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章 穴居部落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蛮族老者所指的山洞,狭窄弯曲,人在其中,难以跑快。否则没有碰头之险,便会撞上石壁。

那石壁虽然透着金泽,明晃耀眼,却异常坚硬,并阻挡神识,吞噬法力。有过前车之鉴,眼下还是敬而远之为妙。

无咎只得弓腰低头,倍加小心,或急转急停,或急窜急跳,倒也脚下带风,像个兔子般的灵巧。逃命的时候,他从来都不含糊。更何况身后有人追赶,那是一群真正的豺狼猛兽。

不知不觉,前方渐趋平坦。

转瞬之间,一度弯曲狭窄的山洞,虽然只有丈余粗细,却变得笔直。像是人工开凿,却又浑然天成。而凝神看去,那笔直的前方好像没有尽头?

无咎暗暗讶异,前后张望。

身后的数十丈远处,相继冒出人影,一个,两个……不仅有玄火门的阿重、阿健,还有四象门的人仙前辈,象垓。那帮家伙追到此处,似乎也是颇为意外。

“此乃蛮族的地下金矿……”

“绝非人力所为……”

“有灵气……”

“抓住小贼……”

无咎回头一瞥,脚下加快。

八位仙道高手,随后紧追。

而置身于莫测之地,不敢随意施展神通,也不便纵跳飞跃,唯有凭借脚力奔跑。

但见笔直的山洞内,九道人影鱼贯疾行。

前方一人,奔跑如飞。

后方八人,狂追不舍。

有人迫不及待祭出飞剑,而飞剑出手的瞬间,便已失去掌控,随即途中倾斜,“刺啦”撞上石壁而火星四溅。

有人示意:“此地不比寻常,慎用法术神通……”

有人大喊:“小贼施展不了遁法,杀了他……”

还有人冷笑道:“呵呵,那小辈修为不济,如此追赶下去,他已劫数难逃……”

果不其然,前后的双方在渐渐拉近,并从初始的数十丈,慢慢缩短至二、三十丈。或许一时片刻之后,这场追逐便将终结。而至于最终又将如何,只怕难以预料。

“站住……”

“小贼,你死定了……“

“还不显出真容,束手待毙……”

“如若不然,挫骨扬灰,永世不得轮回……”

无咎顾不得身后的动静,只管全力飞奔。而叫喊声愈来愈近,且愈发的嚣张放肆。他暗暗无奈,禁不住疑惑起来。

如今施展不了遁术,全凭着两条腿跑路。与那群筑基高手相比,占不到一点儿便宜。尤其还有一个人仙修为的象垓,更加让人头疼。照此下去,根本逃不掉啊!而一旦被那帮家伙追上,说不定真要扒皮剔骨而受尽折磨!

只当好人好报,敢问出路又在何方?

记得那个蛮族的老者,话语高深,面带微笑,并抬手指引。而自己也没有走错啊,即刻踏入这个山洞。谁料山洞如此古怪,跑了小半个时辰,竟然没有尽头,若再继续跑下去,会不会跑出部洲?

噫,难不成是个圈套?

或者说,这条永远也跑不到头的山洞,就是一个禁制的陷阱?

无咎疑惑之际,似有恍悟。

而有人已追到了身后的七、八丈外,并再次尝试着举起手中的飞剑。

无咎来不及多想,拼命将全身的力气灌入双脚,旋即“蹭蹭”带风而渐渐腾空……

啧啧,又没施展轻身术,仅凭着两个脚丫子,竟也跑得飞起来?

无咎低头一瞥,禁不住瞪大双眼。

山洞依然笔直,且没有尽头。而脚下坚硬的岩石,突然没了,并为淡淡的雾气所吞没,顷刻间变得虚无一片。与之刹那,连同四周的石壁,以及山洞的前后,皆在雾气中消失殆尽。只有他无咎本人,以及随手追来的八道人影,犹在迈动双脚,却是凌空虚踏而渐渐往下坠落……

“呀——”

无咎惊嘘一声,手舞足蹈,再也不管不顾,忙将所擅长的遁法一一施展。而任凭他百般折腾,还是往下坠落,并愈来愈快,随即已是雾气弥漫而风声呼啸。挣扎已是徒劳,他不由得抱起脑袋而长叹一声——

“天呐,我明白了……”

明白了什么?

当然是那蛮族老者的两段话,以及老者的用意。

其中的一段话:恶魔从天而降,大地山河崩坏,日月轮回不息,万年重开纪元。意思很简单,是恶魔带来了浩劫,毁灭了万物生灵,而灾难过去,天地亦将重开纪元而日月轮回如旧。

这应该是一段蛮族先人留下的谶语,为何要说与外来人听?

