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一章 天道恩泽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29729o、书友2o9736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山林环绕之间,一片湖水凝黛如镜。

恰是晚霞夕照,但见云光掠影,景色如梦如幻,远近美不胜收。

此时,湖边出现三个男子,一个粗壮威武,一个长衫随风,一个黑瘦大眼。

正是阿胜、无咎与阿三。

此前达成一致后,三人便动身赶路。而阿胜的伤势,并未大好,想要痊愈如初,途中尚须修养。何况阿威早已走远,一时也追赶不及。于是乎,三人东游西逛,昼行夜宿,直至五日之后,这才赶到了此处。

眼前的大湖,便为玉玛湖。

“天色已晚,就地歇宿!”

湖边长着厚厚的青草,像是柔软的褥子。

阿胜坐在草地上,看着湖面倒映的晚霞,吹着凉爽的风儿,禁不住满脸的惬意:“此般景色,殊为难得……”

部洲以北,除了雨季之外,便是干旱闷热,赤炎千里。如此一方胜景,还真的不多见。

阿三径自走到水边,双手卡腰,挺着小身板,意气风道:“哎呀,这湖水足有百里方圆,不知有没有湖怪水鬼,何妨跳出来三两只,也好让我显示一番神通……”

无咎则是在十余丈外,找了块平坦的地方,然后头枕双臂慢慢躺下,看着天上的霞光流云而默默出神。

不知觉间,来到部洲,已有五个月,并渐渐深入数千里。

而若论及部洲之广袤,眼下也不过是刚刚走过了其中的一隅。即便如此,异域的风貌已渐趋迥异,种种的遭遇,亦叫人愈的好奇。

以修士的眼光看来,这是一片蛮荒之地,也许有失教化,却又仿佛亘古延续至今。随处可见的古迹中,或许便有不为人知的存在。譬如,残塔神像,月影古阵,通灵之光,阴灵之地,等等。

尤其是阴灵之地,诡异,凶险,却又令人大开眼界,并为之遐想不已。

总是以为,天下只有四洲。想象中的仙境,远在云天之外而过于缥缈。殊不知天地迥异,仅在一缕光、一粒尘之间。只须穿越虚空,或能横跨乾坤。便如阿三所说,抵达仙境亦未可知。怎奈修为所限,还是难以自如。禁制与结界,总是无处不在。所谓修炼之道,岂非就是挣脱自我,打破桎梏,一次又一次的破界之旅?而走出神洲,走出贺洲,走出部洲之后,最终又将走向何方……

嗯,想远了!

且说眼前。

星云宗,举众而来,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不断的寻觅,又不断地毁灭。却不知是在寻觅中摧毁过去,抑或是在摧毁中寻觅着未来……

此外,元天门的瑞祥,帮着星云宗灭了星海宗,如今却遭遇吞并的窘境。他既然藏有私心,苦云子又岂是善与之辈……

据说,传送阵被毁。流落异域的**百修士,前途怎样……

唉,依然想不明白!

阿胜笑我多管闲事,而我又怎能还像过去那般的得过且过呢?我想恢复修为,返回神洲。若是有缘,再找到丑女,弄清楚神洲结界的由来,以及玉神殿的阴谋诡计……

还是教书先生的日子好啊,更有风华夜雨,西泠柳岸,红尘落雪……

“哗啦——”

一声水响,心乱梦远。

无咎坐起身来,已是暮色四沉时分。

只见阿三驱使着云板,在湖面上游荡。随着他挥动飞剑,湖面上顿时绽开水花,荡起层层的涟漪。

“湖怪水鬼何在,现身……”

玉玛湖虽然占地百余里,却不见湖怪水鬼,只有游水的鱼儿,时不时的惊出水面。

“呵呵,师兄,我抓几尾大鱼给你尝鲜如何……”

阿三继续在湖面上玩耍,并渐渐远去。驾驭云板,凌波虚度,且晚风凉爽,使得他兴趣不减。

无咎低下头来,凝神看向体内。

不知从何时起,他突然厌倦了烟火之食,对于喜好的美味佳肴,更是提不起一点儿兴致。如今的他,只想饮酒,却无酒可饮,徒呼奈何!

气海之中,七彩光芒犹在静静盘旋。彩虹的当间,则是金色的元神。小人儿闭着双眼,沉睡如旧。屁股下坐着一个指环,依然稳稳当当。

只要元神一日不醒,修为便得不到真正的恢复。试图唤醒元神,唯有吸纳灵气。而眼下便是灵石都没有几块,且慢慢的等待机缘!

