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九章 阴木之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老子不要昵称、大桥伢子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阿威带着阿离,与他的师妹重逢去了。??网?

无咎与阿三,则是陪着阿胜静修疗伤。

随着雨季的过去,滚滚的热浪再次席卷大地。而早晚时分,山顶,或密林的树荫下,倒还凉爽。

为了让阿胜安心疗伤,无咎与阿三另寻歇息之地。

阿三在峡谷中凿了个山洞,与阿胜相隔不远,一来便于照应,二来也不耽误他本人的修炼。这家伙修炼的时候从不偷懒,甚至比起常人更为勤勉用功。

无咎则是在山顶的大树上,搭了个小小的凉棚。

而所谓的凉棚,不过是藤蔓捆扎树枝。一排架在树杈之间,用来安坐,一排绑在头顶,用来遮阳。而人在棚中,棚在树里。人树融为一体,颇为的隐秘。且四下通风,远近的情形尽收眼底。

昼夜轮回,转瞬三日。

始终不见象垓寻来,想必那位四象门的高手,早已放弃了杀人灭口的企图。四周的密林中,也没有蛮族的人影。只有草木拔节生长,鸟虫野兽自由自在。

无咎坐在凉棚中,两眼微闭而神有所思。少顷,他眼光开启,抬手打出几道法诀,所在四周顿时多了一层禁制。随即左手多出一截黑木棍,右手多出一把短剑。法力催动,剑芒闪烁,铿锵作响,两尺长的木棍一分为二。再次劈砍,其中的一截变成四块木片。皆一两分厚,三、四寸长。他这才放下短剑,收起余下的木棍,将木片拿在手中,默默的凝神端详。

自从踏入部洲以来,难有安逸的时候。如今陪着阿胜疗伤,总算是有了几日清闲。而身边没有灵石修炼,倒不如尝试着炼制符箓。

对于仙道中人来说,符箓乃常用之物。而术业有专攻,符箓多为精通此道者炼成,更多的修仙者只管使用,并不懂得其中的玄妙。而如今想要自己炼制,又谈何容易。

何为符箓?

符,乃符阵,或符字,或丹书;箓,录也,为精气所使,衍化天地之奇。两者合一,称之为符箓。再以法术驱使,有沟通天地而召唤神祇之威力。等等。

而无咎对于阵法、符箓,以及丹药之道,并不上心,总是事到临头,这才潜心琢磨一番。正如眼下,他也是临时起意。因为获得一截阴木,他突然想要炼制阴木符。

何为阴木符?

当年在神洲的万灵谷,灵霞山的妙山,曾获得一块木符与一枚玉简。妙山长老罹难之后,两样东西便归了无咎。玉简之中,拓印着一篇古籍,以及阴木符的炼制之法。

而那块木符,便为阴木符。

至于阴木符,究竟有何用处,神洲使叔亨,曾有分解。一种神洲早已失传的符箓之术,施展出来,有假身之奇,而叫人难辨真伪。

果不其然,无咎正是借助阴木符,躲过了叔亨的必杀一击,随后在玉山脚下,双方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最终在雷劫之中同归于尽……

而阴木符的真正威力,在玉简的古籍中另有说明。以阴木凝魂,以精气凝体,能够让施法者,幻化出另外一个活生生的自己而叫人难辨真伪。不过,幻化的假体,只能存在十二个时辰,修为法力亦将随着时辰的耗尽而消失。而即便如此,生死关头,以阴木符的神奇,用来保命足矣!

于是在阴灵之地,意外获得阴木,当时便有了想法。如今的阴木,虽被劈为两截,却依然有四、五尺长,至少可以炼制数十块阴木符呢。倘若将其尽数炼成木符,岂非多了数十条性命……

无咎想到此处,自得一笑,旋即又蹙眉凝思,继续揣摩着记忆中的炼制之法。

又过去了半个时辰,自以为万事俱备。他一手抓着木片,一手抓着短剑雕刻起来。阴木坚硬,且沉重,尤其是离开了阴灵之地,更甚三分,唯有借助法力,方能加以雕琢。他却乐此不疲,专心致志。昼去夜来,四、五寸的木片,渐渐成为人形。当又一轮红日升起,他已着手刻画符文,丝丝缕缕,极为谨慎,却不料“砰”的一声……

峡谷中,阿三坐在山洞内。

他个头矮小,开凿的山洞也不大,堪堪容得下身子,正双手结印闭目吐纳。既然陪伴阿胜师叔,便肩负着护法的职责。修炼之余,不能不留意着四周的动静而以防不测。忽而一声异响传来,吓得他猛一睁眼。

不远处便是阿胜师叔的疗伤之地,并无动静。适才的异响,却清晰无误。

阿三的神色狐疑,抬手一招,撤去洞口的简易禁制,然后悄悄走出洞外。左右张望,还是没有异常。他抬起头来,稍稍忖思,旋即腾空蹿起五六丈,伸手抓着根藤蔓而顺势一荡,已翻身蹿到了山顶之上。

山顶上,依然丛林蔽日。而最高的一株老树当间,却多了个鸟巢般的所在。师兄说,那是他的地盘,因居高望远而便于警戒,却为禁制阻挡,看不清他在干什么。

“师兄,是否无恙?”

