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六章 月度玄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毛神16、喔呐呐、吾乃妖神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九星汇聚的那一刻,竟突然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炸响。

随着响声,光芒爆闪,顿如天地消失,眼前只余白茫茫的一片。

紧接着便好像地动山摇,竟叫人站不稳脚跟。

象垓与七位筑基弟子,尚自昂张望,急忙伸手遮挡躲避,以免被光芒刺疼双目。忽觉脚下震荡,各自诧异难耐,却无暇多顾,一个个再次抬起头来

轰鸣回响不绝,光芒犹在闪烁。而那千丈的穹隆,却好像被光芒从中劈开一道缝隙?

没有看错,偌大的洞穴,高高的穹顶,竟然裂开一道百余丈的豁口。

而豁口之中,九星汇聚的光芒,似乎有所变化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团银色的光芒。恰如明月当天,闪烁旋转不停,而不过瞬间,那旋转的明月,忽又爆出万千光华,从千丈高空倾泻而下。霎时云雾翻卷,狂风怒吼。随之一道莫名的威势缓缓降落,恍惚间便如神灵出世而乾坤倒悬。

“轰——”

呼啸的风声中,无上之威从天而降。万千月华,笼罩四方……

象垓与七位筑基弟子,尚自沉浸在天地奇观的震撼之中而瞠目不已。恰于此时,异变又起。

“咦……”

“缘何如此……”

“莫不是飞升了……”

“那大石头也飞起来了……”

众人惊呼之际,忽而觉一个个双脚离地,似乎被无形的力道束缚着、牵引着往上升起。不管是象垓,还是羽士弟子,皆身不由己,便好像魂归上界而肉身飞升。

而更加诡异的,并非如此。

地上的碎石,相继悬起。紧接着便是庞大的石塔,微微颤抖着。堆积的大石慢慢溃散,又一块接着一块缓缓升空。与之同时,远近的另外八座石塔,同样在光芒与天威的笼罩下,分体化解而相继往上飞去。

如此诡异的景象,太不可思议!

倘若远远看去,仿如一串串的鱼泡在水中浮起。又好似在深潭中撒了一把细沙,缓缓沉没,却天地颠倒,有着说不出的神奇。

九座石塔,数不胜数的石头,以及其中的八位修士,便这么离地飞起。而方向只有一个,那就是天上的明月。

不对,应该还有一人。

“快看,小贼现身了——”

众人已在半空之中,犹自诧然不已,却又无从挣扎,只能听天由命。其中的宰灵低头惶顾之际,忽然大叫了一声。

只见不远处的石塔,已尽数离地飞起。而数以万计的石头当间,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影煞是清晰。他仍旧是盘膝而坐,却换了件青衫,尤其是他的那张脸,变得白皙而陌生。而在某些人看来,又是那样的熟悉。

“小辈无咎,我认得你——”

象垓虽然身为人仙长老,而面对天地之力,他也是束手无策,被迫随同弟子一道往上飞去。不过,他并无太多的慌乱,反而盯着那轮明月,似乎寻到了一丝转机。而当他看清那道躲在乱石中的人影,顿时出一声怒喝。怎奈身不由己,否则他早已狠狠扑过去。

果不其然,那青衫男子循声看来,伸手摸了摸脸颊,似乎有些无奈:“啊……我就是无咎,你又待怎地?”

无咎现身了。

他躲在地下,用了五十四块灵石,布下了两道阵法,想要吸纳灵气。只要给他恢复修为,不求飞仙境界,地仙便成,哪怕是人仙也够用。一定将象垓打得跪地求饶,也好让那帮家伙懂得什么叫天道刑罚。

而想法虽好,无非一厢情愿。

阵法布就,开启,灵气并未汇聚而来,反倒如潮水般流逝而去。五十四块灵石呢,就这么扔了?

他心疼之际,却情形逆转。

流逝的灵气,不仅回来了,并化作惊涛骇浪,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。他急忙张开怀抱,全力吸纳。谁料一声震响传来,刹那间地动山摇,旋即整座阵法崩碎,疯狂的威势逆卷而起。他坐立不稳,屁股悬空。而百忙之中,忽而觉前后左右、乃至于头顶的石头,已尽数解体,并伴随着他缓缓往上飞起。

那一刻便如天威召唤,只待万灵飞升而直达琼宇。

天呐,怎么了?

莫非是两套阵法叠加的缘故所致,动静太大了吧!

不过,浓郁的灵气却千载难逢……

惊诧之际,无咎忙而不乱,依然盘着双膝,摆出行功吐纳的架势。他不能白白吃亏,他要将他的五十四块灵石找回来。

而随着愈飞愈高,远近的状况也现出端倪。九座石塔,皆拔地而起?那可是百丈高、数里方圆的小山啊,都飞了起来,壮观而神奇的景象,又是怎样的一个震撼!尤其是洞穴的穹顶,竟然开了一道豁口,并有明月高悬,万千光华照彻天地!

无咎抬头仰望,满目愕然,而不过瞬间,已是恍然大悟。

蛮族的那段话,似乎有了新的分解。

乾坤倒转三千丈,金棺玉椁锁亡魂。星辰沦丧天无路,且寻明月度玄关。

也就是说,在无数万年之前,蛮族的先人,不仅仅是借助金棺玉椁躲避劫难,而是要以九塔法阵,开启明月天途。一旦光明冲破黑暗而降临人间,便能度过玄关而重获新生。此时的明月当头,岂不就是出路在天?

