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一章 此乃雷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缄口、草鱼禾川、南部项目、多情的话语、大桥伢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无咎落在众人之后,独自漫步荒野。

他没想参与攻打蛮城,只当看风景来了。

而当异变突起的那一刻,他还是颇感意外。他曾经见识过万兽奔腾的场面,深知其中的凶险。尤其还有会飞的蝠龙兽,并由蛮族壮汉驾驭驱使,堪比仙道高手的凶悍,只怕等闲的筑基弟子也抵挡不住。

而那会飞的兽,叫蝠龙兽。

蝠龙兽,所要对付的乃是天上的入侵者。地上的兽群,则是要对付羽士弟子。谁料地下也有猛兽,且同样的凶猛。如同天罗地网的阵势,不容靠近乞世山半步。

尤其整座山峰,竟有法阵的护持……

无咎尚在意外之中,凶猛的兽群与逃散的人群已如浪潮一般汹涌而来。不断有人从天上坠落,或是直接撞飞,再被踩成肉泥,碾成粉碎。整片荒野都在颤抖,犹如天翻地覆就在此时。

他暗暗咋舌,转身便跑。

他来的时候,慢步闲走,而一旦奔跑,顿时快如疾风。

而溃退的仙门弟子,已到了身后,还有人尖声喊叫:“师兄,等等我——”

听着熟悉,那是阿三。他冲向乞世山,头也不回,只想捡便宜,早已将他的师兄给忘了干净。而此时突遭凶险,他终于想到了他的师兄。

无咎充耳不闻,只管往前飞奔。而正当他要远离是非之地,身后突然风声大作。却不便御剑,也躲避不及,他稍稍迟疑,被迫闪遁而起。而他刚刚遁出去百丈之远,又是一道黑影轰然而至。

蝠龙兽!

闪遁之术,惊动了蝠龙兽,几头庞然大物竟然放过了天上的筑基弟子,转而奔着自己扑来。那是长着翅膀的怪兽,善于飞行,并有蛮族壮汉驾驭,根本纠缠不得!

无咎不肯吃亏,又不愿惹来更大的动静,随即翻身栽落,谁料又是两头蝠龙兽紧追而至。

他人在半空,无路可去,抬手抓出蛟筋炼制的鞭子,猛然甩起来,往后狠狠抽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鞭子发出一声脆响,恰好抽中了蝠龙兽的脑袋。而蝠龙兽来势凶猛,嗷嗷吼叫,双翅一收,竟是挥舞铁钩般的双爪急冲而至。他急忙躲闪,不料一把铁斧劈到面前,竟势大力沉,且呼啸生风。他无从应变,挥臂阻挡。再次“啪”的脆响,铁斧倒飞。而他却已收势不住,直直往下坠去,刚刚试图挣扎,又是一道小山般的黑影到了头顶。他心知不妙,“砰”的摔在地上。过人高的野草尽成粉碎,到处都是尘烟滚滚。而尘烟之中,无数的铁蹄轰鸣而来。

唉,不敢显露修为,以致于处处掣肘,到头来难免自讨苦吃!

无咎尚未爬起,便要皆借势躲入地下。却不想屁股底下猛然震动,泥土绽开,随之一头怪兽露出丑陋的脑袋,并张开大嘴“呼哧、呼哧”咬来。

我的天呐,要不要人活了!

无咎情急无奈,躲避不迭。忍无可忍的他猛然翻身,狠狠一记雷火掌往下拍去。“轰”的闷响,怪兽的脑袋顿时被一个碗口粗细的血洞贯穿,随即发出一声哀鸣,“扑通”瘫倒在泥土堆里,竟如巨石般的好大一块。他就势落下躲避,无数的兽影从左右、从头顶隆隆而过。而尚未缓口气,一个满身泥土的人影连滚带爬蹿到身旁,哭腔中透着惊喜:“师兄救命……”

阿三?

这家伙没捡到便宜,反而被凶猛的兽群追赶而躲避不及,连同几个羽士弟子被撞翻了出去,却只有他埋在泥坑里侥幸生存。而他本以为在劫难逃,恰见有人击杀怪兽。他不顾一切冲了过来,只求师兄救命!

怪兽的死尸,像座小山,挡住了群兽的践踏,也使得狂流之中多了一小块喘息之地。

无咎躲在怪兽的死尸下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一边斜眼看着身旁:“嘿,倒是命大啊!”

阿三蜷缩身子,顾不得拂去脸上的泥土,只管喘着粗气而大眼珠子直转,竭力奉还一个苦笑:“哈,托我爹娘的福……”而他话没说完,又惊叫道:“师兄……”

一头两、三丈大小的怪兽,不畏阻挡,腾空越过小山般的死尸,树桩粗细的铁蹄直奔躲藏的两人踏来。

无咎早有发觉,不敢怠慢,猛然扬起手中的鞭子,“啪”的一声往上抽去。而怪兽的铁蹄势大力沉,还是轰然而下。他有心翻滚躲闪,却不服不忿,随即催动法力,再次挥鞭抽去。

只见三、四丈长的鞭子,突然银光闪烁,“轰轰”震响,继而一连串刺目的光芒霍然炸开,宛如平地惊雷而威力刚猛异常。

怪兽的铁蹄刚要落下,便被雷光击中而剧烈抽搐,旋即带动硕大的身躯往前飞去,竟“扑通”栽倒,抢出一个深深的泥坑,继而翻滚两圈踉跄爬起,然后失魂落魄般仓皇而逃!

