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 原野苍茫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长寿秘诀、seyingia、蜘蛛弥勒佛、书友与书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霞光初现,原野苍茫。

晨霭中,一道人影放缓了脚步。

远处的空旷之间,有大片的土堆聚集。渐趋渐近,情形明朗。

那并非天然的土堆,而是夯土垒砌的围墙与房舍,占地足有数里方圆。乍然看去,犹如神洲常见的集镇,或者说,一个简陋的土堡。

土城?

无咎停下脚步,神色疑惑,转而眺望四方,披肩的乱发随风飞扬。

一路穿过黑暗而来,又踏破残夜,迎着晨曦,跑了百余里,总算寻到了这么一个地方。据说,玄武谷的弟子,足有一百多人呢,正在攻打蛮族。而那土堡,应该便是所谓的土城。不过,远近却是静悄悄的……

驻足片刻,无咎继续往前。

须臾,一道土墙挡住去路。

土墙为赤土垒砌,三尺多厚、一丈多高,环绕着三、五里方圆。称之为城,倒还勉强。至少在蛮荒之地,算是一个坚固的存在,却不知经过多少风雨的侵蚀,早已变得光秃秃的而陈旧不堪。而当间倒塌的几个豁口,却带着新土的痕迹,应为暴力所致,显得颇为醒目。

无咎飞身掠过七、八丈,轻飘飘的落在土墙之上。

人在高处,一方土城尽收眼底。

只见土墙环绕之间,数百间土屋错落成群,有土路四通八达,且树木掩映,隐约呈现出几分城镇的景象。只是其中的土屋,多半倒塌殆尽,到处烟熏火燎,看上去一片狼藉。

无咎抬脚跳下土墙,穿行在废墟之间。

随着日头升起,闷热中多了几分淡淡的血腥。使得死寂的土城,也平添了几分凄迷的景象。

院墙下,断壁前,土路上,井台边,堆满了烧灼后的灰烬。不用多想,那都是亡魂留在这世间最后的足迹。天晓得,该有多少男女老幼死去……

片刻之后,四周还是不见一个活人。

或许,那群玄武谷的弟子早已离去。

无咎在断壁残垣间,跳跃往前,正要穿城而过,却又回首张望。

在土城的正中,另有一个赤土夯墙的院落,看上去倒也寻常,却占地百余丈而稍显不同。而厚厚的夯土墙,挡住了神识,一时看不清院内的情形。

无咎转身奔了过去,掠过一片空地,再次高高纵起,已从土墙上飞跃而过。

而落地刹那,便觉着血腥呛人。

土墙,空地,几株老树,一排土屋,便是整个院落的情景。而土屋并无门扇,向阳的一方无遮无挡,却从中塌陷,形成洞口,并有台阶通向地下。

地上闷热,地下阴凉。那地洞,像是避暑之用。

只是洞口一旁的角落里,堆积着未焚烧的死尸,尽为赤身**的年轻女子,足有数十具之多。而凝神细听,似乎还有哭泣声与笑声从地下传来。

无咎站在院中,四下张望,旋即暗啐了一口,抬脚奔着地洞走去。

到了洞口,顺阶而下,不过十余丈深处,黑暗中豁然开朗。

地洞下方,竟藏着一个百余丈方圆的洞穴,应该是天然而成,但见石壁层叠,阴凉袭人,还有一条暗河从洞穴深处缓缓流过。而洞穴的四周,插着几根火把。借助火光看去,十几具死尸横七竖八。距死尸不远处,另有几个山洞。其中一个,不时传出放肆的大笑声与惨叫声……

无咎顾不得查看四周的详细,循着动静冲了过去。

而他刚刚冲入那个发出响声的山洞,又禁不住脚下一顿而扭头躲避。

山洞内,堆积着兽皮、谷物,因为蛮族的库房所在。而火把的亮光下,却有四个赤身**的女子躺在地上,其中的两个遍体是血,已然昏死不醒,而另外两个,却被两个男子压在身下,哭泣着痛不欲生。而两个男子,分明就是玄武谷羽士弟子,五六层的修为,同样的一丝不挂,正大呼小叫着拼命卖力。

有所察觉,那两个弟子不以为耻。

一人大笑道:“哈哈,这是师兄,莫非也想修炼我冥月门的功法……”

一人吭哧道:“啊……蛮荒之地,我冥月之采阴术大有可为……”

无咎没有理会,反手弹出一点火光。火光炸开,瞬间席卷整个山洞。

两个冥月门弟子毫无防备,顿时淹没在玄火之中。

无咎趁势冲出洞口,身后的惨叫声依然凄厉刺耳。

他撩起衣摆,收住脚步。

惨叫声与火光,转瞬即逝,而方才的山洞,并无一人逃生。两个仙门弟子连同四个蛮族的女子,尽数化为灰烬。

无咎却憋闷难耐,禁不住吐出一口闷气。

蛮族女子,死的无辜。而早已被蹂躏得只剩半条性命,即使活下来又该怎样生存?

