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五章 皆为虚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、qq302714859、凝月儿、书友与书友、yuanhuoxing、不再守时的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废墟之间,悄悄冒出两个年轻的男子。

身着青衫,头顶发髻,相貌清秀者,乃无咎。他东张西望,神色谨慎,而眼光之中,又透着透着几分凝重。个头瘦矮,脸色黝黑者,自然便是阿三,却畏畏缩缩,没大精神,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所在的地方,因为古城之中。

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的残垣断壁,可谓血腥弥漫而狼藉遍地。偶尔还有修士的身影窜来窜去,却不见几个蛮族活人的踪迹。看来乞世山,已被彻底攻陷。这座传承千万年的古城,就此毁于一旦。

废墟的一侧,乃是倒塌的石墙。往下俯瞰,远近尽收眼底。而原本空旷的荒野,堆满了野兽的尸骸,血腥的拼杀犹在眼前,惨烈的情景令人震撼。

不过,荒野之上,满目疮痍之间,还有数千个蛮族,正扶老携幼逃向远方。

瑞祥所带领的仙道高手,并未赶尽杀绝?

“无咎,阿三……”

呼唤声透着惊喜,循声看去,数十丈外的废墟背后,冒出一个年轻的壮汉,竟是阿猿。他举起手中的飞剑遥遥示意,随即又不见了身影。

无咎抬脚奔过去,而没走两步,又回过头来,好奇道:“咦,阿三……”

阿三蹲在地上,瑟瑟发抖,脑门上还挂着一层冷汗,犹自冲着面前的碎石堆愣怔失神。少顷,他后知后觉般地抬头起来,茫然道:“啊……”

“伤了?”

“没……”

“傻了?”

“也没……”

两人相识已久,知根知底,而此时的问答,却透着古怪。

“怕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阿三,没人杀你!”

“为何?”

“你救了自己!”

无咎丢下一句话,转身离去。

阿三慢慢站起来,兀自有些神情恍惚,而他挠了挠头,好像又明白了什么。

他为何这般模样,他心里清楚。归根究底,多半吓得。师兄残杀同门长辈,虽为掩饰行迹,而凶残无情,却是毋庸置疑。师兄要杀自己,轻而易举。而师兄又说什么,是阿三救了自己?哼,阿三若有自救的本事,还用惧怕他的欺凌与恐吓吗?不过,此前倒是救过一个蛮族少女,后又试图解救酒坊中的那个男子……

无咎飞身越过几间倒塌的石屋,落在环城的街道上:“阿猿师兄,你这是……?”

阿猿坐在街道的石阶上,满身的尘土与血迹,显然是遭到重创,兀自喘着粗气而狼狈不堪。他冲着无咎露出苦笑,又与走近的阿三点了点头,这才分说道:“侥幸捡得性命……”

星云宗攻城之际,谁也没想到会有成群的野兽。筑基弟子的情形尚可,而众多的羽士弟子则死伤惨重。能够从中捡得性命,着实不易。

“阿胜前辈,以及冯田、阿离呢?”

“攻城混乱,自顾不暇。阿离惨遭野兽撞死,冯田下落不明。阿胜、阿威等前辈,则奔山上而去……”

阿离的死,令人有些意外,而生死无常,更多的时候也只能听天由命。

无咎摇了摇头,随声往上看去。

街道,为大块的山石铺就,平坦,且宽敞。偌大的山城,便为环山街道所盘绕。而乞世山的山顶,尚在两、三百丈的高处。当间乃是层层叠叠的房屋楼舍,俨如山石丛林般的密集。一时之间,看不清山顶的情形。

“阿离也死了?”

“阿三师弟,你是否无恙?”

阿三走到近前,与阿猿打了招呼,依然还是神不守舍的样子,冲着一旁的某人看了眼:“我无妨,唉……”他竟叹了口气,倍感萧瑟的坐在地上,摇着头,看破红尘般地又道:“世间种种,皆为虚妄啊……”

“哦,莫非有了感悟?”

“所谓的境界感悟,也不过如此了!阿猿师兄,你可知晓,那绝世容颜是假的,师兄的修为,也是……哎呦……”

阿三与从前判若两人,神神叨叨发着感慨。而他话没说完,抱着脑袋惨叫,吓得一扫颓废,跳起来窜出去好几丈远。

无咎尚在冲着山顶张望,却在留意身后的动静。他一巴掌打跑了阿三,问道:“阿猿师兄,你是在此歇息,还是结伴同行?”

