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一章 淡定淡定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fengzisi、蜘蛛弥勒佛、木叶清茶、书友23213003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是大海深处的一座孤岛。

没人知道它的存在。

而某年某月的某一日,突然有人从天而降。并在岛上凿了一个山洞,就此住了下来。

洞口封着禁制,风雨无忧。两、三丈大小的山洞,清清爽爽。而地上却摆着一圈晶石法阵,正是那套月影古阵。

阵法的当间,无咎盘膝而坐。

他手中拿着一块晶石,两眼中透着几分期待的神色。

神戒中的乾坤晶石,或五色石,还是当年所得,共有七、八十块。倘若其中蕴含的灵气能够以一当百,这便是七、八千块灵石,再加上月影古阵的相助,不知能否恢复几成的修为。

眼下的修为,着实不够看啊!

此前虽然杀了阿牤与阿康,却步步算计,说了不少废话,又凭借狼剑之威,这才除掉了两个筑基五层的高手。倘若他二人的修为再高几分,最终如何还真的难以预料!

恰好手头有晶石,大海深处也僻静。此时此刻,岂不就是闭关修炼的好时候!

无咎凝神片刻,舒了口气。

他举起手来,将晶石放入阵法之中。与之瞬间,封闭的山洞内发出“嗡”的一声轻响。随之五色光芒闪烁,一阵阵强劲的旋风裹着翻涌的灵气突如其来。

他忙双手结印,全力吸纳……

雨露滋润之下,草籽生根发芽。再有风和日丽,小草便会茁壮成长,最终成为一棵参天的大树。

修炼之道,也是如此。

充沛的灵气,便是雨露,便是朝阳。也只有灵气的吸纳与滋养,气海才能满盈,修为才能得以渐渐的提升。

而某人尚未筑基之前,气海半开半闭。即使如此,对于灵气的渴求便已超乎寻常。如今筑基之后,打开封禁,便如推倒围墙,再也无遮无挡。他的气海,犹如沙漠,干旱已久;又似山谷,过于的空旷。哪怕是乾坤晶石,以一当百;月影古阵的灵气,足够的充沛。而一旦灵气沉入气海,顿时吸纳殆尽。他却像个饥渴的莽汉,只管苦修不辍。

不知不觉,一月过去。

山洞内,突然“砰砰”碎响,烟尘四起,阵法中的晶石已然尽数崩碎。

无咎依旧是闭着双眼,耷拉着脑袋,恍如未觉,只有眉头浅锁。

月影古阵最大的用处,便是聚集天地间的灵气。而大海之中,灵气又是何等的稀少。故而,十八块晶石的灵气,并未因此而有所增加,只不过吸纳起来事半功倍。至少缩短了修炼的时日,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!

无咎稍稍耽搁,头也不抬,伸手再次布下十八块晶石,阵阵旋风裹着浓稠的灵气汹涌而来。

……

如此这般,每隔一段时日,山洞之内,便响起晶石崩碎的动静。

只是动静的间隔,愈来愈短。

当山洞内再无响声的时候,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。

他看着手中仅存的几块乾坤晶石,没可奈何地摇了摇头。

先后四次布阵,耗去了七十二块晶石。如今所剩的晶石,再难布设一套完整的阵法。神戒中尚能寻得上百灵石,却已不堪大用。

哦,记得还有……

无咎的手掌一翻,面前又多了一块晶光闪闪的石头。

常见的晶石,只有拇指粗细。

而这块石头,却有巴掌大小,儿臂粗细,晶莹玉润,散发着五色的光泽。

它同样也是乾坤晶石,却来自神洲的万灵谷。只因它的块头,足以抵得二、三十块常见的晶石,被自己视为宝物,随身珍藏至今。

无咎迟疑片刻,将石头抓在手中,随即闭目凝神,全力吸纳起来。

而没了阵法的相助,灵气的吸纳,顿时缓慢许多,尤其好大的一块乾坤晶石……

对于某人来说,他曾经最为厌恶修炼。

他喜欢的是睡觉,喜欢的是春风快意。

岂不闻:西泠花雨夜,梦醒已经年……

如今的他,却痴迷于修炼之中。

遑论雄心壮志,抛开各种道理。

或许,他是将修炼当成一桩活计。便如开凿一条石阶,搭建一架木梯,便于来日能够登顶,只为返回神洲多条坦途。故而,他很用功。

不知不觉,日复一日……

当手中的晶石,失去色彩,再又“砰”的炸开,无咎再次睁开双眼。而他再无闭关前的欣喜与得意,反而哭丧着脸。

进境缓慢?

倒也不慢!

