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二章 师兄厉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失业专干、jiasujueqi、o老吉o、rayray1111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阿三呼救之际,已是后悔不迭。网??

师叔与师兄,尚在湖水的对岸,即使有所察觉,赶过来也晚了。

唉,只怪自己躲得太远了。而谁又能想到夜深人静的时分,竟流窜过来三个歹毒的贼人……

阿三撒腿狂奔,又是连连叫苦。

前方湖水茫茫,左右湖岸阻挡。此时此刻,竟然无路可逃。而凌厉的火光带着刺耳的雷鸣,瞬间到了身后。他躲避不及,反手抛出飞剑,趁势凌空急蹿,一头扎入湖水之中。

而飞剑撞上火光,“轰”的炸开一团烈焰,旋即余威所致而湖面一沉,猛然掀起一道数丈高的水花。

阿三扎入湖水,尚未下沉躲避,冷不防被浪头卷起,顿时又蹿出湖面而四肢乱舞。

恰于此时,一道剑光,与两道人影,从远处凌波而来……

阿三看得清楚,急忙大叫:“师叔、师兄……”

“砰——”

叫声未落,人又砸入水中。

而阿三的水性不错,在距离岸边十余丈远的湖水中使劲扑腾,并连连招手示意:“师叔,救命啊——”

一道剑光,由远而近,转瞬掠过湖面,两道人影跳上了岸边。

其中的壮汉,果然是阿胜,他回头一瞥,不解道:“若非无咎提醒,说你走失,我还无暇觉,你躲在此处作甚……”

另外一个年轻人,则是无咎:“嘿,他在抓鱼呢,抓大鱼……”

阿三继续扑腾着,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这家伙有苦难言,不愿吐露实情。

阿胜哼了声,转而脸色一沉:“你三人为何至此,又为何伤我弟子?”

距离岸边的十余丈外,站着三个汉子,忽见筑基高手到来,皆愣在原地而面面相觑。

其中一人左右张望,拱手赔罪道:“我乃玄武谷雷火门弟子,与冥月门的两位师弟,均为迷路至此,只因夜深不明,难免失察而出手误伤。所幸那位师弟并无大碍,我三人这便离去!”

另外两人适时出声:“前辈,告辞……”

阿胜沉吟片刻,点了点头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他并不想与玄武谷弟子结怨。

有人大喊:“且慢——”

那三个玄武谷弟子正要离去,各自脸色微变。

“扑通、扑通”一阵水响,阿三爬上岸边,带着满身的水迹,“稀里哗啦”站起来。死里逃生的他,固然狼狈,而伸手抹了把脸,已是怒气冲冲:“人走无妨,宝物留下——”

雷火门的弟子却是佯作糊涂,茫然道:“这位师弟,所言何意?”

冥月门的两个弟子极为默契,随声附和:“适才有所冒犯,还请师弟恕罪,却不知宝物何来?”

“哼,岂容抵赖!”

阿三挺起胸膛,便要讨还他的黄参,而眼珠子一转,又禁不住迟疑起来:“宝物……我的宝物……”

雷火门的弟子不再追问,黑暗之中,脸上似有得意之色,转而又是拱手施礼:“要打要罚,任凭前辈处置。而这位师弟却借机索要宝物,着实强人所难!”

阿胜不明究竟,只当阿三借机刁难,旋即摆出长辈的架势,大手一挥:“罢了,且去——”

“师叔……”

阿三急了,又难以分说,直跺脚,只管呼唤师叔。

雷火门的弟子与两个同伴递了个眼色,转身欲走。

不料便于此时,突然有人道:“都给我站住——”

阿三像是遇到救星,以手加额:“师兄英明!”

无咎早已觉这边的动静,只道是阿三师弟走丢了。阿胜不敢大意,带着他御剑寻来。而他上岸之后,便在四周溜达,又冲着树林中的草丛看了几眼,脸上禁不住露出笑意。正当三个玄武谷的弟子离去之时,却被他突然出声制止。

阿胜不明究竟,埋怨道:“哎呀,莫要惹事……”

阿三急忙摇摇晃晃奔了过去,咬牙切齿道:“师兄啊,我无端遭到偷袭,务必让他三人补偿,各自留下纳物戒子便可……”他的衣衫破碎,满身水迹,且体内带伤,显得极为悲壮可怜,而贪婪之色又溢于言表,两个大眼睛竟在黑暗中闪闪放光。

无咎却抬起左手,根本不容分说。

雷火门的弟子愕然道:“这位师兄,何事……”

无咎冲着踉跄止步的阿三微微一笑,随声道:“我有话要问,讲清楚了,三位再走不迟!”

三个玄武谷的弟子,只得再次停下。为的汉子,悄悄打量着阿胜的举动,又看向、六七丈外的那个年轻人,拱了拱手:“师兄有话,但问无妨!”

“眼下已进十二月,星云宗的弟子早已深入部洲。我二人陪着前辈疗伤,故而有所耽搁!”

