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一章 此地有鬼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31724481、月下小生i羽、崽象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所谓的荒丘,也就是个寸草不生的大石堆。几丈高的地方,早已被烟尘风沙所笼罩,还有无数的鬼影急扑而下,再又疯狂旋转着咆哮不停。

荒丘的四周,则是慌张失措的十余个修士,正要各自逃窜,又各自愣在原地而瞪大了双眼。

阿金死了。

那个元天门的羽士弟子,逃跑的时候,仅仅慢了一步,竟被鬼魂撕得粉碎。人死了,便也死了。生死无常,只能怪他自己倒霉。而当他肉身炸开的瞬间,横飞的血肉尚未溅落,忽又凝聚,一道血光冲天而起。

与之瞬间,那昏聩朦胧的天穹,竟被血光冲开缝隙。随之光华乍泄,煞是耀眼夺目。俨如明月当空,却一缕光华独照此间。

便于这光芒陡降之际,一度疯狂的鬼影骤然停顿下来,并一个个昂头仰望,神情中充满了恐惧与茫然。便仿如天地开启,轮回莫测。而不过刹那,乍泄的光芒微微爆闪,随即霍然回转,并掀起一团强劲的旋风而呼啸直上。尚在恐惧、茫然的鬼魂难以自持,顿然被卷入狂飙,一个接着一个,直奔那光芒的尽头……

或是几个喘息,抑或是眨眼的工夫,那突如其来的明月,已消失无踪。随之消失的,还有那万千的鬼魂。

天穹,依然昏黄朦胧。

烟尘,犹在四方弥漫。

阴冷,照旧寒彻入骨。

荒凉,还是无边无际。

不过,鬼魂没了,凶险也没了。

只是那突如其来的一切,如同噩梦,叫人余悸难消,而又不明究竟……

“阿金呢?”

阿三站起身来,神色惶惶。

荒丘上,光秃秃的情形如旧。阿金的尸骸,与坠落的利斧,均已消失无踪。乍一见,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而那利斧劈砍的痕迹,清晰可见,表明曾经的一切,并非虚幻的梦境!

“尸骸无存,惨啊……”

阿三好像是感同身受,止不住的连连叹息。

既然转危为安,众人也从四周慢慢返回。

阿威带着阿离,围着荒丘转了一圈,试图寻找阿金的下落,随即黯然作罢。

阿胜走到阿三与无咎的身旁,上下打量,神色侥幸,又摇头不语。

金水门的六位弟子,则是扭头看向另外一人,

象垓,独自站在十余丈外,冲着远方眺望片刻,转而哼道:“哼,尔等修为不济,我也是有心无力……”

自家人知自家事,他在为自己找借口。

阿威不忿:“若非前辈的缘故,阿金怎会送命?”

阿牤与阿荠趁机发难——

“前辈擅自逃脱,殃及同门……”

“如此背信弃义之举,令人发指……”

“前辈抢夺宝物,更是不该……”

“交出宝物……”

“聒噪!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象垓的脸色一沉,盛气凌人道:“事已至此,尔等又能如何?”

阿威的胸口起伏,却不敢争辩。阿牤与阿荠也是欲言又止,似乎有苦难言。

又能如何?

若论单打独斗,在场的谁也不是一位人仙的前辈的对手……

象垓的眼光掠过众人,点了点头,而恫吓过后,不忘安抚:“争执下去,徒劳无益。齐心协力走出困境,方为明智之举!”他抬手一指,又蛊惑道:“依我猜测,此乃阴灵之地。是真是假,却不得而知。而设法脱困之前,不妨顺道寻觅一二。说不定另有收获,呵呵!”

阿威看向阿胜,又看向阿牤与阿荠。

四位筑基高手很是纠结,而迟疑片刻,还是达成一致,纷纷举手道:“便如前辈所说,且设法脱困要紧!”

宝物被抢,闯入异域,又死了一人,均为象垓之过。而即使他卑鄙无耻,出尔反尔,只要他不翻脸,并愿意带着众人脱困,便也唯有俯首听命。谁让他是人仙的前辈呢,或有借助他的地方。何况置身莫测,如此也是无奈!

“呵呵,随我来!”

象垓长着络腮胡子,满头的褐色卷发,再加上一身臌胀的深色袍子,整个人显得极为粗壮威武。只是他凹陷的两眼中,总是神色不定。他见众人屈服,得意一笑,转身背手,大步而去。

金水门的阿牤、阿荠,与元天门的阿威、阿胜换了个眼色。各自不再多说,随后动身。

阿威好像是郁闷难消,动身之际,却又眼光一瞥,忍不住大声呵斥:“阿金送命,你却无动于衷,没有良心的东西,为何死的不是你……”

只见某人伫立原地,双手抄在身前,默默昂着脑袋看天,浑似没事人一般。而自从闯入此地,鬼魂侵袭,再又死了阿金,情形危急。等等的一切,似乎都与他无关。他不是凶悍过人吗,他不是目无长辈吗,正当饱受欺辱而前途莫测,他偏偏又装成一个老实人。狡诈奸滑之辈,莫此为甚!

