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五章 斗转星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大桥伢子、o老吉o、随便指挥官8、我是周元杰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夜色深沉,忽而有光芒在树林中闪烁。犹如萤火虫的亮光,微微一闪倏然而灭。

片刻之后,林间的草丛里,冒出一道粗壮的人影,悄悄张望而行迹诡秘。随着树枝摇晃,斑驳朦胧的月光下,渐渐露出一张满是胡须的脸,戒备的神色中,似乎透着几分疑惑。

远近静寂,不见异常,亦无修士的出现,便好像今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“师叔,事不宜迟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

出声催促的并非壮汉,他抬手挡在嘴前,低头示意,有些恼怒。

原来他身后还躲着另外一人,却是过于矮小,站在草丛中,几乎看不见影。而树枝又是一阵摇晃,终于探出那年轻男子的半个脑袋,与一双眨动不停的大眼,又小声道:“玄武谷弟子都在忙着追杀师兄呢,你我快逃啊!”

“阿三,你给我闭嘴!”

被称作师叔的汉子,终于忍耐不住,低声训斥一句,又道:“地下的情形,难道我不知晓?而我带着你逃出地下已属不易,亦该容我稍事歇息。何况我是怕天上有人把守,不得不多加小心!”

这叔侄俩,正是阿胜与阿三。

此前在地下的山洞里,两人忙着采掘金矿,很是收获一番。而没过多久,四周便传来隐隐的法力轰鸣声。

阿胜不敢怠慢,外出打探动静。他躲在暗处,从叫喊声中有所获悉。

竟然有人劫杀玄武谷弟子!两位人仙长老大怒,带着众多筑基高手随后追杀。

不用多想,行凶杀人者,除了无咎,还能有谁?

阿胜以为有机可乘,便想趁乱离去。

而不消片刻,地下再次混乱起来。据说是无咎没能突出重围,被迫返回,接连又杀数人,并逃向地下深处。而象垓等高手紧追不舍,只剩下一群羽士弟子在山洞中不知所措。

阿胜惊诧之余,唯恐再生变故,于是瞅准时机,带着阿三遁向地面。

他二人费尽周折,总算是从地下深处逃了出来。

而阿胜的遁法,虽然一般,却谨慎小心,唯恐意外而再次落入强敌之手。他散出神识,依然没有察觉异状,这才稍稍安心,喘了口粗气道:“无咎声称告辞,我当真信了,谁料他并未离去,反而趁机杀人……”

“哎呀,师兄的所作所为,我再也清楚不过,他杀人劫掠,只想嫁祸于你我!”

阿三好像是早已看透人性的阴暗与龌蹉,痛心疾首道:“师兄他竟敢无视两位人仙前辈的存在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!来时听说,他杀了多少人,十、七八个,天呐——”

他趟过草丛,鬼鬼祟祟,觉察无碍,跑到不远处的空地上又是跺脚长叹:“如此凶残之人,旷世罕见!师叔,你我再不要与他作伴,否则必然受他拖累,还是快快走吧,带着弟子御剑高飞!”

“不如……等等?”

“耽搁不得呀!恰逢玄武谷弟子都在忙着追杀师兄,机不可失……”

“我身为长辈,岂能抛下弟子不顾……?”

“师兄擅自主张,杀人惹祸,全然不计后果,他何曾又将你这个长辈放在眼里?”

“这个……他也过于放肆!”

“我的师叔,您老人家说的是啊!他如今被两位人仙师祖,九位筑基前辈,一百多羽士高手,联手堵在地下,还能侥幸逃脱不成?他死定了!而此番玄武谷死伤惨重,人家又岂肯罢休,回头迁怒而来,你我叔侄焉有命在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话语骤停,林间回归寂静。

但见残月低垂,夜风无声。

而不过瞬间,一道剑光与两道人影腾空远去。

……

黑暗之中,情形如旧。

象垓依然坐在大坑边的石头上,乖戾的脸上透着阴沉。

所在的石塔四周,有阿重等人把守。塔顶之上,有阿牤居高戒备。余下的两个筑基弟子,则是环绕着石塔来回寻觅。

而许久过后,石塔的上上下下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。

哼,小辈,我看你又能躲到何时。

象垓暗哼了一声,兀自郁郁难消。

不管那个小辈,是不是叫作无咎,元天门想要对付玄武谷,已然毋庸置疑。否则的话,也不会有人暗中示意。于是玄武谷分出一半人手,劫掠蛮族,寻觅机缘,再伺机而动。

记得那人头顶铁箍,相貌寻常,修为也一般,却来历不凡。如此可见,星云宗早有提防。元天门的瑞祥长老,并未受到苦云子门主的信任。至于其中是否另有玄机,眼下不得而知。且听命行事,保全自家,只要能够推翻元天门,或有出头之日……

一个中年壮汉飞跃而来,就近落下身形。

“师叔,弟子四下查看,倒有几处空隙,却难以穿行。”

“哦,宰灵……”

壮汉叫作宰灵,乃是四象门的筑基弟子,五、六层的修为,算是象垓的体己之人。

象垓被打断思绪,点了点头:“我自有主张!”

