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五章 雷火之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凝月儿、毛神1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遁入地下,疾行数百丈,转而蹿出地面,已在土城之外,随即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光芒凌空而去。

阿重与阿健,从地下冒了出来,与阿鲍汇为一处,随后紧追不舍。

而追赶正急,那道光芒突然急转坠地,转瞬之间,已消失在一片密林之中。

阿重与阿健追到近前,随后一头扎入地下。

阿鲍尚在半空中寻觅,忽而见到远处有光芒冲天而起。他无从召唤两位伙伴,便要独自追赶。谁料眨眼的工夫,光芒再次消失无踪。当阿重与阿健现身,询问对手的去向,他一时也说不清楚,只得恨恨啐了一口——

“呸!雷火门欺人太甚!”

“那小子满嘴胡言,不必当真!”

“师兄所言不差,他曾冒认我玄火门弟子呢!”

“亲眼所见,他施展的却是玄火无疑啊!两位说说……”

“他的玄火之术,粗通皮毛,哄骗外人尚可,却破绽百出……不过,那小子究竟是谁呢?”

“相貌陌生,遁法高强,熟知我玄火门功法,并有着羽士圆满的修为,我玄武谷十二家弟子中,何时出现过如此之人……”

“莫非是玄武崖元天门的弟子?”

“且多加留意,回头不妨请教雷火门的巴牛前辈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三位筑基高手盛怒而来,却无果而终,踏着飞剑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之后,只得悻悻作罢。

与此同时。

百余里之外,一个密林覆盖的山谷中,有人正躲在一个狭小的山洞内,两手枕在脑后而背靠着洞壁,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架起的一只脚。仿佛忙碌间隙的歇息,很是轻松随意。只是他乌黑的眸中,闪烁着微微的精芒而神色冷峻。

对于他无咎来说,这般追杀竞逐的把戏,早已驾轻就熟,只是好多年未曾施展罢了。如今又渐渐的回到过去,有种久违的的恍惚。而此地不比神洲,这群仙门弟子毫无人性啊!

好吧,既然如此,以杀止杀,又何尝不是一种刑罚慈悲呢!

而玄武谷弟子,如此胡作非为,难道不怕得罪星云宗,或是得罪元天门?其中竟然还有两个人仙高手,四象门的象垓,与雷火门的巴牛,更是叫人出乎所料。如此的肆无忌惮,莫非另有玄机?

不过,以自己眼下的修为,还对付不了筑基弟子,更休提人仙的高手。且乔装易容,暗中偷袭,浑水摸鱼,再趁机查探究竟!

想自己渡劫之后,重塑**十年,又辗转于仙门之间,始终在隐忍煎熬中度日。如今来到部洲,或许也该活动、活动手脚了……

无咎想到此处,盘膝而坐,拿出一枚玉简,又凝神留意着山谷中的动静。

已然歇息了半个时辰,还是不见有人追来。

哼,阿重、阿健,再加上一个阿鲍,来日方长,且留着狗命,慢慢的消遣。不对,还有金水门的阿牤,四象门的象垓,等等。正如阿胜所说,玄武谷的弟子,已被自己得罪殆尽。

而那又怎样呢?

比起自己得罪的玉神殿,根本不值一提……

无咎撇着嘴角,凝神看向手中的玉简。

玉简内,拓印着一篇雷火门的功法。不外乎凝气入体,练气化精之说,仙门功法大同小异。只是篇幅之后记载的神通法门,才是他关注的要点。其中的一个法术,由低至高,共分九层境界,并随之威力递增,还有个名称:雷火印。

与雷火门弟子,不止一次打过交道。曾见过雷火门弟子,抬手便是一道火光,却雷鸣呼啸,威力强劲。尤其雷火之中,似乎蕴含着一丝雷威而先声夺人。曾经为之好奇,奈何不得其法。而在玉玛湖边,杀人劫财,获得功法玉简,也算是如愿以偿。

而那让人心动的雷火神通,应该便是雷火印,看起来不难修炼,且就此琢磨一二。

无咎打出禁制封住洞口,一手持简,一手托腮,凝神参悟而默念有词:

五气朝元,天地枢机,混元正法,为符、为印,为雷、为电。驱雷役电……

无咎所藏身的山洞,丈余方圆,狭小阴暗,且颇为闷热。而他一时专注于修炼之中,没有心思另寻去处。正当若有所获的入神之际,洞口的禁制忽而传来“砰砰”的响声。他蓦然睁眼,挥袖撤去禁制,趁势抬起左手而一掌拍出。

“喀——”

他掌心光芒闪烁,似有雷鸣,却戛然而止,而一道火光还是吞吐着猛然炸开。

“呼——”

法诀失去控制,炽烈的火光顿时充斥整个山洞。

无咎吓了大跳,一头蹿出山洞,并横掠十余丈,这才惊魂未定般的落脚站定。

山洞内的火焰,仍在燃烧,并有蔓延之势,四周的藤蔓野草“噼里啪啦”直响。而两头形状古怪的小兽,正在四、五丈外瑟瑟发抖,并一边惊恐地看着山洞,一边冲着无咎呲牙乱叫,旋即又结伴窜入草丛而仓皇逃向远处。

哦,原来占了兽穴。而如今放火烧山,更加不妥!

