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三章 玉玛湖边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木叶清茶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阿三换了件长衫,收拾清爽,又祭出火符,将三个玄武谷弟子烧成灰烬。

依着师兄的话,这叫毁尸灭迹。而他只管动嘴,辛苦的却是自己。唉,谁让今夜倒霉呢!而得以亲手烧了三个仇家,倒也出口闷气!

阿三忙碌过罢,一摇一晃走出树林。

却见师兄与师叔坐在湖边的草地上,两人正在交谈——

“你杀了玄武谷弟子,此事岂能罢了?”

“谁看见我杀人了?”

“哎呀,适才明明能够大事化小,你却紧逼不放,导致最终杀人……”

“我记仇啊,不杀不痛快!”

“你……你如此狭隘偏激,凶狠残暴……”

“话里有话,必然有诈!”

“所言何意?你目无尊长……”

“前辈误会了,我指的是三个玄武谷弟子!”

“哦,你不愿离去,又为何故?倘若有人寻来,只怕难以收场……”

“玄武谷,竟然擅自行事。前辈,难道你不为之震惊吗?”

“玄武谷,玄武崖,同归星云宗门下,而玄武谷的十二家仙门,却要归属元天门管辖。其中必然有人心生怨气,倒也在常理之中!”

“私下里纠集上百之众呢……”

“玄武谷胆敢反叛,不用门主出手,只须泰信与冯宗长老,便可轻易平定!”

“据说在攻打蛮族的土城……”

“土城?想必是蛮族聚集的部落!”

“又该有多少无辜的生灵遭殃……”

“你既然心狠手辣,又何必装作悲天悯人呢!实说了吧,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“眼下并不急着赶路,何妨前去查看一二!”

“我不答应!”

“或有机缘,又岂能便宜了玄武谷的弟子?”

“咦,你手里何物……”

“黄参,我的黄参——”

两人坐在湖边交谈,却话不投机。

一个想要弄清楚玄武谷流窜弟子的企图,一个不愿多事而只想远远的躲开。一个对于所谓的蛮族土城,颇感兴趣;一个谨慎小心,唯恐节外生枝。彼此争执不下,多说无益。

无咎不再啰嗦,低头把玩着手中的三个指环。指环算是战后的缴获,早已被他抹去神识。他从中抓出一物,稍稍擦拭,含笑端详,突然有人大叫着冲了过来。他抬眼一瞪,不慌不忙道:“谁的黄参,再说一遍……”

谁的黄参?明知故问啊!

阿三抢到近前,急忙止步,欲说无言,转身指向树林的草丛,却依然难以辩解,随即猛一跺脚而瘫坐在地:“一百多株黄参呢,师兄你总不能独吞吧……”

无咎举起黄参咬了一口,“喀嚓”清脆。他点了点头,大口猛嚼。眨眼之间,整根黄参没了。而他手掌一翻,再次抓出一根黄参。

阿三又是眼馋,又是心疼,却又无奈,带着哭腔道:“师兄,给我留点儿——”

黄参为他所有,却被抢走,几经易手,与他再无关系。何况此前隐瞒实情,如今只能自讨苦吃。而他着实不甘心,索性死皮赖脸哀求起来。

阿胜已然猜出原委,也不禁露出笑容:“呵呵,黄参的年份不浅呐!一百多株呢,啧啧……”

无咎倒是善解人意,抓出一把黄参抛在地上:“莫要见外,分了吧!”

阿三自装着可怜,突然两眼一亮,伸出双臂便扑,并喜出望外道:“师兄仗义啊……”

而他一头扑在地上,却两手空空。

只见阿胜挥动衣袖,已将地上的黄参尽数收入囊中,随即拿出一根咬在嘴里,连连点头赞道:“嗯,此物养神益气,很是不差……”

“师兄,你明知我抢不过师叔……”

“嗯,你折腾半宿,也是不易……”

阿三乍喜乍悲,欲哭无泪。忽而又是一把黄参,竟直接塞入怀里。他稍稍恍惚,猛地用手死死抓住,随即又连滚带爬躲到两丈之外,这才一屁股坐下而感慨不已。

师兄为了避免师叔的抢夺,竟然单独塞了一把黄参。虽然仅剩十余株,总好过一无所有。而慷他人之慨,师兄他当真卑鄙啊!

无咎将所得的黄参分出一半,又道:“阿三,你身子有伤,修为不济,丹药、符箓、飞剑送你!”他扔过去一个戒子,举起另外一个戒子:“阿胜前辈,这冥月门的功法,以及相关之物送你!”

阿胜与阿三得到戒子,可谓意外之喜。

又是黄参,又是丹药、功法,天上掉下来的便宜啊!

