吃亏,二话不说也跟着跳下荒丘。

阿三的两手抓着飞剑,躲在无咎的身旁喘着粗气。外围有前辈抵挡,身后有师兄倚靠。瞅着机会便劈砍几剑,倒也堪堪应付。谁料转眼之间情形逆转,他气得咒骂:“小人……”

与之瞬间,数十鬼魂呼啸而至。

无咎坐在荒丘顶上,当其冲。他不敢侥幸,翻身蹿了出去。

阿三忙道:“师兄等我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

便于此时,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。

无咎已蹿到荒丘下,循声回头。

阿三就在身后,鬼鬼祟祟,两眼闪动,整个人毫无损。

这家伙命大,倒霉的另有其人!

荒丘之上,人影四散。即使阿威与阿胜,也躲到了十余丈外。却还剩下最后一人,正是元天门的阿金。他正要逃离,慢了一步,瞬即已被鬼影的利斧、利爪击中,顿时血肉横飞而惨不忍赌!

“哎呀,阿金死了……”

阿三的黑脸,吓得青。两个眼珠子凸起,好像再也收不回来。而数不胜数的冤魂鬼影接踵而至,便仿如乌云压顶一般而无从抵挡。他牙齿打战,惊怵道:“师……师兄跑吧……再……再晚没命了……”

无咎不仅没跑,反而凝目错愕。

阿三回头一瞥,也不禁张大嘴巴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