唉,所谓的刑罚慈悲,有点儿道理……

“你是何人,怎敢杀我门下弟子……”

与之同时,一声怒喝突如其来。

只见洞穴深处的一个山洞内,冒出一个中年男子,竟是位筑基六层的高手,却满脸的怒容而气势汹汹。他大步走到了五六丈外,冲着烈焰焚烧的山洞稍稍打量,狐疑道:“玄火……”

无咎站着没动,一抖衣摆,昂首挺胸,凛然道:“嗯,我就是玄火门弟子!你冥月门滥杀无辜,修炼邪功,罪该万死!”

“呵呵!”

中年男子微微一怔,忽而冷笑起来:“小子,你真是玄火门的弟子?”

“当然!”

无咎回答干脆,趁机又骂:“你身为长辈,却带着弟子擅自流窜,肆意妄为,与该死的畜生何异……”

“放肆!”

中年男子终于忍耐不住,扬声大叫:“阿重、阿健两位师兄,还不出来认领门下弟子?如若不然,我便将他扒皮抽筋……”

这回轮到无咎诧异,他不禁后退两步。

中年男子好像是早有所料,狞声笑道:“呵呵,小子,你还不知道吧,铲除这座土城,乃我玄武谷一百多位同门联手而为。其中又以四象门的象垓与雷火门的巴牛前辈为首,而两位前辈已带人前去扫荡余下的蛮族部落,我等不过是留下善后,谁料竟会跳出来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古怪东西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又是四道人影从洞穴深处冒出来。其中的两个壮汉,正是玄火门的阿重、阿舍,随后的两个年轻人,应为门下的羽士弟子,皆衣衫不整而满脸的放*荡之意。

“谁敢冒认我门下弟子?”

“就是这小子!两位师兄,我冥月门的秘术,滋味如何,以后多多切磋……”

“哈哈,尝个新鲜,倒还使得……”

“阿鲍,这小子是谁,不认识啊!”

“而他杀我弟子所施展的神通,却为玄火无疑!”

“咦,他跑了……”

“那小子有诈,追……”

冥月门的筑基弟子,被称作阿鲍,当他与几位伙伴凑在一起,方才还有恃无恐的年轻人突然转身便跑。一行不甘作罢,随后紧追。而冲出洞穴,到了院中,紧接着三位筑基高手又御剑腾空,而远近却已不见了人影。

阿鲍又惊又怒道:“那小子的修为寻常,怎会逃得如此之快?即便人仙前辈,也不能转瞬即逝?我的两个弟子,岂不是白死了……”

阿重与阿健也是惊奇不定,只管踏剑盘旋而凝神远眺。

神识之中,依然没有发现。便好像从没有人离去,方才的只是一场幻觉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救命……”

三位高手的心思,都放在那个突然消失的小子的身上,各自全力搜索着远处的风吹草动,却唯独忘记了脚下的院子。

便于此时,惨叫声响起。

两个玄火门的羽士弟子,正手持飞剑而昂首仰望。冷不防一道剑光从背后劈来,根本不容躲避。其中一人被直接劈碎了护体灵力,血淋淋的半边身子飞了出去。而另外一人刚刚张嘴呼救,便被无形的力道给撞翻在地,霎时剑光闪烁,随即头颅翻滚而血喷如注。

与之瞬间,一道人影出现在院子里。只见他披头散发,手持飞剑,嘴角微翘,两眼中透着炽盛而又冰冷的杀意!

两条人命,绝非幻觉!

那不是方才的小子,又是谁?

他逃出洞穴,并未远去,而是隐身躲在一旁,只为偷袭杀人!怎奈仓促之间,竟然未能识破他如此简单的诡计!

阿鲍察觉上当,早已怒不可遏。

阿重与阿健,更加的火冒三丈。

“小子,你如此阴险歹毒,究竟是哪家弟子……”

“管他是谁,他今日都休想逃脱……”

“杀了他……”

无咎连杀两人之后,郁闷稍缓。他现出身形,站在院子里,抬脚将一旁的头颅踢飞出去,然后冲着半空中的三人啐道:“我呸!竟敢与我雷火门为敌,找死……”

他一会自称玄火门弟子,被识破之后,又冒认雷火门弟子,张口乱说面不改色。而他还想痛骂几句,两道火光与一道剑光从天而降。他却不再逞强,翻身扎入地下而瞬间消失无踪。

“那小子懂得土遁术,我却不精此道……”

“阿鲍,你且多加留意,我二人去追……”

阿重吩咐一声,与阿健冲向地下。

阿鲍则是踏剑而起,在半空中留神寻觅。

这三位筑基的高手,倒也默契,天上地下,只要一网打尽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