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九章 好人好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、长寿秘诀、人族扛鼎a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,在地下疾行。?网??

途中撞见人影,修为弱者,他上去便是一巴掌,然后抢了东西闪身就走。撞见修为强者,他则扭头便跑。

起初一人,随后紧追。而不消片刻,人数渐多。其中不仅有玄火门的阿重、阿健,还有另外几位筑基高手,群虎逐狼一般,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。

无咎凭借他的鬼行术与土行术,在山洞之间穿行自如。

而当他再次击杀了两位玄武谷弟子,正要着手劫掠,一道烈焰剑光到了身后,随之一声厉喝:“小子,哪里逃——”

无咎闪遁而去,一头扎入石壁,而刚刚穿过两个山洞,迎面一道剑光呼啸而至。他躲避不及,抬手抓出飞剑。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飞剑差点脱手,迅猛的力道依然势不可挡,他被迫倒飞出去十余丈,深深陷入岩石之中,竟身形迟滞而几难脱身。他忙驱动法力,上下光芒闪动。而又是几道剑光袭来,他无路可去,也不敢硬拼,转而疾遁直上。

数百丈厚的山石,转瞬即过。

此时,月光朦胧,山林莽莽,夜色静谧。

而一道淡淡的人影,突然从地下腾空而起。与之刹那,**道剑虹紧随其后,便如流星赶月一般而蔚为壮观,只是那旖旎之中却又透着森森的杀机。

无咎蹿到半空,不作迟疑,身形一闪,再次疾遁而去。

对付一个筑基高手,尚不容易,如今却要对付一群,着实勉为其难。不玩了,走也!

“砰——”

无咎疾遁数百丈,遁法尚未显威,忽被一层无形的禁制挡住去路,仓促间根本不容躲避而狠狠撞了上去。他只觉得头晕脑胀,翻身栽落,人在半空,暗暗叫苦。

只想着对付那**个筑基弟子,却是忘了,真正的强敌,还有两个人仙的高手呢!

而素来强悍的冥行术,也总是出岔子。此番若是逃不掉,可谓弄巧成拙。倒是小看了那帮家伙!

“呵呵,听说你遁法惊人,让我想起一个小辈……”

夜空下,一南一北,现出两道人影,正是象垓与巴牛,各自的手上掐诀不断,片片禁制微微闪烁,随即又化作无形而笼罩四方。

“小子,你连杀我十数名弟子,还不显出真容……”

两位人仙前辈出声之际,**个筑基弟子已环绕百丈而摆出了一个围困的阵势。

无咎没有吭声,也不再尝试逃脱,只管往下坠落,并愈来愈快。

有人大喊:“那小子又要钻入地下,杀了他——”

既然天上无路,也只有重返地下。

无咎正要加快去势,却被识破意图。转瞬之间,十余道剑光划破夜空,从前后左右,从上下四方,急袭而至。一道道凌厉的杀气,不仅将他团团围住,更阻断了他最后的退路,俨然要将他诛杀当场、并碎尸万段。

十面合围,也不过如此啊!

无咎身形一顿,生死旦夕!

“轰——”

十余道剑光撞在一起,顿然光芒闪烁而法力轰鸣。尚在半空中愣怔的人影,瞬间崩溃殆尽,却没有血肉横飞,只有一团黑色的木屑随风飘散。与此刹那,一道淡淡的光芒趁机挣脱而去,倏然扎入山林中,转眼失去了踪影。

“咦,他竟然没死,方才那是……”

“若所料不差,乃是一种假身秘术。师兄带着两人守在天上,以防那小辈走脱。余下弟子,随我来……”

“也罢!而那小贼杀我弟子,坏我好事,此番饶不得他……”

“当然!我也要看看他究竟是谁……”

象垓与巴牛分说两句,各行其是。七八道人影直扑地下,另外三道人影则是在夜空中来回巡弋。

地下百丈,黑暗如旧。

无咎的去势稍缓,借机喘了口粗气。

方才好险,差点丢命。幸亏之前炼制的阴木符,帮着自己挡去一劫。要知道炼制阴木符的时候,接连失手炸碎,无奈之下,便以禁制封存一块。没想到危急关头,倒也堪堪可用。

不过,那帮家伙又追来了。

无咎催动法力,继续往下。

约莫两百丈深,相连的山洞再次出现。众多的羽士弟子,尚不知凶险,犹在四处寻觅。

无咎从山洞之间横穿而过,但遇人影,不是一记雷火掌,便是狠狠的一剑,又被他连杀数人。而头顶杀机临近,应为象垓追来。他不作耽搁,直奔远方逃窜。而转瞬之间,再有杀机阻挡。转而往左,依然有人逼近。他在地下转了一圈,这才觉四周的去路已被众多筑基高手阻断。他不甘受困,转而遁向地下深处。