想我无咎,夜半入侵,纵火行凶,又追到地下,岂不就是一个带来浩劫的大恶魔!在蛮族老者看来,我或许比玄武谷弟子更坏,于是他当面发出咀咒,并指出了一条绝路而加以报复啊!

唉,只说好人好报,殊不知,被那老头给坑惨了!

而另外一段话,亦当另有所指。

乾坤倒转三千丈,金棺玉椁锁亡魂。星辰沦丧天无路,且寻明月度玄关。也就是说,蛮族的先人,在一场难以想象的浩劫中,借助地下金玉堆砌的山洞,得以延续存活下来。而谶语中不仅道出了浩劫降临的惨烈,似乎还讲出了劫后重生的情景。

那一刻星辰沦没丧亡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唯有明月度玄关?

所谓的玄关,修仙者,称之为炁穴。炁动玄关,根基方成。以凡俗讲来,同样的意味新生。而为何只有明月,方能解困度厄,言中的明月,有何所指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与人斗智斗勇,虽也时常吃亏,而被一个蛮族的老者坑骗,对于无咎来说还是头一回。后知后觉的他,忍不住回想着前因后果,而不过转念之间,便已狠狠摔在实处,却随着胸口圆镜的光芒闪动,猛然反弹而起,在半空中翻滚两圈,又再次重重落下。

“哎呦——”

无咎的屁股生疼,惨叫一声,“扑通”躺倒,这才发觉自己落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之上。幸亏坤元甲护体,倒也安然无恙。他却顾不得起身,急忙抬眼张望。

此前的山洞,早已没了。只有黑蒙蒙的穹隆,笼罩着四方,却又仿佛禁制阻挡,一时难辨高低。而几道隐隐约约的人影,正从半空坠落,转眼之间,相继消失无踪。似乎还有落地的“砰砰”闷响,从远处传来。

那是象垓与七位玄武谷的筑基高手,也没能逃脱无妄之灾?

嘿,活该呀!

不知摔死几个……

无咎见仇家跟着倒霉,难免幸灾乐祸。而当他慢慢爬起来,又不禁微微一怔。

立足所在,位于几个巨大的石堆之间。每个石堆,都高愈百丈,并占地两、三里方圆。便如一座座石山,静静矗立在黑暗之中。再远处另有石堆错落,却高低不同,一时看不分明……

无咎冲着那石堆仰望片刻,环顾四周,面带疑惑,转而又打量着自身的情形。

玄武谷的那帮家伙,不会都摔死了吧。否则的话,为何见不到一个人影?

还有那巨大的石堆,不仅阻挡神识,仿佛还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威势,使人心怀敬畏而不敢动用修为与之抗争。

虽说被骗了,且颇为窝囊,而那个蛮族的老头,还没有本事布下如此巨大的一个陷阱。

谁来告诉我,这是什么地方?

无咎察觉修为无碍,松了口气,却又疑惑重重,前后左右张望。片刻之后,依然不得其解。他揉了揉屁股,一瘸一拐挪动脚步。

三、五里的远外,便有石堆高耸。

无咎慢慢停了下来,屁股不疼了,两脚也恢复自如,却又神色一动而微微瞠目。

相隔近了,看得清楚。

巨大的石堆,竟为金黄色的块石堆积而成,只是被黑暗遮掩,透着异样的神秘。每块石头,丈余大小,垒砌而上,渐趋渐高,宛如阶梯,直至百丈……

什么石堆呀,这分明就是一座石塔!

无咎仰望之际,已有所猜测。

曾经遇到一座蛮族守护的残破阵法,或“神迹”,却为上古残塔,不仅从中看到了匪夷所思的“月影神像”,还得到了一套“月影古阵”。而眼前的石堆,与那残塔相仿,却更为巨大,分明就是上古留下的又一处石塔遗迹!

穴居部落?

那群蛮族,已在此穴居了千万年之久,或许只为守护这地下的石塔,却被一群外来的修仙者发现了踪迹。生死存亡的关头,族中的长者,被迫开启禁制,只为困杀入侵者。

嗯,想来所料不差,如上便是前后的原委。

眼前的石塔,究竟有何玄机?且石塔不止一座,与此前所遇到的月影古阵又有何不同?

而如今困在此处,怎样脱身?还有象垓那帮家伙,到底死了没有?

无咎挠了挠头,愈发疑惑不解。有心爬上石塔看个究竟,又怕禁制莫测。他迟疑片刻,索性环绕着石塔寻觅起来。

石塔占地方圆甚广,且相互间相隔甚远。

无咎落脚无声,悄然慢行。他不敢过于张扬,唯恐途中遭遇意外。直至小半个时辰过去,他终于绕到了石塔的另一侧。没了遮挡,十余里外又发现几座石塔的黑影,却过半倒塌,远远的高矮各异。

他带着小心,继续寻觅。

又过一个时辰,远近的情形有了粗略的大概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