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六章 雌雄不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599126、我不是吴迪3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阿三的话声未落,地面突然塌陷,只听得一声闷响,紧接着土石俱下而天地倒悬。

四人皆措手不及,直直往下坠去。

无咎想要应变,也为时已晚,人被土石包裹,根本无从躲避。他只得抓紧玄铁剑,催动灵力护体,虽说忙而不乱,却还是惊诧不已。

玄铁剑,为玄金所炼,极为沉重,唯有凭借修为法力,方能举重若轻。即便如此,也少不得筋骨的淬炼,以及过人的力气,否则难以施展自如。也就是说,长剑在手,看似寻常,而一旦离手,两三千的分量顿时显现出来。只是没有想到脚下的泥土如此松软,竟直接陷没了五尺长剑。而抓住剑柄想要拔出来,竟崩塌了整个山洞?

转瞬之间,又是“砰砰”连声闷响。

是土石坠地的动静,

紧接着景物变换,光芒耀眼,还有片片云絮飞来,几如坠入云天的恍惚。

无咎的两脚尚未坠地,忽而心头一凛,急忙催动法力,抽身闪遁而去。而闪遁不过数丈,突然四肢紧缚,刚要挣扎,已被密密匝匝的云絮给死死捆住。他身不由己,狠狠摔在地上。随即又是“扑通、扑通”几声,应该是阿猿、冯田与阿三也遭遇了同样的下场。他无暇多顾,竭力挣脱,而黏稠的云絮,竟然坚韧异常,并从中散发着诡异的气机,不断疯狂地吞噬护体灵力。他惊得心神一紧,便欲查看自身状况,忽而离地飞起,然后“砰”的撞击而瞬间悬空。

他惊诧之际,又目瞪口呆。

自己的周身上下,已被厚厚缠裹着一层云絮,不,所谓的云絮,乃是一种白色的细丝,极为的坚韧,密密匝匝,将整个人缠成了一个虫蛹,所幸留着一个脑袋,尚能左右晃动而查看四周的情形。

所悬空的地方,乃是一块石壁,同样是细丝覆盖,被缠缚其上,便好似挂在墙上,虽离地不过丈余,却叫人无从挣扎也动弹不能。而左右悬挂的人影,不止一个,皆虫蛹形状……

“砰”,又一个人影飞了过来,结结实实砸在石壁上,竟是阿三,整个人裹得严实,只剩两眼圆睁,却动也不能动,吭也不敢吭。而临近的两个“虫蛹”,则是阿猿与冯田,同样的惊骇莫名……

十余丈外的空地上,一个两丈大小白色怪物正在来回挪动,竟长有八条布满利刺的长足,模样煞是怪异可怖。尤其它八足之间的身子上,多出几个黑点,形同人脸,还有嘴巴开合,更加显得阴森吓人。而随着嘴巴一张,白色的粘液呼啸而出,却见风成丝,霎时已将石壁上的四道人影,也就是刚抓到的猎物,再次加以禁锢,它这才转动着猩红的双睛,然后腾空一跃,渐渐远去,转瞬没了踪影……

而四方的情景,收入眼底。

这是一个洞穴,竟有数百丈的方圆。数十丈高的洞顶之上,嵌满了无数的明珠,俨如星辰满天,而光芒熠熠,将整个洞穴照如白昼。

偌大的所在,并非平坦,而是累土为山,沟壑起伏,河流纵横,俨如山川地理俱全,可谓浓缩天地之奇而蔚为壮观。在山河环绕之间,另有高山石塔盘踞。而不管彼此,皆涂满了白丝状的粘液,好似冰雪景象,却又阴森莫名……

“师叔?救命啊——”

所在之地,位于洞穴一隅,极为僻静,且幽寒阴冷。而整块山壁上悬挂的一个个“虫蛹”,更添几分诡异。尤其是突然有人说话,顿时叫人头皮发炸而胆战心惊。

无咎从远处收回眼光。

右边的冯田、阿猿,左边的是阿三,再远处则是一排虫蛹状的人影,足有七八个之多,虽也露着脑袋,却都是紧闭双眼而生死不明的模样。而临近的四人早已从昏迷中醒来,犹自默默盯着初来乍到的四人。其中一个满脸胡茬的汉子,与一个金发女子,不是阿威与阿雅又是谁?另外两个男子,应为玄武谷弟子,皆神情虚弱,似乎很是绝望。却不见阿胜的踪影……

“嘘——”

阿威被裹着厚厚的白丝,颇显狼狈,他没有否认,而是压低嗓门嘘了一声,又冲着远方看了眼,这才小心翼翼道:“切莫惊动怪物,否则生死旦夕……”

阿威乃是筑基高手,性情暴躁,却变得如此小心,可见他所说的怪物应该极为可怕。

阿三连连点头,小声道:“两位师叔,缘何如此……”

阿胜叹了口气,没有应答。

他身旁的阿雅,面无血色,神情虚弱,轻声道:“我与师兄寻到这片山谷之中,恰遇一群玄武谷弟子遭到猛兽围攻,殃及之下,被迫撤离。却误入此地,失手被擒……阿胜呢?”

