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章 弘法布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无仙粉丝、老子不要昵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三日后,荒野上已聚集了七、八百人。

参与部洲之行的星云宗弟子,足有八、九百之众,而此番再次相聚,却少了一百多位,可见死伤走失者为数不少。而诸位长老还是没有露面,只是留下话来,命弟子到齐之后,便动身赶路。

赶往那里?

当然是乞世山!

却不用驱使飞剑,或是云板,各由筑基高手祭出云舟,带着辖下弟子同行。

荒野上,飘起片片的白云。一年多来,弟子们都是化整为零,四处寻觅,晓行夜宿,好不辛苦,如今突然驾云飞天,顿然令人轻松起来。极目远舒而碧空苍茫,天地一派妖娆景象!

无咎所在的云舟上,除了阿威、阿雅、阿胜、阿猿等人之外,还有此前的那群元天门的弟子,虽然万吉长老不在其中,彼此加起来依然有着四十多人。而他自从踏上云舟,便独坐一隅,谁也不理,只管看着天边的风景而默默想着心事。

阿重与他的伙伴,没有再来找麻烦。

那家伙,也算是苦大仇深的死对头,他本想寻仇呢,却认为元天门在偏袒维护自家的弟子。殊不知阿威、阿雅,从没相信过自己。尤其阿雅,总是喜欢卖弄心机,怎奈她的聪慧才智,远远抵不上她过人的身姿与美貌!

而之所以隐匿修为,纯属迫不得已。修为提升太快,难免惹来惊诧而招致更多的麻烦。

不过,有了阿威、阿雅的时时猜疑,还有一群仇家在虎视眈眈,自己终有败露的那一日。却也管不了许多,只要能够恢复人仙境界,再设法离开部洲也不迟。眼下还须找到更多的灵石,尚不知机缘又在何方……

“无咎!”

一道曼妙的身影挡住了远处的风景,阿雅走到面前坐下,还不经意间撩起金色的发梢,魅惑的风情浑然天成。

无咎微微一怔,禁不住神色端详。

说句实话,美人比美景耐看。

而他又想起什么,回头一瞥。

阿威坐在不远处,佯作远眺,而眼光却游离不定,显然是心有牵挂呢!

无咎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阿雅前辈,又待怎样?”

阿雅蹙起双眉:“我只想与你说句话而已……”

无咎不再吭声,索性摆出正襟危坐的架势,两眼低垂而目不斜视,而心里却在腹诽不已。

当着你师兄的面,还有什么好说的?一旦惹得妒忌,那家伙随时咬人!

阿雅继续说道:“且不论来历如何,你身为元天门弟子,万万不可背叛师门,否则必将追悔终身!”

这不是简单的话语,而是严厉的告诫!

记得类似的告诫,已听到过不止一回,此时此刻,好像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!

无咎却是不以为然:“我乃星云宗弟子!”

“莫忘出身,莫忘誓言……”

“所言何意?”

无咎还想追问,无人理会。

阿雅已起身走开,只听阿威在抱怨:“师妹,你何必与他啰嗦……”

无咎不出所料般地咧嘴微笑,继而放松坐姿,手托下巴,继续看着那遥远的天际,继续想他一个人的心事。

……

两日后。

云舟的去势渐缓。

而云舟尚未落地,便有人发出惊呼。当无咎随着众人跳下云舟而抬眼远望,同样的诧异不已。

所在的地方,还是一片荒野。而空旷的尽头,却有山岭绵亘起伏

山岭,倒也寻常。

而那数十里外的山岭当间,一峰突起,虽然只有数百丈高,却四壁陡峭,洞窟错落,并有石楼、石屋,以及街道层层环绕而上。山峰下方,丛林遮掩,水流阻隔,似乎还有一座座吊桥凌空悬起,俨然便是一座蔚为壮观、且又戒备森严的高山之城。

“乞世山?”

阿三眺望之余,连连惊叹:“啧啧,想不到蛮族之地,还有如此繁华壮观的所在,其中必有宝物无数……”

阿三之所叹,众人之所想。

七、八百仙门弟子,成群结队伫立在荒野中,一边凝神远眺,一边指指点点。在蛮荒之地闯荡日久,难得见到如此神奇的所在,好奇兴奋在所难免,贪欲炽盛更是人之常情。且正当午时,天光正好。虽然相隔甚远,山岭上下的情景却是遥遥可见。随着热浪蒸腾,整座山城也随之雾气氤氲而倍添几分神秘。

无咎看到那座山城之后,很是诧异。而他诧异过后,虽也好奇,却没有丝毫的兴奋,只管静静站在人群中而一脸的漠然。

浅而易见,那应该便是乞世山。

目力所及,整座山城倒也清楚。而悄悄散开神识看去,竟然看不透城内的情景。像是禁制的缘故,却无禁制的痕迹。似乎有灵气的存在,又极其微弱而无从寻觅。

或如所说,乞世山,不仅是一座山城,还是一座雄霸部洲的王城。而不管它延续多少年,又藏着何等隐秘,只怕都要就此断绝葬送,因为来了一群欲壑难填的仙门弟子……

便在众人观望之际,一二十道剑虹从山岭间冲天而起。

不消片刻,一群御剑的人影由远而近,相继现出身形,犹在十余里外高高盘旋而威势不凡。其中一位踏空而行的老者,竟是元天门的门主,或玄武峰长老,瑞祥。随后的诸位人仙高手,则是泰信、冯田、夫道子,以及象垓、巴牛……

“诸位弟子听令!”