阿三站在他的身旁,显得举止亲密,忽而察觉不妙,后退两步扭头跑开。

阿胜则是左右张望,急忙劝说:“师兄,莫让他人看笑话……”

阿威哼了声,甩袖疾走。

阿胜这才冲着身后摆了摆手,小声提醒:“阿金死了,他憋屈难耐,毕竟身为长辈,你且聆听教诲也就是了!莫再耽搁……”

无咎凝望着昏黄的天穹,尚自若有所思。却突然遭到斥骂,很是莫名其妙。他猛然收回眼光,四周只剩下他独自一人。

烟尘尚未消散,一群人影渐去渐远……

……

没有昼夜之分,也没有东南西北。

黄昏的天穹下,只有永不停歇的寒风。还有十二道孤单的人影,在荒凉之中寻觅前行。

又翻了一道荒丘,众人驻足远望。

“已走了多久?”

“五、六个时辰,总该有吧?”

“辨不清方向,是否迷路了?”

“迷路倒也无妨,没有鬼魂便成!”

“阴灵之地,怎会没有鬼魂呢?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“前辈有鬼灵之说……”

“是啊,此前的鬼魂,又为何消失,前辈不妨赐教一二……”

一群人明争暗夺,怨恨在心,而一路行来,又好像忘记了前嫌,此时围在象垓的身旁,争相摆出虚心请教的嘴脸。

“呵呵!我曾于四象门的典籍中有所获悉,据说,这世间有人居住的地方,便也有阴灵居住的地方。阴阳并存,相互无碍。唯生死,方能穿行其间;非轮回,而不得查觉它的存在!”

虽然费了一番周折,还是将一群小辈掌控在手。或许接下来的收获,远远不止一件宝物。象垓很得意,趁机说教起来。他伸手抚摸着衣衫下的石盘,接着又道:“而阴灵,与鬼魂有所不同。初入轮回者,怨气难消,魂体难以凝结,便成了游魂而居无定所。而轮回已成,则为阴灵。至于此前的鬼魂为何消失,说来话长……”

这位人仙的前辈,未必通晓典籍,而牵强附会之下,倒也能自圆其说。而众人闻所未闻,也觉得获益匪浅。

无咎凑过去,有心听上几句,却见阿威回头瞪眼,他只得默默走开。

搁在以往,谁敢骂我,打断双腿都是便宜,还容他给我瞪眼?唉,此一时、彼一时,况且也懒得计较。而由此可见,人性,将随着遭遇的变化而变化。自己不就是变了吗?变成了阿三口中的多愁善感,十足的阴险狡诈之辈。我在他的眼中,竟如此不堪?咦,那家伙倒是张口小人,闭口道义。究竟是本人变了,还是他阿三变了?他竟然有了情怀,而我呢?我没有情怀,只是忘不掉那雪中的秋千,盔甲山的坟茔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无咎离开人群,独自溜达。如今神识无用,难以看远。而荒丘的四周,却是一目了然。他的眼光由远而近,慢慢蹲下身子。石缝之中,竟然长着一株野草,与所知的形状无异,却是黑黑的颇为另类。他将野草轻轻采起,拈在手中细细端详,旋即走下荒丘,一个人默默寻觅。

“……众所周知,阴阳陌路。而阿金乃修仙之人,精血中阳气强盛。他临死之际,以至阳之气冲开天地禁制。众多游魂得以解脱,便一一轮回而去。故而,阿金之死,乃命中既定,否则你我难逃厄运!我念尔等无知,不予怪罪……”

象垓犹在侃侃而谈,众人连连点头称是。他伸手托着下巴,继续分说:“有小辈问了,既为阴灵之地,你我至阳之体,又如何生存?呵呵,你我久经修炼,元神强固,虽误入此间,修为神通难以施展,却不惧阴风蚀体之忧。倘若换作凡人,早已化作亡魂……”

有人庆幸:“那位元天门的弟子,死得其所……”

有人惊叹:“依前辈说来,阴灵之地,无所不在,着实难以想象……”

象垓随声分说:“懂得纳物指环的道理吗?芥子虽小,内有乾坤。故而又称乾坤戒子,可见天地万千而玄妙无穷。岂不闻又有三十三层天地之说,或许部洲、贺洲便为其中之一。此番意外,得窥一斑……”

有人问道:“既然如此,又该如何离去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象垓突然口吃起来,佯作思忖状,恰见有人离开荒丘,手里还拿着一物。他神色疑惑,似有察觉,恍然作喜道:“此处有鬼……”

(本章完)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