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三章 甲午正月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老郭gg、seyingwujia、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在山谷中避雨的修士,为数不少。

其中不仅有阿威、阿雅、阿胜,还有万吉长老,与另外几位筑基高手,以及一群羽士弟子。也就是说,万吉长老辖下的弟子们已悉数聚到一处。虽然途中各有死伤、或走失,一行依然剩下四十多人。

除此之外,另有四、五十个玄武谷的弟子,由一个叫作韦吉的人仙长老所带领。那位长老同样出自元天‘门’,奉命行使管辖职责。之前有所‘交’代,在此不作赘述。

且说阿胜带着阿三逃出地下的‘洞’‘穴’之后,便找了地方躲藏歇息。待凶险过去,师侄俩继续赶路。辗转半年,终于追上了阿威、阿雅一行。问起无咎的下落,只道是滥杀无辜,招惹众怒,遭到追杀,咎由自取。阿威、阿雅虽然诧异,也没深究。随后与万吉长老等人重逢,又是半年过去。途中再遇玄武谷弟子,双方就地避雨歇息。此举或有用意,眼下不得而知。

而正如阿三所说,某人消失一年了。

突然没人打了,也没人骂了,阿三很是自在。而他却忘不了他的师兄,并常常挂在嘴边。像是缅怀,表达他的追思之情。而他轻松得意的神态,更像是一种忆苦思甜的感慨。

以他的口‘吻’,他的无咎师兄,罪大恶极,死定了。如何死的,他却语焉不详。问及阿胜,阿胜同样不愿多说。事关叔侄俩遭到挟持的那段日子,着实羞于启口。所幸玄武谷也没人追究,一桩恩怨好像烟消云散了。

眼下又是雨季。

部洲北地的雨季,只有一两个月。而此处的雨季,长达小半年。

众人漂泊日久,难免困顿,于是就地歇息,等待着雨季的过去。

甲午

正月。

这日,连绵不断的雨雾渐渐消散。

随着一缕霞光乍泄,‘阴’郁许久的山谷顿然明朗起来。

山谷北侧的石坡上,出现一群修士。

其中的两个中年人,便是元天‘门’的人仙长老,万吉与韦吉。四周坐着一圈筑基高手,十七、八位,有阿威、阿雅等元天‘门’弟子,也有玄武谷弟子。

两位长老在说话——

“为保乞世山之行,一路通畅,‘门’主,哦,也就是瑞祥长老,颁下法令,务必要将万里方圆内的蛮族,加以清剿驱逐……”

“所言不差!正南的数百里外,便有一座蛮族的土城,据说有善通鬼神者守护,想要驱逐或许不易。故而,先行查探虚实,眼下雨季过罢,不再耽搁……”

“我玄武崖的各位人仙长老,早已率先行事,据传,收获颇丰……”

“我与韦吉长老恰逢一处,不妨联手……”

“诸位弟子,切记……”

随着天‘色’的好转,山谷中相继冒出弟子们的身影,一个个吹着山风,享受着日光的明媚。

虽然雨停了,草木枝叶上,依然挂着水珠,看上去青翠‘欲’滴。四周更是郁郁葱葱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还有清澈的山溪,顺着峭壁流淌而下。那潺潺的水声与飞溅的水雾,给这雨后的山谷平添几分灵动。

既然长辈们在议事,弟子们乐得就地等候。且欣赏山景美‘色’,一时悠闲自在。

山谷南侧的山崖下,阿三依旧守着‘洞’口坐着。

这家伙的心情不错,拿出一截黄参,脆脆咬着香甜,还不忘出声:“嗯,野生的灵参,乃大补之物。小弟如今已是六层圆满的修为,与之不无干系……”

阿猿与冯田、阿离坐在‘洞’口前的石头上,各自打量着山谷的景‘色’。

“阿离,你的修为进境,过于缓慢!不妨尝试灵参,颇有神效。我尚余三、五株,换作灵石卖你如何……”

阿三不得理会,索‘性’找人说话。

而阿离还了一个苦笑,默然不语。一株灵参,作价十块灵石。他没有灵石,也买不起。

阿三已将黄参吞进肚子,便是根须也没放过。他擦了把嘴,意犹未尽道:“三十年的灵参,当真罕见啊!冯师兄,是否尝试一二?你虽然已是七层的修为,却与我相差不远哦!还有阿猿师兄……”

他在兜售黄参,奈何没人买账。

阿猿摇了摇头:“三十年的黄参虽也珍贵,而对我来说却是无用!”

他为人厚道,实话实说。他的修为,已趋近圆满,等闲的丹‘药’,或天材地宝,对他来说并无大用。

“此处地广人稀,植物繁茂,只须多加留意,找到数十年份的灵参倒也寻常。而百年之上的灵参,最为罕见,即便换取上百灵石,亦物有所值!”

随声附和的是冯田,还是‘精’明干练的模样,说话之间,他笑着又问:“阿三,你可有百年灵参?”

“怎会没有……”

阿三不甘示弱,而话声未落,又无力地长叹一声:“唉,我有二、三十株上百年的灵参呢,都被师兄抢走了!”

冯田突然扭头看向远处:“你是说……无咎师兄死了?”

阿三恨恨道:“哼,卑鄙小人,罪有应得!”

冯田道:“他若死了,那人又是谁?”

