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章 神剑神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与书友、ay111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海面上,杀气犹存。翻涌的浪花之间,几缕尚未消散的血迹清晰可见。

七位仙门高手,没了此前的疯狂,踏剑悬空,神情各异。

巴牛被杀了弟子,满脸恨意。

阿重与阿健,悄悄换着眼神。不言而喻,两人还在为了方才所发的一切而感到难以置信。

阿鲍,宰灵,以及另外一个筑基弟子,低头俯瞰着海面,皆默然不语。

而象垓的脸色,最为难看。

他四下张望,又凝神远眺,接着长出一口闷气,咬牙道:“真没想到,那小辈竟然有着筑基的修为……”

巴牛接话道:“一、二层的修为罢了,倒也寻常,奈何全无防备,这才出了乱子,哼……”

“寻常?”

象垓沉吟片刻,摇了摇头:“绝不寻常!他飞遁直达两百里之外,根本追赶不及。他神识之强,远远胜过筑基的高手。尤其他接连斩杀阿牤与阿康,手段之狠辣,算计之阴险,着实出乎所料!”

他是真正的人仙修士,熟知遁法的由来。在修为的支撑下,遁法与神识相辅相成。也就是说,那个无咎既然能够一遁两百里,表明神识也同样的强大。而他本人的神识,也不过两、三百里。想要追赶,转瞬丢了方向。为此,他又是郁闷,又是诧异。

要知道此前的无咎,虽也狡诈,却只能一遁百余里,纵使遁法神异,至少还能随后追赶。谁料那小辈突然修为大增,一时猝不及防。难道他有意示弱,只是为了将一帮高手引到大海之中?

象垓看向巴牛,又道:“还记得他手持的飞剑吗,极为罕有。或许他修为不济,还施展不出真正的威力。而以我看来,地仙高手的法宝也不过如此!”

在场的众人深有体会,纷纷点头。

“改容换貌,隐匿修为,身怀法宝,只为杀我玄武谷弟子?”

巴牛疑惑道,旋即面带怒容:“哼!此番回转,定要寻瑞祥长老讨还一个公道!他怎能如此待我玄武谷?”

“不!”

象垓摆了摆手:“元天门与我玄武谷,虽然同为星云宗门下,却积怨已久。瑞祥长老没有公然泄愤已属幸事,你还指望他给你一个公道?”

巴牛两眼一瞪:“又该如何?”

玄武谷的四位人仙长老之中,唯有象垓擅长心机,往日里倒也顺风顺水,如今却屡屡碰壁。而他没有醒悟,反而更加执着。他默然片刻,深思熟虑道:“元天门对我玄武谷早有防备,暂且不宜翻脸。且暗中通传各家弟子,多加小心。而但有时机,务必要不择手段将他铲除!”

他的眼角抽搐着,冷笑道:“玄武谷尚有四、五百之众,三十多位筑基高手,以及你我四位人仙长老,不信对付不了一个无咎,呵呵!”

巴牛迟疑道:“只怕不妥……”

象垓不以为然:“有何不妥?避敌之强,攻敌之弱。杀了无咎,便是对于元天门最好的回应!到时候再将他的罪行公之于众,只怕瑞祥长老也无话可说!”

巴牛担忧:“而瑞祥长老,毕竟是位地仙的前辈,门下高手众多……”

象垓笑道:“你以为我玄武谷,便没有高人撑腰?”

巴牛恍悟:“哦,你是说……”

象垓抬手一挥:“以免那小辈趁机作乱,速速回转!”

……

海天一色,小岛寂寞。

而这日的黄昏时分,小岛之上紫霞环绕。

那是一把飞剑,带着紫色的光芒,与诡异的杀气,掠过海水、穿破浪花,环绕着小岛悠悠盘旋。

与此同时,还有话语声在风中响起——

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二剑天璇守巨门,乾坤方寸龙虎强;三剑天玑赐仙田,有道真人日月长;四剑天权多机缘,五行变化著文章;五剑玉衡破苍穹,玄妙颠倒逆阴阳;六剑开阳度厄时,混沌两极又玄黄;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。洞明隐元冲北斗,九星千古开八荒……

孤零零的小岛,位于*大海的深处。四、五里方圆之间,有座十余丈高的小山。山顶长着几棵小树与一片青草,四周则是白沙碧水。但见海波舒卷,云天无边无际。

循着话语声看去,海边的沙滩上坐着一个年轻的青衫男子。他披散的乱发已被梳理妥当,还有一支白玉簪子插在头上。剑眉下星眸闪烁,一张脸颊清秀如旧。只见他抬手指点,嘴里念叨不停,而庆幸的神色中,又似乎透着一丝无奈。

唉,终于筑基了!

而费尽周折,却仅仅恢复筑基一层的修为。与期待相差甚远啊,真的叫人好失落!

不过呢,仙道以筑基为始。总算踏出坚实的一步,飞仙、或是天仙的境界还远吗?

尤为庆幸的是……

且说无咎逃出重围之后,一路往南,飞了数千里之后,再不见有人追来。恰逢海中的这座小岛,他便停下歇息。

而歇息之余,又添了几多感慨!