而九塔法阵,已然沉寂了无数万年之久。此时此刻,何故突然焕生机?

除了我无咎之外,还有能有谁。

或是月影古阵吸纳的灵气,意外催动了地下的阵法,并使得九塔相连而神奇再现,并由此开启了天地封禁!

不用多想,脱身有望啊!

尚不知此去何处,莫非要远离部洲而抵达天外?太过匆忙,亦该返回神洲看一看,或是与丑女碰面打个招呼……

无咎已是遐想无限,而叫喊声却让他回到眼前。

当象垓直呼其名,他这才觉易容术失去效用。易容术的威力,长达一月呢,忽然失去效用,其中必有缘由。

众目睽睽之下露处原形,真的好尴尬。

而事已至此,又待怎地?虽然敌我相隔数百丈,而彼此却难以靠近。除了虚张声势,他象垓又能怎地!

他回敬了一句,继续留意头顶上的动静。

而其轻飘的话语,满脸的不在乎,在玄武谷弟子看来,简直就是嚣张狂妄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“呵呵,我当玄武崖何时出了如此一个贼人,原来是你无咎……”

“小子,往日恩怨尚未了结,今日没人救你……”

“上回被他逃了,哼……”

“他死定了……”

七位筑基弟子已是怒不可遏,纷纷出声怒骂。

象垓也是忍耐不住,恨恨道:“小辈,我不管你是玄天门的弟子,还是星云宗的弟子,也不管你是居心叵测,或受人指使。我今日都要将你杀了,回头再找瑞祥长老讨还公道……”

想想也是,玄武谷的百余之众,在两个人仙长老,八、九位筑基高手的带领下,本想屠杀蛮族而大肆劫掠一番。谁料却被一个羽士的小辈给坏了好事,且死伤惨重。可以说玄武谷的十二家仙门,被他招惹一遍。而如今追杀不得,反而连累着困于地下。明明近在咫尺,偏偏又无可奈何。

恨呐!

正如所言,无论如何,一定要将那小子杀之后快,回头不妨再寻元天门讨个公道。也不怕瑞祥长老怪罪,谁让玄武谷乃是受害的一方呢。只是被一个小辈欺负了,说出去有些难以启齿!

无咎却是不理不睬,只管昂头仰望。

九座石塔,依然慢慢奔着那轮明月飞去。而随着愈飞愈高,明月愈来愈近。飞升的石头渐渐聚往一处,犹如万流归海而浩浩荡荡。其中的九道人影,亦同样拉近了距离,却为乱石阻挡,一时未能触及。

不知不觉,明月就在头顶。

凝神看去,竟是九道旋转的光芒,汇聚成一轮熠熠生辉的圆月,并不断散着无上的威势。

而便在抵近明月的瞬间,飞升之势忽然停顿。数十万计的石头,以及其中的九道人影,皆滞留空中,便好似天地凝滞在此一瞬。不过刹那,闪烁的明月渐趋暗淡。随之气机逆转,停滞顿消。继而万石降落,穹隆的豁口“喀喀”作响。

“不好!”

象垓等人均为仙道高手,懂得利害,见脱身在望,已将仇家抛在一旁而只等着逃离绝境。谁料关键时候,节外生枝。象垓脸色微变,大喊道:“灵力耗尽,阵法崩塌,神通可用,冲出去——”

气机逆转之时,便是阵法开启与关闭的一刻。

此人应变极快,抬手召出飞剑踏在脚下,旋即运转法力,顺势躲开降落的石头而猛然往上蹿去。筑基弟子们不敢怠慢,纷纷御剑紧随其后。

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

一旦阵法崩溃,豁口闭合。今生今世,休想逃出此地。

而紧要关头,一道人影蹿得更快。不见他脚下御剑,却凌空飞跃,“蹭蹭”穿过石头缝隙,直奔那即将消失的明月冲去。

“小辈,哪里逃——”

象垓看得真切,抬手击出一拳。法力所致,一道虎影呼啸而去,“砰”的撞开降落的大石头,再又带着凌厉的杀机逆袭而上。终于能够施展修为,他顿时信心百倍:“小辈,还不给我乖乖受死——”

要说无咎最为擅长的法门是什么,那就是两个字,跑路。

便在飞升停滞的瞬间,他已察觉到了逆转的气机,旋即长身蹿起,趁势跃上一块石头。不等石头坠落,他已再次腾空而去。渐趋黯淡的明月,就在百余丈之上。只要避开乱石,便能冲出牢笼。而穹顶的豁口,仅剩下数十丈,并渐渐合拢,随时都将堵死唯一的去路。谁料便于此时,一道凌厉的杀气到了身后。

无咎头也不回,伸手抓出一沓符箓往下砸去。

轰鸣震耳,法力狂乱。缓缓而下的石头,随之一荡而猛然急坠。与之同时,明月的光芒几欲消散。洞穴的穹顶只剩下十余丈宽,弥漫的云雾倏然倒卷。

象垓有心追杀,又恐不测,他忙踏剑躲避,厉声大喊:“且逃出此地……”

但见落石纷纷,剑光闪烁。

敌我双方再也顾不得生死仇怨,争相疯狂逃窜。

不过刹那,又一声轰鸣炸响—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