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章 仗剑独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衷心感谢:书友与书友、多情的话语、林彦喜、ox、毛神16、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以及各位订阅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阿三在呼救?

阿猿不明究竟,看向身旁的冯田。

冯田摇了摇头,好像也弄不清缘由,却又眼光一瞥,似乎在等待着某人的回应。

阿猿恍然,暗忖道,莫非阿三在捉弄他的无咎师兄?

不过,坐着的无咎,却慢慢起身而两眼圆睁,手中多了一根银色的鞭子。

与此同时,惨叫声刺耳:“救我——”

只见阿三原本站在溪边的石头上,而瘦小的身子,只剩下了半截,显然是被石头给吞没了。

溪边的几块青灰石头,丈余大小,挂着苔藓,相互堆在一起,与寻常的石头也没分别。故而,一行来到此处,只管留意四周的动静,却没谁留意近在眼前的石头。

谁料正是那几块石头,出了状况。溪水,或许没毒,石头,却要人命呢!

阿猿大吃一惊,抬手召出飞剑,并急声大喊:“阿三被妖兽吞了,两位师弟随我救人——”

却听冯田提醒道:“师兄小心!那几块石头,非兽非怪,像是典籍所载的一种杀人草,剧毒,而变化多端,虽铲除容易,却难免殃及阿三——”

阿猿禁不住迟疑起来。

只见那石头果然从中裂开一道缝隙,像是嘴巴,微微张合,煞是诡异。而阿三呼救之余,没忘挣扎,只是他刚刚抓出飞剑、符箓而未施展,便已被缝隙一口吞了下去。

阿猿暗呼不妙。

便于此时,只见无咎突然拔地而起,顺势挥动手中的鞭子,一道银光倏然闪现。随即串串的雷火夹杂着震耳的炸响轰然而去,“砰”的便将那块吃人的石头给击得粉碎,并从中露出阿三的身影,竟是满身的粘液而手脚动弹不得,只管拼命尖叫着:“救命啊——”

与之瞬间,相邻的几块石头也突然摇晃起来,各自裂开一张大嘴,竟然带着尺余长的利齿而令人毛骨悚然。

阿三又惊又怕:“师兄,它要吃我,快用雷鞭抽它——”

无咎既然出手,便不会半途而废,他人在半空,再次“啪啪”几鞭子抽出去。旋即团团雷火炸开,凌厉的威势轰然而下。“砰砰”几声闷响,溪边的大石头顿作粉碎。旋即又银光横卷,猛然将阿三拽起。他本人趁势落下身形,呼啸的银光倏然化作鞭子回到手中。阿三直则是摔在几丈外的草地上,“哎呦”一声而狼狈不堪。

阿猿与冯田急忙跑过去问候。

所幸阿三有灵力护体,并无大碍,却吓得六神无主,只管揪扯着身上的粘液而满脸的惨状。

阿猿松了口气,却插不上手,与冯田站在一旁,不断的出声安慰。

阿三是自寻倒霉,后悔不迭。他慢慢爬起来,抓了一把粘液,呲牙咧嘴只想作呕,却又仍不住凑在鼻前,似乎闻到淡淡的异香。

谁料话语声响起:“有毒……”

粘液,类似食人草的唾沫,其中有毒,或许不差!

阿三猛一哆嗦,慌忙双手乱舞,竟是将所着的衣衫褪了干净,赤条条的好不易摆脱了粘液,而不待他找出衣衫换上,又听道:“有毒,还是没毒呢……”

“师兄,这食人草究竟有没有毒,你倒是说清楚啊!”

阿三跳脚埋怨,精瘦的身子暴露无遗,却见阿猿与冯田面带微笑而神色调侃,他忙找出衣衫披上。

无咎站着溪边,低头查看。

他面前的食人草,尽数炸碎而满地狼藉,只是那锋利的针刺还在粘液中缓缓蠕动,显然并未丧失生机。随着一阵风儿掠过林间,淡淡的异香飘然去远。似乎有轻微的动静传来,像是风过树梢的回应。

而荒野丛林中,各种怪物屡见不鲜。食人草虽然吓人,而对于修士来说亦属寻常。

阿猿只当是虚惊一场,赞道:“无咎,你的蛟筋,竟然如此不凡!竟兼具玄火与雷火之神通,又有三分雷劫之强悍,雷鞭的称谓,倒也名如其实!”

冯田附和道:“嗯,一旦师兄的修为突飞猛进,那雷鞭的威力,亦将更胜一筹!”

