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的师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失业专干、zmjtyq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阿三的叫声未落,人已遭殃。

他的腰上缠着一物,像蛇,却有大腿粗细,且只见蛇尾,不见蛇头,突如其来,将他拦腰缠住,甩向半空。他挥剑劈砍,竟窒息难耐,无从把持,飞剑脱手而去。惊骇之际,他想再次呼喊,而人在半空上下乱颠,又猛然一顿,随即直奔几丈外的石塔飞去。

与此瞬间,那看似坟丘般的石塔,竟从顶端的草丛中冒出一个数尺大小的头颅,并猛地张开大嘴而呼啸生风。还有冰冷的双睛,锋利的牙齿,深深的喉咙,伸缩如剑的细舌,无不令人魂飞魄散!

阿三竟是飞向那张大嘴,却又身不由己而无从躲避。

这是要被活吞了,惨绝人寰啊!

阿三绝望之际,竭尽全力大叫:“师兄救……救……”

他想呼唤师兄救命,怎奈腰上便如铁索桎梏,愈来愈紧,勒得他筋骨欲折,便是护体灵力也难以消受,愣是憋得他喊不出最后一个“命”字。

而师兄有三位呢,却都是措手不及。

无咎再次转过身来,着实吓了一跳。

阿猿与冯田则是愣在当场,同样的错愕不已。

太突然了,根本叫人猝不及防啊!

只见那石塔旁边的草丛中,竟塌陷一个地洞。而洞中伸出一截躯体,悄无声息,快如闪电,转眼便将阿三拦腰缠起。与其同时,石塔上方冒出的头颅,显然便是躯体之。也就是说,塔内藏着一个七、八丈长的大家伙,尾巴从塔下伸出偷袭,大嘴从塔上冒出来吃人。那究竟是何等怪物?

冯田稍作愕然,惊道:“古蚺兽,有蛇之狡诈,蛟之凶猛,阿三危矣……”

他应变极快,抬手祭出飞剑。

阿猿不敢怠慢,又是一道剑光出手。

霎时光芒闪烁,“扑、扑”闷响,一剑穿透古蚺的身躯,一剑穿透古蚺的头颅。而古蚺的块头过于庞大,连中两剑,并未毙命,只是身躯一震,随即凶性大,竟“轰隆”挣脱石塔而凌空蹿起,借势狠狠咬向嘴边的猎物。

阿三早已顾不得喊叫,只管瞪着两个大眼珠子而惊骇万状。

阿猿与冯田再要补救,为时已晚。

但见一条七、八丈长的庞然大物,凌空飞卷,碎石迸溅,威势惊人。在劫难逃的阿三,更加显得瘦小而又微不足道,或许他在后悔自己的手贱,否则怎会祸从天降呢……

“砰——”

眼看着阿三便要遭到活吞的下场,危急关头而生死一瞬。

恰于此时,一道淡淡的人影闪遁而去,并挥动一道黑色的剑光,霎时化作一片黑色的风暴而威势凌厉。那是无咎与他的玄铁剑,竟将古蚺的拦腰斩断。而他虽然快如疾风,却不忘反手抽出一记雷鞭。耀眼的银光击中古蚺的头颅,“轰”的雷鸣炸响。古蚺顿失疯狂,带着半截身躯轰然坠落。

阿三堪堪触及血盆大口,又被痛疼抖动的长尾狠狠甩飞,“扑通”砸在乱石堆中,却撅着屁股挣扎不起。当古蚺的躯体当空砸下,他这才猛一激灵,慌忙翻滚躲避,又腿脚一软瘫坐在地,犹自浑浑噩噩而恍如隔世。差点丧命,吓死了……

十余丈外,无咎飘然落下身形。蛟筋所炼的雷鞭回归袖中,五尺玄铁长剑滴血不沾。

而石塔所在,依然血肉迸溅,碎石滚落,烟尘飞扬,好大的一场动静。

只是那石塔没了,平地多了一个两、三丈大小的洞口,似乎青烟弥漫,还有丝丝缕缕的寒气四散。

阿猿与冯田正在往后躲闪,他震惊于古蚺兽的凶猛,庆幸于阿三的获救,而慌乱之余又叹服不已。

那铁剑与雷鞭的威力,倒也罢了,而出手的时机,却是恰好到处。无咎师弟,他该杀多少人,方能练就这般的驾轻就熟啊!

而阿猿尚未缓了口气,乱石烟尘中猛然蹿出一道人影。

“快跑——”

竟是阿三,逃跑之际,还抓出几张符箓往下砸去,显然是情势危急而再次遭遇了凶险。而他符箓尚未显威,十余道青色的风影随之蹿起。那同样是古蚺兽,却只有丈余长,应该是尚未成年,却一个个凶悍异常。

“天呐,这是古蚺兽的巢穴啊,杀了老的,一窝子小的报仇来了……”

阿三大声惨叫,直奔无咎蹿去:“师兄,瞧瞧你惹下的祸端,还不救我——”

他很明白,只有师兄能够救他。

无咎也没想到石塔下竟然藏着古蚺兽的巢穴,正自诧异,却见阿三大喊大叫着迎面而来,他恨不得一脚踢过去。

转瞬之间,阿三近在眼前。他后面跟着十余头幼年的古蚺,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架势。不,还有更多。地下依旧不断涌出密密麻麻的青色兽影,数十上百呢,并相继腾空乱飞,狠狠扑向每一位入侵者。

真的麻烦了,捅了蜂窝也不过如此!