无咎看着面前的一堆石屑,将最后的四、五块晶石拿在手中。他默然片刻,还是收起了晶石,抬手撤去禁制,起身走出山洞。

人在洞外,海风拂面。

但见白云低垂,碧波无垠。壮阔的海天景色,让人悠然忘我。

出关之后的无咎,没有心思看风景。

衣摆随风卷起,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。浪涛声沉缓而有力,犹如深沉的叹息在天地间叩响。

他背着双手,在海边慢慢的走。当他回到原地,身后的脚印已然消失无痕。便好像穿过喧嚣而来,却什么也没留下。而走了许久,不过是转着圈子。正如这孤岛的轮回,轮回之后,还是孤独……

无咎回头一瞥,袍袖轻拂。

一道青色的剑光霍然而出,环绕着他滴溜溜旋转。随其手指一点,剑光猛然大盛。一道青色的龙影,“嗡”的一声呼啸冲天。

他这才咧开嘴角,轻声道:“二剑天璇守巨门,乾坤方寸龙虎强……”

闭关许久,神魂精血铸就的第二把神剑,终于问世。它就是天旋剑,又名乾剑!

无咎再又抬手挥动,一道紫色的剑芒从他的掌间激射而出。去势之快,爆闪的光芒形同一头狼影。转瞬之间,紫狼、青龙在半空中相互竞逐,迅即又盘旋而下,在海面上掀起两道数丈高的浪花。疯狂的杀机与凌厉的威势,令人叹为观止!

驱使乾剑之时,以四象门的功法,加以幻化兽形,倒也唬人!

如今双剑在手,本该再次放声大笑。而此时此刻,为何偏偏又开心不起呢?

无咎转过身来,顺势招手。

海面之上,浪花未落。尚在纵情驰骋的两道剑光,已凭空消失无踪。

他走到沙滩的尽头坐下,凝神内视。

气海之中,一紫、一青两道细小的剑芒盘旋欢快,而余下的五把神剑还是未能显出真容。

无咎摇了摇头,体内的威势缓缓而出。

周身上下顿时散发出一层无形的光芒,却又隐隐闪现紫青二色。而以神识查看,此时的修为,最多不过筑基的六层。也就是说,闭关至今,仅仅提升了五层的修为。如此进境,在别人看来,已足够神速,而对于本人来说,无异于原地踏步啊!

若是将所消耗的晶石换算成灵石,应该不下两万之数。

而又是晶石,又是古阵,却只给我恢复筑基六层的修为,真的叫人很失落!

我也并非好高骛远之人,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。而我又该往哪里寻找晶石,或是灵石,天晓得又该寻找多少?而照此看来,想要恢复飞仙境界,所要消耗的晶石,根本没有尽头啊!

唉,有了欲念,难免患得患失,于是人生便也有了诸多的痛苦!

反而言之,能够活到今日,并恢复了筑基的修为,还不知足吗?

知足无忧,心安不惧。

嗯,我没有欲念,我也没有痛苦!

而我眼下是返回神洲呢,还是返回部洲呢?修为不济,返回神洲凶多吉少。而部洲乃是星云宗的地盘,只怕也是无处落脚。前往贺洲呢,去寻找我的丑女兄弟?

无咎默然片刻,颓丧没了,转而已是面带微笑,动手忙碌起来。

他就是这个样子,时常悲天悯人,神神叨叨,却又总是擅长自我安慰,苦中作乐。

正如所云:顺遂自如,方寸不乱,喜怒由心,境界自成。又云:达观之士,无时不安,无顺不处,无得无失,无对无错,生死超脱于外,冥然与造化合一。如此境界,更近天道也!

嗯,这就是公孙公子,无先生的境界!

先将纳物戒子所装的东西,分门别类收入神戒,又将原先的收藏,再次整理一遍。虽然繁琐,而只须动用神识便可。而每当看到熟悉的物品,便会想起曾经的岁月而令人感慨不已。

片刻之后,无咎的手上多了一块玉佩。

玉佩为翠玉打造,两寸大小,造型精美,一面刻着古怪的符文,一面刻着稍显另类的“碧水”二字。

此物,曾为灵霞山的妙闵长老所有。据说,乃是神洲使冰蝉子的门禁令牌。却不知“碧水”二字何解,又有何用处。倘若前往卢洲,或能就此查询一二。

无咎收起玉佩,拿出一枚玉简。

玉简来自神洲的万灵谷,其中拓印一篇《太阴灵经》。此乃万灵山失传的古老功法,很是神奇,一旦修炼娴熟,或能操控天下所有的兽灵阴魂。本想借此收服幽荧之魂,怎奈那头圣兽与诸多的兽魂,均被封在魔剑之中,而眼下想要得到魔剑还为时尚早!

无咎想到此处,手上又多一物。

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石珠,为淡淡的黑雾所笼罩。入手刹那,威势诡异,使人禁不住为之心神一凛。

这是星海宗的宗主观海子所赠,据称藏着烛照之魂,却耗尽了魂力,早已不堪为用。而固然如此,还是显得颇为不凡。

倘若修炼了《太阴灵经》,能否从宝珠中另有发现?来日再行收服的幽荧之魂,两大圣兽岂不都是为我所用?再加上神剑、神弓在手,试问天下谁是敌手?

嘿,淡定、淡定!

无咎自我激励一番,止不住的满脸笑意。

他两手一拍,站起身来。

脚下光芒闪烁,人已凌空而去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