无咎先是不慌不忙地道明自家的状况,这才淡淡问道:“而你三人,为何滞留于此?”

雷火门的弟子敷衍道:“我有言在先,迷路走失……”

“既然迷路走失,焉有半夜乱走乱撞的道理?”

“一时急切……”

“哦,只须天明,便不虞迷失,三位如此急切,还不忘出手伤人?”

“这……”

无咎的话语平淡,却绵里藏针,且句句切中要害,顿时逼得对方无从应答。他却不依不饶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而凛然叱道:“再敢胡言乱语,这玉玛湖便是尔等葬身之地!”

雷火门弟子的脸色微变,不由得左右张望。他的两个同伴也是面面相觑,有些慌张无措。

阿三却是心悦诚服,赞不绝口:“哎呀、我的师兄,厉害啊——”

虽说师兄喜好出风头,而关键的时候,能够大出风头,也着实不简单。但愿他再接再厉,狠狠教训那三个小人。何况有师叔在撑腰呢,且伺机夺回宝物!

阿胜稍稍意外,在一旁静观其变。

而雷火门的弟子慌张片刻,突然笑道:“呵呵,真是好大的口气!只怕这位前辈,也不敢妄言留下我三人的性命!”

他的两位同伴,亦仿佛有恃无恐而变得轻松起来。

无咎神情如旧,却眉梢耸动,嘴角一咧,话语声变得飘忽起来:“本人,从不妄言……”

雷火门的弟子没作多想,满不在乎道:“事已至此,不妨明说。我玄武谷的十二家弟子,多半继续赶路,而迷路失散者在所难免,如今也聚得百余之众!”

他分说之际,隐含恫吓之意。

阿胜好像听明白了:“借口失散,聚众叛乱……”

雷火门的弟子又笑:“呵呵,前辈差矣!”

阿胜质问:“事实如此,难道有假?”

“若论事实,那就是元天门专横跋扈,我玄武谷弟子苦求自保……”

“此话怎讲……”

“我玄武谷的百多位高手,正在两百里外攻打蛮族的土城,我三人借机溜出来,无非想要另寻收获。而一旦遭遇不测,即刻便能呼救求援。前辈固然修为高强,只怕人单势弱,呵呵……”

“砰——”

雷火门弟子的尚自得意,一道淡淡的光芒急袭而至。他笑声未落,半截身子飞了出去。

两个冥月门的弟子惊骇万状,转身便跑。

而光芒猛然一顿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旋即一拍腰间,缠成绳索状的蛟筋倏然出手。“啪、啪”连响,两道人影刚刚蹿出去几丈远,便被凌空抽了下来,犹如鞭子一般的干脆利落。他随后而至,快如闪电,惨叫声起,草丛里顿时多了两具死尸……

阿三目瞪口呆。

阿胜也是张大嘴巴,犹自难以置信。

电光石火之间啊,根本来不及眨眼,三个羽士的高手,便已尽数化为亡魂。尤其那个雷火门的弟子,已达羽士九层,却毫无还手之力,竟被活生生劈成两半!

早已知晓某人凶残,也见过他与筑基高手较量的疯狂,而目睹他大开杀戒,这还是头一回呢!根本不容啰嗦,不容防备,毫无征兆,抬手便是索魂夺命。此情此景,又岂止凶残二字能够描述!看他平时也算温和,而真实的嘴脸竟然如此骇人!

“你……你缘何杀人……”

阿胜震愕片刻,依旧没有忘了长辈的身份。

“我虽也胡说八道,而我当真的时候,从不妄言,奈何没人理会……”

无咎从十余丈外的树林中,慢慢走了出来。长长的蛟筋,已回到腰间,看上去像是寻常的绳索,或是绦带,毫不起眼。又甩了甩短剑上的血迹,顺手收起。而他的手上,还拿着另外两个指环。

“那……那你也不能滥杀无辜……”

阿胜很是正义的样子,又急又怒道:“你先后招惹了四象门,玄火门,金水门,如今又杀了雷火门与冥月门的弟子,玄武谷已被你得罪殆尽,这般屠戮同门,如何使得……”

无咎没有辩解,而是直接走到雷火门弟子的尸骸旁边。他蹲下身子,抓起死者的一只手,摘下指环之后,又从掌心抽出一枚玉简而晃动示意:“我若再晚一步,这家伙便要出传信玉简!而一旦玄武谷弟子赶来,你以为又将如何……”

阿胜愕然无语。

无意中获悉了玄武谷的隐秘,对方又岂会轻易罢休。而那个雷火门弟子,之所以吐露实情,无非是权宜之计,他真实的用意,只为找来帮手,截住自己师侄三人,最终杀人灭口……

阿胜不是个糊涂人,默然片刻,已明白了原委,忙道:“事不宜迟,离去!”

无咎却是慢慢站起身来,咧嘴一笑:“不急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