无咎没有工夫多想,急忙收起玉简,双手齐挥,一道强劲的风势怒卷而去。

刚刚蔓延的火势,顿时被狂风扑灭。之前还是青翠遮掩的山洞,如今已是烟熏火燎,唯余袅袅的烟雾,犹在丛林间飘荡。

无咎松了口气,又抬起手掌。

所谓的雷火印,修炼不难,而施展起来,为何出了岔子呢?莫非功法不符,这才功亏一篑?

论及功法来,容我想一想!

无咎背起双手,在林间的空地上踱起步子。

虽说有了羽士圆满的修为,而所修炼的功法,又是出自何门、何派呢?

只因九星神剑的缘故,这才从凡人,变成了修士,乃至于地仙的高手,并渡过天劫,最终再造**。回想起来,自己纯属机缘天降而没有门派啊!

而若说无门无派,眼下行功吐纳的法门,以及诸多法术神通,却涉及灵霞山、古剑山、万灵山等神洲的诸家仙门。又算不算是集百家于一身,万法为我所用?

嗯,颇有几分万法归宗的意思。奈何无一精通,叫人好尴尬!

正如眼下的雷火印,或许亦是如此。雷火门的功法,由浅入深,由低至高,共有九层呢,应该讲究根基而循序渐进,短短的时日内又岂能一蹴而就!

不过,融会贯通,却是本人的一个长处!

倘若将雷火印,且加以玄火之术,剑气之术,再施展一回如何?

无咎停下脚步,抬手一翻,待掌心光芒闪烁,他顺势冲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拍去。

“喀——”

雷鸣声即起又止,而一道酒杯粗细的火光却是霍然出手,白中透青,倒也炽烈熊熊,而不过三、两丈,却又渐渐微弱而几近熄灭。

无咎心头郁闷,懒得多想,催动法力,就着火势,人到掌到,狠狠地拍在树干之上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声闷响震耳,落叶纷飞如雨,十余丈高的大树,在猛烈颤抖不停。

无咎悻悻收手,却又眼光一凝。

只见合抱粗细的大树,被洞穿一个酒杯粗细的窟窿,还带着烈焰烧灼的焦痕,并散发着隐隐的雷火气机。

咦,如此威力倒也惊人啊!

方才的一掌,若是打在人的身上,护体灵力根本抵挡不住,即使不死也要落个重伤。却难以及远,稍有缺憾,唯有贴身肉搏,方显霸道!

嘿,将雷火印,炼成雷火掌,算不算是本人的又一个神奇的本领?

无咎咧嘴微笑,暗暗自得,旋即抬头,心念转动。

透过密林看去,当为午后时分。

躲在山洞内,稍稍入定,眨眼之间,已过三日。那群玄武谷的弟子,或许早已走远,却不知到了何方,又造下了多少傻孽,不妨就此寻去……

无咎有了计较,不再耽搁。

他抬手摸了摸脸颊,并无异状,又将蛟筋从腕子缠到手臂,只为便于自如,接着拿出阿胜所赠的图简,加以辨别查看。片刻之后,他腾空蹿出密林……

……

荒野之上,两道人影在赶路。

其中一个男子,中年光景,络腮胡子,身高体壮,步履之间很是轻松。

随后的一位,黑瘦大眼,虽然也是抬脚五、六丈,却累得气喘吁吁,忍不住出声央求:“师叔,等等我啊——”

“你吞服了黄参,又歇息三日,伤势已无大碍,缘何叫苦叫累?”

被称作师叔的男子,正是阿胜,他头也不回,身子一晃便蹿出去老远。

黑瘦大眼者,当然便是阿三。

“虽说伤势无碍,却连日奔波两日,弟子修为不济啊,您老人家多多担待!眼下只为赶路,倒不如祭出云板……”

“不成!玄武谷弟子就在近处,一旦动静太大,必然招惹是非,还是这般稳妥!”

“倘若师兄在此,他才不怕玄武谷的弟子……”

“阿三,你说师叔胆小?”

“不、不,我是说……”

“少啰嗦!且翻过前方的那道土山,就地歇息两个时辰!”

“多谢师叔!”

“哼,胆大除了惹祸,百害而无一益。我身为前辈,难道还不及他无咎见多识广?何况我如此谨慎,并非没有道理。一旦被玄武谷弟子纠缠,后果难以想象。眼下你我疾行两日,应当摆脱了凶险!”

“我的师叔,高见啊……”

两人边走边走,脚下不停。

前方土山起伏,树林遮阴。

当阿胜带着阿三翻过土山,尚未来得及歇息,双双脸色一变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