“所指何人……”

阿三疑‘惑’不解,循声看去。而不过瞬间,他猛然瞪大双眼,屁股趔趄,往后便倒:“哎呦,师兄……”

……

山谷北侧的石坡上。

两位长老吩咐过罢,弟子们起身告辞。而其中的万吉却是抬眼一瞥,质问道:“阿威,那个叫作无咎的小辈没有死?”

阿威已走到了山谷中,闻声不由得一怔。

“没死便好,让他以后多加小心!”

万吉长老却是没再多说,与韦吉长老拱手示意,随即双双踏剑,竟是越过山顶直奔远方飞去。

而山谷中的一群弟子,却愣在原地。尤其是玄武谷的弟子,一个个神情古怪。

便于此时,东侧的谷地间,走来一位男子。只见他身高五尺有余,四肢匀称,稍显单薄,却步履稳健,青衫飘飘。且头顶发髻、‘玉’簪,脸‘色’如‘玉’,剑眉入鬓,嘴角挂笑,很是洒脱不凡。并腰悬令牌,周身散发着羽士圆满的威势。抬手举足间,俨然一个年轻有为的仙‘门’弟子的模样。

阿威看着突如其来的年轻人,诧异道:“阿胜,他还活着,你不说……”

阿雅稍稍凝神,也是有些意外:“嗯,他还活着!”

阿胜愕然片刻,忙道:“我何时说他死了,都是阿三胡说八道……”

他不及辩解,抬手大喊:“无咎……”

而话音未落,他又是一怔。

适才还聚在一起的玄武谷的筑基高手们,竟匆匆转身离去。而山谷两侧,尚在观望的玄武谷的羽士弟子,亦好像在纷纷躲避,各自的神‘色’中,似乎透着一种莫名的顾忌与怨恨。

阿威与阿雅似有察觉,又不明所以。

而阿胜顾不得多想,大步往前,哈哈直乐,脸上带着由衷的喜悦。谁料他没走两步,又面带威严叱道:“无咎,你在外游‘荡’一年之久,还知道回来?”他抬手指向阿威、阿雅以及另外几位元天‘门’的筑基弟子,教训道:“让诸多长辈为你担忧,真的好没道理!”

与此同时,四人跑了过来。

其中的阿三,一边跑着,一边惊呼:“哎呦,我的师兄,想不到人鬼殊途,‘阴’阳陌路,还有重见之日……”

随后的阿猿、冯田与阿离,则是举手相迎,口称“无咎”,或“无咎”师兄。

那年轻男子,正是无咎。

在外游‘荡’了一年后,他真的回来了。

无咎慢慢停下脚步,看着苍郁的山谷,看着离去的玄武谷弟子,转而又看向阿威、阿雅、阿胜、阿三、冯田等人。面对叱呵与责问,他浑然未觉,而是举起双手,咧嘴一笑:“无咎,见过诸位前辈,见过诸位师兄弟!”

眼前的这群人,不管善恶,莫论人‘性’,好歹也算是途中的伙伴。如今再次重逢,倒也别有一番情景。

“且稍事歇息,我有话问!”

阿胜自恃长辈身份,不容置疑地吩咐一声,随即又一摔袍袖,昂头‘挺’‘胸’转身便走。

另外几位元天‘门’的筑基高手,点了点头,权当还礼,然后各自离去。在众人看来,路途遥远,弟子走失也是屡见不鲜,偶有侥幸者返回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在场的众人中,阿三最为亲热,又是上下打量,有时前后‘乱’转,又是抬手指点,要带着他的师兄,前往落脚的山‘洞’歇息。

无咎含笑会意,跟着走了过去。

阿威与阿雅,以及冯田、阿离、阿猿,则是随后而行,却心绪各异而神情不同。

片刻之后,人在山崖之下。面前一个山‘洞’,正是歇脚的地方。

“稍歇片刻,午后动身启程!”

阿胜招呼一声,大步走入‘洞’内,尚未盘膝坐定,又频频招手。

阿威、阿雅、阿猿、冯田与阿离,各自歇息,却环绕着‘洞’口,只将眼光看向阿三身旁的某人。

“哎呀,愣着作甚,我有话问,快快过来——”

阿胜招手呼唤,很是迫切。

阿三伸手相邀,神‘色’讨好。

阿威还是满脸的不善,好像有人欠债不还。

阿雅依然貌美如‘花’,金发‘迷’人,一双水汪汪的眸子,透着异样的风情与妩媚。不过,那娇媚的容颜,总是少了几分真诚,只能远观而难以亲近。

阿猿与阿离,倒是神情自然。

而冯田,总是带着审慎的神‘色’,自以为是的嘴脸,很不讨人喜欢。

无咎站在‘洞’前,眼光掠过众人,不由得‘露’齿一笑,转而看向那雨后的山谷。

是啊,自己也没想到,在外游‘荡’了一年之久,又回来了。

没有地方去呀!

此前,先是在海岛上闭关数月,之后便想返回神洲,而在海上转了一圈,最终还是差点‘迷’路。迫不得已,只能就近返回部洲。唯恐遭遇玄武谷弟子的堵截,一路东游西‘荡’,但见风景优美之地,便停下来静修几日。顺便炼制‘阴’木符,与黑蛟的蛟筋,途中又耽搁了一段时日。

所幸阿胜所赠的图简,派上了用场。循图而来,终于重逢。却不料转瞬之间,一年有余

嗯,且继续仙‘门’弟子的生涯,继续部洲之行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