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四章 又见石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1o292888、昊阳天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远处,尚有有隐约的喧闹声传来,仿佛还能想象出群兽搏杀的场面。而眼前的所在,却是异常的寂静,使得初来乍到者不由得停下脚步,并心神忐忑而一个个东张西望。

又见石塔。

且不说山谷内外,情景迥异,如今步入谷中,好像遇到的石塔也不尽相同。

此处的石塔,并非四方四正,而是圆的,层层石块堆砌,占地十余丈,三五丈高,石缝中长满野草,到处都是风霜侵蚀的痕迹,一个真正的大石堆,或大坟丘。

而此前的两座石塔,过于诡异,却不知眼前的这座石塔,是埋着古人的骸骨,抑或是怪物的巢穴呢。

“诸位师兄,万万不可莽撞啊!”

阿三是怕了,他接连惹祸,都差点丢了命,再不敢心存侥幸,抬手示意道:“且绕行……”

他也是多此一举,只要他本人不犯贱,没人莽撞。

他不待众人响应,抢先一步往前。

阿猿与冯田点了点头,也跟了过去。而无咎却没有挪步,兀自冲着那座石塔凝神张望。

阿三绕过石塔,跑得飞快。察觉身后少了一人,他没有放在心上。而数百丈之后,身后已无人跟来。他不由得放慢去势,扬声呼唤:“三位师兄,何故耽搁……”

有人狡诈多变,刻意落后几步也是寻常。而阿猿与冯田两位师兄怎会也磨蹭起来,如今剩下自己,若是遭遇凶险,谁来相救呢……

阿三正想转身,又神色一动。

所在的地方,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古木,并随着日光的倾斜,在地上拉开长长的黑影。照此情形看来,已是天近黄昏时分。而突然之间,远处的黑影竟扭曲起来,像是活了,然后奔向这边……

阿三微微怔然,忙眨巴双眼。

他虽然有着羽士六七层的修为,而神识却是一般。如今丛林阻挡,根本看不清远处的虚实。不过,那黑影愈来愈近,愈来愈大,且不止一个,并奔腾四蹄,嘶吼不已,直接穿过丛林狂扑而来。

什么树影活了,分明就是怪兽啊!

而阿猿与冯田早已察觉,也不提醒一声,坑害我呢!

阿三吓得后退了几步,转身便跑。

丢了飞剑,又耗去了几张符箓,此番亏大了。如今再次遭遇怪兽,足有五头呢,都是一、两丈长的大家伙,像是猛虎,又似猎豹,却遍体乌黑,且极为凶悍,显然不是善类。再不敢硬拼,逃命要紧。

果不其然,阿猿与冯田跑远了。

阿三全力追赶,唯恐陷入绝境。

而“咚咚”的闷响愈来愈清晰,几头黑影竟然到了身后的数十丈外。人只有双脚,而怪兽却有四条腿,跑得太快,难以摆脱。所幸又回到了那片林间的空地上,还有可亲可敬的无咎师兄,不仅拦住了阿猿与冯田,还在石塔前驻足等候……

“师兄——”

阿三扯开嗓门呼救,许是情感所致,尖叫声带着异样的颤抖,还不忘抬手一指:“怪兽来袭……”而回头刹那,他不禁收住脚步,却已嘴巴大张,满脸的惊惧。

只见那五头怪兽,已到了二、三十丈外,却轰然倒塌,继而化作一堆白骨“砰砰”坠地。奔驰的黑影随之溃散,复又聚集成片,竟蔓延四周,怕不有数十丈方圆,旋即便如潮水冲来,并带着“沙沙”的响声,好似狂风骤雨般的密集。

阿三只觉得毛骨悚然,失声道:“那是何物?”

冯田分说道:“死去的乃是狮虎兽,比起古蚣兽还要凶悍几分。而咬死狮虎兽的,乃是一种罕见的毒虫,名为猛鳄蚁,虽然个头渺小,却动辄成千上万,在蛮荒丛林中难逢对手!”

阿三道:“天呐,那不就是山蚁吗,竟也这般吓人,快逃——”

冯田道:“方圆十余里内的猛鳄蚁尽被招来,又何止百万,你我无路可逃!”

“哎呀,你我若是留在原地等候,绝不会这般倒霉,都是师兄害得!”

阿三的情感,早已消失无踪。好像眼前的绝境,皆拜师兄所赐。他为之后悔不迭,满腹的牢骚脱口而出。

阿猿则是看着他口中的罪魁祸,却没有埋怨,而是焦急道:“无咎,如何是好?”