阿猿站起身来,道:“我并无大碍,且去山顶一看。”

“也罢!这边请——”

无咎不再多说,抬手示意,然后循着街道,带头往上走去。

阿猿不忘召唤:“阿三,莫再耽搁……”

他是个厚道人,对待师兄弟们一视同仁。故而,无咎对他也是以礼相待。

阿三稍作迟疑,还是随后跟了过去,两个大眼珠子渐渐恢复常态,而神色之中却多了几分谨慎。

不知为何,知道师兄的隐秘越多,越是叫人恐惧呢!他竟然不怕罪行败露,表明他随时都能杀了自己。想要活命,以后再不敢嘴贱……

街道上尽是倒塌的房舍与堆积的碎石,成片的污血以及残肢断臂随处可见。而从那残存的庭院与精美的楼台房舍之中,依然能够看出几分古城的原貌。怎奈诸多的繁华与喧嚣,均已崩坏凋零。唯有满目的狼藉,见证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浩劫。

三人循着街道往上。

途中不时遇到四处流窜的仙门弟子,有的面带笑容,有的鬼鬼祟祟,有的打着招呼,还有的见到无咎之后惊慌躲避。

须臾,到了山顶。

此处为乞世山的顶峰,颇显开阔,三、五里的方圆之内,山林树木与楼阁亭台应有尽有。而当间的主峰,却从中折断。还有一大群的弟子聚集在乱石堆前,似乎在寻觅着什么。

无咎站在山顶上,尚未看清远近的情景,神色中微微一动,禁不住加快了脚步。

转眼之间,巨大的乱石堆就在几丈之外。而数百弟子则是环绕四周,手持飞剑,不断劈砍翻捡着碎石,好像碎石之中藏着宝物。

有人迎面而来,竟是冯田,不仅毫发无损,还意外道:“两位师兄与阿三师弟怎会凑在一起,又是从何而来?”

阿猿没有多想,只道是阿离遭难,他三人劫后余生,随即抬手指向眼前的混乱,不解道:“这是……”

冯田分说道:“此峰,乃乞世山法阵所在,内嵌五色石,故而师兄弟们就地寻觅而指望着有所收获。阿三,何故闷闷不语?还有无咎师兄,咦……”

双方寒暄之际,无咎却是擦肩而过,又绕过人群,独自奔着乱石堆的另一侧走去。

乱石堆过后,是片倾斜的山坡。数百丈的山坡尽头,另有一座十余丈高的低矮山峰。而峰下有个洞口,同样围满了人影。

“小辈,止步!”

距洞口尚有百余丈远,一声叱呵响起。随即两个元天门的筑基弟子挡住去路,竟手持飞剑而面带杀气。

无咎被迫止步,这才发觉四周均为筑基高手,羽士弟子根本不敢靠近此处,他则成了众目睽睽之下的唯一小辈。他冲着那峰下的洞口投去深深一瞥,无奈转身退后。而尚未离去,七八个壮汉摇晃着走到身旁。

“小子,你还敢现身?”

“呵呵,小辈,缘何遭到同门的阻拦呀?”

“师叔,他就是无咎!”

“嗯,两位长老不妨记住这位小辈的长相,他不仅擅长遁法,且懂得易容之术呢!”

“无咎,我给你引荐一二,此乃玄火门的巫马长老、冥月门的乐正长老……”

转瞬之间,前后左右的几丈外都是人影。

其中不仅有象垓、巴牛,还有及阿重、阿健、宰灵与阿鲍,也算是仇家碰面,都聚到了一起。不过,又多了两个强敌,竟是玄火门与冥月门的人仙长老。

无咎突然被众人围在当间,无路可去。他在原地转了个圈,只得举手道:“诸位前辈,幸会啊!却不知有何指教,难道要欺负我一个晚辈……”

他虽然身陷重围,貌似恐慌,而两眼却在东张西望,借机查看着四周的情景。

冯田与阿猿、阿三,竟然跟了过来,却不敢近前,只管躲在远处张望。

而此地竟然有人把守,着实出乎所料。好像除了元天门的筑基弟子,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。即使玄武谷的人仙长老,也只能站在百丈外远观。却不知阿胜、阿威、阿雅去了何处,竟不见他三人的踪影。而那戒备森严的山洞,莫非才是攻打乞世山的用意所在?

“呵呵,欺负你一个小辈作甚,无非见面叙旧而已,却是有所不解呢!”

象垓冲着左右摆了摆手,冷笑又道:“以你的身份,不该受阻啊,莫非你的同门,也不知你的深浅?”他神色不善,抬手指向百丈外的山洞:“那洞内埋着五色石,乃乞世山宝藏所在。元天门的筑基弟子与人仙长老,均已深入地下采掘。却偏偏不让你踏近半步,没有道理啊……”

正如所说,无咎来到山顶之后,便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机,正是来自五色石,或乾坤晶石才有的神异的灵气。他脸上无动于衷,而内心却已阵阵狂喜,于是迫不及待寻了过来,却被元天门弟子给远远挡在洞外。他也是无奈,便欲另行计较,谁料又被一群仇家纠缠,顿时让他郁闷不已。

无咎禁不住一挑剑眉,怒道:“诸位肆意挑衅,所欲何为?”

“呵呵,挑衅你一个小辈……”

象垓自觉有趣,又是冷笑,笑声未落,却与左右使了个眼色而慢慢退后。

无咎有所察觉,转身回望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