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所作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崽象、打喷嚏的猫、南部项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地上的阵法,与自己所熟知的一套阵法极为相仿。同样的位于石塔之下,同样的属于古阵法。

而两者之间,又不尽相同。

月影古阵,为自家命名,乃是以十八块晶石,所布设的一座占地百丈的阵法。此前琢磨许久,终有所悟,便加以缩小,收归己用。虽说真正的威力不祥,却有吸纳灵气的妙用。

而眼前的阵法,所占之地仅有三丈方圆,所环列的石头,却有三十六块之多。护持的石塔,亦有不同……

无咎蹲在低矮的洞穴中,低头忖思。片刻之后,他抓向地上一块石头。

稍稍用力,石头到手。

五寸长,两寸粗的石头,其形状果然不是常见的灵石,而是像乾坤晶石,或贺洲修士所说的五色石。只是比起月影古阵的晶石,要大了一圈,且色泽灰白,其中似乎蕴含着一丝尚未耗尽的灵气,却又微乎其微而若有若无。

无咎盘膝坐了下来,继续端详着手中的石头。

这座地下的阵法,显然是为了护持石塔所设。而石塔早已倒塌,阵法也没了用处。而之所以说它与月影古阵相仿,乃是阵法的布设。月影古阵的阵脚,为十八块晶石,分别为三,六,九而三层环列。以天、地、人,为阵眼,取**,九极之法。此处阵法的阵脚,却为三十六块晶石,以三、六、九、十八,而内外四层成阵。阵法之道,晦涩难懂。十八之数,暂且不提。当间的三层阵势,两者好像如出一辙。

岂非是说,这阵法也有吸纳灵气之能?

无咎将石头放回原处,凝神看向四周。

自从坠入此间,便有所察觉,却忙着逃命,而无暇顾及。眼下终于能够缓口气,稍加留意,黑暗之中,果然飘荡着一丝淡淡的灵气。它或是来自于地上的晶石,抑或是来自于天地之间,只是过于微弱,尚不足以吸纳。否则耽误工夫,且收效甚微。

无咎摇了摇头,再次看向地上的符阵。

符阵布满了整个洞穴,点线牵连,层层不尽,并透过石壁而延展四面八方。四层阵势,更是法度浑然。尤其外层的十八块晶石所设的阵脚,颇有吞吐**而包罗天地之势……

无咎尚自忖思,眼光一瞥,又禁不住咧开嘴角,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。

接连不断的在石头缝里挣扎,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撕成了碎片。再加上披头撒,易容改貌,浑似讨饭的乞儿,或是部洲的蛮族中人。

唉,已多年不曾这般的窘迫狼狈!

话又说回来,人在途中,少不了磕磕绊绊,也少不了风雨的磨难。即使困在石头缝里又怎样呢,至少还活着。象垓那帮家伙,固然人多势众,无不穷凶极恶,而到头来又奈我何?

而侥幸一时,又岂敢懈怠。且稍事歇息,再行计较。总不能这般待下去,还须设法脱困要紧。

无咎伸手扯下身上的褴褛,找了件青色的长衫换上。待收拾妥当,摸出几粒丹药吞下,他又手掌翻动,面前多了一小堆戒子。细数起来,竟有一、二十个。他拍了拍手,神色轻松许多。

这段日子,没干好事。

在地下又杀了十多个玄武谷弟子,一路之上疯狂劫掠。

如今空暇,享受收获,困境之中,倒也平添几分愉悦。

之所谓,好色不淫,爱财有道,乃君子风范也!只是君子的名声,已被阿三玷污了!

无咎歇息片刻,查看戒子。他并未将其中的物品尽数取出,而是专门搜寻符箓、玉简与灵石。少顷,戒子没了。他的面前多了一沓符箓,二十多枚玉简,四十多块灵石。

所杀的均为羽士弟子,身家一般,劫掠所得,并无意外之喜。

数十符箓,且留着急用。各门各派的功法玉简,日后慢慢琢磨。最为迫切急需的,依然还是灵石。只有吸纳灵石,恢复修为,才不怕那帮家伙的追杀,这也是身陷囹圄的唯一出路!

不过,灵石太少了!

无咎拂袖一挥,收起符箓、玉简,就势翻动手掌,又拿出了二十多块灵石。此乃前段日子杀人所得,再加上现有的灵石,足有六十多块,却已是他全部的身家。

六十多块灵石,能否有所作为?

谁知道呢!

修至羽士圆满的境界,已有一段时日。想要筑基,却迟迟没有动静。究其根由,还是缺少灵石的缘故。而筑基所需的灵气,远胜于羽士圆满的十倍不止。于是随同阿胜、阿三穿行于蛮荒之地,无非想要寻找灵石。本想着凑齐上千之数,或能筑基。而眼下只有六十多块灵石,却不得不尝试一番。

再不筑基,不成了,便是阿重、健也打不过,更休提人仙修为的象垓。虽说吃亏上当人常在,石头缝里有天地,那不过是一种自我解嘲的安慰,终归还是想要逃出去啊!