冯田随声道:“猛鳄蚁极难对付,一旦沾身,必将成千上万而来,噬骨吸髓在劫难逃……”

阿三已是两脚软,脸色惨变。

此时,林间的空地,已被黑影所吞噬,仅剩下石塔四周的一小片地方勉强立足。而所谓的猛鳄蚁,终于能看清楚了。却见无数的山蚁,通体黝黑,生有八足,铁颚利齿,背上双翼,蹿动飞快,且个头一点儿不显渺小,反倒是颇为巨大凶猛。山蚁啊,竟有一寸长,且百万计,着实难以想象。即使狮虎兽,都未能摆脱追杀而瞬间化为白骨。倘若人呢,噬骨吸髓啊……

无咎依然站在石塔前,而远近的动静却是一清二楚。

之前有所猜测,而山谷的凶险依然出乎想象。数不胜数的野兽,层出不穷,叫人眼花缭乱,一时措手不及。不过,部洲腹地竟然藏着如此隐秘的山谷,如今既然置身其间,或有机缘也未可知。尤其是一座座石塔,尽为上古所留……

“师兄,决断啊!切莫丢下小弟,你我情同手足……”

阿三的惨叫声又颤抖起来,却是怕他的师兄独自施展遁法离去。此情此景,也真是难为他了!

无咎循声看向身旁的三位伙伴,又看了看近在几丈外黑压压的快如潮水的蚁群。他转而仰望,头顶竟也黑影点点。那是长着翅膀的猛鳄蚁,已铺天盖地飞来。他不再迟疑,竟直奔面前的石塔走去:“暂且躲避一二——”

“我的师兄,你吓糊涂了不成……”

以阿三看来,师兄的遁法固然厉害,对于石塔却是无用,他吃过一次亏,如今又要硬闯。他自己倒霉不要紧,岂非要连累了他人?

而他叫声未落,只见无咎抬脚踢向石塔,“砰”的震响,竟被他踢塌了一块石头,恰好从中露出一个数尺大小的洞口。随即人影一闪,塔外仅剩下他与阿猿、冯田三人。他没敢迟疑,一头钻了进去。阿猿紧随其后,冯田稍作迟疑也尾随而至。眼前顿觉黑暗,却见某人挥动铁剑用力一扫,塌陷的石头“砰”的一声堵住了洞口,随即又光芒闪烁,不忘打出禁制加以禁锢。

“咦,师兄,你怎能寻到洞口呢……”

阿三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有些喜出望外。

石塔下藏着一个两、三丈大小的洞穴,虽黑暗逼仄,且阴森恐怖,却也安危无忧。石头坚硬,挡住猛鳄蚁应该不在话下。

阿猿与冯田在洞内来回打量,也是颇感意外。

“凑巧了而已!”

无咎在石塔前驻足良久,早已将石塔的每块石头琢磨了一遍。其中的破绽,自然逃不出他的法眼。而他懒得分说,只管打出禁制封堵洞口。少顷,他怕了拍手,捡起铁剑,顺势倚着洞壁坐下。而他尚未来得及歇息,惊叫声又起——

“哎呦!”

阿三坐在洞穴的当间,屁股下突然传来碎骨喀嚓的动静,他吓得手足乱舞,翻滚着蹿了出去。

地上摆放着几具骸骨,尽成粉碎,被践踏之后,又遭蹂躏,顿时碎骨飞溅而烟尘四起。却又从中飞出一物,滴溜溜滚到洞穴的角落中。

“哈,我当山蚁咬我呢……”

阿三虚惊一场,屁股无碍,冲着身旁的阿猿、冯田讪讪一笑,回头一瞥,忙道:“我丢了件宝物,师兄还我——”

无咎依旧是挨着洞壁坐着,一个圆圆之物滚到他的脚边。他就手抓起,竟是一个类似晶石的圆球,巴掌大小,像个葫芦,晶莹透明,其中还装着闪闪亮的光芒,并随着上下翻动而盈盈流转。

而与此瞬间,一道瘦小的身影扑了过来。

无咎看也不看,一脚踢出。

“师兄,脚下留情——”

阿三闪身躲开,慌忙求饶,又小心趋近,伸手乞讨:“那是我家传之物,方才不慎,故而丢失,还请师兄赐还!”

无咎缓缓收脚坐稳,却双掌合握而呲牙一乐:“不知你家传之物有何名堂,且说说看!”

阿三就近蹲在几尺外,转着眼珠子:“我的家传之物……乃一宝珠,内含金银,甚为名贵,嗯,应该不差。有阿猿、冯田两位师兄见证,还我……”

无咎摊开手掌,示意道:“此乃沙漏,显然不是你家的宝物!”

阿三伸手一拍脑袋,恍然道:“哎呀,我所说有误,我家的宝物,正是沙漏……”

无咎拂袖一甩,所持之物已被他收归囊中。

阿三急道:“两位师兄,有人抢我家传宝物……”

阿猿摇头不语。

冯田劝说道:“沙漏,又称漏壶,漏刻。而遑论真假,均为石塔内的尸骸所留,既然被你阿三师弟扔了,当为有缘人得之!”

无咎笑道:“冯老弟所言不差!”

阿三欲争不得,满脸的沮丧,而不消片刻,他又瞪大双眼。

与此同时,阵阵异响传来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