“哎呦,师兄的打狗鞭子,真是厉害!”

阿三惊讶不已,却没忘讨好巴结。

无咎抬手一招,串串雷光倏然消失,一道银色的鞭子回到手腕之上。他两眼闪亮,神色欣喜,却嘴角一撇:“放屁!此乃……雷鞭!嗯,就是雷鞭!”

他懂得四象之力,玄火之术,以及雷火门等诸家仙门的功法,却无一精通。即便修炼起来,也是不伦不类。而他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之人,他喜欢独辟蹊径。或者说,取众家之长而补一人之短。

于是他方才灵机一动,以雷火门的功法加持鞭子,结果抽出去的鞭子,不仅带着雷声,还带着极为不凡的雷火之威!

雷鞭,名如其实啊!

“岂止是雷鞭,分明就是神鞭,哈……”

阿三受到叱骂,不以为忤,反而加倍奉承,尤其笑的猥琐,一如往日的德行。

无咎不予理会,继续小心戒备。但有异常,一鞭子抽出去,连响带炸,顿时逼得群兽惊退。暂且没了安危之忧,他借机凝神看向远方。

数十里方圆的荒野之上,依旧是群兽奔腾。众多的羽士弟子逃跑不迭,被迫联手反攻。时而剑光闪烁,时而符箓轰鸣,时而嘶吼喊叫,时而血肉横飞。不断有弟子倒下,也不断有怪兽扑倒在地。浑似一个杀戮场,不外乎兽性对决之下的你死我亡。

而天上的情形,已在不知不觉中逆转。

随着万吉等人仙长老的出手,一头接着一头蝠龙兽载下半空。众多的筑基弟子没了后顾之忧,趁机斩杀地上的怪兽。

瑞祥则是带着泰信、冯宗以及夫道子,直接飞到了乞世山的峰顶之上。旋即神通齐出,强大的法力倾泻而下。远远的便听得几声轰鸣传来,峰顶的光芒在急剧闪烁之后渐渐消失。而瑞祥似乎怒火难消,竟一道剑光劈碎了整个峰顶。数十丈的山石崩塌滚落,壮观的山城顿时烟尘四起。隐约还能听到亡魂远去的哭喊声,无从避免的浩劫灾难终于降临了。而筑基弟子更是分出一半人手冲上山去,延续千万年的古城已毁灭在即!

唉……

不知为何,无咎默默叹息一声。

他慢慢站起身来,扑面的烟尘中血腥呛人。

阿三急忙提醒:“师兄小心!”

无咎却是眉梢斜挑,淡淡道:“阿三,有没有胆量随我闯上山去?蛮城已破,杀孽注定,倘若袖手旁观,岂不是错过了好大的便宜?”

阿三没作多想,连连摇头。

蛮城太吓人,再不敢莽撞。而师兄却拿胆量说事,真的幼稚。这年头,胆量值得几块灵石?

阿三正自暗暗不屑,忽而听清楚了最后一段话,竟不作迟疑,“腾”的窜起而两眼放光:“哎呀、师兄,有话尽管吩咐,师弟我莫敢不从呢,哈……”

这家伙竟然笑出了声,灰头灰脸的模样掩不住他惯有的市侩精明。

无咎不再多说,纵身跃起。

阿三抖擞精神,紧随其后。

途中依然杀戮不断,人兽混乱。

无咎见机便躲,迂回往前。

阿三心领神会,紧随师兄的步伐。

只见死尸遍地的荒野上,烟尘弥漫的混乱间,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,在躲躲闪闪中悄然往前。

须臾,大山就在百丈之外。

山脚下河水阻拦,而河水上的吊桥却有十几座,依然完好无损,应该能够穿行无碍。

无咎径自寻到一座吊桥前,回头张望。

“师兄,怪兽尚存,屠城在即,没人留意你我的动向!”

阿三佝偻身子,整个人更显矮小,同样在缩头缩脑,却极为的默契。

他压低嗓门,小声示意:“快快过桥,事不宜迟,哈……”

他又笑了,得意啊!

师兄虽也卑鄙,却是个捡便宜的高手,如今天赐机缘,竟然能够合作一把。凭借师兄的奸滑,与自己的聪慧,堪称有史以来最佳伙伴,此番想不收获都不成呢!

无咎转身往前,抬脚踏上吊桥。

吊桥三丈宽,十余丈长,为古木所造,坚硬厚实,并有小腿粗细的树藤牵扯,恰好横跨于河水两岸。而吊桥过去的数十丈外,乃悬崖峭壁,以及一排相隔甚远、且又黑黝黝的洞口。左右则是密林环绕阻挡,一时情形不明。

转瞬之间,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吊桥抵达对岸。

阿三正要奔着那洞口而去,无咎却突然收住脚步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