无咎转过身来,笑道:“哈,阿猿师兄谬赞了!而冯老弟的见识,就是不一般……”

冯田的闭上嘴巴,扭头远望,却神色一动,诧异道:“那是……”

密林的深处,突然传来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,初始还像是雨打河沙,很是细微,继而便如万兽奔腾,竟是横碾丛林“隆隆”而来。

转眼之间,林间以及草丛中,竟然冒出无数个黑影,皆有两、三丈长,水桶粗细,却看不见四肢,也不见眉目,只有一张数尺大小的嘴巴怒张着,并借助身躯的扭动着、跳跃着,直奔溪边的四道人影扑来。

阿猿惊道:“古蜤兽,乃古时猛兽,群居于地下,双目失明,剧毒,且凶残,应为食人草的气味招引而来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四面八方都是古蜤兽,一个个黑影“砰砰”跃起,像是蝗虫般飞扑而至。

无咎早已察觉异常,却还是暗暗咋舌。瞎眼的怪兽,竟也如此凶狠?恰又首当其冲,他猛然举起雷鞭甩了出去。环绕他的数丈方圆,顿时炸开团团雷火而轰鸣大作。

阿猿、冯田不敢怠慢,急忙应变。

阿三终于知道自己惹祸了,却转身便跑。谁料根本跑不掉,数十上百的古蜤兽便如洪涛激流挡住去路。他慌忙扔出一张符箓开道,又祭出飞剑劈砍。而那怪兽虽然眼瞎,却极为灵敏,竟能躲开符箓与飞剑的攻击,再又上蹿下跳着汹汹而来。

“不得了啦,师叔救命啊——”

三位师叔都不见了,倒是还有三位师兄。

阿三惊叫一声,返身折回。

阿猿与冯田同样的手忙脚乱,好不易斩杀一头怪兽,更多的怪兽蜂拥而至,使得两人皆是自顾不暇。

阿三又跑向他的无咎师兄,却见对方雷鞭的动静不小,却没有伤到几头怪兽,反而被成群的怪兽给围困起来。他被迫再次祭出一张符箓,却无路可去,只得在原地转着圈子,急得抓耳挠腮:“哎呦,这可如何是好,阿胜师叔啊,你怎能丢下弟子呢,只怕就此永诀了……”

无咎挥鞭不断,串串雷火接连炸开。古蜤兽竟好似不畏雷火,一边躲避,一边聚集,且愈来愈多。四、五丈外,怕不有数十头古蜤兽在摇头摆尾而极其凶悍。而冲击所致,阿猿、冯田与阿三,也被群兽阻隔,被围成大小不一的三个圈子,彼此相距愈来愈远。

这帮瞎眼的怪物,全凭气味寻觅而来,而狡诈与凶狠,远胜于寻常的野兽。或许便是猎杀玄武谷弟子的真凶呢,也当真难缠。不过,逼急了我,那就是找死啊!

无咎又是“啪啪”一串雷火甩了出去,扬声喝道:“各自突围,我留下断后,快——”

阿猿会意,当机立断:“古蜤兽或为食人草而来,暂且避开此地,两位师弟随我来,无咎切莫恋战……”

无咎很凶悍,乃众所周知,他留下断后,阻挡片刻不难。趁机寻找三位师叔,此番便能化险为夷!

阿猿带着冯田往前冲去,顿时从兽群中杀开一条出路。

阿三却是难以置信:“师兄断后?充什么好人,他骗谁呢……”而他虽然狐疑不定,奈何两位师兄已越过溪流冲杀而去,他只得趁机随后追赶,又频频回头:“哼,我倒是要看看,他身陷重围,又如何使诈……”

正如猜测,群兽果然没有离去,依旧是聚集在溪流四周的草地上,并将当中的人影给死死围困。即使雷鞭的威力惊人,一两百头古蜤兽依然前仆后继而愈发的疯狂。

阿猿只想逃出险地,以免辜负了无咎留下断后的苦心,他带着两位师弟冲出重围之后,继续穿过丛林往前。不消片刻,三人已到了数百丈外。

恰于此时,随后的阿三突然停下脚步,惊叫道:“天呐,师兄他果然有诈——”

阿猿与冯田急忙止步,并循声扭头张望。

透过丛林的缝隙看去,隐约可见来时的那片空地上,突然炸开无数的剑光,怕不有数百之多,而与之刹那,疯狂的古蜤兽纷纷倒地。眨眼之间,那凌乱而又喧闹的所在忽然陷入寂静之中,只有闪烁的剑光在缓缓消失,几如幻觉一般而叫人匪夷所思!

阿猿与冯田面面相觑,皆神情错愕。两人没有迟疑,返身而回。

阿三在为了自己的先知先觉而感到庆幸,却又为那诡异的情景而诧然不已。他喊了声“等我”,随后追了过去。

片刻之后,那片林间的空地又重回眼前。

阿猿、冯田与阿三,皆愕然止步而目瞪口呆。

一度疯狂而又难以对付的古蜤兽,不是被开膛破肚,便是被斩为两截,尽数倒伏在溪水中、草地上、乱石间而无一幸免。也就是说,前后不过转身的工夫,一、两百头凶猛的怪兽,已被斩杀殆尽!

而遍地的血腥狼藉之间,一个身着青衫的年轻男子仗剑独立。

他手中的剑,足有五尺多长,透着黝黑的色泽,散放着冷冷的杀气,却又看不出任何的法力,浑然一把无锋无刃而又大巧不工的玄铁长剑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