“阿胜师叔不见两位师叔的踪影,便独自找寻,临行前命我师兄弟就地等候,谁料无咎师兄不肯从命,屡屡闯祸,故而如此。我可怜的阿胜师叔,只怕早已罹难……”

“无咎,又是你……”

“阿威师叔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且说说如何脱身,方才的怪物象个大蜘蛛,太吓人……”

“如何脱身?那不是一般的蜘蛛,堪比人仙高手的存在,不仅害得师妹重伤,还连杀了数位仙门高手……”

“师兄又何必自责呢,只怪异兽过于强大……”

“这般下去,最终活下来又有几人……”

“生死有命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

阿威又是叹了一声,似乎不忍多说,干脆闭上双眼,显得很是绝望。阿雅也是默然不语,极为的柔弱无助。

“这可如何是好,师兄……”

阿三遇见两位师叔,很是欣喜,以为获救有望,谁料对方也是自身难保。他惊慌难耐,不由得想起了师兄。

无咎没有理会,转而抬头张望。

此前遭遇凶险也就罢了,如今却被怪兽生擒活捉,而连番的异变横起,根本就是猝不及防。他郁闷之余,也是颇感无奈。至于如何是好,或许只有天知晓。

不过,此处究竟是何所在?还有阿胜,又跑到哪里去了?来时的山洞早已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小片塌陷的穹顶……

却听冯田道:“倘若所料不差,方才的怪兽,乃八脚螅,却通体玉白,个头硕大,又称人面兽,或是鬼蛛。其源自上古异类,极为凶残。所吐蛛丝,不仅坚韧异常,且吞噬灵力,禁锢修为,一旦落入其手,只怕是难逃一死!”

阿三惊道:“鬼蛛?天呐,难怪我透不过气来,即使护体灵力也不堪为继……”

冯田忙道:“且小声……”

阿猿附和:“彼此情形相仿,不必多说……”

阿三忍耐不住,压低嗓门道:“无咎师兄……想个法子……”

阿威依旧是闭着双眼,哼道:“哼,他若有法子,早已脱身,又怎会等到此时!”

阿三带着哭腔嘟囔道:“如何是好……如何是好……”

无咎既不分辨,也不吭声,而是一边继续张望,一边留意着自身的情形。

玄铁剑依然抓在手中,却被蛛丝缠缚着贴在身旁,再加双臂双腿,整个人被捆成了一截树桩而休想挣扎半分。而所谓的吞噬修为,应该没有大碍。别人依赖护体灵力,而自己另有所恃。

无咎稍稍定神,念头转动。

一丝火光透体而出,尚未显威,便被蛛丝阻隔,瞬间已是微弱欲灭。

他在尝试摧毁身上的蛛丝,顿时引来左右众人的关注。

阿威抬眼一瞥,不屑道:“哼,不管你是玄火,还是真火,都难以奏效,除非你有人仙的丹火,否则只能等死……”

无咎只得收敛法力,身上冒出的火光瞬间消失无踪。许是不甘作罢,他随声问了一句:“唯有人仙的前辈,方能对付鬼蛛?”

“你以为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啊,师兄,再试试呗,你诡计百出,或有脱身之法呢……”

“阿三,你便不能清静片刻?”

“师叔……”

阿威的话,似乎打消了无咎挣扎的念头,即使冯田与阿猿也不再出声,只有阿三哭丧着脸而不肯消停。

便于此时,远处闪现一道白色的身影,八脚挪动飞快,转瞬之间来到了近前。

阿三顿时吓得闭紧嘴巴。

阿威与阿雅以及另外两个玄武谷弟子,皆不约而同瞪大双眼,像是等待着生死裁决,一个个惊恐莫名。

无咎与阿猿、冯田,虽也愕然不已,却不明究竟。

那通体玉白的鬼蛛,来势极快,倏然一顿,竟在石壁前缓缓移动,并挥舞着长长的螯足,摇晃着一张人面鬼脸,仿佛在审视着盘中的美餐而极为的悠闲自得。它越过阿猿,接着冯田,再又无咎、阿三、阿威、阿雅,却在两个玄武谷弟子面前停下。

那两个玄武谷弟子,好像早已认命,竟不再恐惧,而是相视惨笑。

鬼蛛似乎有些振奋,猛然跃起,腰腹下竟然伸出一根手臂粗细的长刺,旋即狠狠刺入一人的体内。对方未及惨叫,便已脸色青灰而生机不再。目力可见,红红的精血流过长刺被鬼蛛吸入体内,而不过少顷,鬼蛛八脚横移,如法炮制,又是一人精血耗尽而魂飞魄散。它这才收起长刺,转身落在几丈之外,接着腾空跃起,渐渐消失无踪……

血腥犹在,四周静寂。

片刻之后,颤抖的话语声响起:“诸位,发现了没有,那鬼蛛的个头,大了许多……”

“一雄一雌,当然不同……”

“天呐,竟有两头鬼蛛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我前两天还想,阿三这个人物,太讨嫌,会被恨死,果然有书友与我同感。不过,阿三是面镜子,算是黑色幽默吧,他最后的下场很意外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