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九章 其乐无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木叶清茶兄弟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依旧躺着,两眼眯缝,静静看着几道踏剑的人影在头顶盘旋,却仿佛面对着一群聒噪的鸟儿而无动于衷。

阿三吓得不轻,急忙翻滚着躲到他阿胜师叔的身旁。

阿胜微微错愕,却佯作镇定,随即站起身来,拱手相迎:“原来是阿重、阿健、阿鲍、宰灵四位师兄弟,幸会!”

阿威、阿雅,以及阿猿等人纷纷起立,却又不明就里。

突如其来者,皆神色不善,是要寻找阿胜的麻烦,还是……

那四位壮汉,正是阿重、阿健与阿鲍、宰灵。四人没有理会阿胜,而是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,又打量着四周的情形,与数十丈外的一群玄武谷弟子打了招呼,然后慢慢走了过来。

阿威不敢大意,沉声道:“诸位,有何贵干?”

四位玄武谷弟子停下脚步,皆满脸的恨意,依然没有答话,而是齐齐看向地上一人。

阿胜心里明白,暗暗叫苦。

此处没有一个人仙的长老,倘若意外,或是拼杀起来,只怕难以收场!

阿威与阿雅换了个眼色,似乎有所猜测。

只听阿重出声道:“无咎,你不是早已葬身海外,缘何又冒了出来,当真是意外之喜啊!”

几丈外的草地上,兀自躺着一人,跷脚摇晃着,浑然无事般的模样。

阿威忍耐不住,上前一步:“阿重师兄,何必为难一个小辈呢,有话不妨回头再说,想必师门长辈会有一个交代!”

他知道某人得罪了玄武谷,却不明白其中的原委,只当是寻常的过节,并未因此放在心上。谁料想他话音未落,便招来冷笑

“呵呵,小辈?”

阿重看向左右的几位同伴,冲着阿威丢了一个不屑的眼神,随即抬手一指,恨恨道:“敢问诸位,星云宗有这样的小辈吗?”

说的也是,在场的前辈都在站着说话,而小辈却躺着舒服!

阿威没作多想,怒道:“无咎,还不给我滚起来!”

无咎像是睡着了,对于四周的动静不理不睬,而那只摇晃的脚,表明他不仅醒着,还颇为的悠闲自在。

在众人看来,那当真不是晚辈该有的举止。且不说谦卑忍让,面对长辈问话,你总不能躺着回应,太过于散漫无礼。

而随着阿威的一声怒叱,无咎终于坐了起来。他舒展双臂,慢慢直起身子,又抬手遮额,远眺四方。

此时的荒野之上,已聚集了数百修士,却依然不断有人赶来。而记得星云宗弟子,足有八、九百之数,如今时隔一年半之后的再次相聚,倒也有番热闹的场面。只是其中玄武谷弟子,看着叫人头疼!便如找上门来的四个家伙,又该怎样对付呢?

“阿威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

“怎讲?”

阿威训斥自己弟子,非但没人领情,反而遭到指责,使他很是不解。

而阿重却好像看穿了笑话,继续出言嘲讽。

“你心里清楚,又何必明知故问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无咎像是不忍吵闹,回过头来:“玄武谷的诸位前辈,有何指教?”

阿重又是冷笑:“呵呵,不敢当前辈的称呼,更不敢有所指教,只因突然相逢,故而前来拜会一二!”

无咎“哦”了声,摆了摆手:“无须多礼,去吧!”

阿重的脸色一僵,左右的三位同伴也是目露凶光。

无咎微微皱眉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抬脚走了过去,冷冷淡淡道:“是否要我摆下宴席,请诸位大吃大喝一场?”

阿重的眼角抽搐,已是杀心大盛。

无咎脚下不停,缓缓抬起右手。其淡定的神态,内敛的气势,恰似云淡风轻,却仿佛雷霆在天而叫人无从捉摸。

阿威、阿雅觉察不妙,有心阻拦,又恐意外,面面相觑。

阿猿、阿离茫然不解,左右张望。冯田倒是眼光闪烁,神色玩味。

阿三不敢侥幸,早已悄悄躲开。零九

阿胜则是攥着拳头,似乎在迟疑不决。

便于此刻,阿鲍突然叫道:“小心他的紫剑法宝……”

阿重蓦然一惊,拔地而起。三个同伴也是匆匆蹿到半空,俨然便是如临大敌的架势。

无咎施施然止步,再次抬起一只手,竟是两手合握,并遥遥致意:“诸位慢走,不送!”

阿重踏剑悬空,已是羞怒交加。

许是这边的动静太大,惹得远近的弟子纷纷看来。空旷的荒野上,似乎有纷乱的杀机在悄然弥漫。

宰灵看得清楚,提醒道:“长老有所交代……”

阿健也跟着劝说:“师兄,且忍一时……”

阿鲍附和:“此地不宜动手……”

阿重喘了口粗气,点了点头,却又怒火难消,咬牙切齿道:“无咎,改日与你亲近!”

他啐了一口,与三位同伴扬长而去!

无咎依然摆着送客的架势,却下巴一抬,鼻子一哼,嘴角一咧:“哼,我随时奉陪!”

他拂袖一甩,踱步而回,走到原地,便要继续躺着舒坦。

而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“无咎!”