“还有一个,归我啦!”

无咎抓着最后一个戒子,站起身来。他所得财物,已尽数均分,留下一二补偿,使得阿胜与阿三再也无话可说。而他又面带歉意,道:“这般杀人劫财,收获寥寥,容我再寻机缘,来日好与两位分享!”

他拱了拱手,转而看向远方:“天高水长,两位多多保重!告辞了!”

他竟然要走?

阿三诧异道:“师兄,为何独自离去?”

阿胜恍然道:“无咎,你是要追查玄武谷弟子的动向?”

无咎背起双手,面向湖水,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是啊,玄武谷弟子流窜四方,必有所图。待我尾随其后,查明原委。机缘倒在其次,权当尽我弟子本分!”

阿三心动道:“何不同去?”

阿胜迟疑道:“结伴虽好,且有所照应,怎奈玄武谷人多势众,还须多作斟酌……”

无咎却坚定摇头,摆手拒绝:“前辈旧伤未愈,阿三又遭新创。此去过于凶险,或许九死一生。我着实不忍连累两位……”

阿三看向手中的戒子,忍不住道:“师兄……”

他话才出口,却被阿胜出声打断:“既然如此,料也无妨。却不知何时何地重逢,以便我二人随时接应?”

“你说呢……”

“哦,我拓印一枚图简送你,其中已作标注,每隔三、五日,到时候碰头不难!”

阿胜抛出一枚玉简,被无咎伸手接过。他又带着长辈的口吻,嘱咐道:“多加小心,师叔我等你归来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一道人影穿过树林,头也不回,转瞬之间已悄然远去。

阿三站起身来,凝神张望:“师叔,师兄他真的走了?”

阿胜挠着胡须,意外道:“他……他真的走了,我还以为他另有诡计呢!”

“师叔所言,正是弟子所想啊!若非不然,师兄他怎会变得如此的大方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师叔,何不追去?”

“这个……你我伤势在身,亟待修养。随他同去,反而碍手碍手。何况他凶残成性,一旦惹祸,我身为长辈,不好交代啊!倒不如于途中等待,还能索取好处……”

“师叔,好算计!”

“呵呵,以他无咎的手段,必然能够来去自如,此般放纵,我也是用心良苦啊!嗯,容我吃根黄参补一补,百年的黄参呢……”

“唉,师叔有所不知啊,两、三百年的黄参才是罕有之物,尽被师兄藏起来了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为何不早说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繁星漫天,深夜静谧。

湖边的叔侄俩,不再说话,只管吃着黄参,一口、一口……

与此同时,无咎出现在百里外的一道山岗之上。

他收住去势,站稳身形,回头张望,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笑容。

整日里与阿胜、阿三打交道,也不容易。又要顾及弟子的身份,又要隐瞒真实的用意。眼下的元天门,自己依然得罪不起。而想要恢复修为,却不能一直隐忍下去。于是找个借口,前来查看玄武谷弟子的勾当。

无咎低头一瞥,手上多了一个戒子。

其中装着四、五十根黄参,二十多块灵石,雷火门的功法,以及相关的几枚玉简、玉符。这都是杀人劫掠所得,敷衍了阿胜与阿三之后,也没忘了便宜了己。怎奈黄参虽好,仅能补充体力,灵石太少,同样的不堪为用。而雷火门的功法,倒是不凡!

无咎收起戒子,凝神远眺。

此前得知,玄武谷的大群弟子,应该就在百多里之外,却不知为何要攻打蛮族的土城。而所谓的土城,又是怎样一个存在?

无咎并未急着动身,而是在山岗上盘膝而坐。少顷,他抽去头顶的发簪,刚要收起来,眼前忽而浮现出一个半边丑陋半边俏丽的面容以及她温柔的小手……

他微微出神,随即又收敛心绪,接着掐动法诀,以手掌加持法力罩向面颊。片刻之后,他放下双手,已是隆鼻凹目,络腮胡须,再加上黑发披肩,与之前的相貌迥异,俨然一个异族中的年轻汉子。只是他的双瞳,依然乌黑深邃。

在神洲的时候,他曾施展过两种易容术。一种为祁散人所传,凭借丹药易容;一种为太虚所传,凭借法力更改相貌。相较而言,后一种易容术更为高明,却改变不了眼瞳,即使头发也仅能幻化出黑、白两色。可见地域不同,致使法术有了破绽。而域外异族林立,如此倒也无妨!

无咎冲着自己稍稍打量,点了点头。

他将腰间的蛟筋缠在手腕上,收起仙门的令牌,随即返身跳下山岗,转瞬消失在夜色之中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