宰灵不解,问道:“那小贼躲藏不出,难不成就此作罢?”

“哼,既然如此,不妨成全了他!”

象垓站起身来,扬声道:“诸位小辈听令,这般困守徒劳无益。即刻给我填上大坑,封堵石缝!”

他吩咐之后,又微微冷笑:“呵呵,我要让那小辈压在塔下,永世不得翻身!”

此人独坐半晌,终于憋出一个大招。

不过,这招数也够毒!

掘坑艰难,填坑容易。而只要将每道石头的缝隙封堵,便也堵死了塔下之人的生路。与活埋也没两样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宰灵举手称是,各家的筑基弟子也纷纷响应。

当众人汇聚而至,随即动手。而石塔的四周,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头。其中数千斤重的碎石,恰好用来填坑。一时之间,到处都是忙碌的人影,再加上石头撞击的动静,场面好不热闹。

象垓本人,则是在不远处的空地上。他驻足观望之余,兀自脸带冷笑。

小辈,敢与我斗?既然你喜欢躲藏,不妨继续躲藏下去,直至耗尽寿元,化成一堆白骨!

而此事过罢,还须设法脱身……

便于此时,空寂之中,似有微风拂面,竟让人心神一振。

象垓却是微微一怔。

灵气?

不错,正是丝丝缕缕的灵气,从石塔中缓缓涌出,并愈发的浓郁,竟掀起阵阵的微风,在黑暗中缓缓盘旋。

忙碌的弟子们,同样有所察觉,愣在原地,一个个茫然不明。

倒塌的石塔下,怎会有如此浓郁的灵气?

那盘旋的微风,瞬即掠过四方,并渐去渐远,相继掠过一座又一座石塔。而风势并未消散,反而愈发强劲,好像是在黑暗尽头转了一圈,再次浩浩荡荡盘旋而来。浓郁的灵气,亦随之愈发的猛烈。不消片刻,数十里方圆,以及九座石塔,已尽被强风与灵气笼罩其中。

而象垓与七位筑基弟子,更加的瞠目难耐。

只见随着风势的猛烈,灵气的激荡,原本黑暗的所在,渐渐变得明亮起来。那一块块堆砌的石头,竟发出微弱的金黄光芒,旋即成千上万融为一片,继而点亮了整座石塔。而眨眼之间,一座又一座石塔被点亮,并相互牵连而首尾呼应,俨如日月怒放而蔚为奇观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象垓修为高强,也不过是个人仙的修士,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,闻所未闻而见所未见。而他失声惊呼之际,再次瞪大双眼。

九座石塔,不论完好,或是倒塌,皆发出闪闪金芒。初始微弱,渐趋耀眼,并将偌大一方天地,映照得亮如白昼。而便在九塔悉数点亮的瞬间,闪烁的光芒猛然一收,旋即冲天而起,竟是直射穹隆……

九塔所在,就是个巨大的洞穴。只是洞穴的千丈高处,始终被雾气遮掩而看不分明。

而当九道硕大的光柱直射穹顶深处,霍然间云雾翻涌,却依然遮挡不住光明,旋即金光点点而犹如星辰在天。

有人惊呼:“石塔古阵,竟暗合北斗星辰……”

有人诧异:“九星在天……”

有人不解:“北斗七星……”

有人询问:“长老……”

七位筑基弟子,早已吓得逃离石塔,纷纷聚在象垓的左右,一个个昂头张望而茫然无措。

象垓依旧是瞪着双眼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少顷,他难以置信道:“据古籍所载,北斗七星,为凡俗说法。实则七星在明而双星在暗,又称北斗九星!而如此布阵,分明要借星辰之力,却为何深埋地下……”

值此之际,众人又是一阵惊呼——

“咦,九星方位有变……”

“星光似有减弱……”

“九星旋转……”

“不,那是斗转星移……”

千丈穹隆,云雾之间,那点点的光芒,正如星辰般闪烁不停。便于此刻,那九点光芒忽然有所减弱,并缓缓移动,继而旋转起来。乍然看去,正如斗转星移一般。而不过喘息之间,九星旋转愈来愈快,竟是聚往一处,猛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。

随之刹那,一声炸响从天上传来:“喀喇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