无咎念着口诀,抬手轻轻一招。

紫色的光芒,从海面上急掠而回,竟带着微微的嘶鸣,像是一道紫色的闪电。转瞬之间,他手上多了一把尺余长的短剑。即便不加法力,不予驱使,精巧的剑身依然闪烁着异样的光泽,并隐隐透着疯狂而又森然的杀气。他举起短剑,细细端详,爱不释手,嘴角露出难掩的笑意。

所念的口诀,便是九星神剑的口诀。好长的一段,却字字清楚。曾经暗暗念诵了多少遍啊,眼下总算是有了灵验。而这把紫色的飞剑,便是其中的天枢剑。它还有一个名字,狼剑。

久违了,我的狼剑!

还记得当年得到的第一把神剑,乃是魔剑。如今神剑问世,好像也回归了口诀的秩序。而无论从此,都是我血脉精魂再铸,从此不离不弃,一路叱咤风云!

不过,狼剑有了,其它的小伙伴,又在哪里……

无咎抬手一晃,狼剑倏然消失。

神识内视,气海中彩虹旋转。其中一道紫色的剑芒,倍加醒目。而除了狼剑之外,余下只有青、白、黄、金、红、黑的光芒在闪烁不停。所期待的小伙伴们,并未显现真容。

这是修为不足的缘故啊!

看来只有不断的提升修为,方能一一铸就神剑!

也不急,慢慢来!

终有一日,七剑齐聚!不,我还要铸成九剑,让九星神剑名至实归!

而彩虹环绕之间,金色的元神依然没有睁眼。或许修至飞仙的境界,才是他醒来的那一刻!只是他屁股下的戒子呢……

无咎微微一怔,从内视中回过神来,旋即伸出左手而心念微动,拇指上缓缓浮现出一个莹白如玉的戒子。他默默凝视,眸中星芒闪烁而微微动容。直至许久之后,他突然跳起身来放声大笑——

“哈哈!”

曾经的些许无奈,一扫而空。无尽的欣喜,充斥着胸怀!

筑基,为仙道之始。

只有筑基,方为真正踏上仙途。只有筑基,才是铸就神剑的开始。也只有筑基,才能够召唤戒子。

而这莹白的戒子,正是夔骨指环。而它又非寻常的纳物戒子,称为射抉,或玦,乃上古部落中,弯弓射箭所用的玉器。却兼具法宝与纳的神奇,堪称一枚神戒。

哈哈,它就是我的神戒!

无咎一边大笑,一边在沙滩上来回踱步,而两眼依然盯着手指,神色中洋溢着难得的喜悦。少顷,他脚下一顿,再次举起手来。莹白的戒指上,一弯新月的痕迹微微凸显。他不由得抬起食指轻轻搓动,突然光华闪现。他忙顺势一抄,手中多了一把过人高的大弓。瞬间威势扑面,而心神震荡!

正所谓:万魂铸白骨,碧角吞阴阳,金弦通天地,一箭惊八荒!

当年,正是这把人骨龙筋大弓,在玉山脚下,怒啸长空,射出了烈焰一箭,不仅击败了神洲使叔亨,还断天塔、破结界、动雷劫,可谓人神俱惊啊!

人有撼山弓,引以为傲。而我的这把神弓,便是破碎星河,射断日月的撼天弓!

怎奈修为不济,眼下还动用不得,只待修至地仙的结境界,方能尽情施展一二!

无咎抓着大弓,狠狠遐想一番,这才收了起来,又意犹未尽般地凝视着戒子。他便像欣赏着一个美人,两眼中充满着异样的痴迷之色。

神剑有了,神戒回来了,还有一把撼天神弓。多年的夙愿一朝得偿,夫复何求!

这一切有些恍惚,像是幻觉,让人有些不敢相信,哈哈!

不过呢,也别得意。眼下仅有筑基的修为而已,着实不够看。仙道之途漫漫,且上下而求索!

咦,我好像变了?

从前只求安逸逍遥,得过且过。如今却如一个爬山的汉子,只想着登临巅峰而一览众山之小?

嗯,还须平常心,且守为人道!

而我还想返回神洲呢,又怎能不勤修苦练呢!不妨登上山顶瞧一瞧,看那云霄之上,风景如何,有没有想象中的逍遥……

无咎胡思乱想片刻,转身凌空纵起,飘然落在岛上的小树下,然后倚着树干盘膝而坐。看着海浪舒卷、天高云淡,顿然心旷神怡。他面带微笑,挥袖轻拂。面前多了一堆东西,零零碎碎什么都有。其中五色闪亮的正是乾坤晶石,足有数十块之多。

还用想吗,夔骨指环,也就是现如今的神戒之中,不仅有数不胜数的典藏,还有多年来收集的物品,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库房。当真是神戒在手,吃喝不愁!

而乾坤晶石,更是朝思暮想了许久啊!

倘若就此吸纳修炼,不知修为又能恢复几何?

修炼无止境,一刻等不得呢!

去它的部洲,去它的星云宗,我要修炼闭关了,我要返回神洲了……

漂泊了许久,压抑了许久,困惑了许久,也憋屈了许久。一朝轻松而扬眉吐气,难免叫人神神叨叨而一反常态。

而对于某人来说,不过是故态萌生罢了!

无咎搓着双手,两眼发亮,忽又神色黯然,慢慢捡起一把木梳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