“阿威前辈?哦,还有阿雅前辈,阿胜前辈,诸位师兄弟……”

无咎尚未躺下,一群伙伴走了过来。

阿威并非所说的心里清楚,而是糊涂中带着几分诧异与愤怒。他带头走到近前,猛然停下脚步,竟瞪着双眼,厉声逼问:“我且问你,阿重等人为何对你又恨又怕?”

无咎盘膝坐稳,满脸疑惑:“我招人恨,倒是不假。而我招人怕,谁怕我呢?方才那帮家伙差点吃了我,难道前辈你没有瞧见?”

阿威却是不依不饶,继续叱道:“若非惧怕,四位筑基高手,怎会前来拜见你一个小辈,并被你吓得匆匆离去?此乃我亲眼目睹,不容抵赖!”

无咎摊开两手,很是无辜且又无奈:“我只知阿重、阿健上门挑衅,出言讥讽,只因大庭广众之下不便行凶,故而作罢。却不知阿威前辈所问何来,如此相逼,又为那般?”

他说起话来,不紧不慢,口齿清楚,条理分明,且淡定从容,叫人难以反驳!

阿威脸色一僵,求助般地看向身旁的师妹。

阿雅往前两步,适时出声:“无咎,你是否隐匿了修为,所谓的紫剑法宝,又是何物?”

这女子依然金发飘逸,容貌娇艳,而充满魅惑的眸子里,却透着一丝陌生的冷意。而比起她的师兄,她要精明许多,问话直指要害,不待回应,连声又问:“若非隐匿修为,阿重等人缘何与你平辈相称?若非隐匿修为,怎会持有法宝?而若非隐匿修为,你又如何逃脱玄武谷的追杀?”

阿威连连点头,对于师妹的敬佩又加深几分。

阿雅像是寻到破绽,抓到把柄。她不容喘缓,淡淡又道:“无咎,道出实情。如若不然,后果难料!”

远处虽然人影混乱,而近处却是一片寂静。

阿胜与阿猿、阿离、冯田,以及阿三,默默旁观,神情各异。而众人的眼光却是汇聚一处,等待着某人最后的辩解。正如所说,玄武谷弟子前来寻衅,又无端离去,其中必有缘由。尤其是对方话语古怪,不能不叫人有所猜疑!

无咎坐在原地,怔怔看着众人,像是理屈词穷,而错愕片刻之后又自言自语:“虽也貌美如花,却与莽汉无异,可惜了啊……”

不用多想,也能猜出他的言外之意。

阿雅似有羞怒:“你……”

无咎却是耸耸肩头,满不在乎道:“既然阿雅前辈有所质疑,我又何必隐瞒呢!至于我是何等修为,诸位猜猜看啊!”

在场的众人没谁响应,便是阿雅也始料不及。

身为弟子,当众调侃长辈的容貌不说,面对质问,他避而不答,却反问起来。好似儿戏,猜猜看?

无咎坦然又道:“嗯,我乃飞仙高人……”

语不惊人誓不休啊!

飞仙的高人,又是怎样一个存在?莫非是说,星云宗的苦云子前辈降临?

众人都愣住了,却没谁响应。

便是阿雅也大出意外,一时无语。

而不过瞬间,有人突然出声:“师兄,你满口谎话,谁信啊……”

阿三见他的师兄倒霉,暗暗幸灾乐祸,谁料师兄变成了飞仙高人,着实让他吓了一跳。而师兄的卑鄙狡诈以及满口的谎话,他再也清楚不过!

无咎咂巴着嘴,迟疑道:“我是地仙前辈……”

阿三笑了,猥琐的笑容中透着精明:“哈,胡吹大气!”

“地仙不成,便是人仙?”

“师兄,你真的虚伪!”

“既然人仙也不成,我便当个筑基高手吧!阿三师侄……”

“呸!休得占我便宜!”

一场令人窒息的质问,莫名间变成了两人的说笑。

“竟敢自称前辈高人,真是荒唐!”

阿胜终于忍耐不住,大步走到无咎的面前,一边打量,一边质问:“你何时何地筑基,缘何我不知晓?”

无咎却是看向阿雅,带着心灰意懒的口吻道:“我是何等修为,又何时何地筑基,我说了也是无用,还请诸位前辈定夺!”言罢,他竟旁若无人般地躺了下去,而嘴里依然发着牢骚:“哼,我自问心无愧,奈何屡遭欺凌,倒不如海上漂泊,虽也孤苦无依,却远离纷争……”

阿胜“哎呀”一声,转过身来:“这小辈的遁法高强,胆大妄为,已为众所周知,不必过多猜疑。何况他曾与象垓长老动手呢,乃阿威师兄亲眼所见。试问,又作何解?”

他说到此处,径自离去,又冲着阿三与阿猿等人摆了摆手:“散了吧,莫让玄武谷看笑话!”

阿雅看向阿威。

阿威点了点头,又急忙摇头而神色尴尬。

阿雅似有埋怨,却不再多说,回眸投去一瞥,然后摇曳着身姿慢慢走开。

躺在地上的某人,犹自牢骚不断:“哎呦,与天斗,其乐无穷,与地斗,其乐无穷。与人斗,累啊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