无咎伸出双手,各自抓起一块灵石,孤掷一注的架势,却又不无担忧地叹息一声。

倘若此番过后,依然未能筑基,只能说命数如此,活该躲在石头缝里不出去。直至憋屈到死,最后也变成一块石头!

不过,本人从不信命呢……

无咎手握灵石,定了定神。而他刚要行功吸纳,突然又丢了灵石,竟抬起手来,冲着脸颊便虚扇了一巴掌。

真是欠打!

月影古阵,明明能够吸纳灵气,为何就给忘了呢?何况有现成的灵石,恰好用来布阵。即使此地的灵气微乎其微,也聊胜于无啊!

嗯,毕竟是陷身囹圄,出路无望,自己佯作镇定,而心里头还是乱了啊!

所谓的德全不危,心安不惧。看来自家的境界,远远不足呢!

无咎急忙蹲起,将灵石捡起来用衣摆兜着,随即在洞穴内来回移动,试图摆开他的月影古阵。片刻之后,他又停了下来。

他来到此处之后,谨慎起见,并没有轻举妄动。洞内的符阵以及三十六块石头,依然完好如初。或许应该先行拆除,以便再次布阵。

而古阵法,来之不易。不妨将之拓印下来,留待日后研修揣摩!

无咎凝神查看,用心记下阵法。又找出一枚空白的玉简贴在眉心之上,暗暗催动神识。一炷香的时辰之后,终于将符阵尽数拓入玉简,他却是稍显疲惫,悠悠缓了口气。

消耗筋骨之力,累人,消耗心神之力,尤甚三分。

无咎收起玉简,伸手便要将地上的石头拔起,而他动手之际,又心思一动。

之前的顾虑,是怕两座阵法互扰。而月影古阵,与此处的阵法相仿,倘若彼此叠加一起,会不会威力倍增?

试试呗,或也无伤大雅!

无咎想到此处,按捺不住好奇。他将十七块灵石环列四方,摆成阵势。而阵眼的三才之人位,却是空着。一旦最后的灵石就位,月影古阵便将开启。他为了这套阵法费了不少心思,如今也算是谙熟于胸。只是月影古阵,比起原有的阵法小了一圈,却又仿佛暗暗契合,彼此遥相呼应。他又将剩下的灵石,一一嵌入原有的阵法之中。待他返回原地坐下,手里仅存下六七块灵石。

两阵合一,五十四块灵石呢。也幸亏之前有所收获,否则即便好奇,也无从尝试,却不知接下来又将怎样!

无咎盘膝坐在阵法之中,前后左右张望。片刻之后,他举起一块灵石,慢慢放入阵眼之中,随即猛然松手,双掌结印,并摆出一个闭目凝神而吸纳行功的架势。

黑暗之中,寂静如旧。

一道人影端坐不动,全神贯注,却又眉梢微耸,神色中透着几分疑惑。

记得月影古阵开启之时,风起云涌啊。如今再加上五十四块灵石,还不得掀起一场惊涛骇浪!

而此时此刻,为何这般的安静?

阵法没有开启……

无咎慢慢睁开双眼。

黑暗的洞穴,已变得明亮一片。置身所在,晶光闪闪。五十四块灵石,无一不在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并气机相连,缓缓波动,像是湖水的涟漪而层层光华荡漾而去。而不仅于此,地上的符阵亦被光芒燃亮,点线闪烁,层叠不尽,犹如星辰浮现,并由内而外,渐渐布满了整个洞穴,再又透过石壁涌向**八方……

无咎始料不及,满脸的愕然。

阵法已悉数开启,却不见有灵气汇聚而来。反而不断有灵气随着光芒而去,并融入地下、石壁中而瞬间消失无踪。

我的灵气呢?

我奉上了五十四块灵石,竟不给我一丝灵气?是月影古阵有误,还是原有的阵法在使坏?抑或是两阵合一的缘故,而出了乱子?如此下去,岂不是吃了大亏?

敢占我便宜,哼……

无咎唯恐得不偿失,便要将阵法中的灵石抢回来。而他伸手之际,又蓦然一惊。置身所在,忽而不见了阵法,只有数不胜数的星辰漫天闪烁,还有他孤零零的置身于虚空之中。他吓得猛一激灵,旋即有所恍悟。

不怕、不怕,只是阵法启动了禁制幻境而已!

何况此地的九塔早已残破,纵有幻境,也不过一时片刻,且稍安勿躁!而灵石丢了,也就丢了!权当破财消灾,且求否极泰来!

此时,闪烁的星光突然黯淡下来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金芒闪烁,风声呼啸,丝丝缕缕的灵气狂涌而来,旋即又化作惊涛骇浪而轰鸣阵阵……

无咎尚自患得患失,猛然抬头,满脸惊喜,情不自禁张开双臂:“哎呦,我的灵气,我的惊涛骇浪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整个人已被猛如潮水的灵气吞没。

与之瞬间,一声巨响突如其来。

“喀喇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