那七道淡淡的光芒,便是曾经的九星神剑。仿如重新铸造,却依然难以现出真形。一旦神剑在手,或许便是筑基的开始。犹还记得神剑的口诀: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二剑天璇守巨门,乾坤方寸龙虎强……

阿三没人理会,独自在湖面上恣意飘荡。

须臾,抵达岸边。

此处距离师叔、师叔有着二、三十里远,岸边古木幽暗,显得颇为僻静。

阿三有心返回,却又灵机一动,索性收起云板,腾空一跃落在岸边。

夜色渐深,天上繁星点点。一阵夜风吹来,竟透着淡淡的花香。

阿三冲着四下里张望,不见异常。少顷,他嗅着鼻子抬脚往前。

越过几株大树,花香变得浓郁起来。挥剑劈开挡路的草丛,乱石堆中多出一簇青翠之物。

“哎呦,黄参……”

阿三曾为千慧谷弟子,也算熟知各种天材地宝。那青翠之物,正是黄参,且为野生,乃是难得的好东西。他惊讶过后,回头看向远处。师叔与师兄尚自吐纳调息,根本没有留意这边的动静。他急忙蹿了过去,连刨带挖,竟掘出四、五根拇指粗细的黄参,看样子怕不有数百的年份。而他在草丛中继续寻觅,又是十几根黄参相继出土。

“我的天呐,捡到宝喽,呵呵……”

阿三喜不自禁,乐出了声,却忙伸手捂嘴,鬼鬼祟祟前后张望。夜深人静啊,没谁知晓自家的举动。而不远之外,依然清香阵阵呢。他分开草丛而凝神查看,差点又大笑起来。

乱石堆后的草丛中,竟然长着成片的黄参,足有百十株之多,或许因为此地偏僻而罕有人至,这才存活了数百年并长出来一大片。

果不其然啊!

总觉着阿威师叔与阿雅师叔约定在此碰头,这玉玛湖必不一般。于是佯作玩耍,暗中寻觅。机缘不负有心人,还真的捡到了天大的便宜!

阿三已是心花怒放,顾不得多想,趴在草丛里,又是一番忙碌。

不消片刻,一百多株黄参堆在面前。其中年份最少者也有数十年,所散的清香令人陶醉!

阿三将黄参尽数收入指环,这才佯作没事人般回到岸边。一双大眼珠子悄悄转动,扭头奔着远处跑去,嘴里还不忘自言自语:“哎呀,此处没有大鱼啊,趁着夜晚风凉,我且四处逛一逛……”

一口气跑出去数十里,他这才慢慢停下脚步。

所在的地方,与师叔、师兄已是隔岸相望。相距如此之远,且夜色浓重,莫说目力难及,便是一般人的神识也看不清楚。

阿三放下心来,返身走向湖边,将指环中的黄参取出,在湖水中一一濯洗干净,随即用衣摆兜着,一溜小跑到了一块大石头背后“扑通”坐下。

“嘻嘻,一百多野生的黄参,年份足,成色好,数百灵石也换不来吧?只可惜不能炼制丹药,且生吞口服,若得六成药效,修至羽士六层、七层不难,修至八层、九层,或也指日可待……”

阿三迫不及待抓起一根黄参,囫囵扔进嘴里,“咔嚓、咔嚓”猛嚼,顿时清香四溢而口舌生津,一缕精气直透脏腑。他无声大笑,干脆双手齐下。

且将黄参尽数吞入肚子,之后再慢慢吸纳修炼不迟。否则被师兄与师叔知晓了,必然夜长梦多啊!

阿三抓着黄参大口咀嚼,不亦快哉!

“轰——”

而正当他得意之时,一道光芒突如其来。

阿三毫无防备,只觉得一道火光穿过树林呼啸而至。他心知不妙,刚刚起身,便被火光击中,护体灵力顿时崩溃。他惨哼一声倒飞出去,直至五六丈外,“扑通”摔在草地上,已是衣衫破碎而口鼻溢血。而所抓的黄参,竟被火光劈得粉碎。他吓得肝胆俱裂,惊叫道:“饶命、饶命啊——”

与之同时,树林中多出三个壮汉的身影,看服饰装扮,应为玄武谷的弟子无疑。而三人偷袭之后,并未追赶,而是争先恐后出手抢夺,眨眼之间已将地上的黄参瓜分殆尽!

“吼吼,天理何在——”

阿三挣扎爬起,禁不住两眼黑而昂尖叫:“那是我的黄参,我的黄参……”

常言道,机缘难求啊!

一百多株黄参,堪称数百年难遇的大机缘!而尚未感受天道恩泽,瞬间已被剥夺得一干二净。即便是黄参的滋味,也没来得及有所回味。尤其暗中偷袭,根本无从应变。试问,谁不愤怒?

阿三又惊又怒,悲愤难抑,猛地抓出飞剑,势若疯狂般叫道:“雷火门与冥月门的小人,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……”

虽然夜色深沉,还是不难辨认。

那三个汉子,同为星云宗弟子,却分别来自雷火门与冥月门,均为羽士七八层以上的高手,不知何故闯入此处,竟联手干起了劫掠的勾当!

阿三手持飞剑,脚步踉跄,两眼怒凸,很是义无反顾。不料一道火光迎面劈来,他顿时吓得忘了拼命,竟转身撒腿便跑,随即扯开嗓门,惨叫声直透云霄:“师叔、师兄救我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