数十丈过后,忽有莫名的威势倾轧而来。

当潜至地下四百丈的深处,那莫名的威势骤然提升,且所遇的岩石也变得更加坚硬,竟然使得遁法受阻而去势渐缓。

无咎强行再去百丈,渐如深陷泥淖,任凭怎样驱使法力,依然收效甚微。他被迫止住身形,暗暗错愕不已。

遑论是地下深处,还是大海的深处,皆有天地禁制,叫人难以穿越。他有过经历,并不感到诧异。而此处只有四、五百丈而已,却如万丈之渊。尤其是四周的石头,如金似玉,不仅抵消了法力,也挡住了大半的神识。

蛮族的穴居之地,果然有些古怪!

而如此情形,又能否迟缓玄武谷弟子的追赶?

无咎不敢大意,再次全力往下。

十余丈之后,霍然轻松。双脚落地,人在山洞之中。忽然没了山石的倾轧,或是禁制的吞噬,逼迫的威势顿减,行动起来也自如了许多。但见四周布满了金黄的石头,晶光闪烁,辉煌耀眼……

这是何处?

无咎稍稍愕然,顺着山洞便跑。

以象垓等人的修为,纵使途中阻碍,而追到此处不难,且趁机脱身才是。

山洞狭窄,堪堪容得下一人穿行。而二、三十丈之后,去向右转,不多远处,一个洞穴出现在眼前。

无咎突然止步,满目惊讶。

洞穴的洞口不大,而其中尽是人影?

无须神识,闪烁的晶光下一清二楚。

那是蛮族的男女老幼,足有数百之多,占据了半个洞穴,犹自惶惶不安。忽见外敌入侵,数十个壮汉猛然举起手中的棍棒刀斧而便要不顾一切的扑过去。

无咎连连摆手,往后退却。

穴居的蛮族,竟然能够躲在如此隐秘的地方。若非意外,根本无从现。不过,却被自己撞见识破。倘若象垓等人尾随寻来,必然要大开杀戒。岂非是说,最终还是自己害了这群可怜的人?

“我并无恶意,这便离去——”

无咎唯恐惹来误会,忙以蛮族的口音大声分说。为表诚意,他转身便要原路返回。

“恶魔从天而降,大地山河崩坏,日月轮回不息,万年重开纪元……”

像是歌谣,仿如唱吟,虽然口音晦涩,却也听得明白。

谁?

无咎诧然转身。

出声之人,乃是一个身裹兽皮的老者,满脸皱纹,须银白,岁数不小。话音未落,只见他缓步走出人群,冲着左右抬手示意。

绝望的人们似乎受到安抚,旋即安静下来。

老者往前两步,接着又道:“乾坤倒转三千丈,金棺玉椁锁亡魂。星辰沦丧天无路,且寻明月度玄关!”言罢,他竟抬手一指,满是皱纹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无咎扭头看去,却是两眼一亮。

来时的洞口旁,竟然藏着另外一个洞口,四周光泽闪烁,并有似隐似无的灵气从中缓缓散出来。

咦,莫非自己善意所致,换来好心回报,于是那位蛮族的老者,便帮着指引出路?

应该不差!

老者身为族中的长辈,通晓古今,德高望重,且谈吐不凡。至少他方才的那两段话,听起来很是高深莫测!既然指明去路,倒也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心!

无咎点头会意,拱手道谢,又还了一个轻松的笑脸,这才转身大步离去。

便于此刻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”

无咎吓了一跳,猛往前窜,止步回头,顿时愣在原地。

轰鸣声尚在回响,脚下犹在震动,而方才的洞口,已被坠落的巨石封堵。透过弥漫的烟尘,竟然看不出缝隙。便好像那洞穴并不存在,与数百人一同消失了。

无咎错愕不解,往回走了几步,而尚未查看端倪,又恍然摇头作罢。

蛮族能够存续至今,全赖地下的洞穴藏身,其中布设机关暗道,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。而封堵洞穴,正是为了避免意外。

嗯,但愿那老者与他的族人安然无恙!

无咎放下心来,再次转过身去。

老者所指的洞口,就在十余丈外。不知又是怎样的一条出路,即刻便见分晓。好人好报,天道不欺呢!

不过,那段话怎么说来着:恶魔从天而降,大地山河崩坏,日月轮回不息,万年重开纪元。像是灾难降临的描述,谁又是大恶魔呢?

还有一段,听着更玄乎:乾坤倒转三千丈,金棺玉椁锁亡魂。星辰沦丧天无路,且寻明月度玄关……

无咎边走边想,眼光一瞥。

来时的山洞中,突然有人“扑通”落地。不过瞬间,一道人影接着一道人影……

无咎的神色微变,猛然加快脚步。

大喊声响起:“小贼在此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