没人理会,只有尖细的嗓音在风中回荡。

“嗯,有事传唤一声……”

阿三在树下转悠一圈,挠了挠头,转而跳入峡谷,还是没有任何现。有心询问阿胜师叔,而他藏身的山洞更是禁制森严。

罢了,或许幻觉吧!

阿三返回山洞,盘膝而坐,定了定神,内视修为。少顷,他面露微笑。

虽说整日奔波,而修为并未止步,羽士五层渐趋圆满,羽士六层指日可待呢。如此进境,与冯田相差仿佛。放眼玄武崖的同辈弟子,也算得上是佼佼者!不过,有个人更厉害,他修炼的进境,叫人难以企及……

阿三的笑脸没了,禁不住叹了口气。

整日里忍受师兄的欺负,而与他修为的差距,却愈来愈远,着实叫人沮丧啊!对于我三来说,这仙道还有何前途?都是来自瞰水镇的子弟,他凭啥比我强?论才智,比机巧,我都不输半分,更何况我已修得情怀,他有这个境界吗?

唉,修仙、修仙,且不说修至仙道巅峰,至少也要享受世间的尊贵。纵使不济,只求强过师兄,请上天赐我机缘……

阿三嘟囔几句,抖擞精神,两眼一闭,继续吐纳入定。

星辰斗转,日夜更替。

来自星云宗玄武崖的三位弟子,便躲在这僻静之地疗伤、修炼。

而没过三日,峡谷中又响起“砰”的一声。响声轻微,却突如其来。紧接着一道瘦小的身影蹿出山洞,转瞬即上,并手持飞剑,很是警惕小心的模样。而山顶依然没有异常,呼唤师兄亦无答应。

须臾,人影落寞而回……

如此又是数日过去,响声再次传来。

阿三像是疯了一般冲出山洞,转瞬跃上山顶,抬脚踢向树干,然后大叫道:“师兄,我受够你了——”

树干震动,这回终于有人回应:“何事……?”

阿三卡着双手,怒气冲冲道:“你三番两次弄出动静,吓得我难以入定,我听得清清楚楚,就是你故意为之……”

五、六丈高的树杈上,禁制闪烁,旋即探出一个脑袋,啐道:“呸!我吓你作甚?再敢无理取闹,信不信我揍你!”

瞧瞧某人的猖狂,我怎会成了无理取闹呢?还要揍人,岂有此理!

阿三摊开双手,欲哭无泪,想耸动肩头,整个身子都在哆嗦。而不过瞬间,气焰顿消,他拔地而起,轻飘飘落在树杈之上,不忘点头赔笑:“师兄啊,我情急关切。你是否无恙,又在忙啥呢,那是……”

无咎坐在他的凉棚之下,满脸的倦色。或为响声所致,身前落了一层黑木碎屑。而他的手中,却抓着一块巴掌大的木片,被雕刻成人形,上面布满了诡异的符文。他看向手中的木片,顺手打出禁制,并收入指环,这才拂去膝头的木屑而咧嘴一笑:“嗯,尝试炼符而已!”

阿三又是眼馋又是诧异:“我的师兄,你竟然懂得炼符?我尚一窍不通呢……”

无咎的笑容,顿时变得寡淡无味。见凉棚边上的家伙依然带着满脸的惊奇与妒忌之色,他只想一脚踢过去。而他又懒得理会,自顾摸出一个玉瓶,查看清楚,倒出几粒扔进嘴里。

这养神益气的丹药,为穆源所赠。而星海宗遭难之后,那个擅长炼丹的筑基修士,与擅长炼符与炼器的艾方子、侩伯,均已不知去向。犹还记得,那三个家伙坑了自己的炼金草!

而此番尝试炼符,着实艰难……

阿三趁机蹲在树杈上,讨好道:“师兄的丹药,清香怡人啊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峡谷中有人出声:“是否那价值百块灵石的丹药,再送师叔几粒如何……”

无咎看着蹲在面前的阿三,又低头一瞥,也不答话,翻身冲出凉棚而往下落去。

阿三紧随其后,忙道:“师兄……”

峡谷中的空地上,站着阿胜。他臂膀的剑伤已然消失,换了一身布袍,虽然脸色有些苍白,而整个人却显得颇为精神。他见无咎与阿三先后落地,点头笑道:“呵呵,我接连闭关半个多月,外伤大好,内伤也痊愈了七、八成,全赖无咎的丹药之力啊!价值百块灵石的丹药,果然不凡……”说话间他伸出大手,埋怨道:“不该欺瞒长辈,丹药拿来我看……”

无咎扔出丹瓶。

阿三慢了一步,丹瓶被阿胜伸手抢过。

“师叔……”

“这丹药不对啊……”

便于此时,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天而降。

阿胜顾不得甄别丹药的真假,扬起手来凌空一抓。光芒瞬间消散,他却愣在原地。直至片刻之后,他才诧然道:“此时何时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