无咎闪身让开阿三,手腕抖动,蛟筋雷鞭带着银光呼啸而去,旋即炸开团团的雷火。一道道青影不堪重击,顿时湮没在雷火之中。

阿猿见机不妙,与冯田适时出手。两人修为不弱,杀机凌厉。无数的幼蚺被剑光绞碎,而更多的幼蚺急袭而至。

方圆数十丈内,已是血雨腥风而混乱一片。

无咎不愿纠缠,慢慢后退:“此地不宜久留——”

他再次甩出一串雷火,收起雷鞭,继而五指连弹,点点玄火砰然炸开,继而化作一道烈焰洪流横卷而去。而他本人不作耽搁,转身便走。

阿三犹自灰头灰脸,喘着粗气,犹自余悸未消,极其的狼狈。而他还想参与反攻,一雪方才的奇耻大辱,谁料师兄竟然就此罢手,他忙道:“慢着啊,我的飞剑丢了!”

“你捡回便是!”

“嗯……”

阿三的飞剑丢在乱石堆中,他急于返回寻找。谁料他的无咎师兄,已径自腾空而起。阿猿与冯田颇为默契,二话没说,摆脱混战,双双抽身离去。眨眼之间,原地只剩下他一人。而众多的古蚺兽爬过同伴的尸骸,冲过烈焰灰烬,蜂拥而来……

“我的飞剑——”

阿三又是心疼,又是无奈,大叫一声,抱头逃窜。眼看着三位师兄就在不远处,他不顾一切跳起来全力追赶。一步竟达七、八丈之远,竟瞬间越过阿猿、冯田,接着又要过无咎师兄,去势之快简直出乎想象。谁料一道银光突然缠到腰间,随即猛然栽落下来,“砰”的摔个实在,他又疼又急:“师兄卑鄙——”

可不就是卑鄙!

师兄他为了阻挡自己跑路,竟用他的雷鞭阻拦,如此小人行径,还极为的无耻呢!

阿三气急败坏爬起来,跳脚便要接着嚷嚷,却又蓦然一怔。无咎师兄停下来了,阿猿与冯田两位师兄也收住了脚步,却没谁理他,而是一个个带着诧然的神情看向前方。

便于此时,“沙沙”响声疾如骤雨,呛人的腥气突如其来,还随之卷起阵阵的寒风……

阿三猛然回头,禁不住“蹬蹬”后退而目瞪口呆。

只见十余丈外的古木丛中,突然蹿出一头庞然大物,足有五、六丈之巨,竟满口獠牙,触须挥舞,并有无数只脚在迎风划动,随即离地数丈而“嗡嗡”飞来。而紧随其后,又是四、五头相同的怪物出现,并相继腾空,腥风阵阵。那丑恶的模样与凶狠的气势,直叫人胆战心惊!

“那……那是何物?”

阿三吓得语不成声,两脚软。

“古蚣兽,穴居地下,外形类似凡俗的蜈蚣,却又不可同日而语,其凶悍堪比筑基高手!”

冯田分说之际,又忙提醒:“无咎师兄,切勿莽撞!”

无咎没有莽撞,而是猛然俯下身子。

冯田心领神会,忙与阿猿蹲下躲避。阿三更是直接趴下,唯有脑袋昂着而两眼圆睁。

“冯老弟见识渊博,令人敬佩!想我也翻阅过《百灵经》,却认不得此间的怪物!”

“师兄过谦了!部洲的异兽不比寻常,多为远古遗留至今,只能凭借典籍而加以猜测,或有出入也未可知!”

无咎冲着冯田瞥了一眼,两人都是异样的镇静。而未及多说,头顶腥风呼啸,他举起玄铁剑便要逆势而为,却又微微讶异而强行住手。

只见那古蚣兽并未趁机难,而是掠顶飞过,然后摇头摆尾,直奔着古蚺兽扑去。一度疯狂的古蚺兽,竟然惊慌四窜。而古蚣兽随后追赶捕杀,使得石塔四周顿时飞沙走石而再次陷入混乱之中。

原来古蚣兽为血腥所吸引,捕杀猎食来了。

无咎恍然大悟,却无暇侥幸:“走——”

阿猿会意,与冯田离地蹿起。

阿三连滚带爬往前,却还是慢了一步。他这才觉三位师兄跑得更快,根本追赶不及。他忙道:“师兄啊,方才也是难怪,谁让你救人不打招呼呢,等等我……“

没人等他,只有三道人影横穿古木丛林而去。

“呸!我已道歉,他却心地狭隘。为人要大度啊,我的师兄!”

阿三暗自不忿,拼命追赶。

而数十里过后,前方的三道人影竟然慢慢停下。

阿三有过前车之鉴,没敢盲从,跟着收住去势,转而两眼乱转:“三位师兄,何故停下?”

又是一片林间的空地,还有一座石塔静静矗立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