发号施令的老者,乃是泰信长老,踏剑飞到近前,居高临下道:“我等前往蛮城劝说多日,怎奈蛮族冥顽不化。而雨露雷霆,均为天恩。今日弘法布道,生死在所不惜!”

他声震四方,抬手一挥:“筑基弟子攻山,羽士弟子随后掩杀!“

蛮城也好,王城也罢,总是要攻打乞世山,让整个部洲臣服于脚下。而响亮的借口,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了弘法布道,不惜杀他个死尸遍地而热血横流!

随着一声令下,百多位筑基高手腾空而起。羽士弟子们,也是不甘落后,施展轻身术,跟着直奔那数十里外的乞世山扑去。

七八百之众呢,天上地下,飞的跑的,声势浩大。便如滔滔洪流,只待吞没荒野,又好似群兽逐鹿,征服部洲便在今日。没谁想要退缩,亦没谁想要落后。高山之城就在前方,血腥的杀戮与丰硕的收获已让人迫不及待!

无咎尚在观望,四周的人影已如潮水般涌去。

他迟疑片刻,抬脚轻踏,人已离地三尺,从茂盛的野草之上飘然往前,却又不紧不慢,悠悠然行走于荒野之中。

好像那攻城之战,与他无关。他只是追逐风景而来,一路看遍了缤纷五彩,有晚霞血红,有白骨似雪,有天青海碧,还有热浪炙烤的赤焰大地……

转瞬之间,一百多筑基弟子已将那数百丈的山峰团团围住。顿时剑光呼啸,电闪雷鸣。

而那高山之上房舍,竟极为坚固。虽然飞剑凌厉,光芒大作,轰鸣阵阵,却只是崩开几块碎石,偌大一座山城兀自岿然不动。

众高手却是不作耽搁,一个个直奔城中扑去。

之前只为震慑,试探。接下来便要强行夺城,降下一场血雨腥风。

瑞祥等人仙长老,或是自恃身份,又或是不屑于动手,远隔千丈而凌空俯瞰。

数百羽士弟子已从远处扑来,无不杀气腾腾。

乞世山,在劫难逃。

而便于此刻,看似已无力挣扎的山城,突然从山顶闪过光芒,并徐徐由上而下笼罩整座山峰。随之瞬间,环山的洞窟之中,倏然飞出一道道黑影。与其刹那,山脚河水上的十几座吊桥轰然跌落,继而石壁洞开,无数的野兽涌出密林,穿过吊桥,直奔扑来的仙门弟子狠狠撞去。

众筑基弟子始料不及,霎时已被光芒挡在城外。一个个尚自错愕,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。仓促之间,难以应变。顿然有人栽落,还有人被撕成碎片。半空之中,一片混乱。

那从洞窟中飞出的黑影,像大鸟,或善飞的兽,皆遍体鳞甲,双翼横展,拖曳长尾,挥舞利爪,极为的凶猛,且足有二、三十头之多。而飞兽的背上,还坐着**上身的壮汉,手持巨斧,吼吼有声。

天上有兽,凶猛。

地上有兽,已不仅仅是凶猛,而是成千上万,形状各异,大小不同,追逐跳跃,仿佛奔腾的洪流而浩浩荡荡。众多的羽士弟子奔跑正忙,随即愕然止步。刚要祭出飞剑,或是符箓,忽而发觉那怪兽之多、之猛,根本难以阻挡。旋即有人被直接撞飞在地,瞬间湮没在滚滚的铁蹄之下。余下的众人再不敢迟疑,纷纷扭头往回逃窜。

而不消片刻,震动的大地再次发出颤抖,野草覆盖的荒野竟是不断绽开,翻涌的泥土中冒出一个个身躯巨大的兽影。异变横生,无从躲避。弟子们有的被一脚踏翻,有的被一口吞下。曾经兽性炽盛的仙道高手,在真正的野兽面前不堪一击。

但见天上地下,怪兽狂乱,人影乱窜,血腥迸溅……

瑞祥等诸位高手,只等破城的那一刻,谁料情形逆转的如此之快,顿时令人瞠目诧然。

早知道蛮城不一般,故而先行试探。却不想蛮城竟有护山法阵,还驯服了无数的怪兽,不仅有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更有地下爬的,简直是出乎想象。照此下去,莫说破城,数百弟子活着已属侥幸,却难免死伤惨重!

有人沉声喝道:“泰信、冯宗,随我破了山顶的阵法。万吉、韦吉,带着众人斩杀蝠龙兽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